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陈香QQ:1685964260
个人资料
陈香的诗
陈香的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81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搜博主文章
博文
置顶: (2012-09-02 20:30)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超级万年历!作者:境由心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09-24 02:01)

她总是等卖菜的走了之后
才一片一片,捡地上的菜叶
芹菜、白菜、萝卜菜、空心菜
的叶子,以及熟透了的苦瓜和踩坏的
苹果,通通码进竹篮里
这时候没有水,太阳已经下班
顺便带走了城管

如果碰到熟人,她的脸就会涨得
像晚霞一样,不等别人问
她就会抢着回答:捡回去喂猪
如果碰到不要了的猪肺
她就会说:谢谢,给我喂狗吧

如果碰到我,她就会叫一声

——香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2 23:37)

推土机来了,带来了日全食
它的声音抬高了村庄
村庄,一个随时会被风吹走的蛇皮袋
里面装着打包的秋天。推土机来了
带着坦克的血缘
它的排气管击中了炊烟
颤抖的小路,缩成一团的田埂
逃不脱被规划的命运。推土机
来了,穿制服的吆喝
惊醒了生锈的池塘和吃奶的婴孩
星星充满汽油味,再过一会就该燎原了
今夜,在注定倾斜的阳台上
我以一枚钉子的身份,拒绝月光
给我的一亩三分地
打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5 15:07)

喜欢穿孝服的乌鸦,仿佛棺材刷落的
一滴漆,满嘴的“寡,寡,寡——”
喉咙里塞满了沙子,瓶颈里的乌鸦

是我不小心溅出的一滴墨水
衔一粒石子,打破了天
天就下雨了,雨带来泥泞
而衔泥的燕子一去不返
麻雀,已习惯在空调旁安身立命
不知它是不是也和我一样
有时恨不得修座监狱,守住自己的喉咙
可来自体内的声音,越来越响,不吐不快啊
与出生就打上烙印的乌鸦比起来
那个农民出身的合同工,更像只乌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5 13:05)

没有星星的夜晚,谁看见灯笼挂满天空
这些下凡的精灵,钻石一样穿透记忆
现在的蛋壳,不配它们发光
哦,煤油灯熏黑的眼睛
漂白了四月的读书声
红薯饭里的南瓜藤真粗啊
怎么越吃越饿,越吃越不长个

那就做一只快乐的萤火虫吧
你看到它们的灯语了吗
你看,它们像飞机一闪一闪的
那么多,那么近
却从不见发生碰撞事故


通过小道,秋风传来失踪的消息
晒谷坪没有人,我听到凄厉的刹车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4 12:13)

早上起来,发现一只蝉死在阳台上
它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要死得这么高
为露珠?为爱情
还是为话语?一个年近不惑的女人
突然鼻子发酸,在菜市场、服装店,甚至税务所
我为何林黛玉一样多愁善感
从三十楼望下去
那些蚂蚁、甲壳虫,被本能驱使
救护车、消防车和警车抬高了天空
如果阳光冲淡了秋天的气息
那么这个秋天,就是一个失败的秋天


而三十三层的华府像一棵树
不远处的浏阳河大桥上,白云飘飘,像幡旗招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4 02:33)

那个在德雅路抬走女摊贩的小伙子
现在,脱下了脏制服
他找出一条红领带,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回故乡之路,车灯一闪一闪
两边的标志很显眼
一百迈的速度,差点酿成车祸
时值桂花山的秋天,果实沉甸甸的
柿子像要爆炸的灯泡,鸟儿沉默
小侄子还没有放学,母亲蹲在门口
擦眼睛,脸盆里有不小心滴进的液体
地上,一杆秤呲牙咧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3 20:22)

一阵劈头盖脑的雨,像在打谁的耳光
湖南以北,气温立即下降十度以上
奶奶,你的坟头冒烟了
物极必反,秋天过后是冬天
泥泞表示土地在发酵
我该如何把童年的梦在中年体内分蘖
离不开屋檐的人,把雨当骨灰盒
我看到空气在压缩,再压缩
如果压缩到一定程度,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而一条无法回去的蚯蚓,在雨中裸泳
彩虹,也没有升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3 19:32)

那么,走吧,去看看我故乡的乳头
秋风吹陡了山坡,你不费吹灰之力
就拉直了道路,坐在石头打成的井沿上
我们不谈诗品,不谈人品
更不谈国事
当一罐碳酸饮料,在舌头上留下
后遗症,我感到骨头都软了
你指着头顶,说老天也穿上了三点式
那块不毛之地上的坟茔,像乳房
我指了指身下,告诉你这口即将填埋的井
水很好喝,又清又甜
里面淹死过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麦笛肯定与童年有关
只要像青蛙一样
鼓腮一吹,就能把牛背吹成舞台
当时看来,我是快乐的
1,2,3,4,5,6,7
我不是白雪公主,也没有小矮人陪我玩
可父亲和母亲,依然是我的皇阿玛和母后
天上,人间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感到
凑近嘴边的,更像是一根
枪管,里面装着7发子弹,逼着我
成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老家,你不能对坟墓直呼其名
老人称之为穴,它是隐晦的,含蓄的
据说里面的土,可以做药引
新寡的人,披麻戴孝
里面穿一条红内裤,娃娃像白月光
趴在地上,四处找炸散的鞭炮
乌鸦飞走了,喜鹊也像乌鸦
灶上的炊壶快熬干了
三年刚开始,泪水
把她泡得更柔软,更楚楚动人
如果挖穴的人这时经过
该不该把杯子洗干净,倒上米酒
请他进来坐一会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