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澄海
孟澄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212
  • 关注人气: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第五届甘肃黄河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  荒芜的精神碎片

 

1

 

  无边荒远的梦。梦里的世界都在下雪。

        远行的人,此刻是否走过唐朝或宋朝的某个寒冬,站在一棵古老的银杏树下,说话或写诗,让语言和天空呈现古老的雪景。
    而我那些熟识的朋友,他们总是无法找到星辰的暖角,依偎着红泥小炉,静静滴聆听时光的沙漏,在纸上发出空渺、苍茫的回响。
    当我回首已经远去的日子,在雪地上写好许多熟悉的地址,那么多得人早已匆匆离开,原先的乡村和城镇的边缘,布满青苔的墙垣上,已找不到那个墨绿的邮箱。没有谁再能回看雪中的字迹,突然想起我,然后寄给我一片被白雪锈蚀过的红叶。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6 12:23)
标签:

旅游

黑河书

 

 

      我走进青海祁连。那是一个巨大的山谷,除了石头、松林、灌木丛莽外,还有冰川和雪。冰川呈现纯白或冰蓝,还有微微紫晕,阳光折射后留下幻影,仿佛童年的梦。雪线一律挂在山腰,明亮、炫目、洁净、清幽,从不见人类活动的印痕。那个月牙般的小城就建在谷底,河滩上矗立着楼房,汽车往来,但没有嘈杂和喧嚣,好像是茂密的塔松过滤了噪音,只剩下天籁。游人不多,三三两两的背包客赶着往河边走,那里的水很清,能看见白云、雪峰投下的影子。

  黑河的源头就在县城东端,几条小溪淙淙汇聚,消失于远方。我看见一座标示着黑河源的巨石雕塑,上刻流水、如意、宝盆和龙碗,但无文字说明,寓意神秘,不明就里。附近岸边堆积着玛尼石,都写有经文,许是藏传佛教的咒语或谶言,也不可知。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1 15:08)
标签:

文化

蒙古谶歌

       想象中,蒙古很远,远在天的尽头。
      去蒙古,最初的愿望是拜谒成吉思汗的陵寝,但踏上西行的古道后,内心却一片茫然。仿佛成了漂浮于天空的云朵,没有目的,恍若梦游。
    只有一个人。从河西走廊出发,数千里路程,乘车、骑马或步行,视角和场景不断转换:草原、荒漠、戈壁、森林、海子、山脉、黄羊、野驴、狼、兔子……仿佛在观看一个很长很长的默片,镜头中闪过的山河大地、动物生灵,都在大脑的沟回里作片刻停留,然后很快消失,只留下一片苍茫。没有交流的对象,有时候,独自站立在浩荡的西风流云之下,跟一朵野花低语,或者面对一块石头,悄然凝视,像一个得到的高僧。而事实上,我可能什么也没有做,空旷辽远、无边无际的蒙古高原,神一般匍匐在我的面前,混沌渺幻,默然无语,将我所有的想象和思绪吸附于一片草茎、一枚树叶之中,变成淡淡的忧伤。连我落单的影子,也被瑟瑟的天风摇碎,像夜晚沉睡的露水,洒落进荒原深处。绝少人烟的地方,我的语言成了神话,自说自话,第一次感到了什么是旷世的孤独。仿佛是,星空和大地,还有落日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2 11:08)

写作杂感

1

我的作品很少。跟其他散文书写着不同,我的写作总是显得滞涩、艰难,如同风化的荒原土林,在一种缓慢的剥蚀中,显露出岁月的荒寒与苍凉。所谓的诗意,所谓的风花雪月,连同那些繁华浮世,在我的叙述里都会瓦解、崩溃,最后只有时光的灰烬,被西风吹走,留下一片苍茫。

 

2

 

我的读者很少。许多人看完我写的那些字,总觉得缺少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9 14:47)

我在长陵

 

渭河北岸,西汉的九座皇陵依次排开。

没有想到,二十一世纪的某个秋天,我能独自穿越那些荒草茫茫的墓园和坟丘。

帝国的星座早已陨落。从巍峨的宫殿到幽暗的墓穴,从高高在上的龙床到腐朽破败的棺椁,手握权柄的统治者被浩荡的时光裹挟,统统沉入地下,变作一堆堆枯骨或尘土,跟冰冷的岩石和黄土纠结在一起。在那里,再也看不见黄袍加身的影子、冠旒之下的威严,听不到他们口含天宪的敕令与诏告。肉身凋零之后,所有的欲望、梦想、贪念、情怀、思想、精神,都一一烟消云散,成为黑夜的组成部分,消失于茫茫虚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8 18:01)

黄河· 兰州

 

永恒的黄河就从我的脚下静静流过。

我站在岸上。

这是一个俯瞰的角度,从上面望下去,河水平缓、稳重、厚实,仿佛是移动的青铜岁月,把天地万物尽揽于胸怀,然后展开一种宏远、博大和神秘,还有夐古的苍苍茫茫……

时令已近晚秋。风里飘动着古槐与梧桐的叶子,那些绯红或橙黄的精灵,贴着黄河飘舞,无声无息。只有蝴蝶还在招摇,从小西湖那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8 11:20)

我在半坡

 

我来到半坡。

只有一个人,带着梦和影子。有时候,独自远行,那情景仿佛就是风中的云,飘忽,迷茫,有种梦游的感觉,忘却了来路,也不知道归途。

穿越西安,六朝古都的繁华喧嚣渐渐抛在身后。渭河还停留在深秋,水面清寒,霜叶点点。其实,现在已经到了初冬,雪花从秦岭那边飘过,落在了我的肩头。抬眼远望,白鹿原一片苍茫,树木的背影隐约恍惚,像我一样,不停地摇晃地老天荒的落寞与孤独。渐渐靠近浐河,我发现在那空阔萧索的岸上,有一团蓝色的雾岚缓缓漂移、游荡,若隐若现,于暗淡的天光下变幻着形体,恍如鬼魅亡灵……

半坡村就挨着浐河水湄。

村庄还在,只是居民不知去向。六千年过去了,即使青铜和石头也会锈迹斑斑,面容沧桑,何况是人。我想,他跟她,还有他们与她们,安睡在岁月的彼岸,被无边风雨覆盖,成为劫尘,飘逝在八百里秦川。无人招魂,那些游荡荒原的幽灵,只能在飘满蓝色月光的夜晚,伴着野花荒草,吟唱离歌。

时光远去后,浐河沿岸,麦田青翠,玉米飘香,现代化民居鳞次栉比,人流如潮,汽车飞驰,皇天后土早已焕然一新,但考古学家的目光却始终穿梭于夐古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9 14:20)


——李中峰其人其诗

 

时常想其他——白发。童颜。睿智深邃的目光。亲切温和的微笑。来去匆匆的背影……仿佛是一组电影镜头,从遥远的时光中闪过,定格在我的面前。

很真诚的一个人。

很善良的一个人。

很有童心情趣的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6 14:52)

时光倒影里的敦煌

 

黄沙接近天空。

黄沙的远方是雪山、冰川、云岫、苍崖,还有岩羊和雪豹的影子。

站在敦煌的河边,只能看见幽蓝或苍黄的背景。黄的是沙丘,或者说更像月球表面的环形峦影,在不被觉察的漂移、流动中,显出一种古远的苍茫;而幽蓝者则是祁连云峰,无论黎明还是黄昏,都发着一种蓝宝石般的光芒,若隐若现,恍如梦境。

身边的河水寂静无声,波浪不起。因为是季节性河流,所以时常枯竭。当地人说,断流后的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