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瓷青花
无瓷青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5,548
  • 关注人气:1,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微薄秀
博文
更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20-05-18 05:28)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01

从家谱往上数,到我的老爷爷,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民。

我家在冀中平原,老爷爷没念过几天书,也没离开过老宅,他说自己这辈子就交给土坷垃了,但孩子们得出去念书,做大事。还说,甭管走出去多远,成了多大的事,别忘了根在老家,到老都得给我回来,埋在咱程家老坟。

老爷爷叫程垒善,一个挺有远见的老农民。

多少年后才明白,我们于穷苦落后的农村老家,开始几乎是嫌弃的,一步跨出去就不想回来。但在外面闯荡多年,风霜染鬓后,老家又成了我们人生最单纯的原点,最理想的归宿。

02

老爷爷有五个儿子。

他留老二在家帮他种地,送老大去内蒙跑皮革买卖,送老三去天津做粮油生意,这样有打粮的有挣钱的,具备了一定实力,又送老四老五到北平念了大学。

老四程国璋是我的爷爷。靠自修,考入保定高中。高中毕业,同时报考北京六所大学均录取,最后选择了学费偏低的北师大。毕业时23岁,被选中留校,成为北师大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早年北师大叫京师大学堂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当年的韩剧热,如今早已凉下来了,但我防疫宅家才开始看韩剧,只好重拾昨日的话题,也来聊几句。

终于明白,韩剧更接近浪漫主义,更像一个童话,不管现实的人类多么圆熟,总能守住那人性的一点童真。

韩剧也有说教,也借剧中人之口讲做人的道理,却不带一点生硬感,原因在于真知真信,是用生命诠释道徳信条。我喜欢康德这句话,“那最神圣恒久而又日新月异的,那最使我们感到惊奇和震撼的两件东西,是天上的星空和我们心中的道德律。”所以我也喜欢韩剧演绎出了这神圣之境。

韩剧里,官场大佬多是反面人物。其实韩国社会哪有这么坏,只是允许韩剧说得它坏。韩国人心里明白,只当故事看,知道是防患于未然。

韩剧演员表演投入,真切自然,无矫柔造作。我们的演员再怎么努力,到底也脱不尽大语境,言谈举止中隐约透出概念的痕迹。

韩剧有一个主调,就是反虚伪。社会的虚伪,官场的虚伪,平民的虚伪,法律的虚伪,艺术的虚伪,学问的虚伪,一一拆穿给人看。一个民族总是举起反虚伪的旗帜,返璞归真,就让人喜欢。

韩剧细节真实,整体离奇。小人物的夸张式幽默,尤其活灵活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26 11:52)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还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那时人人都喜欢穿绿军装,小青年们都羡慕当兵的,整个社会盛行一种美,叫军人的风采。

我就在那时当了兵。

入伍到的北京军区防化团,驻地在北京房山水头村,山村上方有一水潭,泉水缓缓流下,蜿蜒成了一条绕村的小溪,故曰水头,是电影《小二黑结婚》的外景拍摄地,溪边还有个云居寺,隋代的一位大师曾在这里石刻佛经。

入伍后,先到连队短期锻炼,后分配到团卫生队药房当调剂员。啥叫调剂员,就是按军医的处方配药发药。卫生队属后勤,极少像正规连队那样搞军事训练。

也有一次例外。

那是入伍头一年,发生了“九一三”事件,部队实行一级战备,团后勤系统包括我们卫生队,特别搞了一次夜间紧急集合训练。

那晚熄灯后,我躺在被窝里打手电筒读鲁迅的《两地书》,年轻人嘛,好读爱情故事,可那会儿这类书太少了,惟鲁迅是个例外,鲁迅与许广平在《两地书》里掐架掐出了爱情,我也跟着兴奋,入睡已晚。凌晨四点半,一声集合号响,我霎时惊醒,黑暗中手忙脚乱打好背包,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7 08:26)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1】

网络故事写手中,读了六神磊磊,读了七英俊,今天来读房昊曰天。

房昊曰天擅讲历史故事,出版了一本故事集,叫《世事如刀,我来领教》,故事主人公,少年居多。

2】

房昊曰天说,“如果千年岁月,我只少年,命运如刀,能耐我何?”

一股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气概。

房昊曰天笔下,就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少年。少年人的意气,少年人的爱情,少年人的功业,都写来气度不凡。

他写唐代的一个少年书生:

“从前有个小书生,拿的是神童剧本,日诵万言,挥手成文。家里又是书香门第,父亲更乃闻名四海之才子。按这个路数走下去,小书生不是个风流公子,也该有诗酒年华。奈何,小书生他爹树大招风,给人阴了。那群官员诬告他爹,罗织罪名,竟然就把他爹定了死罪。

愁云惨淡,徒呼奈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11 16:40)
标签:

佛学

分类: 青花随笔

1

烦恼是由种种不如意引发的一种心境。

与之对应的还有另一种心境——菩提。

菩提是看破烦恼后的一种明净心境。

2

烦恼与菩提是转换关系。

就像白天与黑夜会转换,烦恼与菩提也会转换,烦恼可转换为菩提,菩提也可转换为烦恼。

怎么转换呢?

转换的枢纽是个“悟”字:不悟生烦恼,悟了菩提。

【3】

悟什么?

悟“缘起性空”:所有事物都是由“缘”而生,缘就是原因和条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有人说,《肖申克的救赎》是影史上最伟大的影片之一,我不与之争论。

看完影片,浏览一下网上影评,该说的似乎都有了。

只是安迪手中的那把小锤,还值得一说。

小锤是鹤嘴锤,小到可以在圣经的书里掏个洞来藏它。

当初安迪托好友瑞恩买这把小锤时,说是用来刻小石头,瑞恩也就信了。

可万万想不到,安迪竟然用这把小锤挖了一条地道,通往监狱外的自由世界。

挖这条地道,安迪用了20年——那可是肖申克监狱中的20年呵,孤寂,折辱,饥饿,挨打,蝼蚁般活着,随时会被一碾就死,多少人一入狱,就从心中将自己人生葬送了。安迪同许多狱友一样,也是含冤入狱,不同的是,他执意要救赎自己,潜心寻求越狱。

瑞恩无意中讥讽说,在此处越狱,无异于天方夜谭,真挖一条地道,没有600年是挖不通的。

天方夜谭变成了现实,靠的就是那把鹤嘴锤。

几乎所有的影评,都推崇安迪的一句话,“希望是个好东西,也许是最好的一个。”

身处绝望之地,心底仍点燃一盏希望之灯,这盏灯真的可以照亮晦暗的人世。

但相比之下,那把鹤嘴锤似乎更有恒远的魔力,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唐诗宋词元曲,越往后,越生活化,越接地气,越通俗活泼。

这还用得着说么?

可问题是,活泼的元曲之后,从明清到现代,文字又慢慢拘谨起来。到当代文学,更是套路多多,让人喜欢不起来。好在今天网络文学出来,才又有了几分活泼,可与元曲对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8 16:10)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李泽厚今年89岁了,收笔也有些年头了。

去年金庸去世,不少人写文悼念,李泽厚也打破沉寂,写了一篇,评价金庸的武侠小说,顺便提到了与金庸交往的一件小事:

九十年代初,李泽厚在美国赤手空拳打天下,生活很是拮据。路过香港時,金庸知道他的情況,便邀他去其家,贈他六千美金。李泽厚心想,如此巨人,出手为何如此小气,便婉言谢绝了。

此文一出,引出不少金庸迷吐口水,说李泽厚不知好歹,不识时务,德不配位等等。

我倒觉得,李泽厚见金庸,当时是这么想的,现在照直说出来,是他的真性情,也是对金庸的一份坦诚,其实无可厚责的。

李泽厚这个人,学问上什么都通,就是不通世故,说出话来很少顾及别人的反应。

他这多半辈子,要么沉默,要么说真话,有意无意得罪了不少人。

如今说出话来,有人赞同有人指责,一头落好一头不落好,再正常不过了,而李泽厚却是经常两头不落好,比如他提出中国现代化四顺序后,对立的两派都不高兴,一齐开骂。

李泽厚倒不以为然,他说自己:黄卷青灯,敢辞辛苦?任人责骂,我自怡然,继续走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元代有一个为民求雨的高官,叫张养浩。

没错,就是那个写《潼关怀古》的张养浩,中学课本上有,咱们都学过: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首曲子,是张养浩赴关中路上写的。

他到关中是为赈灾。

张养浩曾任参议中书省事,级别相当于现在的国务委员。后因英宗无道,他毅然辞职,归隐山东老家。

之后朝廷又六次征召,张养浩却坚辞不出。

1329年,关中大旱,饥民相食,朝廷第七次征召,令他出任陕西行台中丞,前往赈灾。

这次张养浩不再推辞,“散其家之所有”,远路赴任。

途经西岳华山时,张养浩前往西岳庙祈雨,那祷辞,正如他曲中所写:

“用尽我为国为民心,祈下些值金值玉雨。数年空盼望,一旦遂沾濡。唤省焦枯,喜万象春如故,恨流民尚在途。留不住都弃业抛家,当不的也离乡背土。”

你看,为国为民心,值金值玉雨,何等虔诚!

但老天就是不开恩,依旧是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如今讲道理的多,讲故事的少,教诲人的多,感化人的少。

微信公众号就有一个讲故事的人,叫六神磊磊,真名叫王晓磊,在重庆新华分社做过记者,后来辞职做起了自媒体。

六神磊磊突出的特点,就是没故事不说话,总让故事引你走进他的世界。

先说一个正面的例子。

六神磊磊跟大家聊唐诗,聊孟郊的《游子吟》,就几乎用全部篇幅讲了孟郊母亲的故事:

孟郊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他还有两个弟弟,仨男娃要吃饭要受教育,生活有多艰难可以想象,可孟郊的母亲硬是有本事,家里再苦,孩子也没有中断学习。

母亲鼓励孟郊读书考试,临出远门了,母亲一针一针,给他缝着衣服,针脚尽量密一点,尽量结实一点,因为这件衣服,儿子要穿好久。

孟郊在外面边做事边参加科举,却屡遭下第。“长为路傍食,著尽家中衣”,肚子吃不饱,经常求人赏饭,至于衣服,也只有母亲临行缝的那一件。

时光流逝,一年又一年,孟郊年近五十了,仍一事无成。母亲也已经拿不动针线,缝不了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