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本博客除注明转帖外,均为本人对文字的简单组装,记下的是心事,写下的是人生,有随意有严谨,有开心有忧愁,但都粗浅,如阅读,敬请赐教。如有选发转载敬请留言或注明出处为谢。
留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振华
张振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74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1-25 00:44)

冬日的清晨,寒风不紧不慢地吹着,淡灰色的云层飘浮在山顶上方的天空,努力地挤在一起,不让日头露出脸来。日头似乎有意跟云朵开个玩笑,金黄的光芒散漫不惊地像母亲温柔的双手轻轻抚摸躺在怀里酣睡孩子,柔软的云层似漂在温水中带泥的雪块在日头的抚摸下漫漫融开,形成弯弯曲曲不规则的曲线,勾勒出一副生动传神的由各种动物组成的背景图,日光欢笑着粘在上面,整个天空顿时五彩缤纷。新修建刚涂成代表乾坤朗朗、光明磊落的标志性墙面的黄塘派出所置身霞光中,美轮美奂,那绚丽的色彩让人艳羡。

令朝明习惯性地披着衣服,脸未洗眼屎巴糗就跨进办公室,轻轻翕动着眉睫环视了一下,缓缓移动到窗台边,像一尊威严的雕塑,凝视着山项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25 00:30)
标签:

杂谈

《黄塘情殇》是笔者因闲暇无事,茶余饭后以日记的方式,随手记下自己人生成长中的一些眼见、耳听并且发生于草根阶层之事,其中人物的言谈举止、事件经过等描写皆因本人才浅学疏及环境的限制,可能会引起读者深恶痛绝、切齿痛恨。如有此类不适,请多包涵原谅,或不读也罢,此文本就是笔者自娱自乐之作,无伤大雅。

《黄塘情殇》虽是顺手记来,但其中的地名、机关单位均是笔者杜撰,皆虚无雾缥缈,若大家要拿它与某一地名对号入座,那是读者的多余之想与作者无关。而其中的人名,也是作者胡乱编造之用,与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有同功同效,其经历的事,在生活中随处可见,可听,也可想,但不一定会在每个人身上发生,诸此种种,本人绝无含沙射影之意。

    撰写本文,本人在断断续续中历时两年有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17 11:20)
标签:

短篇小说习作

等等,占用大家几分钟时间,我要向大家郑重宣布,我没病。

刚才我在发言时,听到会场里议论纷纷,竟然有人说我有病,还说是我亲口宣布的,一种极具传染性的病,并且病入膏肓。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冰冷麻木的双腿一阵阵刺痛,把林洪从回忆拉回现实,他像那只离群的大雁鹅一样孤单。

钟丽娟走了,火烧坪小学的铁三角散了,马海和林洪成了直线。

马海走了,再也没人与他谈梦想论人生,直线变成射线,有起点,他却找不到终点。

尤德玲走了,走得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09 16:20)

“两基”攻坚工作像一场持久战,反反复复中直到通过国家的复核验收,终于胜利结束了。林洪和马海在镇上喝了庆功酒,赶着落日的余辉,骑着马海的摩托车,像凯旋的将军,脸上写满胜利者的自豪,风尘仆仆地赶回火烧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20 15:59)

风猛烈地吹着,一团白云随风飘向学校的上空,遮住明晃晃的太阳,林洪打个寒战,觉得口干,就像全身的血液都干涸一样难受,他轻轻站起来,转身下楼泡了一杯水,又蹲回到刚才的地方,呆呆地望着流动的云雾,他的思绪被已调进城里的马海扯走了。

马海是他之后第一个到火烧坪小学的老师,但绝不是最先调走的。要是没有马海的出现,林洪的教师人生就会改变,家庭历史就得重新改写,他也就没机会再以老师的身份守着这所凋零的学校,这一切好像是上天早就注定他们要走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14 15:29)

新学期开学,林洪才安排好学校的工作,刚歇下来喝水,一群带娃娃来报名的家长围着他问这要那,他不失时机向家长宣传教育政策,忙得不可开交。

老锅提着一篮洋芋摇晃着进来。

林洪到来这一年,与村民接触多了,交谈也多了,深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08 17:01)

十多年前,青春、阳光、单纯又有几分固执的林洪师范毕业,怀揣梦想,背负知识与对教师使命的狂热,孤身来到火烧坪,他的心像天空一样湛蓝,不含任何污垢,纯洁,透明。

他曾了解过,火烧坪,这是全县最偏僻最落后最贫穷的村落:交通靠走,通信靠吼,照明靠煤油,讨媳妇要七斤方八斤肘,两口子晚上无事就脚盘脚手挽手,娃儿一大帮,生活靠政府;懒散、愚昧、无知像瘟疫一样在火烧坪这个小地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04 17:18)


林洪歪靠在墙边,双手搂着烟筒,清瘦的脸被硬生生地塞一半进烟筒里,两腮微微一动,烟筒被吸得咚咚直叫,像锅里煮沸的开水。他早已习惯了独自看着学生作业本憨笑,望着朦朦群山发呆,守着一所空荡荡的学校,听山风刮过看日出日落的日子,习惯了把孤寂和落寞强压在心中的生活。

时间像被人拽着,从烟筒的吼声中悄悄地流走,它是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转载于读不懂的摩的词。

仲夏熏风吹野径,

仰首四天碧。

裂肺撕心入耳凄,

怎忍泪悲泣!

手足两三相继去,

何奈劲风疾!

百发苍苍黑发离,

更惹我'忆前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