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瓷青花
无瓷青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7,480
  • 关注人气:1,3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微薄秀
博文
更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有人说,《肖申克的救赎》是影史上最伟大的影片之一,我不与之争论。

看完影片,浏览一下网上影评,该说的似乎都有了。

只是安迪手中的那把小锤,还值得一说。

小锤是鹤嘴锤,小到可以在圣经的书里掏个洞来藏它。

当初安迪托好友瑞恩买这把小锤时,说是用来刻小石头,瑞恩也就信了。

可万万想不到,安迪竟然用这把小锤挖了一条地道,通往监狱外的自由世界。

挖这条地道,安迪用了20年——那可是肖申克监狱中的20年呵,孤寂,折辱,饥饿,挨打,蝼蚁般活着,随时会被一碾就死,多少人一入狱,就从心中将自己人生葬送了。安迪同许多狱友一样,也是含冤入狱,不同的是,他执意要救赎自己,潜心寻求越狱。

瑞恩无意中讥讽说,在此处越狱,无异于天方夜谭,真挖一条地道,没有600年是挖不通的。

天方夜谭变成了现实,靠的就是那把鹤嘴锤。

几乎所有的影评,都推崇安迪的一句话,“希望是个好东西,也许是最好的一个。”

身处绝望之地,心底仍点燃一盏希望之灯,这盏灯真的可以照亮晦暗的人世。

但相比之下,那把鹤嘴锤似乎更有恒远的魔力,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唐诗宋词元曲,越往后,越生活化,越接地气,越通俗活泼。

这还用得着说么?

可问题是,活泼的元曲之后,从明清到现代,文字又慢慢拘谨起来。到当代文学,更是套路多多,让人喜欢不起来。好在今天网络文学出来,才又有了几分活泼,可与元曲对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8 16:10)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李泽厚今年89岁了,收笔也有些年头了。

去年金庸去世,不少人写文悼念,李泽厚也打破沉寂,写了一篇,评价金庸的武侠小说,顺便提到了与金庸交往的一件小事:

九十年代初,李泽厚在美国赤手空拳打天下,生活很是拮据。路过香港時,金庸知道他的情況,便邀他去其家,贈他六千美金。李泽厚心想,如此巨人,出手为何如此小气,便婉言谢绝了。

此文一出,引出不少金庸迷吐口水,说李泽厚不知好歹,不识时务,德不配位等等。

我倒觉得,李泽厚见金庸,当时是这么想的,现在照直说出来,是他的真性情,也是对金庸的一份坦诚,其实无可厚责的。

李泽厚这个人,学问上什么都通,就是不通世故,说出话来很少顾及别人的反应。

他这多半辈子,要么沉默,要么说真话,有意无意得罪了不少人。

如今说出话来,有人赞同有人指责,一头落好一头不落好,再正常不过了,而李泽厚却是经常两头不落好,比如他提出中国现代化四顺序后,对立的两派都不高兴,一齐开骂。

李泽厚倒不以为然,他说自己:黄卷青灯,敢辞辛苦?任人责骂,我自怡然,继续走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元代有一个为民求雨的高官,叫张养浩。

没错,就是那个写《潼关怀古》的张养浩,中学课本上有,咱们都学过: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首曲子,是张养浩赴关中路上写的。

他到关中是为赈灾。

张养浩曾任参议中书省事,级别相当于现在的国务委员。后因英宗无道,他毅然辞职,归隐山东老家。

之后朝廷又六次征召,张养浩却坚辞不出。

1329年,关中大旱,饥民相食,朝廷第七次征召,令他出任陕西行台中丞,前往赈灾。

这次张养浩不再推辞,“散其家之所有”,远路赴任。

途经西岳华山时,张养浩前往西岳庙祈雨,那祷辞,正如他曲中所写:

“用尽我为国为民心,祈下些值金值玉雨。数年空盼望,一旦遂沾濡。唤省焦枯,喜万象春如故,恨流民尚在途。留不住都弃业抛家,当不的也离乡背土。”

你看,为国为民心,值金值玉雨,何等虔诚!

但老天就是不开恩,依旧是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如今讲道理的多,讲故事的少,教诲人的多,感化人的少。

微信公众号就有一个讲故事的人,叫六神磊磊,真名叫王晓磊,在重庆新华分社做过记者,后来辞职做起了自媒体。

六神磊磊突出的特点,就是没故事不说话,总让故事引你走进他的世界。

先说一个正面的例子。

六神磊磊跟大家聊唐诗,聊孟郊的《游子吟》,就几乎用全部篇幅讲了孟郊母亲的故事:

孟郊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他还有两个弟弟,仨男娃要吃饭要受教育,生活有多艰难可以想象,可孟郊的母亲硬是有本事,家里再苦,孩子也没有中断学习。

母亲鼓励孟郊读书考试,临出远门了,母亲一针一针,给他缝着衣服,针脚尽量密一点,尽量结实一点,因为这件衣服,儿子要穿好久。

孟郊在外面边做事边参加科举,却屡遭下第。“长为路傍食,著尽家中衣”,肚子吃不饱,经常求人赏饭,至于衣服,也只有母亲临行缝的那一件。

时光流逝,一年又一年,孟郊年近五十了,仍一事无成。母亲也已经拿不动针线,缝不了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9 08:05)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一)

问一句,王实甫最有名的套曲是——

西厢记!

错,西厢记是杂剧,不是套曲。

《集贤宾·退隐》,才是王实甫最有名的套曲,这个套曲共有11支曲子,写的是王实甫的退隐生活。

(二)

退隐之前,王实甫是做过官的。

王实甫的父亲王逖勤,曾经随成吉思汗西征,立过战功,还娶了外族女人阿鲁浑氏为妻,生下了王实甫。

所以王实甫有外族血统,在元代外族人地位高于汉族,兼着父亲有战功,所以他年纪轻轻就在元朝做了官,先是出仕蒙古,在那儿做过县官,后来出任陕西行台监察御史。

但他在四十岁上,便弃官不做,回故乡赋闲了。

为什么弃官呢?《集贤宾·退隐》里有这么几句:

“退一步乾坤大,饶一着万事休,怕狼虎恶图谋。遇事休开口,逢人只点头,见香饵莫吞钩,高抄起经纶大手。”

抄起经纶大手,就是深藏经纶致世之才,这也隐约透露了王实甫当年弃官的原因,应是狼虎图谋,官场险恶,所以抽身退步,老子不干了。

元代之前,也有文人弃官,比如李白杜甫、东坡稼轩,但他们弃官都是被迫的,不像王实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一)

回答一个问题:

现今的网络文学,最明显的特点是什么?

答:是避正统。

注意不是反正统,是避正统,是避开那些司空见惯的套路,比如高雅的一路,平实的一路,激昂的一路,深沉的一路,斗争的一路,辩证的一路,总之是一本正经的一路。

你走你的正门,我走我的旁门,各不相扰好不好。

(二)

来欣赏几段网上文字。

第一段,是博客作者老七,她在《夜色如水》一文中说:

“此刻是午后两点半。时间就像妆容洗花了的脸,胡乱成一片。远处又吆喝着催促着开会,就跟市场上卖菜的小贩那样,切着时间斤两,算着成本。

我最喜欢的,是午夜两点半。明月别枝惊雀,半梦半醒思谁。

嘿嘿,here,开会吧。”

作者随意一掠,便将“明月别枝惊雀”的下句,改成了“半梦半醒思谁”。思谁呢?又假装不好意思起来,叫声:开会开会!那催着开会的人,又被比作“切着时间斤两,算着成本”的小贩,短短数语,妙然成趣。

​第二段,是自媒体作者青菀儿,她在《小时候的夏天,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4 08:06)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今天与大家分享两段话。

(一)

杨绛,快被人们说得耳朵起茧了,下面这段话大家也已熟知,我只是想从中寻出点新意: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简谱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头一句是英国诗人兰德的诗句,杨绛翻译出来并引用了,后一句自然是杨绛先生的原话。

杨绛用一生的经历证明,这是她的心里话,绝非那些鸡汤语能望其项背。

杨绛年轻时便有著作问世,享誉京华,朱自清、沈从文等人都称赞“杨绛最好”。而杨绛直到一百岁时,才达到自己创作生涯的顶峰,在这之前,她更愿意做个贤妻,照顾钱钟书的生活,协助钱钟书著述。 

杨绛不争的,是俗世声誉。她所崇尚的,是一个高尚的灵魂,一个脱俗的境界。杨绛说,“只有相信灵魂不灭,才能对人生有合理的价值观”。

杨绛是强大的,但她把自己的这种强大隐藏起来,无争于世,修行自持,清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7 18:28)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一)

这么多年来,气功生出了不少事情,时而玄妙灵验,时而又被斥作伪科学,这些我都不去理会,只管自己感受,自己实用。

我老父亲是研究中医经络的,记的上世纪80年代,父亲拿来一套气功治疗仪,让我试试。治疗仪放出的气息吹到头顶,果然有温热的感觉。

父亲说,这是录下来的气功大师的气息,可以治病。

用它治病?何妨自己练呢。

我从那时开始练气功,三十多年过去了,中间有断有续,但也算坚持到了现在。

(二)

父亲跟我说:你练气功,记住意守丹田,别的你随意!

丹田,就是中医说的关元穴,在脐下三寸,是人体的经络中枢,也是储藏精气神的地方。

意守丹田,就是以丹田为起点,意念想到哪儿,气就跟到那儿,运行于人体经络中。

近年,我在气功中,又加上了手势,像太极拳那样划圆的手势。

太极是动功,站着练。气功是静功,坐着练。我呢,不坐不站,躺床上练。

如果这也能算功法,可以叫它三圆气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青花随笔

(一)

大家都说《琅琊榜》好看,好看在哪儿呢?

我觉得,它很精彩地演绎了一个字——“局”字。

不是“局长”那个局,而是“做局”之局。

做局,是不是中国特有的文化不敢说,但中国式的“局”最复杂也最精彩,应该没有疑问。

《琅琊榜》中,主人公梅长苏就是个做局的高手,他从获胜的结局往前推演,经过什么阶段,各阶段具备什么条件,参与各方需要做什么事情,怎样促成各方这样做,从战略到细节,几乎算无遗策,所以做到了:布局奇兵绝谋,控局滴水不失,解局酣畅淋漓。

带起来整个故事情节也引人入胜。

台湾作家许荣哲把故事的公式概括为:目标——阻碍——努力——结果——意外——转弯——结局。这话说得很是。我们都喜欢有反转,喜欢不按常规套路出牌,喜欢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一切都在意料中,那还看你电视剧做什么?

《琅琊榜》做了一局又一局,波谲云诡又环环相扣,慷慨悲歌又行云流水,挑战你的智商,逼得你恨不能24小时入戏,把睡眠也给废了。

(二)

看《琅琊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