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主简介:
文帝小海,原名张海波,89年生,陕西柞水人。诗歌,散文刊发于《诗刊》《诗江南》《青年作家》《广西文学》《诗歌月刊》等。诗歌入选《青年诗歌年鉴》《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诗歌卷》《陕西青年文学选·诗歌卷》《柞水五年文丛·诗歌卷》等多种选本。
个人资料
文帝小海
文帝小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483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地址:重庆市忠县忠州街道州屏环路60号忠县检察院 张海波
邮编:404300
电话:15823742550
邮箱:1298116717@qq.com

博文
(2019-12-12 17:15)
标签:

陕西

柞水

分类: 随笔

当下与我而言最重要的两个场所便是办公室和家,我每天在这两个地点之间行走,倒也觉着日子并不是那么艰难。尽管这两个场所在我生活中占据了几乎全部的地位,但我在它们那里也只是稍作停留,不像单位的一盆花,家里的一张书桌,你不去搬动,它们就一直在那里蹲着。上班离家去单位,下班离开单位回家,如此而已,像被上帝调好了发条,铺好了轨道,能做的便是在这轨道上周而复始地劳作,种下种子,收获芳香。

连接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场所的便是一条破旧拥堵的街道,因为年代的关系,再加之疏于管理,这街道被两旁的房子压的异常臃肿,随时都在喘着粗气。或许是这些住户的缘故,在其间穿梭,像是拖着病体在找吃的,酸甜苦辣,像极了巴尔扎克描述的悲惨世界。食店、药店、衣店、建材店等栉次鳞比,这些店铺的出现为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07 21:00)
标签:

陕西

柞水

分类: 随笔

 

外面早已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虽然犹如仙境,但生活在闫庄的人们,完全没有心情欣赏这份美景,一来他们习以为常,二来这严寒的冬季,大多数人希望它能早点过去,这么恶劣的天气,预示着将要烧掉一大捆柴火,还得裹着棉衣棉裤。这令他们讨厌的天气,不仅费柴火还费棉衣棉裤,虽然柴火对于生活在秦岭山中的人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过冬的棉衣棉裤却是一件不容易办到的事情,更别说全国都物资缺乏,在这条深沟里,谁要是穿了一件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23 22:00)
标签:

陕西

柞水

分类: 小说


天色渐渐暗下来,再加之绵绵的秋雨,这傍晚显得更加暗淡,几点零星的灯光,从四面八方射过来,全汇聚到了路上,于是那些被汽车溅起的水花便肆意喷溅,总有某个着急赶路的人被泥水溅着,一跺脚便朝着疾驰而去的汽车恶瞟一眼,他愤怒的表情被细碎的光亮点缀着,放大着,在这冷清的夜晚显得格外用力,恨不能飞出一只脚,朝那司机踢去。

我钻进一家理发店,头上的发型也该修剪修剪了,那错综复杂的头发,如杂草般生长。妻说,你早该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22 22:26)
标签:

陕西

柞水

分类: 文帝小海诗歌

夜色如女

 

错误的事物正在夜里显现,

它似乎还指引着其他,

那些紧张的蜘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21 17:47)
标签:

陕西

柞水

分类: 小说

 

王长水总是指着门口的那棵泡桐树问我,喜鹊什么时候飞回来。我并不能给他确切的时间,因为那些招人欢喜的禽类也不受我的掌控,但这个时候我通常会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略带低沉又有些伤感地说,明年秋里。

在闫庄这么闭塞又不近人情的小村庄,就算发生了命案,也很难被外界人知晓,更别说你家里死了一头猪了,一般情况下,这么点小事情,最多是自己自认倒霉,左邻右舍更不会帮你埋了,他们觉着晦气。王长水家的猪是在一场秋雨过后死的,死的毫无征兆,临死的时候那猪还咬了他一口,不偏不倚,正咬在了他的沟蛋子上。王长水像往常一样端着猪食往贮槽里面倒,他先是哼唧了两下,猪不理会,仍然将脑袋埋在麦秆里,圆滚滚的屁股一毛不长。猪不理会,他倒是急了,狠狠一大巴掌扇过去,猪许是受了惊吓,一下子窜起来,朝王长水的屁股就是一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09 20:54)
标签:

陕西

柞水

分类: 随笔

尽管母亲包的粽子很诱人,但我依然无法陪她过这个端午。

这个时候,闫庄俨然是五彩缤纷的世界,虽然它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庄,但春天的一切妖魅与可爱在这儿得到完美释放,顶着白花花帽子的叉叉果树在阳光下咧着小嘴,远处的苹果花也簇着脑袋东张西望,那一大片绿油油的麦地耶,疯狂吐花,竞相生长。我热爱着这片生养我的土地,恨不能守着它终老,然而故乡又是贫瘠的,它不能完全给予我生活的燃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6 20:10)
标签:

陕西

柞水

分类: 小说

陈娇或许后悔向我坦露那么多,因为我们毕竟只是一面之缘。然而就是这一面之缘,我的内心还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像是成了一个菩萨,总幻想着干点普度众生的事情。虽然我赞成妻子说我顶多算个泥菩萨,可是我并不能真正地忘却这件事情,它就像一株植物,将我缠绕。

因为公司的事情,我吃了官司,妻子说,这段时间你应该出去放松一下,地点你自己选择,花费我来承担。我知道她是在试图将我拉出灰暗之中,说真的,这段时间我总是憋得慌,不是莫名其妙地发火,就是半夜突然间醒来。每当这个时候,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空,我总觉着背后发凉,似乎有一只大手正在向我靠近。妻子当然知道我的处境,吃官司是小事情,弄不好还要坐牢。你出去转转,家里的事情我先来应付,妻子从背后抱着我,轻轻地说。

简短的收拾一番,我便上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5 10:36)
标签:

陕西

柞水

分类: 文帝小海诗歌

成吉思汗日记之一:爱妃的眼泪

 

她究竟是为何?

昨天还欢笑着伴我放飞信鸽,

捷报频传呵,她应该欢笑的。

然而美人她泪眼婆娑,

莫不是我留恋那赛里木湖的柔波,

被她发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5 09:13)
标签:

陕西

柞水

分类: 随笔
母亲应该很开心,眼看着就要抱孙子了,然而作为她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却并没有因为她过分的喜悦而体会到老人内心的欢愉,或许是因为距离的缘由,也或者是因为代沟,然而不管是怎样,我觉着母亲和儿子之间的那种自然的关联,任何时候都不会消失,就像最懂我的人是母亲,最了解母亲善良的人是我一样,我们之间的这种关联就像是一种笃定的默契,我不认为这不能证明一切,至少在我看来,这种特殊的关联是无法逾越的。
从上大学开始,我就和母亲隔开了,我们再也不曾有过超过一个月的相伴,每次见面也只是匆匆一瞥,或许母亲对这个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块”再熟悉不过,以至于熟悉到通过电话的声音就知道儿子最近过的好不好,有没有长胖。打小开始,我的身体就比较羸弱,这是母亲最为担心的大事情,我深刻的记得,每年母亲都要去买一只老黄鸡,不知道是她听了哪个老先生的话,老黄鸡可以调理身体,母亲认为这是给我增肥的唯一方式,那时候,母亲辛辛苦苦炖出来一只老黄鸡,完全是被我一个人吃掉的,那里面的天麻、枸杞、当归等药材,她说吃了有好处,我本讨厌吃那些苦涩的东西,但母命难违,我只好默默地咽进肚子。十年前,由于求学,我和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0 14:40)
标签:

陕西

柞水

分类: 小说

每次和儿子视频聊天,她就想到了死去的男人,她不是想那老家伙了,只是现如今这飞速发展的社会让她真为死去的男人有点不值,现如今这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她不需要带孙子,更不需要出去赚钱,天天守在家门口就能分到钱,自从家里的土地被承包商征收搞大棚蔬菜之后,村里老百姓的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村里每家每户到了年底都能分到红利。然而,他倒先走一步了,她领着白花花的钞票,看着村里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微笑的时候,她这种感觉就异常强烈,和儿子聊天的时候她也总是感叹:你爸没活够,要是活到现在,他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妈,你吃饭了吗?”她对着手机屏幕,看着儿子一边在给孙子喂饭一边跟她说话。

“吃了,刚吃完,你姨娘来了,我们准备待会儿去跳广场舞,孙子吃饭咋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