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本博所选的作品,全是本人所喜欢的博文,若博主不同意转发,告知后,我便删除。
个人资料
显密喇嘛
显密喇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1,743
  • 关注人气: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关注博主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请输入标题
暂无内容
请输入标题
暂无内容
搜博主文章
我看过的电影
博文
  
                                                鲛在水中央3
                                                                                         作者:孙频
  10
  范听寒家门口的柳树已是浓荫匝地,被包裹在一片柳荫里的院子看起来也不再那么真实,像是用水墨幻化出来的一幅卷轴。
  我忽然有些明白他为什么要种这片柳树了。
  门是半掩着的,推门进去,门洞里空荡荡的,我亲手做的那把椅子也是伶仃的,好像久没有人坐过的样子。穿过门洞,一院寂寂的花树,却并不见人影。我正站在那里疑惑,忽听见屋里有人在咳嗽,便走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鲛在水中央2
                                                                                    作者:孙频
  5
  几年前,那是我第四次出现在范听寒家门口。
  我停好摩托车,从那排柳树下走过。微风过处,无骨的柳梢从我脸上拂过,柔软得不像是这人世间的东西。我闭上眼睛仰着脸任由它抚摸。从我上次知道他是范柳亭的父亲之后,我就知道我不该再来这里了。可是,一个月后,我还是又一次来到了他的家门口。
  他正戴着一副老花镜坐在门洞里看书,看书的时候,他的上半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鲛在水中央1
                                                                                  作者:孙频
 
  1
  昨夜山间淅淅沥沥一场微雨,我在半睡半醒之间听到雨滴正拍打着这漫山遍野的落叶松、栎树和云杉。
  树下开着野玫瑰、老虎花、荚蒿。层层叠叠时远时近的雨声在无边的森林里游荡,雨滴从树叶间滑落的回声又冷又远。
  大概昨晚喝得又多了些,蜡烛都没吹灭就睡着了。醒来才发现那支蜡烛在半夜已经自行燃尽,只在桌子上结下一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奇怪的人
                                                                         作者:顾拜妮
  
  1、媛嫒便利店
  夏天最热的时候,我终于毕业,被分到离家很近的一所中学,曾经一度非常羡慕从这所学校里走出来的人,终于也要穿上和他们一样蓝白相间的校服。那些人在校服里面穿着时尚的衣服,放学成群结队地骑着自行车,比我们看起来更自由,宛如一群自在的孤儿。
  我的同桌是个高个儿女生,皮肤比较黑,齐耳短发,睫毛又密又长,有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4 11:44)
  
                                                                             橡皮擦 
                                                                          作者:范稳
  选自《收获》2019年第2期

  1
  正午之后,阳光弥漫着慵懒的倦意,湖之梦高档别墅小区便也渐渐陷入饭饱神虚般的昏昏欲睡。花园里的鸟儿不叫了,树上那几只调皮的松鼠,贼亮的眼睛也迷蒙起来,各自蜷缩在绿茵深处打盹儿。A区18幢有只二货哈士奇,是它们的玩伴儿。它们在树枝上跳跃嬉戏时,那二货便会在树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刺  杀  小  说  家 
                                                                      作者:双雪涛

  一
  走廊的尽头是两扇门。是两扇门。他们摘掉我眼睛上的黑布之后,我看见了那两扇门。紧紧关着,结婚照上的夫妻一样靠在一起。我在心里打了个比方。
  “你在这里等一下。”引我前去的西装人指着门口的沙发说。
  “好,需要多久?”
  “不知道。”他把自己的领带向上推了推说,“等着就好。”
  “那就等着吧。告示上说的一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飞      行    家  
                                                                           作者:双雪涛 
  一
  1979年,李明奇第一次来高家时,高立宽十分光火,并不是因为李明奇当时穿了一条喇叭裤,系着一条花皮带。当然这样的仪表也许是个起因,最主要的是,高立宽从李明奇出生就认识他,还有他的两个弟弟李明耀和李明敏,还有他的六个妹妹,名字无法列举,但是确有这么一大家子人,就住在高家后面那一趟房。再后面就是1967年修的红旗广场。广场原是日本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微不足道的伤口 
                                                                            作者:李唐

  我总是无时无刻不在与自己争斗,哪怕是现在,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流云,但内心却一刻也不得安宁。我的脚踝仍隐隐作痛。已经过去三天了,脚上的伤口并没有愈合的迹象。我的记性也总是很差,有些时刻我甚至忘了这伤口究竟从何而来。母亲在厨房里絮絮叨叨,嘟囔着“我又不是你的保姆”之类的话,这种话我早就听厌了。她在做什么?我不知道,可能是在做午餐,也可能像大多数时候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猪   嗷  嗷  叫 
                                                                           作者:李司平
  一
  猪走路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看,尤其下坡的时候,像醉汉划拳。
  身负重任,猪从北方的养殖场一路扭着屁股来到了南方高原的村庄。为什么我要说它扭着屁股呢?因为它是头母猪,托付终身于村民发顺,负责繁衍。这里的“繁衍”包含着另外一层意思,坚决杜绝好吃懒做之人在脱贫和返贫之间不停地循环。这是一个修补短板难以突破的怪圈,一贯如此的事在人为,无论好事与坏事。
  年久失修的土坯墙上搭着同样岌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7 20:09)
  
                                                                   心                 脏  
                                                                             作者:双雪涛

  2015年之前,我从来没来过北京,说也奇怪,按道理说一个成年人,参加工作有了几年,总有来北京的机会,无论是来开会还是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抑或是单纯地来看看伟人的遗体,或多或少总要来的。可是我确实从来没来过,培训的时候去过深圳,出差去过四川,就是没去过北京,连河北都没进过。2013年我从广告公司辞职,开始写小说,大多是一万字左右的短篇,写了大概三十几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