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皮大诗
画皮大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226
  • 关注人气:2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文学(诗歌)不是对邪恶负责

         ——给作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金玲子在博上发了一组供研讨用的组诗,几乎是胡言乱语,她以为乱写是先锋吧,正好可以请名家来胡言乱语。我们就拿其中最好的头首来PK下,后面几首更为矫情虚假空洞,没必要再费口舌。《鞋踏破》写的内容与标题没一点关系,写禅师不在,和尚在扫地,女人来上香,这些只是寺庙平常景象,没任何诗意与语言暗示。中间冒出个“你”,也不知道是谁?“你在自己攀住的桂花树上发愣”,写成病句,不知道是攀住桂花树还是在树上?寺庙里难道有人在树上发呆?最后结尾一句莫名其妙写到女人的呻吟,与前面有什么逻辑关系?那我们就写个与女人呻吟,与寺庙有关系的诗歌。

 

画皮大诗的《破鞋与庙宇》

 

这座有名的庙宇,常有女施主来烧香
尤其眉儿弯弯的小女人
打扮得花枝招展
来了
去了
那些穿酱色长袍的僧人
挑水,扫地,敲木鱼
口里念念有词,桃花就开了

 

寺庙的厢房里
常有来求子的女施主过夜
半夜三更,就有罗汉来到床前
口里念叨:“我是送子罗汉”
脱了袈裟,不过是肉身
一番云雨勾结
果然威猛,不是寻常百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90后小雅的诗歌《黑夜这只野兽太大》

 

黑夜把喧闹的白昼悄悄吃掉了

寂寞是彼此看不见

我的桃木梳

我的绣花荷包

都已烂在古人的胃里

我可以一丝不挂出门游荡

可以学老树成精

可以学星星眨眼

回忆就露出破绽

 

惊慌后退的瞬间都已化整为零

从前我爱你

在灿烂的光辉里

现在是乌鸦放大的特写

所有的恩怨

都已在别人的梦里旅行

 

在阴暗的巷子里

我遇到一个小孩在划火柴玩耍

他那么弱小

他亮一下就熄灭了

再亮一下又熄灭了

他不断地做着这样的傻事

直到长大成人

 

金玲子的诗歌《黑夜这只野兽太大》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我一个人背不动

我还动用了繁星,动用了月亮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

它的奸险是一米多长的獠牙,它的贪婪

是具有五吨容量的胃

它的凶狠一旦亮出来,一千亩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言:诗坛稿色交易是早已存在的普遍问题,还有不少女诗人加入省作协与中国作协也是睡上去的,我见多了,都麻木了,有编辑跟我说,睡过某某某,床上工夫还不错。有些女诗人告诉我,主编一再邀请去玩,暗示约会,问我怎么办,我说不用理睬,东方不亮西方亮。有文学女博士告诉我,有当红大名家的诗歌与评论请人代笔,他自己的诗歌写得就不怎样,她说那些名家与名校毕业的著名诗歌评论家大多是垃圾,沦陷于虚名与人情,舒洁的博客连写了18篇揭露诗坛真相的文章,诗坛早已是腐尸。某些名家与主编不过是大睁淫眼在网络上钓诗歌女人,不是看她写得如何好,而是看照片有几分姿色,然后约稿,重推,吹捧,邀请开笔会吃喝玩乐,泡诗歌码子,而笔会上能经常出现的还不是那几张女诗人面孔吗?而拒绝引诱的有实力的女诗人能被邀请开所谓的笔会吗?但我对男女阴私并不太感冒,你的诗歌如果真好,是中国先锋,走在所有中国男诗人的前面,你跟谁风流,读者与诗人也无话可说,如果你的作品平庸,却到处拿文学大奖,到处发组诗头条,我们就不能不怀疑有什么交易存在。我主要是批评官方某些文学大奖与官刊上的平庸作品,这是体制造成的严重混乱,民间诗人不能不发出自己的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想象

 

想象你躺在床上
看到自己的乳房的表情
近处有男人小偷一样的影子
远处有饥饿的孩子

 

想象你在大雨中行走
穿短裤,打花伞,身材袅袅
经过那些漂亮的橱窗
目光不会停留在模特的身上

 

一阵风就把你的呼吸吹过来
一个电话,就听到前世的声音
想象与你邂逅的地点
不是一块菜地,而是一片草原

 

竹子

 

你叫竹子,我喜欢清正的风骨

尽管介绍写的是男人

我与你在网上握手

 

你说是我的名字将你吸引

春风一吹

竹子就锐利出发

夏天就到了郑板桥的画上

 

几天后,竹子就变成了小美女

吓得我不会写诗

也不会作画了

 

你要我出太阳

你要我下雨

你要我雾一样拥抱你醒来的时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诗人告诉我,商震以前是个跑广告的,连句子写通顺都有点难,这好比让一个勤杂工当教授,要他写论文比走古蜀道与上青天还难。我批评他的一句“孤傲地众人皆醉我独醒”是病句,伤水发纸条说我的批评有失误,“众人皆醉我独醒”,选自《楚辞·渔父》,是个固定词组或可以独立使用的句子了,可以把它看成X,那么,“孤傲地”它,形成偏正词组,是可以成立的。不是病句。(不妨再去请教汉语教授?) 那我就用初中学的基本语法知识来解释下,一,“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个成语,是常用语,其中就包含了孤独的意思,你再在前面加孤傲一词也是重复,这说明商震连基本的成语也没读懂。二,孤傲地是状语,用来修饰动词,而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一句话,不是动词也不是谓语,所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十几年前我就不知道商震是何人,诗歌刊物上也没见过他的大作,搞不清楚他怎么做了人民文学的编辑。今天我终于明白了。有诗人告诉我,他是一个跑广告的。

 

“商震同学我清楚,十几年前就是人民文学一跑广告的。跑着跑着跑成了诗歌编辑,跑着跑着跑成了副主编。
诗歌嘛,基本上写不大清楚的,他和朱零应该是从2000年左右才开始写诗或者说才开始有些产量地发表诗。
商震准确地说是不大懂诗歌的,把句子写通顺写得有点诗意都比较难。朱零则是玩口语的,不过他的口语类似于口水,基本没有想象力。关于那些在人民文学发作品的红粉诗人,和谁睡觉都没关系。问题是这帮妖货的诗歌太差,公道自在人心。发表一万首诗都毫无意义。今天的诗歌界就这样,真正的高手都在民间,谁还在意什么人民文学、诗刊、好诗在民间,好诗自然会流传。”

 

如果一个大学的勤杂工拉赞助有点功劳,就让他做教授,再做校长,这就如商震这样一个跑广告的编外人员,跑着跑着就跑成了人民文学诗歌编辑与副主编一样荒唐!要知道人民文学是国刊,诗歌是文学中的文学,竟可以让一个门外汉主持人民文学的诗歌,领导真是被钱迷眼了,这不明摆着视天下诗人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诗人、作家李旭郑重声明:

 新浪一位画皮大诗的博客,在博客中揭露“原人民文学、现任诗刊副主编商震和编辑朱零,二人作为诗歌广告商拉皮条起家,种种钱色权交易黑幕。”

    可能揭露的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当事人没有回应,不敢正面回应,就开始意淫对他人进行打击报复。

     一伙寄生在诗歌界、以毁灭、恶心中国诗歌为己任的、从事交易当事人,在授意下武断认定这位画皮,是我李旭,转而对我进行丧尽天良的诬蔑、诽谤!对毫不相关的我进行人身攻击和恐吓!他们声称是我诗歌太差,投稿给他们没用,就泄私愤。可本人从未向朱零、商震投过稿。朱零参加青春诗会的稿件评审时,我是评委,按说我是他的老师。我认为他写国际战争的一组诗不好。记得当时他的近似打油分行体的所谓诗中辱骂美国,为萨达姆歌颂,我认为这不应该是诗人做的事情,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4 13:33)
标签:

杂谈

多年前,打开诗刊上半月刊与人民文学等大刊,我就看不到两首好诗歌了,不看还好,一看就气闷,不是名家的作文分行,就是关系户的平庸之作,一些诗人对我说,也就你发在上面的几首经看,别的诗歌都读不下去。从此我就不订大刊,再不看刊物了。那些不懂内幕的初写者,喜欢学习模仿大刊上的诗歌,看了大刊后似乎有信心了,认为自己的诗歌不比刊物上的差,甚至更好点,但一投稿就石沉大海,有些人盲从转不过弯来,这样写了半辈子,也没见提高一点诗歌水准,反越写越差。

 

有两个年轻诗人,写得甚好,省级诗歌刊物重推,可几年给诗刊投稿都没用,我指点了一下,告诉他们给某个正派的编辑投稿,果然选了几首,可终审还是被叶延宾枪毙,他们心灰意冷,退出了诗坛。大家想想,诗刊等大刊还有优秀作品吗?

 

一些五,六十岁的诗人,实在没灵气了,因为自己有名或有个好位置,开始写人生哲理作文,也就是心灵鸡汤那样的大众哲理。如陈先发,汤养宗等,百足之虫,不死也僵,没两句写得通顺,没一句有灵感,做几个僵硬的书面修辞语,夹杂几句半生不熟的口语。如'在观看焚烧而无人讲话的密集的人群之上'“满脸的剥漆”谁听说“剥漆”是个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余幼幼是个有诗歌天赋的小女孩,她是在写诗歌,写自己,不是某些刊物上的口水生活赞美,很多名诗人几乎没她的感觉与灵光一闪。我想告诉她,最好不要听诗评家胡言乱语,不要因所谓权威而改变自己,写好你的天性与思考就是最好的。就当好玩,我与她和诗一首。

 

《贞洁手记》

 

在莲蓬头下淋雨

但我不是你的花草

也不是你的庄稼

 

还没有一个男人

看过我现在的身体

隔一层衣服

就隔一重山

隔一道闪电

就隔八千里路云与月

 

膨胀的小乳房

隐蔽的金山角

在闹革命

请你们不要给我牌坊

我不是你们想要的

贤妻与玫瑰

 

 

 

余幼幼的《贞洁手记》

 

进入浴室

两三平米的空间

隔着墙,隔着水

隔着一张白纸的薄

 

隔着宽,隔着窄

缝隙里的女孩拧成一根线条

她们离某个地域

只有一步之遥

隔着一具匿名的躯体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