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林子
韩林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477
  • 关注人气: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21-04-11 11:46)

大诗人日记
    文/韩林子

 

今天是星期天,阳历四月十一
有小雨,我在家休息
祖宗韩文公坐在桌子上
一边听柳宗元讲捕蛇者说
一边拿着供果吃

 

李白和杜甫,也穿越而来
看见韩愈双手作揖
知道如果不是韩退之
他们的诗名不可能并列第一

 

因而,李白就居在我梦的隔壁
李白的隔壁是杜甫
杜甫的隔壁想留给白居易
但白居易说自己在长安有房子
武汉的房子不贵,还是买不起
孟浩然困在襄阳一个破屋里
很想来,却手无分文
只能干着急

 

苏轼要从宋朝而来
正走到东坡赤壁,唱大江东去
与他走到一起的
是满脸愁容的辛弃疾
说大宋没有了,自己丢了国籍
像很多人一样
还活在过去的记忆里

 

院子里,有几只鸭子,嘎嘎地叫
还有几只啄诗歌饭米的小鸡
及在格子上爬来爬去的一群蚂蚁
他们都自称诗人

在历史上有名有姓
总想拿文字与人一比高低

 

门外,一大群现代人
都说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天,有人死而复活
         文/韩林子

 

越是春天
越有人默默地打坐
默默地念经
他们头上的雨水热多

 

骨头里就会有些石头
聚集一团热火
在生命的一棵桂花树下
与影对坐

 

这样,心头的叶子就会长出来
会有人,死而复活
以一种新的方式
像你我,又开始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只鸟对着我的墙壁讲道理
             文/韩林子

 

推开窗
几个不认识的空气,溜了进来
刚长出来的时间,很柔嫩
含在它们嘴里

 

一个老人踩过的灰尘
抱着一片叶子
在地上打滚
风懒得去打扫

 

一些虫子正在床上聊天
很多人还在雾里
一只鸟在树上不走
对着我的墙壁讲起道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中国韩氏诗歌》第二期目录(2021年4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在一个地方久了
           文/韩林子

 

一粒种子在土里久了
就想生根,发芽
以为有了春天
就会乐开幸福之花

 

一只小鸟在树上久了
就把这里当家
以为世界就是自己的
可以居高临下,多生几个娃

 

一个人在一个地方久了
就不想远走天涯
以为是这里的主人
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3-30 20:17)

这是春天的早晨
        文/韩林子

 

这是春天的早晨
太阳爬上,一处高高的山坡
我在山脚下
被一条小河缠着

 

流水带着童音
一个连一个地问我
小草感觉到新鲜
一只白灵在身边,唱起了歌

 

流水只能往下
不知向上的人因为什么
我让路边的一块石子作答
石子望着高坡上,怒放的花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3-30 20:16)

大地上有很多个座
         文/韩林子

 

大地上,有很多个座
有的有人坐着
有的无人坐
有的为人预备着

 

一只蚂蚁走过来说
没有哪个座他不能坐
石头把自己的位子看得很重
一动不动地,怕别人抢了宝座
而树木,大多数喜欢看人间的热闹
在座位上,一直笔直地站着
小草知道自己人多
能往哪里挤就往哪里挤着

 

我也有自己的位子
前后左右都是我熟悉的人
但他们都不认识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3-30 20:14)

今日下起雨
     文/韩林子

 

天气说变就变
昨日好好的,今日下起雨
我不出远门
就沿着习惯走走

 

天阴沉沉地
像顶头上司,突然变得严肃
我则像可能犯错的小职员
一直低头无语

 

雨下大了
只能把一棵树当做雨具
一只鸟屏住呼吸
正暗暗地,对我叫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韩林子论诗(三十六至四十)

 

(三十六)

 

         我也曾经是获奖专业户,从1989年到1994年短短的五年时间,我的散文和诗歌在各级各种全国大赛中,二十多次获奖。但不靠关系,诗坛基本没有歪风邪气。

          此时,我出版了两部诗集,但诗并不算好,还属于新诗的第一代到第二代,而此时有些先锋诗人已经冲到时代的前面,把新诗推进到崭新的发展时期,比如我家乡的诗人忘川,他的诗至今还不算落伍。

          那时期,写诗的人多,因为没有通讯与网络,诗人们的交流很少,我与外界除了参加征文比赛外,基本没有面对面联系。我每天就在单位办公室,很多时候在晚上六点到十二点,一个人坐下来静静地写。

         那时交流主要靠写信,有时信像雪片一样飞来,堆成山,可惜后来大都处理掉了,不然可以作展览,很亮眼。

         只有武汉的谷未黄异常活跃,像一只跳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韩林子论诗(三十至三十五)

 

(三十一)

 

        因为诗为文学的贵族,久负盛名,因而诗人在红尘来去一场梦中,依然让人高看三分,受到格外尊敬。

         也因此,有些人想提高自己的身份和声誉,或者显示有丁点水平,从纷纷扬扬的红尘中,奔走而来,争做诗人。以显高贵,并借此扬其大名。

        不能不说, 有些人确有写诗的语言天赋和极高的驾驭文字的能力和水平。如果不出来表现,我们不会知道,甚至他本人很可能也不会知道,自己竟有这方面的才能,应为世上哪方神圣?

          他们用跳动的文字点亮了自己的一盏盏心灯,照亮了自己,也照亮了别人。如其说他们是地上的一个个苦行僧,不如说他们是行走于世的一颗颗闪亮登场的星星。

        在我们这个诗歌王国,在这个文字的浩瀚天空,有无数颗诗星闪亮,发出一个时代的荣光,也是一个时代的骄傲,与荣幸。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