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蚂蚁
蚂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266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重返敏思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2-03-16 21:12)
标签:

文化

分类: 故土乡情

在浙东运河的南岸,紧依四明山的余脉,有一个古老的小镇叫丰惠,古称上虞城。作为上虞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自唐长庆二年(822年)从余姚县分析复置以来,一直到1954年县治回迁百官镇,这一千一百多年当中,小镇名人辈出,人文荟萃,仅当代就有胡愈之、范寿康、吴觉农等著名人士。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07 23:09)
标签:

历史

分类: 故土乡情

斗门,宁绍平原上一个普通的村落。村名源于一座古闸——“陡亹”。所谓陡亹,即水流湍急处的闸门。可见这里曾经是水道的咽喉。虽然我多次到过斗门村,或看油菜花,或去附近的企业,这一次却是朋友特意安排的。我们一行十余人,沿着浙东运河的支流——马渚中河,看古堰、看老街。

陡亹并非此地独有。据嘉泰《会稽志》,当时会稽就有十多处,马渚中河的陡亹是其中之一。很多陡亹迄今还在发挥蓄淡、泄洪的作用。马渚中河陡亹堰的筑成,成功阻拦了姚江咸潮的侵入,使上游的水位得到了提高,从而让中河两岸的万亩农田得到了有效灌溉。

狭长的斗门山像一道屏障,横在古村之东。马渚中河依村北而过,一座称作“赛功桥”的公路桥,将位于北岸、俗称“街路江”的新村,与南岸的古村连成了一片。这就是如今的斗门村。

马渚陡亹堰,劈斗门山之北山岩的断面而筑。据光绪《余姚县志》记载:“陡亹坝在烛溪乡,邑西二十五里,嘉靖间修建,后废,清同治二年重建。”眼前的陡亹闸,在南宋之前已经有了。1952年,陡亹闸进行了最后一次整修,由钢筋混泥土代替了原水闸的石材结构,仍为三孔,左边保留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09 16:45)
标签:

情感

火熜,是旧时家家户户都会置备的家什。殷实人家用铜火熜,平常人家用铁或铝制的火熜。我家算不上殷实,但祖父年轻时做过铜匠,留下很多铜火熜。

除了材质上的区别,形状大同小异,带边的圆底铆在鼓着圆肚的铜身底部,配上带边的圆盖,盖面是排列有序的小圆孔,扁阔的拱环两端铆在铜身两边的“蝴蝶”上,可竖可倒,竖起来可拎,倒下来在盖子边沿不占空间。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数盖面的小圆孔。“矮脚姑,眼睛多,吃红饭,拉白屙。”这个谜语,谜底就是火熜。

那时候,过冬穿不上棉袄是极普遍的现象。而那时候的冬天又特别冷。老话说千层百层,不如棉絮一层,没有棉袄过冬,寒冷可想而知。但是,只要有火熜焐在怀里,就不至于冻出病来。在农村,到处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这边几个老翁,坐在墙脚根晒太阳,腰间系着旧时农村老年人流行的竹裙,腿上夹着的火熜藏在竹裙里,唠唠叨叨说着天南地北的奇闻异趣;那边几个妇人,腰里系着围裙,坐在屋檐下,脚搁在火熜上,补衣衫的、缉鞋底的,两只手一刻也不停,在太阳下聊着家长里短。

在生产队时期,农村的柴火极为紧张,人们只能利用烧饭后灶膛里的热灰来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周日去富阳上臧村的大巴车上,我接到一个上海区号的电话:“您好!是叶先生吗?”“是的,我是XX,您是哪位?”电话里说:“啊呀,很冒昧给您打电话。我是缪祖德,今年96岁了。这几天拜读《家乡的小河》,很想与您聊聊。您方便吗?”下面是我整理的与缪老的通话记录。

缪老说:“我祖居在缪埔基,旧属慈谿县金川乡二十五都五图。缪埔基是一个古老的地名。从鸡鸣岭下来的上官路,穿缪埔基凉亭而过,经谷堂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26 18:03)
标签:

历史

文化

在余姚市三七市镇叶家湾自然村,有一栋俗称“四份头”的三合院。四份头的正屋坐西南朝东北,五间两弄,厢房各二间,出后门便是青阳山。正屋与厢房的廊檐相通,廊檐的一端各为南北大门,两个大门之间的围墙较高,起着照壁的作用。墙外钉有一块“余姚市文物保护点”的不锈钢标牌。

老屋的一部分,曾经是当地爱国民主人士叶志康先生的故居。在上世纪的40年代,这里发生过许多非同寻常的故事。至于为什么叫“四份头”,连当地人也不明就里,这让我生出一股想探根究底的冲动。

从小在四份头生活、当年他家与叶志康家各占一半房子、今年86岁的叶根友告诉我:“四份头不是叶志康的祖屋。这老屋是我应耀、清涟两位太公建的,他们父子是乾隆年间的人。”根据光绪壬寅(1902)《慈谿石步叶氏宗谱》记载,应耀,天叙堂二十三世孙,生于乾隆三年,卒于乾隆四十二年。清涟是其独子。应耀英年早逝后,由清涟完成了父亲的未竟事业。因为应耀有兄弟四人,他排行第四,按当地的习惯称“第四份”,这新落成的三合院因此被称作“四份头”。

因为是清涟手里竣工的,老屋基本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12 21:35)
分类: 其他

我的老家在二六市,旧称湖塘下市。在这本书中,《湖塘下旧事》《湖塘小学》《曹家花园》《大园地的前世今生》《田螺山与鸡鸣湖》等篇目都提到了古鸡鸣湖和湖塘下市。所以,我把新书定名为《湖塘旧影》。

《湖塘旧影》《故土乡情》一脉相承。《故土乡情》问世快九年了,得到了很多读者朋友的喜欢,我很高兴。两版皆已售罄。好多由朋友辗转介绍的新朋友,专程赶到余姚书城都没能买到,再辗转找上门来,可我已无存书。对此,我既感动又歉疚。九年间,我又写了一些,今天将它们结集出版回报朋友。

入选《湖塘旧影》的文章86篇,约20万字。基本上在家乡的报刊上发表过,也有少部分是《故土乡情》中的老文章,以修改后的面目出现在新书中。全书分“金川史迹”“石台访古”“他乡寻踪”三辑,或多或少触及到旧慈溪的德门、金川、石台、鸣鹤、西屿五乡。二六市旧属金川乡,所以“金川史迹”占了全书的50%。对于家乡,我有血浓于水的情感,记录旧慈溪这块土地上的兴衰更迭,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湖塘旧影》与《故土乡情》的风格略有不同,全书没有摄影插图,对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6 17:35)
标签:

情感

分类: 梧桐夜雨

        阿根阿哥去世已经好几个月了,不知怎的,这几天眼前老出现他在世时的身影:扛着一把扳锄从毛竹山下来,瘦骨嶙峋的身材,瘦削的脸,还有细声细气的、慢吞吞的语调。

        他去世那天,倾盆大雨,连车门都无法打开。我见到他时,他已经被移到祠堂里了,尼姑们正在为他念经超度。他静静地躺在门板上,脚后跟点着一盏油灯,小小的火苗一跳一跳的,显得有点阴森,他的脸上盖了一块白布,似乎很安详,好像睡着了一样。

        认识阿根阿哥已经五十多年了,不过那时我还是孩子。那年,父亲在后门口园地种了很多胶菜,收割后齐刷刷的摆了一间屋,自家吃不完,父亲挑到街上去卖,因为我家的胶菜个头大,买相好,一下子就卖完了。回家时,父亲身后跟来一个挑着空箩担的三十来岁的叶家湾人,他也要买,而且买了满满两箩筐。他就是阿根阿哥。不过,那时候我们还不是亲戚。

        对阿根阿哥来说,能活到82岁去世,实在是老天爷对他的眷顾。我岳母是他的小阿姨,老人家在世时经常说起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6 17:13)
标签:

历史

分类: 故土乡情

       

       

旧慈溪城小西门外有小桥,名“迎宝桥”,潺潺的河水从桥下流过。东堍围着一堆人,有三四个老媪在做买卖,地上的篮子里有萝卜青菜之类时新的田头作货。当我问起小西门的遗址,一位买菜的老人告诉我,你站的位置就是。他指了指小河说:“这是当年的护城河,东岸沿河的房屋,墙基都是城墙基,没动过。西岸的‘迎宝庵’还是乾隆时期建的,这个自然村叫‘小西门外’。”

与菜摊相隔一条马路的对面,是一条东西向的老街,街口立着一块标志牌:中华路。老街悠长,直通城隍庙和古县衙。记得这条街本来是石板路,现在都成水泥路面了。街两边古巷纵横,但已不见了当年的车水马龙。一只小狗悠闲地从一条巷子出来,见陌生人也不吠,巷子口有人在生火烧煤饼炉,老街很幽静。靠北有一座叫“妙音精舍”的寺庙,我父亲、岳父、岳母等很多过世的亲人的神主牌位都放在这里。望着老街,心如止水,我暂时忘却了浮躁,任思绪驰骋在遥远的时光里,回味着小西门内外溢出的馨香。

出小西门一里便是大宝山。大宝山只剩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23 12:15)
标签:

情感

分类: 煤油灯下

        那么多年了,只要看到下雪,或者读到关于雪的古诗词,总会想起我经历过的那几场大雪。我喜欢“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样的意境,我甚至会在漫天飞雪的夜晚,脑海中出现“林冲风雪山神庙”这样的画面。虽然,南方的雪不像北方来得大气,但也足以给人一种丰富的联想,一种遥远的记忆。

        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人们对雪都会有不同的感觉。童年时的雪是新奇、好玩的,尽管当年穿着单薄,也能在雪地里玩得个热气腾腾;青年时的雪又是豪气冲天的,雪中行军,健步如飞,甚至会联想起《林海雪原》中少剑波率领的小分队;老年时的雪,虽然已经让人小心翼翼了,即便在平坦的路上,也不敢大踏步行走,但是丰富的人生阅历,会带来更丰富的画面感。

        那还是童年时代。那天,天才蒙蒙亮,在被窝中的我便迫不及待地抬起头,窗外是白茫茫的,屋檐挂着晶莹剔透的冰凌,围墙上像堆着一层厚厚的白面。昨晚,是“嗒、嗒”声把我送进梦里的,我知道,那是雪子打在瓦上的声音。当时我就期待,夜里一定会有一场大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9 23:20)
标签:

情感

分类: 故土乡情

       

        我说的湖塘,是古鸡鸣湖的南塘,即鸡鸣岭向东延伸的湖塘墩以及人工构筑的官路墩(古为鸡鸣湖的官塘)。我小时候,湖塘墩和官路墩都还在,我家的老屋就在湖塘下。

        1000多年前,慈溪还是水乡泽国。据宋宝庆三年的《四明志》记载,“鸡鸣湖在金川乡,昔又谓之仙鸡湖,任侗修筑,今废为田。”唐贞元元年,明州刺史任侗大搞水利建设,在这之后的400多年里,是鸡鸣湖“大而广之”的时期。时至今日,一切了无痕迹。昔日的“鸡鸣湖”,800年前就变成了称作“湖畈”的稻田;昔日的“湖塘下市”,300多年前也改称“二六市”了;我小时候的“湖塘墩”,30多年前也一样藏进了历史。只有带有“湖”字的地名,如湖桥头、湖山脚、湖塘墩、湖塘下等,还在老一辈人的口中流传。

        有一句老话:“金窠银窠,不如自家草窠”。这草窠就是老屋。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出生时的老屋才是最温馨的。我家的老屋,要追溯到9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煤油灯下

受筹备组的嘱托,我为这本《纪念册》写一篇前言。

这次战友聚会,回到了曾经洒过青春汗水的地方,不但见到了阔别四十多年的老战友,我还见到了与我擦肩而过、1971年退伍的老兵,真的很兴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