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饶剑峰
饶剑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340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THERE WAS A MOMENT WHEN ANYTHING STILL seemed possible: the snow slopes and hanging glaciers of Nanga Parbat glowed like a wall of clouds. A line of tents stretched, bright as prayer flags, across a meadow in northern Pakistan. Since mid-June, rockfall had strafed a camp. An avalanche had fallen in a burst of smoky white. A blizzard covered the valley with cold, grey drifts. One evening, a group of Russians embraced and sang of friends lost on other peaks: This is all that's left when I'm gone.... A handful of warmth after a long winter.... This is all that I take with me. Memory joins us at the table with a candle flame in hand. You were so good. Look at me. Say something. A seagull's cries on the white wall ringed by the black moon.

Then the snow stopped falling. The grass turned golden green. Under a dazzling sun, a few Sherpas held a puja ceremony, chanting ritual prayers for a safe ascent, placing ash-grey flour on the faces of climbers and each other—in hope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3年9月30日,距离6月23日巴基斯坦南迦帕尔巴特峰营地的恐怖袭击案,日子过去100天了。

我相信,饶剑峰一定在天的那一端,注视着我们。

前些天,我梦见你穿着一身深色的衣服,脑后还有一个濡湿的枪口,我追上你,询问你去哪里?然后陪你平静地走着。后来,我就很自责,为什么没先送你去医院?!

那天,上班路上,车里无意中播放着王菲的歌: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别有一番感觉。

正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个梦告诉小米,她就约我。我们两个人一起吃晚饭,说着你的一些旧事,有时微笑着,我回忆起20年前认识你的样子,小米说起你们初认识的事。告别小米,我在回来的路上,抬头看看天,夜色里,我相信,你一定是在天的那一端,正微笑着看着我们。

有一些瞬间,常常就定格在记忆里。疾驶而过车窗内的某张面孔,擦肩而过的某个身影,我常常就觉得那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是饶剑峰的三七。我在网上看见小毛驴和北黑写的杨春风的文章,写得非常好。作为饶剑峰的老友,至今我什么也没有写。我就一直能看见饶剑峰微笑地看着我说:曹莉,你就是这样不待见老朋友。6月23日事件发生以后,我知道我一定会悲伤,但我不知道我会如此悲伤。在悲伤装得满满的心里放不下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要做一只空杯子,将悲伤倒掉,让生活继续。

今年,是我认识饶剑峰20周年。在登山前,我们就是好朋友。20年来,我一直是他生活的旁观者。不在山里的日子,饶剑峰基本上都是宅在家里,他也经常会和Maggie来我这里。这些年来,饶剑峰是幸福的,也是快乐的。这些天来,我能想象的饶剑峰的面孔,都是微笑的,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淡然的微笑。奥一网上的一些悼念文,网友们也无一例外地提到了他的微笑,无论是初见还是旧识,他都是一个微笑着的饶剑峰。

6.12端午节那天,他出发去登山,奥一网的网友们来为他送行,没有豪言壮语,微笑着、简单地挥挥手,剃着超短平头的饶剑峰就这样离开了深圳。13天后,我们去巴基斯坦接他回家,与他坐的是同一航班到伊斯兰堡,我突然体会到这么多年饶剑峰一个人去登山的孤独。但是他并不寂寞,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饶剑峰,2001年攀登了第一座雪山,位于青海的海拔6178米玉珠峰。从此,开始了他辉煌的攀登历程。2004年,他登顶了第一座8000米山峰,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并用接下来的9年时间 ,登顶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难度极高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第十高峰安娜普尔娜峰等10座8000米山峰,跻身世界一流登山家行列。在他遇难前,与14座8000米大满贯这一世界顶尖高手的目标,遥遥相望。

饶剑峰是深圳山友的杰出代表,他为人谦和、低调、善于思考。关于登山,他曾经说:“登山不是征服,而是对自我的挑战、与大自然的亲近。”12年来,他从6000米起步,不断在实际攀登中学习和提高,坚忍不拔、一路向上。历年来,在没有任何赞助的情况下,他攀登了18座雪山,所有费用完全自理,这一点尤为不易。充分体现了攀登者独立自主、追求梦想的精神。

饶剑峰是一位纯粹的登山者,他用理想、坚韧和激情,成就了伟大的事业,他是属于我们深圳的、真正的登山英雄。

我们宁愿相信,饶剑峰只是去了一座需要攀登很久的山,最终我们还会在那里相逢。

饶剑峰走了,给我们留下了燃烧的梦想和永恒的记忆。我们相信,天堂里没有恐怖分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8 10:03)
标签:

杂谈



人们不是恐惧而是需要末日:对于你来说世界是你的,如果你从未到过这个世界,或是你两眼一闭,它是否存在关你屁事。而让人难受的是不知道自己的末日是哪天,自己仍须在等待中孤独面对死亡的恐惧和焦虑,自己的世界灭亡了别人的世界还会在。所以,世界末日让一个人的孤单变成全世界的狂欢。

饶剑峰
2012年12月22日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每一座八千米雪山他都有不同的体验和发生,2011年春季的干城章嘉峰,对他来说是最艰难的一次纯粹攀登,回来后的他偶而会出神,不同以往的出神。
那时他跟我讲了一个关于我们的故事......
他离开家去登山,在山里面有很多安静的独处,人生历历在目的撇过,对自己起心动念的察觉,有时会出离,有时会焦虑,身体会有的欲望,头脑常有的思绪,有人能懂的喜悦,有孤独,有自问自答,安宁而又清明无比。
他想到在家的我,除了他的离开,在熟悉的生活环境里,有时的困惑,有失落,有期盼,有孤独,有担心的焦虑,身体的欲望,专注的独处,承认后的发现,改变后的踏实,依然有的“我家门前有条河,很难过”。
这次登山他离开的时间有点久,在他回来后,我坦白自己在我们的关系中出了轨,已经发生了,我想离开。他说他早就想过这些的可能,问过自己,也都明白。他曾经从午睡的梦中哭醒,因为他梦到我的死亡。他知道“我们”还在,待他完成十四座的心愿,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一起去做,他不愿分开。我说我的心脏也越来越强壮了,我一直在等待等待结束的那一天,可我有无奈和无力。
我出家为伲,他每天来到寺庙,想要带我回家,我劝他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8 09:58)
标签:

杂谈


今天是剑峰离世七七的日子,听老人讲,过了今天他就不再回来了。心里依然期盼能再见到他,同时也想他在另一个世界自在、安宁,也许依然丰富、鲜活,更多的是不为别人所限制,也不为自己所限制的自由。
想念他的心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头脑可以接受劝告,但是心却不能,无论如何把心拴上石块,沉入水底,止不住的想念总会浮出水面。

过去的这四十九天,不断收到山友们慷慨解囊的募捐,非常感谢大家对剑峰的理解和维护!对家人的关爱和鼓励!

剑峰生前想告诉更多人他的得着和感悟,他为这计划起名叫“凡”:生为人,可平凡,亦可非凡。你我皆凡人,都跳不出人的范畴,不同凡响,首先要是人。凡是人都要面对那隔离的焦虑,存在的意义,生的恐惧,死的必然。这一点,没有人是与凡不同的。同时问自己关于生存问题的答案,关于自己全部的努力和热情会奉献给什么,也是理解自己为人的一个途径--自己可选择非凡。生活中是有太多欲盖弥彰,哪怕不能尽然明白也可让自己选择,让自己无需依附父母、家庭、身份、地位、金钱、神祗,为快乐和爱而表现自己的天赋。活着的时候是可以自己赋予生命意义的。

萍水相逢的山友,因为同样的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认识老饶的时候,他34岁、我31岁。那一年,老饶喜欢上了登山,就加入了我们那个深圳最早玩登山的小团队,平时一起徒步穿越,间或煮酒一壶、畅谈人生种种。12年前的春夏之交,我们一起去了玉珠峰,那是老饶的第一座雪山,我是当时的队长。从那儿以后,老饶从未停息过攀登的脚步,12年登了18座雪山,其中包括10座8000米级山峰。在他今年6月意外遇难之前,老饶已经从当年的“老人新兵”,成长为国内民间超高海拔攀登成绩最出色的登山家之一。

国内的民间登山,开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深圳和北京这两个城市,是民间登山人群发展最充分的地方。而两地又有着不同的特点。北京山友更倾向于低成本、技术型的攀登,人群也是各个小圈子独立成长。而深圳山友,则多是一上来就通过商业登山走向高海拔,彼此之间往来交流很多,形成了一个大的主体山友群。这些不同点,与两个城市的地理条件、四季特点、城市人口构成和收入都有关系。

深圳的高海拔攀登刚刚起步的时候,我们曾探讨过走什么样的路径:是先通过商业登山获得高海拔经历,再回过头来走自主攀登的路线?还是一路向更高海拔冲刺,对商业登山更依赖一些?现实中并没有标准答案。而老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生谢幕的那一刻,人们看到你的精彩...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Climb the mountains outside is climbing the mountain inside.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