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aber何华
faber何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1,780
  • 关注人气:2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11-14 06:38)
标签:

杂谈

陈晓卿与萝卜白菜

何华

2013年,《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来新,朋友请吃邱家榴梿,之前对榴梿缺乏热情的他,吃了邱家榴梿后,浑身是劲,头头是道,那一晚他兴致很高,怎么个高法?告诉你,他居然一边吃榴梿,一边喝葡萄酒。都知道榴梿配酒是大忌,甚至会弄出人命,陈晓卿当然一清二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陈导是勇敢的,但他的勇敢是理智的、有节制的,没有放纵豪饮。当时,外地的朋友问他在干啥?他回复“在等死”。那一晚,安然无恙中带着刺激,他“体会”着这种刺激。能留在记忆深处的大抵都是刺激过大脑神经的事情。

那一年,朋友还请他去吃了“茗香”。茗香,乍一听还以为是间茶室,其实它是本地一间老字号福建菜馆。为什么叫茗香而不是闽香,不得而知,或许是取谐音之意?

他对茗香的一道“炆白菜粒”念念不忘,说在福建也吃不到。当年“茗香”在厦门街,生意奇好,我们一帮朋友常去,他们的虾米炒西洋菜印象最深刻,每次必点。后来茗香搬至裕廊东,正好朋友推荐了潮州餐馆“深利”,最近几年朋友聚会多转移至更胜一筹的“深利”。

四年后,陈晓卿再度访新,我们又“追到”茗香新址,提前预定了炆白菜粒,味道仍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4 06:36)
标签:

杂谈

潘玉良在安徽

何华

画家潘玉良是扬州人,但她和安徽的缘分更深。现在若要研究潘玉良的绘画,绕不过安徽省博物馆,因为她的作品都藏在这里。

潘玉良是一个传奇女子,她早年被舅舅卖到安徽芜湖,沦落风尘,多亏芜湖海关监督潘赞化慧眼识珠“救风尘”。潘赞化的出现,改变了潘玉良的一生(她原名张玉良,后随丈夫潘赞化改姓潘)。1977年潘玉良去世,按照她的遗嘱将所有作品留给潘赞化后人,潘家后人留下少量遗物作为纪念,几乎全部捐给政府。最终这批珍贵画作1984年运到合肥,落户安徽省博物馆,共计4000多件,其中油画361件、国画(彩墨)353件、素描和速写3000多件,还有少量版画和雕塑。

潘玉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是中国美术史上的“失踪者”。她后来广为人知,与安徽女作家石楠1983年出版的《画魂:张玉良传》有很大关系,它初版一刷就是24万5千册,之后还不断再版再刷。当年这本书轰动一时,大家都在谈论潘玉良。其实《画魂》单行本出版前,已在1982年第四期《清明》杂志发表,名叫《张玉良传》。出书时,改为《画魂》,“张玉良传”成了副题。

潘玉良这批作品,时常在安徽展出,我至少看过三四次。今年适逢潘玉良去世四十周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5 07:31)
标签:

杂谈


“邻居”宏墨

何华

黄宏墨是我的邻居——星期二早报专栏的邻居。以前我们是左邻右舍,现在是楼上楼下。但真正和宏墨相识是在黄克孙教授《梦雨录》发布会上,他来做演唱嘉宾,一转眼也三四年了。

这几年,我们倒是常见面,吃饭闲聊什么的,师母淡莹也一起加入。宏墨的笑点很低,开心起来就大笑,收不住。一位广州的朋友请他用“况且”造句。他怎么造句的,不记得了。总之,广州的朋友宣布他造的句子“不对”,正确答案是:一列火车经过,况且、况且、况且、况且。他听了一愣,然后就笑,一直笑。我心想:火车“况且况且况且况且”都到下一站了,他还在笑。

宏墨这个人非常真,有时太天真,直话直说,难免得罪人。如果是他一时冲动,考虑不周,他事后也会道歉。对错都很自然,一点不扭捏。

他的主要身份是音乐人,多数情况词曲一人包办。他的嗓音也别具一格,开阔厚实苍凉,不同于一般的新谣唱法,当然他也不是新谣的核心人物,一直处于边缘地带,这反而成全了他,他有自己的格局和气度——“野人”与“笨鸟”是他的两个关键词。听宏墨的歌,我会想到罗大佑和陈昇,宏墨是否受他俩影响,我不知道,也没问过他。不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郊游

 

何华

 

对热爱文学的人来说,莫泊桑是躲不过去的,不管你喜欢或者不喜欢他。记得中学课本里有他的《项链》和《我的叔叔于勒》,他的《羊脂球》则更有名。最近重读《莫泊桑短篇小说选》(柳鸣九翻译),篇篇扎实,现代派、意识流、魔幻主义兜一圈回来,还是要回归莫泊桑这一类的传统作家,经典到底是经典。

《项链》,基本上以故事取胜;我更偏爱《我的叔叔于勒》,当年中学课本里的教材,因为被意识形态左右,老师分析作品总是强调揭露资本主义腐朽什么的,好端端的一篇小说被扭曲了。今天重读《我的叔叔于勒》,越发觉得莫泊桑写得真好,西方东方、过去现在、富人穷人,人性都大同小异。这个叔叔让人心疼。我心疼归心疼,感慨归感慨,最终还是无耻地思考着“牡蛎是生蚝吗”这个形而下的问题。如果仅止于此,也就罢了。继续莫泊桑话题是因为我在这本小说集里读到了《一次郊游》,大为惊异,莫泊桑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也就陡然提升,它仿佛有了福楼拜和普鲁斯特的意味,有了印象派绘画的光影效果,有了某种悲喜交集的暧昧。正如小说的篇名,故事写了一家四口(老祖母、父母、女儿)和他们的店伙计(也是未来的女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柳姐妈姐

 

何华

 

 

最近看了根据孙爱玲小说《谭家师父》改编的电影短片《柳影袈裟》(邓宝翠导演),重新激发我阅读孙爱玲小说的兴致。《谭家师父》只有两千来字,介于短篇和极短篇之间,故事的主角是富贵人家的厨子谭家师父,他是谭家从江浙招来的,最拿手的是杭州菜(后又融合粤菜理念)。因生意关系,谭家移居暹罗,谭家师父上有老下有小,不便远行,就到了“我们家”。

柳姐是服侍二祖母的,二祖母怂恿柳姐去向谭家师父学厨艺,“柳姐聪明剔透,心有灵犀,久而久之对柳姐就认真起来,有碍媳妇也在厨房内,两人也只有熬着。”谭家师父的媳妇去世后,他来求二祖母要柳姐作填房。本以为熬出头的柳姐会欢喜,但她却不答应,“不容易的日子都熬过去了,为什么要叫他如意!”是和他赌气,也是和自己赌气,细想想,看似赌气,实是争气。不过拿自己的青春和一生来争这口气,或许得不偿失。过去的下人,虽然命薄,却不乏刚烈。红楼梦里这一类丫鬟有好几个,孙爱玲熟读红楼梦,著有《红楼梦对话研究》一书,柳姐自有红楼梦侍女的影子。

电影短片的主角由谭家师父改为柳姐,用女性视角重新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5 10:40)
 仰章画猫 
 何华 
   
 猫,是很多画家爱画的。宋代是一个画猫的高峰期,皇帝宋徽宗就画了不少猫。 
 在中国画里,猫和蝶常常同框,搭配在一起,即所谓的猫蝶图。猫,谐音耄;蝶,谐音耋。耄耋之年,是长寿之意,所以猫蝶图也称耄耋图,里面藏着美好的寓意。 
 徐悲鸿的马最有名,但他的猫也画得极好,产量也不少。他笔下的猫,非常强悍,“虎虎有生气”。2008年,“徐悲鸿在南洋”书画大展在本地举行,就展出好几幅猫。去年,又翻出《金瓶梅》读,潘金莲房中养有一只白狮子猫儿,她故意训练这只“雪狮子”扑抓李瓶儿的儿子官哥儿,最后官哥儿受惊丧命。这一节写得惊心动魄,对李瓶儿母子也就格外同情。因为这个缘故,再看徐悲鸿的猫,就觉得凶残了,带有攻击性,让人联想到潘金莲的雪狮子。对一幅作品的欣赏确实有很多“干扰”的元素,因时因地不同,可能会有变化。 
 本地画家林仰章也擅画猫,他的猫内敛蜷缩,看似温良却带着机智。他也画盘腿而坐的裸女,那些胖乎乎的裸女身体蜷缩,像猫。仰章爱女人也爱猫,他有“民胞物与”的仁爱之心。仰章的善良,在我们的朋友圈里是出了名的。有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4 08:56)

梅园古早味

 

何华

 



最近在许梦丰老师设的饭局上,认识了沈秀梅女士(她跟许老师学习书画十多年),并获她赠书两本《梅园食谱》和《我的妈妈》。这两本书成了我近日的床头书,看得津津有味。新马两国写美食的作者,我推举马来西亚的林金城,他的写法已经超越了美食范畴,上升至文化考察和历史回溯层次,但又紧扣“美食”二字,收放自如。梅姑(容我这样称呼沈秀梅)的《梅园食谱》则不同,基本上属于食谱类的书,也即教你如何做菜。南洋的闽南族群喜欢用“古早味”一词,我觉得比“老味道”更生动,也更有古韵。这本书一共收了六十道菜、点心和甜品,都是古早味。梅姑那天和我邻座,她特别对我说:你要留心书里的“温馨记忆”和“温馨提醒”部分。后来我领会到她这句话的含意,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1 11:23)
 记住陈有勇 
 何华 
 





 我是从蔡逸溪夫人杨少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巴赫在亚美尼亚教堂

何华

 



那天看联合早报,得知亚美尼亚教堂有一场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4 14:06)

“深利”的生腌螃蟹

 

何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