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之安
秦之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77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个人简介
OK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5-09-07 16:15)
标签:

育儿

分类: 杂文
老玩童——太上老君

读西游(一)

 

老头(老君)一出场,孙悟空便盗走了他所有的仙丹。老头的主要工作是制造兵器,孙悟空哥三的武器都是他造的。有人说,老头可能涉嫌走私军火,有些妖怪的武器也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6 16:07)
标签:

房产

偷神记

秃岭村的关帝庙

中国的农村有两样东西必不可少,一个是村长,一个是方神。村长大家都知道,而方神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这个村的保护神。

秃岭村有村长,也有方神。作为秃岭人甚感骄傲的不是他们的村长会跳拉丁舞,而是他们的方神是大名鼎鼎的关羽关云长先生。关云长的名声算是家喻户晓了,秃岭人能在他的佑护下,不骄傲也由不得自己。

秃岭村最好的建筑就是关云长先生的住宅了,人们普遍叫它关帝庙。关帝庙占地足有五亩,到底超没超标从来没有过问,虽然村长的住宅才一亩,但他好像并不显得嫉妒。

我是去过关帝庙的,从一个古式的门进去便是关云长的住宅了,院内三面有房,于大门正对面便是主房,两边则是耳房,主房特别大,耳房也不少。走进主房便有塑像,关先生金盔铠甲端坐于太师椅上,右手敛顺,左手掌着一本《春秋》,恶恨恨地读着,甲胄在身,行礼尚难,读书应该更难,不过云长不是一般人,他应该能做到的;先生的左边站着他的干儿子关平,关平也是全幅武装,他手捧一枚大印,目光警觉地看着周围,好像怕有人盗走此印。先生的右边站着的是周仓,他康着大砍刀,他杏眼圆睁,怒不可遏地盯着云长手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8 19:27)
分类: 小说

局长,我错了

(小说)

局长上任第三天便召开了会议,会议由副局长主持。

“大家注意一下,现在请局长讲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29 17:42)
分类: 小说

好人老李

前面的直白

如果你要找我,只要说一声“好人老李”,肯定有许多人争着告诉你。如果要人把你领到我家,那就找刚跳完舞的圆脸女人(据我的经验,圆脸的女人要比尖脸或方脸的女人热情的多),她们一定会领你,而且一路上还会给你讲许多我的故事。

我的名声太大,大得连真名都淹没了,就是我,好半天也想不起来。在叫“好人老李”之前,有些人叫我“热心的老李”,有些人叫我“助人为乐的老李”,还有叫“闲不住的老李”、“爱心老李”、“义气老李”等等。后来在“感动N县”表彰大会上,县长说大家应该叫他“好人老李”,于是大家统一叫我“好人老李”了。

城里没有一个不认识我的人,襁褓里的孩子一见我以叽叽丫丫的叫,那是他们在向我问好;会说话的孩子一见我就会跳着叫“好人爷爷”;比这再大一点的,他们的父亲或母亲一定会叮嘱他们,“都这么大了,再不能叫好人爷爷,要叫好人叔叔。”

女人们的话题总是离不开我,只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0 18:07)
标签:

情感

    很久以前,县城来了个叫欧阳建军钉鞋匠,因名子很古怪,全县人都知道他,他那里钉鞋的人都排成了队。

  前几年,又来了一个名子还古怪的人,有人说他的名子有十个字,有人说十三个字。他是维族人,名子实在太难叫,他的名中有肉孜的字样,我就叫他老肉,结果全县人都叫他老肉。

  老肉不算高大,但脸像斧子削过一样,棱角分明得很,眼窝也很深,特象外国人。他戴着一顶八角帽,推着三轮车,每天在我们小区口买新疆干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7 11:11)
标签:

育儿

分类: 杂文

县城来了外国人

1980年夏,县城来了三个外国人,一个是中年男了,一个是中年女子,另一个是很年轻的女子。在此之前,县城里从没来过外国人,街道两旁店铺的人都站在廊沿上看。都说外国人长得很怪异,并不是因为他们的皮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0 17:47)
分类: 杂文
以性冷淡为荣
  
  这不是故事,也不是小说,更不是宣传材料,它是我从某县县志所录取的。故事是这样的。
  
  道光某年,某村王某与邻村佃农杨某有婚约(注意是婚约,不是订婚,极有可能像我们上厕所时随便撂下的一句话,当真则真,不当真则不真)。越明年,杨氏子爆亡(也就是说姓杨家的孩子突然死了,具体原因不详),时杨氏过某村及王某家,言子亡而约毁(这个姓杨的佃农倒是老实,给姓王的说,现在儿子死了,我那话就当放屁)。王氏女闻之,离地而斥曰:既有婚约,今王郎亡,吾生为杨门人,死为杨门鬼,望公爹早日娶其入门(这时候,王姓家的女儿不干了,她跳着怒斥,好像在斥责自己的父亲,她的意思很清楚,婚约是婚约,死人是死人,不因人死了而毁婚约,并要求老公公尽快将她娶过门)。
  
  其乡贤闻之,同入王家,斥王氏而赞其女,具云,其女有贞节之志,应于成全(很多品德高尚的人听到后,便来到王家,将王某骂了个狗血喷头,大赞其女是当代妇女的典范,应该成全她的志向。)于是,杨某择日娶王女入门(杨家倒捡了个便宜,佃农啊,多一个人是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7 17:12)
分类: 杂文
    
  中国的婚姻跟爱情无关,中国的爱情就是流氓。
  
  在中国,自古以来婚姻只是一种手段。那个“秦晋之好”就是充分运用了婚姻这个手段。他们两国老是打,打得相当的惨烈,你杀了我爷爷,我杀了你舅舅,乱杀一气,最后血流干了,便开始谈姻联,或把你妹妹嫁过来,或把我女儿嫁过去,于是仇人成了亲戚,打架再没有理由了,大家便休息了。过几年嫁过去的人被同化了,跟娘家人翻了眼,便又开始打,接下来又是姻联,几代人过去了,不仅亲上加亲,而且细推起来有点乱伦的感觉,但仇杀还是如故。在春秋战国时期这样的事情多得不可数。
  
  汉高祖刘邦死后,匈奴的单于给吕后写了一封信说,“我哥(刘邦和单于是结拜兄弟)不幸仙逝,留下嫂子孤单一人,按照我们的传统,哥哥死后,弟弟有义务照顾嫂嫂。前几年,我那老婆也走了。我看,还是咱俩个组织个家庭,一来我们尽弟弟的义务,二来你和我结婚是两国人民的福气。”汉臣一听胆都气炸了,太不像话了,居然打起国母的主意。然而陈平说,“都别愤青了,哥哥死后,弟弟娶嫂嫂是人家的传统,况且我们不是一直搞姻联吗。”吕后到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8 18:40)
分类: 小说
获奖记
  
  一
  
  自从我的《小城开满税务花》见报后,我觉得我就是文学家了,文学家得有文学家的范。于是我也不再大声的叫唤同事了,也不用凄厉的声音和看门的关老头吵架了,也不在没事和花大姐打情骂俏了。
  
  其实在别人眼里我更像一个文学家,以花大姐为首的女同事们总在我的后面发出啧啧的声音。我知道男人成功的标志就是引来女人们啧啧的声音,即使你征服了世界,却引不来女人的啧啧声,那简直就是失败中的失败。说实话,这些连请假条都需要人来代写的女人们,冷不丁身边出了个文学家,她们只有啧啧和崇拜了。你看他们的眼神就像仆人望着主人的手,使女望着主母的手一样,诚服、忠诚和死心塌地毫无遮掩的表露出来。我骄傲,我自豪,因为在她们面前的骄傲就是谦卑。
  
  妻子的崇拜更是彻底,她不会发出初级阶段的啧啧声,而是以行家眼光审视我。“老头子,想像太富丰了,太逼真了,看那王家三姑娘穿上一身税务服,简直就是一朵花。”我的成功在她身上无限的放大,而且无限的变异,我的成功变成了她的幸福,她的满足,她的无以语表的自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7 16:20)
分类: 杂文

恐怖地带

  现代的中国人,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有一辈子没有吃过肉的,有一辈子没有结婚的,有一辈子没有坐过汽车的,还有一辈子没有走过路的,但截止目前没有一个没开过会的。我们这里有一个叫震的严重智障患者,他已经70岁了,据说他就没开过会,眼看他伟大的创举即将进入史册,可就在前一个月,他被强制抓去开了一个残联的什么会,于是震一生的功名毁于一旦。
  
  我开过无数的会,有时在一个小房间开,有时在旷野里开,有时在体育场里开,有一次我们开在厕所门前开。而我一直没去过上规格的大礼堂里开过会,在中国你要看一个人的身份,得先看他在那里开过会,开过的地点是一个中国人身份的象征。不管你拥有多少的财产或者多少的老婆,没去过铺有地毯的专门会议室里开会,你注定只是一个乱飞的苍蝇,说不定就会死在一个粪堆上。所以啊,那些土大款们削尖脑袋往政协、人大的卷子里挤。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方设法去铺有地毯的专门会议室里开会。
  
  前几天,我阴错阳差地被要求去铺有地毯的专门会议室的开了会。心情虽然没有土大款们那样澎湃,但多少有点心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