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霁宇
李霁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65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链接
暂无内容
博文
置顶: (2013-10-15 19:24)

昆明:古城印痕

 

                       开篇:缘起

 

    一幅千年画卷,展开,风尘扑面而来,似闻金戈铁马,倏忽近前,旋又远去,左右前后尘烟迷眼,终于在一千年间,如云开隙裂,露出山川真容,山清水秀的逶迤铺排,少不了明镜似的妆台,滇海泛波,翠影拂面,映出城廓嫣然一笑,便入诗入图,画色缤纷,细寻之下,楼阁屋宇连连中有动感的川流不息人流,烟火中依次走过结庐渔樵,百纳筇杖,布衣官帽,商贾客家,马靴西装,悉数远去消失隐匿……

    如果追寻这一幅画景之初始,便知:某时某人,名凤迦异者,骑滇马挥鞭拓东,圈地画城于此,小小城郭初创,潦草几笔,已成草图;其父是南诏王阁罗凤,他有这点背景,于是这城便建起来了。名曰拓东城。其后,几百年过去,有汪湛海者,奉命,手持罗经,以六壬式盘堪舆山水形胜,陟冈降原,觅龙察砂观水点穴,精心画了个龟形城图,名曰昆明城。

    江山画图既成,一千多年的过客都在这画上添上几笔,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异彩

同道

回响

原料

样地

文化

分类: 随笔

一,黑龙潭:从黑水祠到龙泉观

 

    古城最早的印痕在哪里呢?

    查史料,所得无几。最早的秦“五尺道”及西南陆上丝绸之路、茶马古道,并不在昆明图辐之中。

    有记载说,除自然山川外,人工建筑的遗存,有一处曰黑水祠,为汉时寺庙。

 

    汉之久远,很令人神往。

    这祠,何人建制,详情如何,早无记载了。我想当是一道观。地处昆明北郊的黑龙潭,这黑龙潭想必千年前就有的。有资料说,远在汉代就有道教隐士栖居于滇西巍宝山炼丹修道。据清朝时考证,这里是“滇中第一古祠”。是何人来此呢?此祠莫非与南昭有关?传说道教教祖太上老君曾云游巍宝山并在山上点化南诏始祖细奴罗,还有许多关于吕洞宾在山传教的故事至今仍流传于山间道观与村舍。但这已是唐代而非汉朝的事了。那么这事与汉代张道陵(张天师)有关吗?张天师的大本营在四川的青城山啊,五斗米教传到云南了吗?据说张天师曾入滇传道,但也无据可查找。有据可查的是后来有道士刘渊然(约14世纪90年代)来此传道,不过已是明朝年间了。据说道士服饰装束寓意道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1 11:47)

菌颂

 

                                                        

    我们走在大地上。在我们的城市,地面已经硬面化了,草坪只占一小块,树木只在树根处有更小更窄仄的小块土面,大地已经失去了呼吸。在已窒息的地下,我们不知晓那里一直在运行着的地气,像日月星辰一样转动着运行着一种生命的宇宙。

    来到云南或离开云南,怀念云南的菌子也许是毕生难忘的机遇。

    我说的是云南的野生菌。

    我说的是云南野生的食用菌。

    我们只是记得那无以名状无与伦比的美味。而没有认识它,美从何来?

 

    翻翻藉典,那些赞咏频频入诗入文。

    两千年前的屈原和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脚印深浅  时代使然

    ——序石玉林长篇《雪霁》

 

                                          

    玉林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相识相交相知一晃就半个世纪了。我俩都是学理工的,按理跟文字没多少交道的。谁料想我们今天都在捉笔写文,造化弄人呀。这里便涉及到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写作?写什么?怎样写?

    玉林写作的勤奋让我惊讶,他刚出版了长篇《雪》,又捧出第二个长篇《雪霁》。这还不算他写的其它随笔散文小品呢。他的长文《北京站站长手记》及谈美食、美景的系列随笔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几乎是在退休后才拿起笔来,这么固执地提笔写作,为了啥?他一不想当什么作家,也不是为了出名,更不是为稻粱谋赚取点稿费,用他的话说,是为我们那个时代的“臭老九”在历史上留个脚印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8 22:15)

鹤坪的画不好评

 

                                           

    鹤坪本是作家,却画起画来。

    他的小说,西安味极浓,文字仿如在泡馍里泡过;他的画,也如此,别具一格,也是浓厚的陕西味儿,过目不忘。

    他不画花鸟不画山水,全是人物画,尽画些陕北的老乡。——陕北老乡是那个样儿吗?不是。比如我挑剔他的人物画,形体肯定不准,线条乱来,着色乱涂,干脆就一句话,要不得,不入流。正如他说我的字不入流一样,没章法。可是他自信满满,大师一样对自己的涂抹依然自鸣得意,并且还一张一张地不断地画,并且敢于画很大的画:三尺到四尺,进而六尺、丈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4 12:35)
标签:

谁在

韵味

书名

印章

篆刻

分类: 书画

    学友邹路为我的书之书名篆刻了几枚印章,极有韵味。发上来大家欣赏一下:

 

壁虎村


风逝

 

门外有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24 21:35)
标签:

当我

易老

伟人

笔墨

终点

文化

分类: 书画

我的一件旧字画

 

    找一样东西,翻箱倒柜,偶然发现箱底的一把折扇,打开,喜出望外——竟是我40年前的画,还有我父亲的字。也许这是我父亲留在世上的惟一一幅字了,写在扇面上,40年前那个夏天就回到眼前。我那时自我感觉良好地画画,在这白面扇上画了幅很革命的题材——红色娘子军的舞台画,类似速写,画好,我找久病的父亲,硬要他在背面写首诗,父亲拗不过我,找了一枝旧毛笔,就写了这首毛泽东诗词:人生易老天难老……这是老年多病父亲的心境,我朦然不知,当我今天重读这诗、这字时,我才体味到当初父亲选这首诗的内心感喟,可当时我是那么年轻!我竟又幼稚地问:这人字右边一笔为什么不写一撇、要这样写呢?因为我过去这一笔总是有一撇的笔锋的。父亲说:这是反撇。我似懂非懂地点头。于是这把折扇就成了我附庸风雅的道具,放在手提的塑料包里,那里当然还要配一本:比如郭小川或郭沫若的诗集。那些风华正茂而又春情篷发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我记得我还在扇上喷了次香水,那淡淡的香味已杳然无影,打开它,却还是有一股青春的气息。青春会老吗?天会老吗?不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2 16:35)

悼念李彦墨

 

 

    突然接到电话,知道这个不幸的消息。

    李彦墨,我们都叫她妞妞。她的父母李勃和刘晓津是我多年的老朋友。那些年,她还很小,像李勃,丑得很乖巧。

    其后,李勃同刘晓津分手。我同夫人曾到他们家调解到半夜,了解、参与了其中的分手过程。过程一言难尽,分手却一去不返。于是妞妞就一直同晓津生活在一起……往事如昨,令人唏嘘。

    后来知道妞妞出国,有出息了。她一天天长大,我们父辈却一天天见老。

    前年李勃回昆,在晓津在创库开设的工作室见面。妞妞来了,于是留下了一张当时的照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解出

世纪

母亲

字眼

户口

文化

分类: 书画

                      印章:谁来帮我认这些字?

    印的发明太早,据说黄帝得龙图中便有印了,那时叫玺章。上古诸侯的印称玺,从始皇起,玺专指皇帝的印,皇帝之下百官及老百姓的印只能称做章了。后世俗叫印章是也。古时的印分官印和私印。私印就是我们今天称之为印章的东西。
    书画上都要盖印的。
    画家朋友称,画上钤印有诸多讲究。比如印不能大于字,比如要字下三公分(一寸),比如押角章要如何盖,等等。而印有各种各色,质地,金、银、铜、玉、石、玛瑙、水晶、象牙、兽骨、木、竹等,形状,方、圆、扁、多形等,印钮各式,龙、蛇、狮、虎、龟、鱼、辟邪及生肖等,查印的刻法更不可胜数,印文分阴阳文,文竟有大小篆及悬针文、铁钱文、柳叶文、九叠文、大白文、细白文、方朱文、圆朱文、切玉文、满白文……还有回文,至于于刻法印法也不能尽数。如此这般,我们还能玩印吗?藏印者玩。我们只好等而下之。
    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2 17:01)

在每一首流行曲的背后有一个时代不可更改的旋律。置于每章前面的流行歌曲是一个命定的符号,也是那段生活的提示符。—— 那已是生命中的一部分。世事无常,只有歌声永恒。在歌声中你会读到:

中庸城市一百年的暧昧岁月;闲散都市四代人的浪漫时光……

——作者题记。

 

 

          目录

 

         第一卷

   生命和神刀               

         第二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2 16:51)

    该书展示了八十年代初社会复苏前夕人们的心路历程,悲欢离合及社会风云变幻的场景.小说以青年工人木季春为抢救列车而牺牲这一事件为线索,揭示了其中莫大的谜底.主人公惠潮和女记者常风媛在扑朔迷离的事件调查中所发生的婚外恋情,随着事态的演变升沉起伏,其心灵与肉体的解放最终在世俗的逼迫和历史的玩笑中,显得格外无奈,只能随风而逝.

   目录

   序一

   序二

   

 第一章   照片风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