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aber何华
faber何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7,641
  • 关注人气:2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9-03-16 08:02)
标签:

杂谈

女人花

何华

齐豫参加了今年湖南卫视的音乐竞技节目《歌手》,自1月11日第一期开播以来,她陆续演唱了《是否》《最爱》《飞鸟与鱼》《今世》《女人花》《不要告别&告别》《一条日光大道》等歌。她完全放下了比赛的狭义目的,尊重音乐,尊重自己,唱她认为最值得唱给大家听的歌,她的名次起起伏伏,甚至有垫底、被淘汰之危机,可她仍然不迎合观众,不委屈自己,在选歌上毫不迁就。五百位大众评审若不珍惜齐豫,绝对是《歌手》这个节目的损失甚至失败。

62岁的齐豫,空灵得多么扎实!相比之下,王菲就只是空灵。王菲今年50岁,希望她62岁时,可以更充盈。若硬要说现在的齐豫嗓子更好,那是不现实的,岁月不饶人也不饶嗓,但齐豫却更会用嗓了,这是明摆着的。她对气息、节奏的掌控,可以说游刃有余,她在断句上为了气息的充沛和整体的流畅,甚至大胆“破句”或者“滑过、弱化”某个字眼,这种唱法如同写律诗的人,为了更好的传达意境、表达感情,可以破格破韵。齐豫修炼了几十年,才敢于这么做,且做得顺理成章,自然圆润。

唱歌贵在以情动人,情,是歌唱的灵魂。齐豫深明此道,在情字上下足功夫,却又不滥情,不哭喊,控制得恰到好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多元的钟泗滨

何华

日前去新加坡河边的泰勒版画院看了钟泗滨(四宾)画展,一共53件作品,包括油画、水墨画、版画、金属浮雕、混合媒介、雕塑,精彩纷呈,基本上全面展示了钟泗滨的艺术才情。这些年,我零零散散看过一些钟泗滨的作品,了解很浅,这次能看到他不同时期、不同风格、具有创造力和现代性的五十多件画作和雕塑,实属有幸。

说到钟泗滨(1917-1983),我脑海里跳出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他笔下手臂细长、眉清目秀、优雅恬静的峇厘岛女子:或成双成对或三五成群,闲坐在南洋的光景里,一派和谐,那是她们和天地达成的完美协议。虽然四肢拉长,但妙的是,给人的感觉非常匀称,好像比例是正常的,没有弱不禁风一吹就倒的担心。我想,那是因为这些女子的神态和姿态是安稳的,有一种内在的平衡力量。若娶了钟泗滨画里的细长女子,日子一定细水长流、天长地久。钟泗滨的瘦长,不同于贾科梅蒂的瘦长,他俩一个静一个动,各自成境。

但钟泗滨远远不止这些,他不仅画具象,也画抽象,他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抽象画,是他艺术生涯的一个高峰。因为中国大陆1949年之后三十年里抽象画基本不见,钟泗滨在华人世界的意义也就更加突出了。在电影大亨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7 10:35)
标签:

杂谈

去满洲里看大象

何华

腊月的星洲,白日里照样骄阳似火。上午起床,清心先净食,煮了一锅萝卜菜根饭,吃了。把冷气开足,如同下了一场令人镇定的雪,一个人踏踏实实在家看《大象席地而坐》。

导演胡波2017年10月12日自缢身亡,他生前没能看到自己的电影进入公众视野。2018年2月《大象席地而坐》在柏林电影节上首次放映,引起关注和赞赏;去年11月金马奖又把最佳影片大奖颁给了它。这部电影长达3小时50分钟,胡波坚持这个长度,不愿让步;但制片方(王小帅)希望胡波压缩,剪辑成两小时的电影,以符合市场要求。大概所有的问题就出在这里,说实话,3小时50分有3小时50分的好;2小时当然也有2小时的理由。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但就电影艺术而言,胡波的寸步不让足见其宁折不屈的风骨。看完这部近四小时的长片,感受非常独特,当然,它不是一部完美的电影,实际上它只是一块璞玉,它的魅力也就在于不完美,胡波用29岁的年轻生命,为电影史上留下了一部质朴但令人感动的力作。它让我想到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以电影艺术的圆熟程度而言,他不如杨德昌,但他用他的青涩、他的粗砺、他的勇气向杨德昌靠近,他在追赶中,而且他的方向是对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和白进火一起喝茶

何华

我在安徽合肥出生、长大。安徽是绿茶大省,小时候都是喝六安瓜片、舒城小兰花、黄山毛峰,井底之蛙一般,根本不知天底下还有别种茶。第一次喝铁观音、普洱茶应该到了二十多岁的年纪了,惊讶它们与绿茶的迥异。

到了新加坡后,很幸运结识了一批茶友,在他们的引领下,慢慢进入茶的境地。公共茶馆去的最多的是“茶渊”。私下,情况又不同,喝普洱茶,会去林美均女士家;喝凤凰单丛鸭屎香,会想到“深利”老板蔡华春先生;喝武夷岩茶,就去白新春茶庄找庄主白进火先生。

每次踏进摩士街36号白新春茶庄,仿佛步入了慢悠悠的老岁月,愿意在此虚度光阴。白进火开朗大度,笑声不断,很有感染力。他对武夷岩茶和铁观音的把握和体认,是我见到的茶人中排在第一位的。有一次,我们拿了五种不同的岩茶,有“牛肉”、“马肉”等,让他“盲品”,结果全部答对,大家目瞪口呆。想想也是应该,他是第四代庄主,家族积累的经验和功夫都在他身上凝聚了。这个“茶脉”不可忽视。白新春茶庄由白金讴先生创立于1925年,这一年时值牛年,白金讴又素有“牛头哥”的绰号,商标设计都在“牛”字上做文章,童牛、水牛、春牛图案构成白新春茶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0 18:54)
标签:

杂谈

夏丏尊与白马湖

何华

民国年间,浙江作家周氏兄弟、郁达夫、丰子恺、徐志摩、胡兰成、茅盾的散文,各有各的风格。这些年几乎遗忘了一个人:夏丏尊。去年开始重拾夏丏尊的散文,一篇一篇读着,有布衣老者的散淡之味,颇舒服。让人读起来舒服的文字,并不多。遇到舒服的人和舒服的文字,都应该珍惜。

他写弘一法师的几篇尤其好。当初是夏先生的几句话,刺激了李叔同,使得他后来出家为僧。可以说,夏丏尊是成就弘一法师的一大“助缘”,这个功德也算无量了。夏丏尊虽未出家,但心里有佛,他是“居士散文”的代表,和郁达夫的“屐痕散文”殊途同归,都体现了一股真气。

夏丏尊有一篇散文《猫》,写得好!妹妹与猫,两者彼此观照,终究无常,先后死去,而家道之前早就衰落了,夏丏尊用最平静的笔触记述了两个生命的凋零。以猫为题的散文,不计其数,夏丏尊这篇以伤逝的低眉姿态独占鳌头。钱锺书以《猫》为题的小说,大概是小说类的“猫王”,那是另一个话题了。夏先生的名篇《白马湖之冬》写了白马湖冬天的风,这里的湖光山色与其他的湖景也差不多,“唯有风却与别的地方不同。风的多与大,凡是到过那里的人都知道的。”寒风一吹,倒让人联想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1 09:07)
标签:

杂谈

在灵隐寺上面

何华

杭州永福寺,就在灵隐寺上面。灵隐寺,几乎无人不知,永福寺后来居上,成了网红寺庙。有人说它是“中国最美寺院”,显然夸张了,但它确实很美。权威旅行指南“孤独星球”也把永福寺,列为到杭州的必游之地。

日前,白先勇去杭州领郁达夫小说奖,他很想借此机会去灵隐寺“还愿”,因为2003年筹划制作青春版《牡丹亭》时他曾来灵隐烧香,求佛菩萨保佑。大概真的由于佛力加持、天意垂成,《牡丹亭》一路走来虽有波折障碍,最终都一一克服化解。白老师说,这次到杭州,再忙也要抽空去一趟灵隐寺。

杭州的文化地标——晓风书屋掌门人朱钰芳女士号称“白粉”,她听说白老师要去灵隐,就建议顺道去一下永福寺。朱钰芳能量大,交游广,简直就是杭州城里的“阿庆嫂”。在实体书店不景气的当下,晓风书屋不但存活下来,还在不断发展壮大,可想而知朱钰芳多么坚毅能干!有她领路,永福寺之行当然也就一切顺当,诸缘如意。

永福寺建于东晋,和灵隐寺几乎同时开山,历史上两寺名气也不相上下。但到了清乾隆年间,永福寺逐渐荒废,这一荒就是200多年。直到2003年,月真法师主持重建永福寺。为了最大限度地保留山林中的生态景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冬日书单荐八本(刊安徽商报“橙周刊”)

何华

1、亨利·詹姆斯《专使》

亨利·詹姆斯的长篇巨制The Ambassadors有了王理行的新译本——《专使》。1903年,亨利·詹姆斯完成《专使》,这一年他六十岁,比他笔下的斯特雷瑟大五岁。在很大程度上,斯特雷瑟这个人物折射了亨利·詹姆斯自己的心境,是他写给自己的一首挽歌。

2、朱涛《梁思成与他的时代》

梁思成是我的“神”,但他是一个失败的神。因其失败,更令我敬。49年之后,他被卷进整治漩涡,不断被批判,尤其是1955年的被批,使他丧失了学术自信,不断否定自己。甚至多年的老友和搭档刘敦桢也在1955年写文章批判他。那么梁思成也批判他的同道?答案:是。多么无奈的一个人。多么不堪回首的时代!

3、夏丏尊《平屋杂文》

民国浙江作家周氏兄弟、丰子恺、郁达夫、徐志摩的散文,各有各的风格。这些年几乎遗忘了一个人:夏丏尊。去年开始重读夏丏尊,有布衣老者的散淡。他写弘一法师的几篇尤其好。夏丏尊虽未出家,心里有佛,他是“居士散文”的代表。

4、叶嘉莹《独陪明月看荷花》

《独陪明月看荷花》是叶嘉莹先生的诗歌创作选集。她受业师顾随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3 08:23)
标签:

杂谈

春日在天涯

——读高仓正三《苏州日记》

何华

比起大作家芥川龙之介的《中国游记》,书生高仓正三的《苏州日记(1939-1941):揭开日本人的中国记忆》更耐人寻味,而且除了短期外出旅游,日记绝大部分书写苏州的日常生活,作者认真严谨,所记事项面面俱到,留下的很多文字细节,颇具史料价值,是一本不可多得的老苏州见闻录。譬如1939年9月30日这天的日记:“游狮子林时,在亭子里听他们哼哼昆曲,曲调优美,连一窍不通的我都感到十分有趣。”作者谦虚,实际上他非常喜爱昆曲、弹词、苏滩,到处收集购买戏曲唱片,称得上戏迷。他在日记和书信里还写有“苏州的街巷内不仅没有臭气,空气中还飘溢着桂花和白兰花的香味”、“熟白果炒得很香,街上经常听到‘五分洋钿廿二颗’的叫卖声”、“市场上还有很多水蜜桃,皮薄汁多很好吃,但价格较贵,每个二十仙。与此相反,瓜就便宜多了”诸如此类的记载,具有地道的姑苏风情。

高仓正三大学毕业后在东京东方文化研究所工作,来苏州的目的是学习研究吴方言,所以日记里经常有访问书肆、图书馆、博物馆的记录,他还聘请了两位老师学习苏州话。不要被书中大量的“吃喝玩乐”记载所误导,他对本职工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1 20:13)
标签:

杂谈

见月休观指

——读一音禅师的指画

何华

 

若说安徽是文房四宝第一大省,应该没有什么异议。全国范围而言的文房四宝为:湖笔、徽墨、宣纸、端砚,安徽占了两席即徽墨和宣纸。而安徽自己的文房四宝则为:宣笔、宣纸、徽墨、歙砚,宣州和徽州各得两席平分秋色。泾县,隶属宣州(现为宣城),可又紧挨着徽州地区,同时受到“徽文化”的影响。可见这一区域充盈着笔墨纸砚的书卷气、蕴藏着巨大的文化资源。泾县的查济古村非常有名,早些年很多画家在此扎营常驻,故也有“画家村”之称。从查济古村风景区一侧往山上行驶约十多分钟,即到半山,一音禅师修行的道场“一音禅院”就坐落在此。

怎么会和半山结下这段地缘?一音师父道来:“大约八九年前,我和几位画家朋友来查济写生,一天来到半山,放眼望去,当下就有感应,觉得这里环境清幽,是一块风水宝地,便脱口而出,以后我要来此建一个修行的道场。”第二年,他在九华山大觉禅寺剃度出家,随后受具足戒于广东乳源云门山大觉禅寺。六年前,师父心想事成,来此“开山”,修建禅院,现在已初具规模。当年发的一个愿,不久能够得以实现,因缘真是不可思议。

 

去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4 19:54)
标签:

杂谈

芜湖铁画的今昔

(刊《中国书画报》)

何华

安徽芜湖的铁画,真是一朵艺术奇葩。奇葩,这两个字现在不说被污名化至少被另解了。不过,我还是想用奇葩的本意来赞美芜湖的铁画。铁画采用传统国画的构图,运用金银加工、剪纸、雕塑等工艺技法,以锤为笔,以铁代墨,经过锻铁、淬火和上漆三个环节完成。2006年5月20日,芜湖铁画锻制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铁画,是工匠与画家合作的最佳范例,两者缺一不可,这从它诞生那一天就注定了。

说到铁画就不能不提汤鹏这个人,他是清初顺治康熙年间的铁匠,在芜湖开了自己的铁业作坊,以此为生。起初他也与其他铁匠铺一样锻造各种生活用具、农具和铁花灯出售。芜湖是个大码头,市面繁荣,人来人往;又靠近佛教圣地九华山,那些前往九华山朝拜的香客,都喜欢购买芜湖铁匠铺打制的铁花灯,作为上山敬佛所用。铁花灯,“合四面成一灯”,品种有莲花、菊花、梅花等,把铁打造成各种花形的供灯,已经接近艺术品而非实用工具了。此外,为了美化居家环境,铁匠们还打造出各种精巧细致的物件。如:莲花烛台、鼠形油灯、蝴蝶形的蚊帐钩子等。这些饰物,就是旧时随处可见的铁花。这应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