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也作雅
也作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216
  • 关注人气:3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背锅

不管谁让你流泪

这个锅都由我来背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但只要你受了委屈

我便有了无缘无故的罪

 

木头人

你说我是木头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10 15:55)


嗅觉不如狗的鼻子灵

视觉比不上一只小蜻蜓

四肢远没有猴子灵动

身体也不能像鱼儿那样洒脱游泳

即使我拼命挥动双臂

也不能像鸟儿那样搏击长空

就是我引以为豪的脑子

有时候也不见得比一匹老马管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9 15:34)


每天在我窗外唱歌的小鸟

清晨我一打开窗它就飞走了

每天在我窗外开放的花朵

秋天里我的第一声叹息它就枯萎了

每天在我窗外涂抹的夕阳

傍晚我一开灯它就消失了

 

我想在心里开一扇窗

有小鸟歌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9 10:05)


为理想奋起直追

还是对泥塑双膝下跪

对磨难抗争坚韧

还是对嘲弄自我安慰

对信仰守恒初心

还是对权势奴性自卑

对谋略大智谨慎

还是对权术甘当弄臣

对爱情不渝忠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5 16:16)

     刚一立秋我就回了趟老家。

    乡村的时光总是慢一些。门前的柿子树还是那样高大,朝向东南方向的枝条也还是比别的方向上的多一些。最高的两根枝条还是一撇一捺像个“人”字。甚至连树上结的柿子果果,也和去年差不多一样稠密。

    西南角的屋檐下,照例堆着一些树枝剁成的柴火。柴火旁边,仍旧放着那个劈柴用的木墩子。木墩子边上,靠墙歪斜着一把半秃的笤帚。而笤帚的东边,就是从屋面上延伸下来的雨水管了。如果在雨天,雨水照例顺着管子流下来,又顺着水道流到水窖里去。

    妈妈活成了“冻龄”神仙,脸上的皱纹还和去年一样多。身上的衣服照旧一尘不染,头上的白发仍然纹丝不乱。连她的咳嗽声,也和过去的频率一模一样。

    然而,当我走进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4 13:58)

要不然升上去成云

要不然掉下来成水

你这样不上不下

咋看都像情人的心

上不去不甘

掉下来不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26 20:26)

所有兵马俑听令

稍息 立正

不管是马夫还是士兵

不管是弓弩手还是将军俑

你们这班岗已经站了两千多个秋冬

现在应该回家休整

你们应该知道

没有人能够万古长青

没有灯能够万古长明

与其在这里守荒冢

不如在父母面前哭一声

假如你们的帝王怪罪下来

你们就说

有一位拿手机戴眼镜的先生

下命令到一号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22 11:57)

韭黄熟了你不採

石榴裂了你不摘

温泉来了你不泡

妹妹春情你不爱

只要哥哥你把口开

天上的星星妹也给你摘下来

要不然把我埋在华清池

哥哥你考古挖出个风华绝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22 10:01)

谁在我六神无主时竖起神像

谁就是我的西藏

谁在我万念俱灰时带来希望

谁就是我的太阳

谁在我落寞孤寂时栽下梧桐

谁就是我的凤凰

谁在我痛不欲生时安抚慰籍

谁就是我的爹娘

谁在我四处碰壁时指明方向

谁他妈就是我的皇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8 17:25)
标签:

杂谈

在草原给我一头羊

算不上大方

在雅鲁藏布江给我一碗水

有点装模作样

在森林里给我一片阴凉

至多算借花献佛

在月下给我一枝玫瑰

也是为了你手有余香

给我的四处碰壁找条出路

你他妈都能当我的皇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