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野雾啦-吠-放
野雾啦-吠-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07
  • 关注人气: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12-14 04:35)

午夜1030分Hästgatan住宅小区门口已经异常安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教师本应该是一个特别修身养性的工作。

 

工作内容无非就是看看书,讲讲课,答答疑,解解惑。

 

但是这个观念在我教师从业的第八年被彻底颠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满怀着对欧洲中心欧盟总部的敬仰之情,楼主来到了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

起飞前一天查了下天气预报,斯德哥尔摩,阴,零上5度,布鲁塞尔,晴,零上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人想让我当准上市公司的CTO,是真的。


前几天突然收到一个微信朋友请求,自称是中国XX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杨总监。
 

连续请求,通过验证。
 

杨总监开门见山,希望邀请我做他们公司的CTO(首席技术官),并且与我洽谈可能性。
 

我说,你们来晚了,普京刚给我发微信让我去当给他当副总统,我刚刚答应他了。
 

杨总监:Z老师,我们是诚心邀请您,不是开玩笑。
 

我说:你们是什么来头?
 

杨总监:我们是一家基于互联网背景的高新环保技术公司,总部座落于望京SOHO,二轮融资即将完成,公司运营有序,上市指日可待。
 

我说:是离着798挺近,旁边一个海底捞还有一汉堡王,是那个地吗?
 

杨总监:没错,您真是北京餐饮业的活地图。
 

我说: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杨总监:通过行业内部推荐和业界专业渠道调查。


我说, 你们这种大公司的CTO一定是很多人应聘竞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是在北京飞往斯德哥尔摩的CA912上,当时飞机已经远远飞过了乌兰巴托,正在穿越西伯利亚人迹罕至的林海雪原,机舱里的灯光刚刚熄灭,屏幕上显示窗外温度零下87飞行速度900距离目的地还有5个小时。

为既无法入睡,又难以忍受经济舱狭窄的座椅,我开始起身晃荡,穿过一排排坐满各色乘客的座位向飞机中部的厕所缓缓前进,其实我并无尿意,但是还是在厕所门 口碰上了从前排头等舱与我相向而来的候小亮,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俩互相冲着对方凝视了几秒钟,然后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

候小亮和我是高中同学,外号猴子,上学时我俩坐过半年同桌,
18岁毕业后就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所有矛盾的解决方法莫过于三种,要么狠,要么忍,要么滚。

在与楼上100分贝装修队多次协商未果之后,我决定认怂,做第三种人。周六早上七点半,撬地板的电钻声像闹铃一样准时响起,我一个鲤鱼打挺翻下床,连刷牙洗脸也省略了,随手摸了一件衣服逃出家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期盼已久的暑假终于开始了,放假前的那个晚上,我在to do list第一条的位置上郑重写下: 每天睡到自然醒。
 
暑假第一天,早上还不到8点,被楼上一阵至少100分贝的隆隆巨响惊醒,心想不好地震了赶紧滚下床往楼下跑,仔细一听又不像地震,好像是压路机开楼顶上去 了,又赶紧往楼上跑,一看楼上开着大门,两个人正用电钻撬地板。

我问,Vad gör ni?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摊摊手表示不明白我在说啥。

我换成英语问,what are you 弄啥来?

两个人用半生的英文回答,我们在装修地板。

我说,你们有小区的装修许可吗?

两个人说,这谁知道,你问房东去。

我说,你房东啥时候来?

两个人说,下个礼拜五。

我说,有电话吗?

一个人掏出一张纸条给我说,我们找了他三天了,你要找到他顺便让他给我们把装修订金结了。

我噔噔噔跑下楼,气喘吁吁的给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周和同事们Fika的时候聊到了瑞典的传统美食。

话题由Ikea肉丸子开始,进行到鲱鱼罐头和Falu火腿肠就进行不下去了。

所有非瑞典土著无不借机抱怨起瑞典食物品种的单一和烹饪手段的匮乏, 让Fika险些变成一场批斗大会。

最后, 一个上了年纪的瑞典土著女同事坐不住了,恨恨得说,是全球一体化进程让瑞典的食物沦落了个性,失去了光辉。我小时候吃的那些好吃的现在你们可是见不到了。明天我做一份瑞典传统美食给你们开开眼。

第二天,这位同事果然没有食言,给我们带来了一个这个。





各位海外来的同事们在环绕围观了这坨艺术品数分钟之后,无不表达出了对瑞典女同事精湛厨艺的由衷赞赏。

然后同时产生了两个疑问

1,这究竟是什么东东。

2,这玩意怎么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8 02:31)
接到系里指示, 出差去瑞典北部上两天能源与电力课。

这是一个需要从哥特兰一直往北飞,转两趟小飞机,接着再往大森林里开上100多公里才能到的瑞典小镇,接近北极圈,背靠大雪山,气候寒冷,人烟稀少。

从飞机上往下看,远处是巍峨的雪山,近处是森林和湖泊,看得人心旷神怡。





学校提前安排了一个叫Tommy的老师在机场接我。

下了飞机,一个陌生的号码打电话过来。

我:哈喽啊!

对方:嘿嘿!

我:我已经出来了。

对方:哦。你长什么样。

我顿时被这个直白的问题问住,后悔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该如何回答。

沉思五秒...

我:你找行李传送带旁边站着的男的。穿一身黑。包也是黑的。

说话间我前方晃荡过来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6 04:33)

(图文 野物啦-吠-放,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前两天和老婆去朋友家玩,老婆在朋友家刚装修完的洗手间里一口气呆了20分钟都没出来。

我问老婆没事吧,老婆说没事,就是觉得朋友家卫生间太好了,看得入迷了就在里面多呆了一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