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战斗的长颈鹿
战斗的长颈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05
  • 关注人气: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战斗中,感谢相应号召捐献的兄弟姐妹们,希望大家能继续多多关注白血病人群体。
博文
(2013-01-09 14:22)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最近挺惨烈,各种疼,没法睡觉。于是发明了许多白日梦来进行精神催眠,解解疼。

首先是吃货免不了的,吃的催眠。最近非常想念亲爱的红油猪耳,闭上眼睛,在眼前生动的想象出一大盘闪着红油光,足量足味儿的猪耳,再在记忆中扒拉出咀嚼猪耳的那种口感——红油的香辣,猪肉胶质的嚼劲,还有最爱的猪耳筋的嘎嘣脆~哎呀~。我的催眠单子越拉越长,凉皮,皮冻,凉粉,牛肉米粉,寿司,薯条,麦当劳的早餐,北极贝,酸菜,粉条,羊肉串,拉条子......终于有一天再想不出啥来了,于是转向技术吃。所谓技术吃,就是分析一些非常'有意义'的问题,比如“麦当劳,肯德基,Harvey's 的薯条哪个更好吃~'. 如此,我练就了吃即是空,空即是吃的吃货终极大法......

再来就是冷静疗法,这是被每次去医院1个小时的车程逼出来的。小鲍和老爸开车的速度和我疼的呲牙咧嘴程度一般都是成正比的,为了大家不被警察逮,我都尽可能的以师太脸坐着,在白日梦里建一座白云山,穿个马褂打个座儿,冷静下来之后开始把这车程当作一趟旅游,欣赏冬日暖阳,街景行人,有时候在自己创造的安逸中还真能忘掉疼痛,安逸的来一觉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8 02:27)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好久好久没有更新啦...来填个大坑。话说我为啥后来不愿意更新捏,我是有借口的~~~实在这医院比八点档更狗血,碰到的病人和他们的故事都哗哗的。我这点文笔,觉得咋写都矫情。谁会拍短片么?

写个后续吧,记得吃肯德基的老爷爷么?老爷爷也移植了,在我后面半个月住院。这老爷爷一路跟我差不多的治疗程序,经常看到他笑容可掬的老婆和我打招呼。在我出隔离后的几天,肯德基爷爷的老婆来看我了,听说我马上可以出院了之后眼泪就开始打转。我直觉老爷爷肯定在痛苦的革命中呢,赶紧说我也是革命了好一阵子,数上来会好的。老奶奶就哗哗的了,握着我的手一个劲儿的说看着我可以出院了她真高兴。我就觉得怎么这么狗血,一通难受~

狗血的事儿还多着呢,有时候特简单一个情景也让我这么觉得。有一天散步,经过一位黑猛男的病房,外面天色都已经暗了,所以黑猛男有点默默的融进了背景色中~。显眼的就剩一闪一闪的电脑屏幕,天色中淡淡的晚霞,和黑哥儿的标志-瓦白的眼珠。狗血的是,电脑上的枪战电影框框当当好不热闹,黑猛男的瓦白眼珠却视之无物般的盯着地板,加之窗外温暖的晚霞和屋内的漆黑一片,形成了一片残酷的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实在忍不住,转个今天早上看到的新闻-中华骨髓库首次向世界骨髓库上传数据了!
中华骨髓库此前虽然是世界骨髓库的成员,但只上传了900余份骨髓数据,现在终于共享了5万份了。虽然离140万份的库存总量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终于开始和世界接轨啦。以后海外的白血病友们会越来越有福滴!

再编外一个我是咋样发现这个新闻地,话说我早上闲逛文学城网站,看到个八卦新闻说cctv向我们展示了office是如何的强大,本着八卦精神点进去一看。。。这不是。。。骨髓库的新闻么。。。海外的同志们可以去这个链接瞅瞅。。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2/08/03/gossip-75944.html

中华骨髓库加入世界骨髓库首次上传数据
[来源:中华骨髓库网站] 
      北京时间2012年7月30日下午3时、世界骨髓库所在地荷兰时间上午9时,中华骨髓库首次向世界骨髓库正式上传数据。中国红十字会副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0 23:30)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生病以来,听了好多诸如“我一个同事家的亲戚也得这个,后来...'的案例。当然,大家为了保护我,告诉我的大多是康复得很好的例子。另外一种案例听得也很多,就是国内好多家庭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不得不因此放弃治疗。同样作为白血病人,抬头看看每天陪伴我的老爹老娘和小鲍,我没有办法想象那种不得不放手的绝望和痛苦。虽然我也写不出什么让人感动涕零的文字,还是希望能把知道的说说,能替癌症病人的群体发个小小的声音,希望大家可以多关注那些需要帮助的病人和家庭们。

治疗白血病是个很贵很贵的事儿,下面这图是一袋儿抗生素,在我第一轮化疗的后半期打了有十几天,每天一包。一晚一个做了25年的护士跟我闲聊,“哦,你这抗生素好啊,被照顾得不错么你。” 看我一脸疑惑,又来一句 “这家伙1000加币(6000+人民币)一包呢。” 我的妈呀...我和小鲍再次发挥八卦的精神,咔嚓咔嚓对着这个小袋子来了好几张照片。我是幸运的冒泡那伙的白血病人,加拿大的全民医疗体制包了我住院期间的所有费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17 10:44)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网回来了,继续更新:)

不久以前,我还有头发的时候,每每洗澡就会抱怨我那又厚又硬的头发,”我要是个男的,一定剃光头!“...话说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乌鸦嘴,这下我真的要变光头了。既然跑不掉,我也开始有点小小的期望那瓦亮的效果,不是还挺高时尚的么,要实在没有那个气场,洗头搓两下就搞定也不赖哈!

就像大家知道的那样....这世界没啥便宜事儿,我这光头的炼成也颇坎坷了一下。

化疗以前,我是千年四六分,不是有个说法一个朝代的崩溃往往开始于它最薄弱的地方,原来头发的崩溃也一样。我这四六分的‘缝儿’在几天内就变成‘峡谷’,又过几天,发线也无药可救的向后退了起来,我看着真心的觉得像蛤蟆,或者劣质古装武侠剧里的妖怪还是济公什么的,于是不淡定的请求护士给我剃光头,寄希望于那瓦亮瓦亮的高时尚。

过了几天,一个给自己丈夫剃过一次光头的护士笑容可掬的拿着推子剪刀来了,一顿咔嚓咔嚓之后........我就更像蛤蟆了!原来,我的血小板太低,有伤口的话不容易止血愈合,所以护士没有推我不平的那块头皮。我就还是短平的一块有,一块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我在无网静修中,新网络下星期二开通,憋了一肚子的新鲜故事,到时候就和大家分享:)

谢谢各位表姐表哥的祝福和消息,我都看到啦,需要导游和陪吃陪喝服务的俺保证完成任务哈!

还有各位朋友的鼓励,我都收到啦,大家不要担心,我会继续努力奋斗滴!

- Lu医院复诊中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2 08:13)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我住院在十几楼,站在病房前勉强可以看到一条小路和一个小十字路口。

我经常喜欢俯看地上小车走走停停,行人来来回回。

感觉我和他们在两个世界。

那个世界里时钟照常跑,地球滴溜溜转,日子按步就班过。

我这个世界里有什么停下了。

原来,平淡的生活那么幸福。就是一辆小车溜溜跑,两条11路公交瞎蹓跶。

- 在病房圈了一个月的人有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大家印象中的化疗病人都是顶着个大光头,身体虚弱,抱着垃圾桶哇哇吐。

实际上呢,也差不太多(废话~砖头~)。

但不是没有猛人,我隔壁住了位大爷,见人毫无笑脸,酷似意大利黑手党老大。某天,小鲍惊奇地发现大爷在啃肯德基!?顿时被我们当成西洋景一顿偷窥。真是不避讳致癌食物啊,难道还是想以毒攻毒?

西医倒是无比开朗,问有什么忌讳食品之类,回答尽量吃喝,不是生的,带皮的就可以。但我父母一嘀咕,还是按照中式的养生法,给我熬起了汤,做起了粥。我于是乎就成了吃流食的命。偶而吃点菜,也不能咸,不能辣,全是酸溜溜的。看看我室友呱唧呱唧吃薯片(另一猛人),这羡慕嫉妒恨啊。最严重时,我看着桌上一碗橙子皮,就觉着是New York Fries的薯条,久久不能释怀。

某日我姐云:“你应该练佛法,练到看到鸡腿也不动心的地步就成了。”这。。。这种觉悟估计我一时半会儿可是参悟不到了。

有人好奇化疗时恶心的反应有多严重么?这似乎因人而异。我还听说国外的化疗药引致呕吐的成分比国产的少,所以反应比较不那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30 05:49)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流水帐说完了,我现在在Princess Margaret医院进行第一期的化疗,并等待着骨髓配型。

住在这儿,每个白天,晚上都会配给病人一位专门的护士。有一晚,Paul是我的护士,我正连续发烧不断,加上胸口不知名的疼。Paul一来,开始例行的护士检查,听我描述吸气的时候胸口针扎疼,便开始给我和小鲍上起医疗课。推理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甚至翻出我白天刚做的胸片CT,一点儿,一点儿给我解释。你可能不觉得,但这已经很诡异了。这儿的护士据我所见,忙的都恨不得长出4个手和4条腿,这老兄咋这有空?一会儿,Paul还闲聊起来。对了,Paul应该是位同志,说话的时候都有经典的同志翻白眼出现。

Paul:“你病好了想做什么?”
我:“要不很轻松的,要不搞不好我也做医疗了。”
Paul:“什么?(白眼,白眼)你难道想天天跟一帮都自以为是专家的人相处!(白眼)还天天面对癌症病人?(白眼)。开个咖啡店吧,真的。”
我正忙着哈哈笑。Paul:“16个月前,我刚得了癌症。(这个轮到我差点白眼了。怪不得Paul顶个瓦亮的大光头。)我用自己的经验告诉你,这个家伙(手指向小鲍)3个月以后就不好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病房中的哼哼
急诊处,多伦多综合医院。

负责病人分流的护士严肃地看着我带来的血检单。一会儿,多伦多医疗史我所知道的最高效率发生了。。。瞬间我在急诊处有了单间病房,一会儿护士抽血,一会儿就来了一位脸上布满。。。怎么说呢。。。被众人推举上前线的勉强表情,那难受劲儿,我看着都憋屈。

医生:“你是那种愿意多知道情况的人呢?还是你宁愿等到确认了再知道?”
我:“尽早知道。”
医生:“好,你得的是x@%~”

我和小鲍一定露出了非常茫然的表情。这位勉强上战场的医生赶紧挤出了个“非常抱歉”的表情,就头也不回离开了。

一股不真实感涌来。小鲍一会儿就冲回家收拾东西去了。我在黑暗中躺着,白天发生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各种想象也不断。我爸妈知道的话,会有多伤心呢?闭上眼睛自以为睡了好一阵子,睁眼却只过了5分钟。于是站到急诊病房的门口,看看外面忙忙碌碌的护士医生,似乎和真实世界又接近了点。

小鲍回来,明显也还在惊讶状态中。在多伦多这么些年就我们俩成天一起磨叽,发生这种事情,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