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请输入标题

个人资料
孙频
孙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887
  • 关注人气:6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我的朋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06-20 10:3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4 13:12)
标签:

情感

发表于《长江文艺》2014年12期

刚把一天杀掉,新的一天又活过来了。储南红觉得,每对付这生生灭灭的一天又一天,就得使尽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尽管一不小心就活了三十岁,却还是手生得很,倘若是个屠夫,只怕都给猪开膛破肚了,猪还能哼哼着满街跑。

正值八月,又是顶层,这租来的两室一厅进化成了栽培蔬菜的温室,自给自足地长出一块块形如砖头的热量,又轰隆隆地开足马力把这屋子所有的昼与夜都砌了个水泄不通。人就是这温室里的蔬菜,由于终日被炙烤着,已经半熟了。妈的,说是睡觉倒更像是泡了一夜的澡堂子,早晨醒来一看,身下的床单出现了一个人形的水印,有手有脚,几欲从床上站起来了。张群还没有醒来,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躺在一洼同样的水渍中,一张床单几乎都被他俩睡湿了,身下简直是波光凛冽。她胡乱在身上披挂了条睡衣,急着冲出去抢占厕所。因为这套房子里除了她和张群,还住着小两口。

她看看表,不过六点,想着对面的两口子未必起床了,便放心大胆地把门豁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6 19:22)
标签:

育儿

发表于《作品》2015年4期,《小说选刊》2015年5期

他走进这破旧小区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对坐在紫藤架下的母女。

她们坐在那里不约而同地专注地看着他,像橱窗里一对为他摆设了很久的银器,虽然看上去灰蒙蒙的,但似乎只要他上去擦上两把,她们就会重新长出大片光芒来,足够他收割一阵子。

他站在门口慢慢打量着她们,她们也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横亘在他们中间的是一大堆闪闪发光的正午的阳光,似乎有人正在这里翻晒着一大片金黄的谷穗,那坐在谷穗尽头的母女俩若隐若现,像两只误飘进深秋时节的纸风筝。突然他微微一笑,拉了拉西服的下摆,又松了松脖子里的领带,这条廉价的红色领带像艳丽的死蛇一样缠在他的脖子里,湿腻而冰凉。他踩着那金色的阳光碎片试探性地往前走了一步,紫藤下的母女没有动,她们坐在那里,身上有深潭里才有的青苔气味。秋天似乎快步跑到她们皮肤下面去了。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这小区里一共有四栋六层的老楼,每栋楼顶都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7 13:29)
标签:

情感

内容简介
    《三人成宴》由青年作家孙频的五部中篇小说结集而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15 20:27)

“一种反抗。一种吞噬。一种再生。一种杀人见血。”

                                            

这一日,博士楼里所有的目光倾巢而出围剿着吕明月,真是上了二十多年的学都没有享受过如此殊荣。因为她决定退学。

刚才和导师拍桌子的英雄气概还如余烬一样炙烤着她,直烤得她浑身上下冒火。活了近三十年,头一次做了回自己的英雄,真是漂亮,她不能不高看自己。只恨楼道里空荡荡的寂静无声,连个给她喝彩的人都没有。她踩着自己的回声出了中文系古旧阴暗的楼门,一头扎进了外面的阳光里。阳光很好,在她头顶流光溢彩,她几乎忘了脚下的台阶,只如伟人塑像一样屹立在那里环视着这校园。从硕士到博士在这校园里居然已经窝了六年,却从不曾真正看过它一眼,这校园对于她来说从来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通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9 19:50)
标签:

情感

发表于《江南》2014年4期

没有想到桌上那包饼干是父亲尹太东卖血之后给的营养品,尹来燕蹲在地上一阵干呕。吃早饭的时候她曾吃了两块饼干,如今这两块饼干已经像雪花一样无声地融化在她的腹腔深处了。她急着把它们从自己身体里辨认出来,把它们赶出去。她觉得吃下了那两块饼干,就像喝下了父亲的两口血。

这一天里尹来燕无论吃什么都觉得里面有股血腥味。稀饭里有,面条里也有,似乎一切的食物都锋利地反射着血光。她捧着一碗饭悄悄走出了屋子。院子里长着一片黄绿相间的菠菜,菠菜老了浑身都是柴,仿佛擦根火柴就能烧成一片。两只母鸡漫步在菠菜地里正东张西望,菠菜边上还种着几棵西红柿,上面挂着青色和红色的西红柿。尹来燕盯着那只红色的西红柿看了半天,觉得那也是一滴血,她简直要把它看化了才罢。屋檐下躺着名叫大黄的狗,窗台上卧着花猫。墙角处还养着几只羊。无怪乎邻居的女人总是撇着嘴帮她家在县城里做免费广告,他家那院子简直就是个动物园,养得真是齐全,进去了人连个下脚处都没有,不是鸡粪就是羊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8 19:31)

发表于《作品》2014年5期,《小说月报》2014年7期

终于盼到了这堂文艺美学课。朱家明提前一个小时就把自己安置在了教室里。偌大的教室里就坐着他一个人,他又高又瘦,旗杆似地插在桌子中间。清冽的空气从窗户里钻进来又钻出去,一条条小蛇似地从皮肤上划过。日光灯苍白安静,捶打出桌椅的影子,参差肃穆地铺了一地。清晨的教室有些墓园式的荒凉。

来得实在有些太早了,连楼道里正勤工俭学的学生都不能不对他有意见了。不就上个课吗,怎么搞得像投胎一样,擦着天黑就奔过来了。他把教室的门关上,这下安全了。朱家明略一沉吟,便占据了教室里第一排最中间的座位,好像讲台上有一场精彩的话剧即将开演,他这么早颠颠跑过来原来是来占座位的。

坐定之后,他从书包里掏出了一面小镜子,机敏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见四下里确实无人便把镜子藏在手心里,把整张脸都埋进了镜子里。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己今日的气色,然后又翻开嘴唇看牙齿缝隙里可有墨绿色的韭菜。尽管不见韭菜的影子,他还是对着镜子,用舌头把两排牙齿细细舔了一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9 21:10)
标签:

文化

发表于《花城》2014年2期

常勇无数次在黑暗中伸出手去,想要摸到那个叫常英的小女孩。

但是,他无法感觉到关于她的一切,他甚至连她的一缕呼吸都捕捉不到。他和她之间隔了太多的生物代,几个世纪的时光像慢慢沉积下来的岩石把他们厚厚地隔开了。当他偶尔回想起她的之鳞片爪时,也不过像抚摸着一只已成化石的古生物。她是一枚沉积在岁月最深处的鱼化石。

当常英长到一岁半的时候,她奇异地变成了一截枯树桩,然后,一个叫常勇的男人就从这枯树桩里,就着她的血液,从她的身体内部长了出来。他掐指算算,就是从这枯树桩里长出来居然也活了二十二年了。然而,无论他向着空中能长出多高,他都知道,他不过是嫁接在常英身上的一株植物。

她是他深埋在泥土里的那截根。他们永远不会再相见。

常勇在一岁半之前其实叫常英。常英在一岁半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高烧把两只眼睛都烧瞎了。把一个瞎子带大让常英的父母望而生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9 19:31)
标签:

文化

发表于《钟山》2014年2期

“其实你想怎么活还不就那几十年,横竖是要死的。阳光好的时候,我会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边傻笑边想,能把这么多年活下来真他妈不容易。一眼看到底了,这世界上不是男人就是女人,做什么工作你还能不和男人打交道了?就算你嫁个有钱男人那本质上也不过是在搞批发卖淫,做小姐只不过和男人打交道更直接些罢了。”

昨晚,曾在一条流水线上做过活的工友给冯一灯介绍工作,结果介绍到了一家按摩院。工友如今是专业掮客,说服起人来那也是专业水准,她慈悲地看着冯一灯说,她如果不想再去流水线上做工,想来钱快一点来得活一点,就只能做这个。要知道,就连那些读完大学的孩子们也像满街的石子一样被踢来踢去,根本不值钱。

话虽如此,冯一灯还是没敢进去,站在门口瞻仰着灯光里的按摩院,玻璃门后是黑夜的芯子里孵化出来的一团桃红色,像是没有蜕化完全的白蛇还留着尾巴一般,那滞暖妖冶的桃色里有一种比黑夜更深的东西正像血液一样在缓缓流动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