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为零杂志
为零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79
  • 关注人气:3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艺术档案

徐为零,别署犁(泥)园、读夜堂主、甲湖邨民,1968年生,江苏淮安人。现为书法家协会会员,民主同盟盟员,南京印社社员,江苏省青年篆刻展评委,淮安市美术馆(书画院)专职书法家。

 

获奖:

荣获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全国奖(最高奖)

荣获全国第四届正书大展优秀奖(最高奖)

荣获全国第六届篆刻艺术展二等奖

 

参展:

全国第二、三届书法兰亭奖

全国第三届青年书法篆刻展

全国第五届楹联书法大展

全国第一届大字书法艺术展  

西泠印社第五届篆刻艺术展    

全国第二届流行书风·流行印风大展

全国第二届扇面书法艺术展  

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

当代书坛名家系统工程----500家书法精品展

 

■手机:13852382300 

■通讯:江苏省淮安市大治路5号淮安书画院(223001)

 

 

博文

开智·智开

文 / 徐为零

 

 

在画院上班,吃公家的饭,时间自由,每周开一次例会。生活没有规律,夜里逮到死熬,白天没精打采。 “ 手拿一支笔,天天坐上席 ” 常常还混吃混喝。在忙人眼里,整天无所事事,难怪招来吴冠中老先生的一顿臭骂,建议政府解散我们。

 

记不清是哪个星期—的早上,接开智的电话,约写一篇文字,用于出书搞展览。我夜里清醒,早晨迷盹,稀里糊涂间答应了。口头答应了,可心里没有一点数,拿什么写呀?好在开智懂我,说徐老师随你怎么写,只要是我就行。细琢几日,头绪万千,无从落笔,一日忽想起凤凰卫视的 “ 锵锵三人行 ” 这档节目,每期三个人,聊东聊西,却常常跑题,但不犯厌,有人喜欢。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参加国展就交了狗屎运,获了个 “ 全国奖 ” 。在苏北小城一下子成了名人,开智就是在那时候认识我的,一口一个徐老师的叫着。说实话,我并没有教他什么,对他那时的作品没有一点记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这小伙儿人长得帅,像那谁谁谁……反正像明星。

 

后来,听说他考到中国美院去上学了,联系自然也就少了。再后来,六届篆刻展获奖作者现场测试在深圳举行,我突然接到开智的祝贺电话,语气还是那么谦逊有礼。此时的他已从国美书法专业毕业,并在浙江台州“安家落户”,以招徒授课为生,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每次回乡省亲,总来我家小坐,喝杯粗茶,聊点艺事。说来真不好意思,还从没留他吃过一顿饭。

 

微信是个好东西,与开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知道他现在“回炉”国美读陈大中先生的研究生。书、画、印全面上手,且玩得风生水起,样样有看头。为了这篇文字,将手头开智的近作一股脑儿搬到案头,静心细读。如上升到理论,咱写不来那一套一套的 “ 论文调 ” ,只能东一榔头西一棒,闲扯。能不能说到点子上?我不知道。望开智也不要抱太大希望。

 

【 书 】

 

我听一位搞书法培训的圈内哥儿们说,办书法培训班就是慢性自杀。我没办过培训班,所以不太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意。可后来看到身边许多办班朋友的字,真是越写越“规范”,越写越“漂亮”。似有所悟,原来如此。很庆幸,开智曾经办班多年,而他的字,到如今还不“规范”也不“漂亮”。面目道是不少,真草隶篆行,好像都能来上几笔。而且,款式不守旧,花样百出,总能给人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其实,他背后肯定是下了死功夫的。雅与俗之间,调控有度,收放自如。不信?有字为证,自己看去。现在想想,他紧急刹车,停班读研是聪明之举。

 

【 印 】

 

印章应该是开智最拿手的。他的印多年来一直在古玺里转来转去,刻这路的高手众多,谁再想刻出有自己味道的印,谈何容易。玩古玺的印人都明白,传统小玺印有套路可寻,而把自己的想法融进古玺里刻大印就没那么简单了!大印就顶一口气,甚至要有点不讲道理,按部就班是刻这路印的大忌。开智的印很注重原创性,印文常刻冷句生词,避免了与他人“碰瓷”。印面弥漫着一股旧气,仿佛刚从墓里盗来的。他的边款亦有奇趣,似残碑断瓦,荒率野逸,常见的 “ 倒钉法 ” 边款在他这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从中可以看出他游艺的不守规矩,最近又开始尝试印面的符号化运用,表现装饰性,用刀小心,线条干净。这是开智的印吗?莫非市场需求?莫非喜新厌旧?奇怪的是,篆刻网展上他亮相的还是古玺印风。这回我终于明白了!他探索与坚守同行,并非朝三暮四。

 

【 画 】

 

绘画我不懂,不敢乱说。

 

想写的都写完了,数数字数,还不到千字。感觉份量太轻,不好交差。按照行文套路,最后应该再说几句鼓励的话。如:“ 好好珍惜现在的求学机会。书、画、印全修要注意个性语言的巩固与统一。善于发现,善于挖掘,善于借用,善于消化。你有一个好名字,现在是开发智慧,将来定会智慧大开。” 呵呵,我怎么这么俗套,幸亏是写在纸上凑字数,如与他面对面,打死我一棍,这些话也说不出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刻画家印
 
文/徐为零
 
 
 历下老五是个草根画家。
 
 花鸟鱼虫,山水人物无所不精,他的作品号称收藏市场的“硬货”,畅通、抢手。众多藏家在网上成立了“老五粉丝群”,老五成了书画界的明星。
 
 以市场说话,不服不行!
      
承蒙老五错爱,短信定制闲章两方。为画家刻印,压力不小,怕印风与画面发生冲突,难以和平共处。好在老五画风写意随心,属文人画范畴,我印风也属不守规矩一路,但能否算上文人印?我并不在乎。
 
 
 
 

 
 



释文:禅悦生活 4cmX4cmX5cm (附原石) 







释文:我玩我意  5.5cmX3.8cmX7cm  (附原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記《花鏡》

 

文/徐為零

 

 

有句歌詞叫“ 翠花,上酸菜…… ”。咱一介布衣無大菜可上,只能上點粗糧,喜歡的看一眼,不喜歡的手指輕輕滑過,了事!

 

昨晚過文廟“ 書芳齋 ”,店主王健,熱情好客,泡茶陪聊。我來無二事,東張西望,亂翻圖書。忽見《花鏡》靜躺架上,面相破舊,無人理會。我如獲至寶,收入囊中。

 

《花鏡》一書為清初陳淏子著。作者陳淏子,一名扶搖,別署西湖花隱翁。據張履安序裏說:“歸來高士,退老東籬;知止名流,養安北牖,遨遊白下(今南京),著書滿家;終老西泠(今杭州),寄懷十畝。”難怪此書雖講種花種草,但他不同於其它科普式工具書的枯燥,更像是明清小品文,有味耐讀。

 

記得在一篇文章中讀到魯迅先生小時候最愛讀這本《花鏡》,對正兒八經的四書五經卻興趣不大。是否真有這回事兒,我沒考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嫁女心情

 

                                             文/徐為零

 

 

陳年舊印,閑置牆角十餘載,冷落不理。

今,友人識相,欲出銀子收入囊中。舊印“印外求印”為早年西泠印社命題之作。古楚老衛(李守衛)曾借用此印,裝點書作,屢獲大獎。印將出手,打出印花存念,細細觀之,尚覺不惡。

忽,憶起印壇高人石開先生,每有佳作“離別”,總生嫁女心情。體會深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买块《肥肉》好过年

 

文 / 徐为零

 

 

生活在苏北小城。小城名气不大,说了您也记不住。可省城南京却是名头不小,南京城里有家先锋书店被读书界称为南京的文化名片。不过,这年头再说名片似乎有点太俗气了。在我心里“先锋”很投自己口味,让我这个老男人愿意为她精神出轨。要过年了!去省城会会这位“情人”是必须的。

 

“先锋”躲在地下室。每次见她总要从地面向下走长长的下坡路,两边墙上粘贴一些像旧上海美女月份牌的宣传画,内容嘛?当然是书广告。旁边还有一张桌子四把椅子,上面撑一把挡太阳的大雨伞。来来往往,也没见几个人坐在上面喝着像酱油一样的饮料谈情说爱。

 

还未登堂入室,一张“卖肉”广告吸引了我的脚步——“买一本《肥肉》送法国进口好肉!……”咦!怎么回事,书店改行卖肉啦?细一瞧,下面还有几行小字——“随书附赠,易果生鲜肉票,可兑现价值40元法国猪肉1份。从8岁到88岁,百余位作者共同讲述有关肥肉的故事,这几代人的胄,比世间所有的档案都更懂中国,是时代密码,也是集体记忆,一碗肥肉,‘吃’透世相……”最后还印有一行醒目大字——“本书所有作者的版税将全部用于资助贫困地区儿童改善伙食。”让我过目不忘的还有5个字——“主编/朱赢椿”。

 

乖乖!难怪这张纸广告能吸引我,原来是朱赢椿一手策划的。朱赢椿是何方神仙?朱先生是当今中国数一数二的书籍设计大家。经他手设计的书,多次荣获“世界最美的书”与“中国最美的书”等权威设计大奖。如《设计诗》、《不裁》、《没有脸的诗集》、《真相~慰安妇调查纪实》、《蚁呓》、《私想着》、《不哭》、《私想者》、《光阴》等等。

 

还是说说这块《肥肉》吧!这本书大大,小32开,计363页,很厚实。封面没字,印着带皮五花肉的图像,封底的防伪条码与定价巧妙地设计成猪肉产品质量安全追溯标签,脊背印一方圆形检验合格证。把书放在桌上就像一块带皮五花肉。打开书,前勒口印有8行小字,字为提示“如果本书的封面图像让您不舒服的话,请照右图示意方法反折,并用右页提供的即时贴肉票进行固定,您将得到第二个封面。如果您觉得第二个封面也不太满意的话,请您撕掉此封面,自主绘制。谢谢配合。”字旁还配有3张操作小图。勒口反面印有一小块肥肉,逼真度达到百分之百,我恨不得一口把它呑下肚,先饱饱口福再说。想不到的是书的扉页印的是儿时记忆中的肉票,每张票值壹市斤共9张,更想不到的是肉票的使用地竟然是我的家乡——淮阴。肉票上印着的“淮阴县肉食水产公司”就在我外婆家的隔壁,小时候,我常常到肉食水产公司院子里玩耍,现在仿佛还听见猪被杀时的鬼哭狼嚎。肉票是用不干胶仿旧印制的,感觉光阴倒流,肉票还在使用。

 

买《肥肉》时,现场赠“西班牙式发酵火腿片”一袋,封口上印着“读好书,吃好肉”。想想过去读书是个苦差事,现在多好,还有肉吃。难怪当今满街胖子横行,敢情都是书读多了!这个肥胖的理由我喜欢,有书卷气。书里还夹一张类似书签的大肉票,凭此票读者可在北京、上海、天津、杭州四个城市领取价值40元的“法国天然谷饲猪带皮带骨腿肉排”1份,份量正好是这本书的重量。赠人好肉手有余香,如读者非以上四城的收货地址可转赠亲朋。

 

朱赢椿在编后中说:“本书的策划缘起于二00八年在茶馆的一次闲谈。当时,南京大学余斌教授聊到他的一本随笔集,其中一篇《肥肉》,写得很有意思,在座的朋友都建议把此书就定名为《肥肉》,可惜不知何因,后终究未被采用。但‘肥肉’两个字似乎触动了我的某根神经……文稿有了,图片有了,设计也有了,总该出版了……”赶在春节前上市,这块《肥肉》也算是文字年货吧!

 

说了老半天,这道《肥肉》大餐到底有谁掌勺,口味如何?都说众口难调,而这道菜却是众人参与。有作家、出版家、设计师、歌唱家、编辑、学者、主持人、画家、收藏家、企业家、演员、考古学家、摄影家、古琴家、策展人、编剧、诗人、养生专家、记者、学生、佛门弟子等等。味道能差吗?

 

最后提醒一句。这块《肥肉》包装日期2014—02,净含量400g,金额56。00元,上架建议:文学(肉类)、散文(五花肉)。要买趁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逛 窑 记

                                              文/徐为零

 

 

王姐是作家,在报社工作,如今年过五十,响应党的号召,提前内退闲赋在家,成了名副其实的“坐家”。

 

她有空常找我们一帮整天无所事事的闲人吃茶聊天。王姐开过茶馆,对茶叶、茶碗、茶壶、茶水说来一套一套的。我是粗人,在我眼里她玩得是茶道,而我是嘴干了倒茶。一次闲聊到茶碗,王姐说:茶碗,自品茗伊始,自甘成为配角,或形单影只,或成双成对,环绕在茶壶周围,“不起眼”而身处于茶器中的细微末节。然而碗小却藏无尽之美,是与我们生活最贴近的用器!有点像老头离不开老太。所以她对茶碗情有独钟。而如今让她入眼中意的茶碗不多了。我这耳听那耳出,权当是茶人的孤独幽思。这时旁边一哥儿们插话道:为零几年前去过景德镇画瓷,不如咱们自己去烧,想啥模样烧啥模样,说不定一不小心也能捣鼓出“官窑”那种玩意,拿去骗骗央视《鉴宝》那帮专家。这几句玩笑话却撩起了王姐的兴趣,她前段时间刚注册了一个叫“缘起”的文化传媒公司,说是公司其实里外就她一人,是个空壳公司,暂时也没啥活儿干。她说;干脆买台炉子回来,自己设计、拉坯、涂画、上釉自己烧,在座各位从今往后家里就不要再买饭碗菜碟了,我全包了。表情不像玩笑,看来王姐要来真的了!

 

说到烧瓷,我们都是外行,它必定不同于家门口烧饼炉子里炕烧饼那么简单。好友刘二是瓷器玩家,精通烧瓷工艺,几年前他带我去景德镇为犁园烧过一批瓷板画,但去了只顾画画,并未关心进窑出窑这些技术活儿。现让我伤心的是刘二已作古人,不能向他讨教,在梦里他也没跟我照面。去景德镇没有引路人不行。于是,三教九流的朋友在我头脑里像“百度”一样迅速搜索,“妖怪”。对!就找他,“妖怪”是雅号,与我五百年前是一家,姓徐名靖峰,小我好几岁,是个玩角儿。花鸟鱼虫,古玩字画,烧香拜佛等好像还没有他不懂的。多年前,他为了弄明白瓷器是怎样烧成的,曾住景德镇三年,瓷器的关关节节,他明明白白;景德镇的大街小巷,他了然于心。据他自吹方言俚语说得比景德镇人还地道,买东西时讲方言,许多店家都认为他是本地人,所以很少蒙他。但他也有谦虚的时候,说高科技他不懂,如短信、彩信、微信一样不信,有驾照但不会开车,有电脑也几乎不碰……

 

约好时间,早上七点出发,一行五人开赴景德镇。负责开车的马彪是《尚街》杂志的主编,也是一家将来有可能上市的知名广告公司的CEO,此君文人粗像,有头有脑,生意做得顺风顺水,让他当车夫,真是屈驾了!理由只有一个,都是好哥儿们。同去的还有一位美女小李,她是银行职员,天天与钱打交道是个好差事,最近她家里要装修,听说我们要到景德镇,也跟着去凑个热闹,买点大盘小碗等吃饭的家伙回来,瞧!银行的人就是会算计。

 

连续坐了十多个小时的车子,腰酸背痛,下午四点半终于到了景德镇。来得不巧正赶上举办什么国际陶瓷艺术节。投宿有点困难,房间客满,人多涨价,谈价格时服务员恨不得从你兜里抢钱,全国连锁的商务宾馆本该统一价格,可人家不理你,爱住不住,不愁没客。最后在当地一位朋友的帮助下总算住了下来,价格不算太贵。

 

景德镇,我是第三次来。给我脏、乱、差的印象一点没变,路边店几乎全卖瓷器。图案不是龙就是凤,不是花就是鸟,当然也有山山水水,反正就是一个俗气,总觉得格调不高。一问价钱,还真便宜,一人抱不过来的大缸只要一百元,买几口回家做酒缸或腌咸菜还真不错。“妖怪”忙说我是老外,人家是文房用品,养金鱼、放字画,俗称鱼缸或画缸。其实我知道它的用途,就是看着俗气而生气,胡侃一通。王姐见状笑道:看啥看呀!明儿回去我给你们烧。《尚街》的马总可能懂点法律,知道“有权保持沉默”,不说好也不说坏,只听手里相机咔嚓直响,拍一些不起眼的瓷器小玩意,说回去图片有用,搞得有点神秘。银行的小李最实惠,不论青花粉彩,茶具碗盘买了一大堆,说价钱便宜,多买点回去自家用、送送人,家中旧餐具统统让它“光荣下岗”。我说:换掉千万不要摔掉,说不定里面还有值钱的“古董”,改日到你家拿几只小碗给小猫小狗享用。王姐一听,说:给啥猫狗?留著等到下一个“一九四二”每个人发一只自己用。

 

第二天,与景德镇的朋友约好下午去看烧瓷器的电炉。但景德镇人还是喜欢将电炉称电窑,这应该是对瓷器的尊重,也是烧瓷人对火的情结吧!人称景德镇是瓷都,依我看叫窑都也不错。

 

上午没事,“妖怪”领我们去逛几个有特色的瓷器店。他是景德镇的常客,了解瓷器店的分布。特色店里的瓷器果然有特色,不见了路边店里流水线下来的大路货,多为陶艺家手工制作的创意作品。有茶具,有香具还有许多文房用具。“妖怪”一一细说,我是“食而不知其味”看过了也就忘记了!只知道好看,有意思。一圈逛下来,我对香具產生了兴趣,想玩香道,让画室有点仙气,让尘心有点静气。结果花了几百元,卖了香炉、香插、香盒、香简等。我问美女店员有没有香水,回答:没有,薰香不是喷香,要卖香水请到女性用品专卖店,如没有你可以起诉她。王姐帮腔,还是那句话:买啥买啊!回去我给你烧。“妖怪”见状,苦笑无语。马总相中几只歪瓜裂枣的陶瓷小茶碗和一把不成形的小茶壶,价还不低。“妖怪”说像尿壶,器形不好看,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王姐刚要重复“回去烧”那句话,我抢话说:管他尿壶还是茶壶?反正都是存水的壶。马总到底是搞艺术出身,与我英雄所见略同,有钱难买我高兴,拿下!付钱走人。

 

吃过中饭,才开始办来景德镇的正事,到陶瓷大家阳先生的工作室看烧瓷器的电窑。从前,烧瓷器用的是人工柴窑,现在科技发达,也为了环保,全改用电窑。只有几家作为历史传承,经政府批准,还在延用柴窑。阳先生烧瓷器虽用电窑,但手艺了得。北京故宫里许多房间建筑上的瓷板画,因年久失修多有残缺,经阳先生烧製安装上去,难辨新旧,浑然一色。听说当年“小燕子”住过的房间里许多花瓶的复製品皆出自阳先生之手。阳先生与“妖怪”是发小,否则外人很难进入他的工作室。领我们看电窑的是阳夫人,她向我们详细介绍每种电窑的功能与操作方法,因涉及到烧瓷工艺的保密性,恕我不能在此细叙。但可以说些无关紧要的,电窑貌看是个大铁柜子,打开细看有很厚的保温层像个大冰箱,用电量很高,烧一窑须要十大几小时,近一千度电,人民币千把块钱。我们要搞只能搞釉上彩,青花瓷是无法烧製的,加上苏北偏於北方,天气干燥,泥坯容易开裂,烧瓷器成功率很低。如此一算,成本太高,王姐的烧瓷计划即将泡汤,这趟窑都也算白逛,我们都有点垂头丧气。可王姐却无所谓,说了句:没事!买回去烧着玩,不行日后当碗橱用,挺结实的。

 

第三天,阳先生请我们到景德镇一个叫“三宝村”的地方吃饭。此地山青水秀,有许多陶艺家在这个村子安营扎寨,这有点像北京的宋庄,搞得名气挺大。我们在“世外陶源”的二楼用餐,阳先生问我们此店风景如何,不错!不错!我们赞叹道。阳先生说:此店傍山依水,天人合一,营造者是一位陶艺家,但他自己没添过一块砖瓦,他常年生活在国外,许多来过“世外陶源”的人都不认识他,店里也没有他一张照片,但都记住了他所营造的这处风景。对啊!吃饭端的碗,何必亲自烧?日后,我们创意一些坛坛罐罐,请师傅拉成坯,我们在上面涂些花花草草,底部画一方类似“大清乾隆年製”的图章,再由师傅烧製,出窑后不照样是我们的东西吗?王姐你说呢!?“妖怪”说:我家碗盘多呢!这辈子也用不完。马总动手不动口,小相机在他手里咔嚓声依旧响个不停,忙着为我们留下精彩瞬间。小李买的茶具、碗盘装了几大箱子,已交快递公司托运,心里正盘算着回家如何分配,所以无心搭理烧窑的话题。王姐最后说:是的,拖回家当碗橱有点大了,太浪费!楼道的电梯估计也受不了,太重!电梯压坏了,赔钱划不来!

 

第四天,回家。

 

 

 

 

             大师传道,严肃不笑;“妖怪”注意,内容重要。           

                     

                                     

                                   窑隐深山,不觉孤单;拒绝靠近,请您绕弯。

 

 

                                “妖怪”引路,心中有数;他在前行,后人不顾。
 

 

                                   我在谈心,谁在偷听;我虽姓阳,也会玩阴。
 

 


                              手拿电话,小包肩挎;王姐礼貌,让你先挂。


 

                                   相机休息,我也休息;时间还早,马总不急。


 

                                   这啥造型,貌看像瓶;王姐纳闷,咋弄都行?
 

 

                                “妖怪”寻宝,大缸够老;拖回家中,可以洗澡。


 

                                   家中装璜,小李最忙;多买碗盘,武装厨房。


 

                                   坐在门外,先学买卖;请问价格?老板不在。

  
 

                                   瓷器烧坏,砌墙不赖;找找原因,怪我不帅。


 

                                  木门紧闭,在造瓷器;敲门不开,你能咋地?


 

                             人在楼上,登高远望;雁过留声,值得一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9 08:50)

          茶道不茶道,

          少來那一套;

          白水能洗心,

          無事睡大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6 18:15)

          看似樂逍遙,

          其實坐大牢;

          缸中小天地,

          幾人能出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1 08:28)

           犁園寫蘭花,

          不邀眾人誇;

          草草三兩筆,

          幽香入君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5 08:50)

          案頭愛種草,  

        禿筆塗畫稿;

        閑書伴我眠,

        落葉無人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