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转载收藏
  每年的《现代青年》年度人物评选,都值得作者和读者期待,因为是对一年的回眸和致谢,也是为新的一年加油。过去的一年,《现代青年》呈现了一张张青春活力的面孔,一篇篇充满温度与力量的作品,还有众多艺术家和艺术机构为我们带来高雅的艺术享受,让我们感受到艺术的力量和魅力。《现代青年》年度人物评选结果如约而至。这是我们和读者、作者每年一度的约定。感谢所有入选的明星,艺术家,作家和诗人,因为你们,《现代青年》依然坚守,继续拓展生存与发展的空间,感恩一路有你们同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芹读诗

在吴洋村看林间落日汤养宗

我只能说,一只金黄的老虎又回到了林中
它要回来看看,一天中
有没有谁,对它的老巢动过手脚
林间,有占窝之美
并在树荫小径上,嗅出
一个王朝散落在草间的气味
像世界的一场秘密事件!它不许我们插嘴
更不许我来安放人类的立场
百鸟齐鸣
老大,你依然远有天涯,近有步步逼人的蹄爪

【小芹读诗】

1、没读到过把落日比作老虎的,因此觉得惊讶,好玩,并崇拜,异想天开却又句句写到点子上,有趣中尽显对落日的敬畏。
2、这首诗歌有点霸气,是自喻还是巧合?不敢妄下,但一定与自身的经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芹读诗

银滩张远伦

在这里,我可以蜷缩得比波浪更低
没有什么比这更安全的高度了
当然,我还可以让海平面轻轻围绕着我的双膝
这时候,整个大海都是我的女儿

【小芹读诗】

1、拟人写法的范本,写大海的文本远比银滩多。
2、“蜷缩”、“围绕”,用词劲道,让拟人更生动。
3、欲扬先抑,低姿态的银滩一下高大宽阔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芹读诗

柚子‖离离

我用了今天所有的悲伤之情
我用了今天所有的混浊之泪
独自剥一个柚子
非我所愿,这个冬天的城市
把我撕开了
 
此时已是万家灯火
在陌生的地方
最恐惧的就是看到
那么多的窗口突然都
亮起来
 
我的泪绝望地点燃了
我的灯

【小芹读诗】

1、孤独悲伤的情绪充溢期间,剥柚子?还是自己就是那个被剥开的柚子?
2、“这个冬天的城市/把我撕开了”,这是关键点,发生了什么?没有明写。但在这个城市一定发生了令诗人痛苦不堪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芹读诗
更年期王妃

发火,不是因为更年期
焦虑,不是因为更年期
 
工作与生活之间弹跳
或分裂的女人,我的姐妹
让我们咬紧牙关度过每一天
 
月事紊乱的更年期
骨节疼痛的更年期
 
身心俱疲的女人,我的好姐妹
当你在潮红和盗汗中辗转
不要惧怕流下的泪水和汗水
 
阳光灿烂,让我们好好清洗
湿透的内衣和枕巾

【小芹读诗】

1、发火焦虑的确是更年期症状,但诗歌开篇即否定,自然有比更年期症状更让人心烦的事。
2、其实更年期不可怕,可怕的是不重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芹读诗

侧脸阿笑

我想我已经迷上了你
右侧的脸颊,请将这清晨般惊艳的一半
赐给我 
容我放置朝阳,竹露,云朵们柔软的呼吸
允许我做它失神而专横的王:
除却孤的惊鸿一瞥,纵然是时间
也不得在此逗留

【小芹读诗】

1、我想我是爱上了这首诗,读到时阳光有些灼热,但依然有清晨的微风吹过。
2、感受语言美、节奏美、惊鸿一瞥的侧脸之美,我也随之失神。
3、侧脸的指向可广泛,也可特指,可异性也可同性,可物体也可景色,多重指向使诗歌更有意味。于写作而言是技巧,于诗人而言是暗涌顺势而为的窃喜。
4、好久没读到这么惊艳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芹读诗

体内南人

外面太吵
我用两根手指插进耳朵
马上听到了
体内的声响
 
先是呼呼的风
哦,我的体内关押着风
 
然后是机器轰鸣
哦,我的体内关押着一座工厂
 
接着是远处海浪拍打渔船礁石的声响
哦,我的体内关押着海、渔船、礁石
 
再听到烈火燃烧引发的一串爆裂之声
哦,谁他大爷的在我体内放了一把火
 
我赶紧松开手指
哦,还是外面安静

【小芹读诗】

1、读到最后“哦,还是外面安静”,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芹读诗

有些花儿是开着玩的一树

许是站街太久
玉兰们刹那间顿悟
仿佛见玉
仿佛见兰
仿佛见色香声味触法
风一吹就开
再一吹还开
跟闹着玩似的。
天上的玉帝笑了
地上的兰贵人也笑了——
花儿随性
干卿何事?!

【小芹读诗】

2、读过海湄的荷花,是稀里哗啦的开,今又读到一树的玉兰,是闹着玩似的开,“花儿随性”,诗也随性,拆词联想也很有趣。
2、别一写诗就想着厚重宏伟,先写出不一样的感觉,这首算是异质性范例,不妨你也试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芹读诗

行李ll之道

 

思想太重

起飞前

我想把它打包托运

 

安检员断然拒绝:

贵重物品

请随身携带!

 

【小芹读诗】

 

1、标题很普通,读下去却被震到了。有些人喜欢在标题上做文章,厉害的诗人无所谓。

2、思想很重,起笔不凡;打包托运,奇思妙想;随身携带,合情合理。小诗在开合瞬间完成了深刻的内涵。

3、谭克修说:“越是高级的诗,越是感性和高度理性相结合的产物”,这首诗做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芹读诗
春天灯灯

石头动了凡心,流水在玻璃上
有了情欲。我在春风中写下:“好了伤疤忘了疼”
一株桃树,突然开口说话:我不销魂,谁来妩媚?
我笔墨未干,和流水论去向
那时,时光忽明忽暗,桃花变脸成梨花
在高高的屋顶,明月高悬
高悬的明月
像赐予人间的药丸

【小芹读诗】

1、一样的春天,不一样的笔法。巧妙的点,巧妙的衔接,酣畅的节奏,“我不销魂,谁来妩媚”?果然不同反响。
2、春心荡漾,从石头和流水切入,顺势加入人的感应,此时的桃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芹读诗

晚安叶开
 
不快乐的人,在找寻什么。
他把自己使劲往夜里摁,
像溺水之人。
而沉默是最佳合唱团。
他茫然四顾
最终又坐了下来
他掏出小刀刻小木人。
刻小木人脸上的笑。
他对着他说
晚安。
他并不回应,
他对自己的笑还显得陌生。

【小芹读诗】

1.喜欢诗歌里运用得当的动词,比如“摁”,有一种强制性,把自己摁成“溺水之人”该有多不快乐。
2.小木人是道具却极具象征意义,一个真实的自己和小木人一样的自己在夜晚对视。“笑”是一个痛点也是难点。“晚安”很有意味,暗示日复一日的不快乐总要过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