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aber何华
faber何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8,645
  • 关注人气: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9-05 10:40)
 仰章画猫 
 何华 
   
 猫,是很多画家爱画的。宋代是一个画猫的高峰期,皇帝宋徽宗就画了不少猫。 
 在中国画里,猫和蝶常常同框,搭配在一起,即所谓的猫蝶图。猫,谐音耄;蝶,谐音耋。耄耋之年,是长寿之意,所以猫蝶图也称耄耋图,里面藏着美好的寓意。 
 徐悲鸿的马最有名,但他的猫也画得极好,产量也不少。他笔下的猫,非常强悍,“虎虎有生气”。2008年,“徐悲鸿在南洋”书画大展在本地举行,就展出好几幅猫。去年,又翻出《金瓶梅》读,潘金莲房中养有一只白狮子猫儿,她故意训练这只“雪狮子”扑抓李瓶儿的儿子官哥儿,最后官哥儿受惊丧命。这一节写得惊心动魄,对李瓶儿母子也就格外同情。因为这个缘故,再看徐悲鸿的猫,就觉得凶残了,带有攻击性,让人联想到潘金莲的雪狮子。对一幅作品的欣赏确实有很多“干扰”的元素,因时因地不同,可能会有变化。 
 本地画家林仰章也擅画猫,他的猫内敛蜷缩,看似温良却带着机智。他也画盘腿而坐的裸女,那些胖乎乎的裸女身体蜷缩,像猫。仰章爱女人也爱猫,他有“民胞物与”的仁爱之心。仰章的善良,在我们的朋友圈里是出了名的。有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4 08:56)

梅园古早味

 

何华

 



最近在许梦丰老师设的饭局上,认识了沈秀梅女士(她跟许老师学习书画十多年),并获她赠书两本《梅园食谱》和《我的妈妈》。这两本书成了我近日的床头书,看得津津有味。新马两国写美食的作者,我推举马来西亚的林金城,他的写法已经超越了美食范畴,上升至文化考察和历史回溯层次,但又紧扣“美食”二字,收放自如。梅姑(容我这样称呼沈秀梅)的《梅园食谱》则不同,基本上属于食谱类的书,也即教你如何做菜。南洋的闽南族群喜欢用“古早味”一词,我觉得比“老味道”更生动,也更有古韵。这本书一共收了六十道菜、点心和甜品,都是古早味。梅姑那天和我邻座,她特别对我说:你要留心书里的“温馨记忆”和“温馨提醒”部分。后来我领会到她这句话的含意,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1 11:23)
 记住陈有勇 
 何华 
 





 我是从蔡逸溪夫人杨少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巴赫在亚美尼亚教堂

何华

 



那天看联合早报,得知亚美尼亚教堂有一场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4 14:06)

“深利”的生腌螃蟹

 

何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5 10:50)
标签:

杂谈


蔡逸溪与徽州

蔡逸溪先生2008年去世,仅得年六十又一。对一位画家来说非常遗憾,他的英年病逝是新加坡画坛的一大损失。画家要活得够老——画家的晚年非常重要,齐白石有晚年,黄宾虹有晚年,张大千也有。蔡逸溪若能再活二三十载,相信成就会更大。画史上“衰年变法”的例子很多,以蔡逸溪一向的创新精神观之,他会不断探索进取的。

我喜欢蔡逸溪作品的两个系列:水乡系列(大写意)和荷塘系列(抽象)。由于篇幅关系,略去他较早的新加坡街景系列。

记得若干年前第一次看到他的抽象荷塘,脑子里跳出的第一个印象就是:诗意。你看不到一片清楚的荷叶,却能感受到满池摇曳的荷花,他画出了荷的精神。显然,蔡逸溪受到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没错,他对此确实有所钻研,但他的美学核心还是来自中国艺术的“写意”传统,并将它进一步抽象化。当时猜测:这位画家应该有一颗诗心吧?后来得知,他确实对旧体诗颇有造诣,曾跟前辈马宗芗和黄勖吾学习,也得到潘受先生的指点。蔡逸溪的抽象荷塘令人想到吴冠中的某些作品,两位画家在世时没有实质性的交往,但2015年11月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开幕启用,同时举办了吴冠中和蔡逸溪的画展,两人终于隔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0 09:40)

陪白先勇去看毛姆

 

何华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6 14:48)

贺恩师八秩大寿

何华

 


1987年5月与白先勇摄于上海

 

白先勇老师今年八十整,寿宴一场接着一场,他说:“这一年吃了无数个蛋糕和寿桃。”去年台北最早为他庆生,他一再解释:“我才七十九,还没到八十。”一年的差别,是一定要讲清楚的,“虚岁”不算数。白老师对“时间”非常敏感,怕老(谁不怕老?)。他的小说无非在写“时间”。

他去大陆,有人尊称他“白老”,私底下他嘀嘀咕咕:“叫白老师就行了么,干嘛叫我白老!”好像一声“白老”真的把他叫老了。他乐意别人叫他白老师,倒不是好为人师,而是因为他在加州大学教了二十九年书,他喜欢教书,喜欢学生,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老师,这个称呼让他“回春”,仿佛又到了学生们的中间。

1987年春天,五十岁的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韩世昌的崑曲“默片”

 

何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8 08:28)
标签:

杂谈

是电影,也是诗

何华

最近重看了三部中国三十多年前拍摄的老片子:《如意》(黄健中,1982年)、《城南旧事》(吴贻弓,1983年)和《青春祭》(张暖忻,1985年)。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五代导演陈凯歌张艺谋等异军突起,成了评论的焦点,也在国际各大电影节连连得奖。我们今天反观那时候的电影,第五代的价值和意义仍然不可低估,但黄健中、吴贻弓、张暖忻所代表的“诗意写实”传统也绝不可忽视,这个传统来自于费穆的《小城之春》、谢铁骊的《早春二月》、谢晋的《舞台姐妹》,甚至应该包括崔嵬的诗意战争片《小兵张嘎》。

隔了三十多年,回头审视这三部电影,有“再发现”的惊喜。令我把《如意》和《城南旧事》联系在一起的是郑振瑶,她真是一个好演员!不管是《如意》里的贵族格格,还是《城南旧事》里的下层宋妈,她都演得恰如其分,极有尊严。那年头,在大户人家做老妈子,也是头光脸净、清爽利索的,一点不卑琐。《城南旧事》选择了儿童(小英子)的叙述视角(point of view),非常有说服力,让我想到白先勇的《玉卿嫂》,也是用儿童的视角。忽发奇想,若让郑振瑶演玉卿嫂,一定可以和杨惠珊拼一把的。很为导演吴贻弓遗憾,他后来做了比较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