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硕
陈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90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5-12-19 14:00)
标签:

杂谈

分类: 偶发感受
张益唐证明出了一条令数学界震惊的数学定理,顷刻间从New Hampshire的一名讲师变成国际公认的数学大师。了不起啊!不过证明的定理我几辈子也用不上,那他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其实张益唐大师不大师确实跟我没关系,但关键是他在我心目中是位大侠。我的认识中“大侠”是一种超脱世俗的、为理想而活的生活方式。就像崔健歌中唱的那样:“我要从南走到北,还要从白走到黑”。一个人怀着理想不停地走,不停地走 ... ... 。张益唐有一次接受采访。记者问他是否会组建一个研究团队。他不改大侠本色,回答说,他所进行的研究好像根本用不着什么团队。的确,一个大侠要什么团队呢?真正深邃的研究需要深深切中一个问题的要害,需要对该领域的有第一手的洞察力。这样的成果不是靠分配科研任务给张三、李四、王五,自己再写一个Introduction和Conclu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独立精神,自由思想
近几年国内时常有名校(或中科院)博士生“高调退学”事件,伴随而来的是当事人对导师的负面评价。其实在美国师生之间有矛盾也很常见。不同的是,似乎无法“高调”退学,因为博士生退学太正常了。而且,很少有人与导师的矛盾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我不知道问题根源在哪里,但是猜想有两个方面值得思考--过于理想化和缺乏独立精神。

我们的文化中把一些普通事物理想化了,比如科研、老师、博士学位等。当学生进入博士生阶段后才开始了解科研的本质,可能会感觉到落差 -- 日复一日的实验也许并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导师也许并不十分慈祥无私地关心自己;拿博士学位没有一个固定的年限

这些认识都对,只是最好能在博士生阶段之前认识到。如果不能,那在博士生期间认识到也行,但不要感到太大落差。其实如果一个人有独立精神,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5 00:34)
标签:

杂谈

分类: 科研心得

Q: 开题是个怎样的过程?

 

A: 开题对做研究的人来说绝对重要。有些学生对于它究竟是个怎样的过程不见得清楚。我想开题就是为自己的项目定一个蓝图。一个好的项目应该是深度、广度和可行性的结合,而这个蓝图就是在开始具体工作前仔细地思考清楚我要论证什么、论证它有什么意义、什么论据才能论证它(也顺便思考一下为什么我比别人有什么优势更可能做到)。这些问题需要具体的答案,而不能马马虎虎想当然。

 

有的学生把开题和定方向混淆起来。导师更多时候只是给你一个方向。他(她)今天建议你去研究social network privacy,明天建议张三去研究cloud computing security,后天再让李四去研究new threat on mobile OS。不要以为这就算开题了 - 开题是个费脑筋的探索过程。

 

Q: 我的不少想法导师说太宽。难道课题的breadth不好吗?

 

A: 一个开好的题应该能够从“上层”贯穿到“下层”。“上层”就是这个项目的帽子,即主题;“下层”是这个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3 13:40)
分类: 感悟生活

几周前发现冰箱冻不了冰激凌了。因为才买不到一年,Sears负责保修。修理工来了三次,最终确定没法修,必须换新的。我们从10天前就停了冰箱,因为修理工说有若开着会有安全隐患。扔了不少食物,冰块和饮用水也没了,水果牛奶更不用说了。这几天盼冰箱真是望眼欲穿。今天终于新冰箱送来了,全家人都很高兴,颇有些过节的心情。

 

想想也觉得有趣:今天有了冰箱就感觉到生活挺幸福的。可是这些年除了最近10天外,天天不都有冰箱吗?从来没有因为冰箱而感觉幸福,好像它就是生活中最自然不过的一部分。

 

我们也许最容易忽略了生活中“最自然”的幸福元素,认为理所当然,其实这些元素恰恰是最重要的。除了冰箱,我还拥有很多,只是平时未必能用心去体会。真的,幸福更多不是靠获得、而是靠体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3 12:07)
分类: 偶发感受

大女儿9岁,上三年级。前几周在做一项数学作业 – 写一份题为 “Freaky fractions” 的report。她用Word写了7页,关于分数的若干方面的性质、自己起初和现在对分数的理解等等,其中也包括一些饼图之类的插图。不知道老师会不会要求大家做presentation,希望会。

 

这样的数学作业我自己过去并没有做过,至少在大学前(即使大学本科阶段也很少做)。小时候觉得语文和数学是有天壤之别的两门课 – 语文才包括阅读和写作;数学只是数、型、计算、推导、证明等。不夸张地说,我在读博士前没有意识到写作对科研的重要性。

 

可能这跟小学教育有关系。老师表扬的 “写作好”的同学似乎就是懂得很多成语且多用排比句的。因此同学们一写春天就是姹紫嫣红、秋天就是秋高气爽。作文也并不太要求对真实经历的感悟。不少同学应该都写过“扶老奶奶过街。老奶奶问我叫什么。我说我叫红领巾”之类臆想出来的作文吧。我并没有认识到写作的本质其实就是将自己真实的想法清晰地表达出来。成语、排比句只是手法,不是本质。臆想的观点和感悟更没有意义。

 

另一方面,我过去也没有体会理科为什么也需要写作技能。其实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9 09:00)
标签:

杂谈

分类: 感悟生活

1998年夏天我在泰安一个工厂实习。实习结束前和同学们一起登泰山。说起泰山,最容易想到的就是杜甫《望岳》中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一句。到了山脚下,才真的感受到泰山有多高。带我们的人指给我们看:中天门–两个小时,南天门–四个小时!过了南天门就到玉皇顶了。

 

于是我和一个同学就开始登台阶。我们目标很明确,尽快登上中天门,好好休息一下,再继续登。因为是夏天,走这么长的台阶,其中的艰苦可想而知。终于到了中天门,筋疲力尽了。抬头看南天门,真的还有那么长的路。没办法,只好休息一阵子,再买了一大瓶水,继续走,心里一直向往着“一览众山小”的景色。终于爬到了南天门,到了玉皇顶,真的要累趴下了。风景很好,云在我们下面,确实有“一览众山小”的成就感。我也登过泰山了!

 

几年后看电视,介绍泰山。一路上是有风景,有书法石刻,有古迹的。我恍然大悟–我登的是什么泰山?我看见的只有中天门、南天门和玉皇顶,还有无数级的台阶。登泰山的目的是什么?是冲上玉皇顶,还是享受这一路上的过程?其实即使是这些让我最痛苦的台阶,也是颇有情趣的。它们根据坡度被分成慢十八盘、中十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9 08:59)
标签:

杂谈

分类: 独立精神,自由思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我来美国后),中央4台几乎所有的广告中的男声都好像是用美声唱法从喉咙深处涌出来的,包括节目间的公益广告,而且是诗一般优美工整的语言。只可惜内容空洞,听完了也不知道被广告的东西为什么吸引人。回想每年的春晚,主持人阵容何等强大、语言何等考究,可你有什么感悟、有什么共鸣吗?那纯粹是技术活罢了。哪怕偶尔抵挡不住主持人强烈的煽情,眼角有些湿润,心里却是后悔不已:其实这类的煽情也还是个技术活。

 

我上中学的时候,中央台经常组织大学生辩论赛。辩手们唇枪舌剑,你来我往。进入决赛的当然都是过关斩将的强队。由于辩论的往往是有一定深度的哲学人文类论题,我当时觉得辩手们都是很有思想和见解的人。不过我忽略了一点:中央台为了比赛的公正性,正方反方是抽签决定的。如今回想起来,这样的辩论有真正的思想性吗?

 

如果我让你设计一个科学试验,检测出哪些些辩手是“屁股决定大脑”的人,我想你应该设计不出比中央台更有说服力的试验吧:每次都是抽签决定屁股,再看看哪个队的大脑最跟得上。冠军队当然是每次都最跟得上的。假设k轮淘汰赛,那么冠军队成员不是“屁股决定大脑”的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9 08:58)
标签:

杂谈

分类: 偶发感受

我很喜欢刘谦的表演。最喜欢的是他的两根橡皮筋的魔术(http:///watch?v=p7dTSUFLTtA before 1’40″),尤其是看到解密版本之后。最让我感到神奇的恰恰是它道具的简单 — 就是人人都用过的橡皮筋加上常人想不到的思路。有的漂亮的科研思路也和橡皮筋魔术一样妙不可言,但却不需要特殊的设备、内部数据、等等。理论上说人人都有条件想到,但实际上却几乎没有人想到过。

 

一个值得琢磨的问题是:现在我相信了如此普通的东西的确能做出了这么意想不到的result,那我在生活中是不是也能从独特的角度再看看经常接触的东西 — 杯子、乒乓球、镜子、易拉罐,等等?它们是否只有我已经熟悉的一面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独立精神,自由思想

昨天在楼道里与Yuri Gurevich聊了很久,关于为什么我们有验证工具,但实际系统中还有那么多逻辑漏洞。Yuri讲到的一个观点很有趣。他说, “I am a mathematician, so I know better about what mathematics can't do. Other scientists are more optimistic about the power of mathematics.” 我觉得很精辟。“某学家”应该是对“某学”有清醒认识的的人,而不是对“某学”推崇备至的salesperson。比如一个真正的医学家,他知道什么病能治,什么病还不能。如果哪个人说医学什么都能治,那一定是号称“神医”的江湖郎中了。

 

正好今天看了中央4台的《文明之旅》。这一期邀请一位著名文化学者谈汉字。从头到尾全是汉字怎么科学合理,怎么博大精深,比如,读汉字需要左右脑同时(因此激发智力),外国人翻译李白的诗怎么也翻不出韵味(因此汉字表达力超强),联合国相同一份文件中就是中文译本最薄(因此汉字“信息量”最大)。姑且不说这些论证是否充分,但作为一个研究汉字的学者,只论证汉字的优势,而且顶礼膜拜(他的原话是“我们对汉字要有敬畏感”),很让人怀疑他的研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9 08:56)
标签:

杂谈

分类: 科研心得

Q: 为什么你建议选题要从实际出发?难道选题不该从内心的兴趣出发吗?

 

A: 选题当然该从内心的兴趣出发。这点毫无疑问。既然要把兴趣这个词掺合进来,那我的本意就是“建议你培养自己对实际问题的兴趣,这才能找到好的题目。”不过我觉得科研其实是非常personal的一件事。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原因而兴趣一种特定类型的课题:有人很兴趣高深莫测的东西,也许因为世界上只有很少人懂,而他是其中一个。也有人很兴趣探索艰深甚至无解的难题,而享受每一个progress带来的乐趣。我个人的兴趣是找于现实有密切关系的题。是否高深是否难解都不是影响我兴趣的因素。

 

当然,还有很大一部分人是为了“灌水”而弄出些高深难解的题目来做,而完全不考虑做出来的东西有没有用。我印象很深的是周星驰的《国产凌凌漆》中的一些“发明”,比如一位安全部研究所的研究员发明的太阳能手电筒(http:///watch?v=vM3khoMrp-g,1’30”), 以及周星驰一系列“情报员装备”— 手机型的剃须刀,剃须刀型的吹风机,等等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