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请输入标题
    敏感,敏感,敏感尼玛个铲铲!
个人资料
边缘人
边缘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941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个人简介
边缘人,原名罗锡文。作家,诗人。作品散见《读者》《星星》《当代文坛》《当代小说》《诗林》《飞天》《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四川文艺报》《贡嘎山》《蜀峰》《人之初》等报刊,已经正式出版21部个人文学著作。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博文

那满了二十年的黄昏仍是一颗星球

它折叠过雨云,也折射过无数次

埃尘之光的陈旧如酒香的眼神

它们汇集成你万事俱备的中年

和接二连三的后人

 

谵语继续稀释内心

内心二十年一样遥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9 00:14)

因有敏感词,本章无法贴出。

很多文章都无法贴出。


敏感,敏感尼玛个铲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30 16:08)

几乎每一座火车站都带着铁石心肠者青灰、冷漠、僵硬、傲慢、骄横的神色,戳在一座座城市或小镇的腹心或屁股后面,但更多的是,它们从不掩饰不怀好意的眼色紧瞅慢瞪着南来北往的人,它们在讥刺这些人穷困与卑微的同时,还要将无形的爪子伸进他们的腰包。劫掠历来只在意腰包的大小深浅和钱财的多寡,从不在乎腰包的材质是绫罗绸缎还是麻布葛衣。

当财富过于集中在某个区域,这个区域的火车站就会毫不掩饰地露出暴发户不可一世的嘴脸。它深知,人群必然会集中在它的底盘上,而钱财就是这样一分一毫地集中起来,从而成为财富。另一方面,人类共同的心理疾病和最优美动人的谎言——乡愁,就会比以往任何时候来得更加猛烈、陡然和集中,乃至在镁光灯和像素极差的视频里,带着比暴发户更明显的特征:肆无忌惮的忧伤和怨恨,毫不留情的悖逆故土和将“背井离乡”的方式无限夸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3 17:36)

再也没有更精确的表达方式适合黄昏

它浓缩成一堂风,像预言者预言的那样

也没有哪种感觉沿着沉香般的阴影

抵达你沉睡的境界:睡眠是众生的未来

童年是人类的过去,是你梦境中

挟持了梦的这个被桂圆树和鹡鸰鸟

绞杀的细腰瘦骨的夏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雨,对于贵州人来说,也许是上天慷慨的恩赐,也许是老天爷强行扔给他们的累赘,或者两者都不是。在不需要过度强调诗意地栖息或肆意矫情的情境下,他们肯定将下个不停的雨看成是纯天然的东西,他们跟所有距离天空最近的人一样,只是以一种平和的心态,顺其自然而已。

贵阳是天然氧吧,清凉之都。每个莅临贵阳的人,尤其是那些惧怕酷暑和流汗的人到了贵阳,那份惬意是不言自明的。至于它的清凉程度如何,我是有发言权的,因为我一到贵阳,就因为忘了添加一件衣服而患了重感冒,那还是在没有下雨的情况下。当我意识到身体机能受到一定损害,必须去医院的时候,贵阳的雨水还横横竖竖在面前,比黔北的雨刚猛,比黔西南下的时间要长,比黔东南的显得温和一些,至于黔东北,我还没去过(只希望去梵净山的时候千万别下雨),无法比较。去了医院,病人并不多,但医院门诊大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0 20:12)

窗玻璃抹平了油画一般坎坷的白天

带来一场以绑架风为快乐的暴雨

时间也开始了形而下的疯狂

而你却透过肉体停止抒情

像那只不再流出泉水的头顶上的陶罐

 

黑暗是灯火的标本

在你眼里有如泪珠破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雨停了。

美食街顷刻间热闹起来,买卖双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快活的光彩,就跟跟随着欲望和辛苦从皮肤里渗出来的汗水一样。美食街的内涵其实并不在于幸福与否,最终的结果才是它们清晰而恒久的目标。但它们又像是一种艺术,从饕餮本义中的那个怪兽的神秘性嫁接在现代物质文明讲究的秘而不宣之中,借以掩盖人类在掠杀生灵的残忍本性,装出一副文明人的派头,然后借助其引申义,美其名曰:美食家。既然为美食而不惜牺牲身材和名望,那只有贪婪二字才可作精确的概括,而且还得加上由此推衍下去的性情上的贪得无厌。这种“艺术”形式没有任何过错,也是人类文明的组成部分之一,具体点讲,就是让人们将欲望当幸福,让满足感代替思想的空洞,将享乐当信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4 14:14)

芦苇海的芦苇变黄,与之相映衬的是越来越清澈明净的流水。这是九寨沟的第一面画屏,看起来有些单调或凄清,尤其是在近距离观赏时,芦苇的枝叶和淙淙流水都一览无遗,清晰可见,令人不免有稍许的遗憾,臆想中的芦苇海不是这样的,它应该幽深曼妙,有一股仙气。

因此,我站到远处看去,一霎时,淡青色的秋天便淡化了它固有的气色,蓝幽幽的流水便跳出水的涵义,变成一条蓝色的纱巾,缠在渐渐显出仙女模样的芦苇的细腰上。

若将现实生活搁在芦苇海里,画面上出现的是白发渔樵江渚上的悠远景象,或手持镰刀收割芦苇以求得生存之资的辛劳者躬身劳作的情景,继而传来鱼儿被烹饪的嘶嘶声,满鼻子都是鱼香,也会传来芦苇被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5 17:04)

热带丛林黑压压湿漉漉的空气充满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而阳光则是强加于人的意志,它跟北方冬天撞倒人的凛冽北风极为相似,区别是,前者让你醍醐灌顶或既被动又愚昧,后者让你连跌倒的方向都看不清楚,还要让你赞美它们豪爽强劲。但无数举着三角形、色彩不一的小旗子的游人,将丛林的热味加剧,却让其原始味减弱,如若再配上导游复读机般的腔调和被现代性涂抹得俗气无比的脸,“古老”就真正成为被嫌弃对象素,跟人老后被人厌憎是一个道理,而人们其实都清楚,“古老”“原始”是历史之所以成为文化与文明的珍贵养料的重要元素。但如今,年轻和年老的旅行者共同将市场经济和喧嚣强行塞了进来。因此,热带丛林中湿润,散发着腐败树木味道的气息,甚至如蟒蛇一般慢扭快行的风,都带着甜蜜蜜香喷喷的物质时代的风味。

从旅游的角度来讲,人类涉足大自然,与日月风雨浸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30 14:01)

天色越晦暗,雨丝就跟红苕粉丝一般清晰可见,在深色背景的映衬下显得晶莹剔透,观看者眼花时,便觉得它们更像蜘蛛在深夜时分吐出的一根根黏糊糊的液体,只是蜘蛛液编织的丝网是死亡的迷魂阵,这一帘清雨,则是一番情绪和感觉的唯美呈现了。

天地间有时会突然变得异常明亮,那是湿漉漉的芭蕉叶或桂圆树叶的反光所致。

这样的景致初看司空见惯,无外是所有诸如此类的阴雨天气的重复或重叠。如若仔细观察,其实不然,尤其是晦暗中将晦暗缓慢包围的那如牛乳入水时散开又纠缠不休的丝丝缕缕一般的光,还有无数比墨绿更深邃含蓄的树叶上的反光。这些光是以各自的方式和强度闪烁的,是独立的,尽管它们似乎依旧给人毫无二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