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7-06 11:47)
月亮在群山之外散步,
那条来时的小径,
露珠已将它洗净。
灌木林的虫鸣此起彼伏,
蛙声,象一台老旧的风车。

山将吵杂隔在外面,
这里松涛阵阵,清风徐徐,
鼾声和歌声互不打扰。
我将身体放进银色里,
像盛开的油桐花一样呼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9 11:41)
坐在山门外,
挨着一座寺,
挨着落日、 清风、流云,
挨着寺檐落下的鸟鸣。

暮色收起河流、田野和村庄,
收起夕阳遗忘的霞光,
收起秋蝉的嘶哑,
群山的虚空。

木鱼渐起,
梵音穿过院墙缭绕。
那些怀抱尘世烟火的人啊,
总有些悲伤说不出名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5 11:26)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笔

    对于东韶,我没有太多的记忆。短暂的停留,却是人生最深的一段印迹。

    父亲是什么时候来到东韶,我已不记得。溯回最初的记忆,没有来到东韶时的情节。只记得居住的屋子在村西,单独的一栋二层楼房和三大间粮库,连接在一起有七八间厢房那么长,黛瓦粉墙的看起来有些巍峨。库房的外墙是土黄色,用深色的油墨写着:“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初来乍到的我并不识字,只是在上学后,常在小伙伴面前显耀似的高声念着这九个大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1 18:04)
分类: 诗歌
燕子的呢喃还没有回来,
落了一地的紫藤花,
依然开得荼靡。
惊蛩过后醒来的春虫,
在灌木林一遍一遍歌唱爱情。

杜鹃开始凋谢,
春水一点点涨上来。
桥下倒影婆娑,
清风中,
听一只蛙给另一只蛙唱情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3 21:08)
分类: 诗歌

鸟鸣落了,

坡上的银杏褪去金黄,

阳光是一杯散着热气的牛奶,

我开始念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4 10:13)
分类: 诗歌

二月   梅花落在雪地

雪憔悴的影  薄了

太阳的忧伤

从瓦檐从枝上  滴落

一颗一颗   碎了冬的心

 

三月   桃花开在溪边

冬在蛙声里走远

风   遇见桃的粉色

开始一次倾城的爱恋

一寸一寸  水泛起了微涟

 

打开清瘦的窗

光衔着一粒麻雀的鸣声进来

翻找着那把旧的琴

再脱下灰色的长袄

嫩绿的裙子多么鲜亮

一点一点   时光渐渐潋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2 09:25)
分类: 诗歌

梅笛声里,

花,碎了一瓣一瓣,

落在,

吹笛人的青衫。

 

风,停在枝上,

水也凝成几根弦音,

和着,

笛声潺潺的唱。

 

月拥着薄衾  辗转,

它撩起一角冰绡,

于是,几颗清泪滴落,

裂为半江幽幽的波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3 23:15)
标签:

散文

分类: 散文

云,宛若一帘低垂的罗幕,掩了群山的澹碧,寒林的漠漠。

烟霭有如薄纱,有如素绢,隐隐的映出蜿蜒的石径,横斜的空枝,以及山道上踽踽而行的清影,恍若丝帕上淡墨写意的山居冬色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5 17:19)

阿霞的杂货店在菜场旁低矮的棚屋中。

围棚屋的木板已成了烟灰色,屋顶的石棉瓦也被岁月洗成泛白的黑。远远看去仿佛卡片机年代的黑白照片。

木棚一排过去有十来家,杂货店、早餐店、水果店、缝纫店、还有一家弹棉花的。店主多为外地人,吃住在店内,这样店里显得狭小逼仄了许多。不知是哪家店主起头往外搭出二三米,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一条木棚小街。

小街挨着菜场,旁边是这个城市最大的综合批发市场,周围还密布了几十个货运站。吵杂和喧嚣从清晨五、六点一直要持续到晚上九、十点才停止。

阿霞的店是最后一家,离菜市场有一百多米。菜场前的主道不经过她的店门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6 18:50)
标签:

散文

分类: 散文

光从窗外照过来,柔和的如同烟雨中飘摇的点点白帆,散在窗台的大理石上,一霎间点亮了屋内的昏暗。

倚着软榻,暗金色的丝质锦被一角拖曳在花梨木的地板上,露着翠鸟饰着金丝的尾羽;另一角搭在怀里,仿佛坐拥了一怀粼粼的波光。藕荷色的帘子衬着米色的轻纱,半掩着绿窗,窗外秋雨潇潇。

风,卷着帘子一起一落的拂在墙上,拂着那幅《浔阳遗韵》。顺着光影,画中弹琵琶女子的黄衫,如同夕阳里的一抹昕昕霞光。

这画是许多年前从南昌带回来的。记得那日也是这般的下着雨,初秋的天气已有了夜露的幽凉。站在一家小画店里避着雨,目光落在这画上便不肯移去。办完事沿着旧路寻来,尽管画框已抵颌下,依然执拗地把它挪上了火车。

拖着画站在赣州站的出口,天空是蓝靛靛的,缀着许多晶亮的闪钻。他,著一件烟色的外套,深蓝的牛仔裤下一双白白的耐克,双手抱着胸歪倚在车门前,哂笑着我费力的表情…

那一刻便似这画瞬息之间沉入心底。多年以后回望,依然如画中女子乌黑的堕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秋城
秋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99
  • 关注人气: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