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枫林飞狐
枫林飞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8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4-14 15:23)

10

为证实梓月信中所说的是真话,还是一纸美丽的谎言,他决定去县城找她当面交谈验证真伪。打电话写情书想来不管用。即便打电话给她,就算她接听了,但电话里无论如何说不清他对她的痴迷:情书写得再好她也不会体味到他对她的一往情深。目光离开文字,她就恢复常态,不会在她心湖里荡起涟漪。因而绝对俘获不了她的芳心。

事实上,对自己倾慕之人,想要得到她的爱,让她对他产生感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9 11:13)

诗二首:

致友人

□余嘉谈(白族)

你走了

我把思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8 15:56)

牛粪没处找

余嘉谈

儿子:爸爸,今天我得了我们班里小学作文一等奖,有个女同学送了我一朵鲜花,我不喜欢!

爸爸:人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4 10:19)

老人与石头

□余嘉谈(那马人)

1

溽署盛夏。

天刚露鱼肚白,鸟雀便在房前屋后的枝头上唧唧喳喳地唱情歌,似乎在告诉人们澜沧江峡谷的又一个早晨来到了。

三白老倌的老伴转过身,瞧瞧对面床上的三白老倌。只见三白老倌的被子掀向一头,不见人。想来他是方便去了。可是老半天了也不见他来,她就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01 22:12)

妻子的唠叨      

余嘉谈(白族)  

又逢清明节。

县公安局刑警队长郑祥东一大早便踏上从县城开往大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3 16:30)

一朵雪莲花

□    余嘉谈

李四花是个貌美如花的傈僳族妹子。1977年11月她呱呱坠地于石登大竹箐坪老鲁。坪老鲁是个名不经传的小山村。这里海拔高,地势险峻,土地薄劣,种不出大米。包谷、麦子是主粮。这在生活上造成一定的困难。她爹妈为养家糊口,为儿女们的成长,常年四季起早贪黑地劳作着。在这个七口人的家庭里,她也曾有过美好的童年。在爹妈的呵护下,她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地念完了小学,并上了初中。她家距石登中学是徒步一天的。她逐渐长大也逐渐懂事。为不辜负爹妈的一片养育之恩,她不畏路途遥远和艰辛,终于度过了三个春秋的初中寒窗。她是有理想的。她的理想是做一名“人类灵魂工程师”——老师。

1997年是她读初中的最后一载。就在这年农历正月,她爹贫病交加病故了,使她的学习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不幸的是,同年5月,奶奶也仙逝了。最后一学期了,复习功课紧张而繁重。失去亲人更是悲痛不已。她思想负担太重了,压力也太大了,身心受到了摧残。可是“屋漏偏遭连阴雨”。当她中考结束,收到怒江州民族师范录取通知书之际,她那惟一而可爱的尚在念小学五年级的弟弟也归天国了。她是多么幸运而又是多么的不幸啊!幸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31 16:55)

甜     

■枫林飞狐

吱一声,一辆豪华小轿车戛然停在撮箕山冶炼厂的厂部院落里。车门里猫腰钻出个约摸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他身材高大魁梧,剑眉星目,西装革履,鼻梁上架一副水晶眼镜,俨然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学者。

住在202房间的黄娟娟,慌忙出去一看,差点不喜坏了。来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男朋友——张红光。她一见他,秀丽的脸蛋立时泛起了红晕,像三月的桃花煞是迷人。晶莹的眼睛眨巴着,心里像有只兔子在跳荡。她大胆地走近他,无比欢悦地说,真的没想到你会今天来。一路上一定很辛苦了,快进屋信息吧!说着就牵着他的手走进了房间。

他一进屋,视线里出现两张床,便大惊小怪地问,怎么你们两个人挤一间寝室?

是的。厂里人多又是新建厂,住房很紧张哩!她边给他沏茶边甜甜地说。

他以同情的目光看了看她,说,木板房盖的是油毛毡,条件真的很差。看来你在这里吃了不少苦啊!

她又眨巴着眼睛,并受了什么委屈似的低垂着头不言语。

顷刻,张红光呷了一口茶,便郑重其事地对她,说,你要求改行的事,我已经给你办妥了,就调你到县政府搞收发。这工作比较清闲。这回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4 11:07)
标签:

宠物

老    

■枫林飞狐

日头懒洋洋地下山了。蛙子村里炊烟袅袅,庄户人家都在张罗晚饭。

几声狗叫,罗绍根家的院门被身背个大麻袋的人推开了。正在火塘边抽旱烟的罗绍根急忙起身走出门,看是谁来了。不料,来人正是他老庚(好朋友)—刘自庆。刘自庆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每次去他老庚罗绍根家,都没有空身去。不是抱只鸡去,就是背些蔬菜去。他们打老庚已经多年了,但他真的没有白吃白喝过他老庚家一顿饭、一杯水。白吃白喝人家的他心里不舒服。尤其是他老庚罗绍根,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不带点东西去,罗绍根会好好招待他,会认他是老庚吗?绝对不会。

这次,罗绍根见他背来了什么一大袋,便立刻笑容可掬地迎了过去,说,噢,原来是老庚来了,看你满头大汗的,一定很累了,快进屋休息。罗绍根把风尘仆仆,饥渴劳累的老庚领进屋里,并忙不迭地从橱柜里拿出自家酿制的上好烧酒来,给老庚斟了满满一盅。自庆双手接过酒,轻轻地呷了一口,尔后,用衣袖揩了揩脸上的汗,愁苦地说,唉,老庚呀,这两天家里遭殃了!

噢,是吗。罗绍根惊疑地审视他,问,遇到什么啦?

家里四五十只鸡都死光了,两口年猪也害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8 15:51)

顶     

■枫林飞狐

小林跟他的头儿陈局长关系一直不融洽。不但没有和好的可能,反倒隐藏着炸药味。他们之间为何有矛盾?为何陈局长那么恨他?原因不在小林,而在陈局长身上。自从陈局长调到小林的单位后,全局职工都对他有一种看法。从他开会时讲的话中,人们一听就知道他有几斤几两了。都觉得这陈局长根本不具备领导能力和知识水平,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领导艺术了。尤其是他有嫉妒心。不管是谁,做得好的对的他缄默不语,不鼓励也不赞扬,做错了就死咬住不放。粗暴地把声音提高到八度,仿佛要让全世界的人都听见他那公鸭声音。这还没完,还在会上说会后也说,甚至见了熟人也提这人的不是。再说他又很固执。只有他说的对,职工说的几乎不采纳。

有一次他在会上念文件,把“狭隘”念成“夹益”,把“参差”念成“沧叉”。小林打断他念文件,好心纠正说这两个词的读音都错了,应该怎么怎么读。在全局职工面前,他那马脸刷一下变成猪肝色了。他认为小林是故意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难堪下不了台的。从此,他就对小林恨之入骨了。经常给他穿“夹脚鞋”。小林也后悔当初做了好心人。小林在本局可谓业务骨干。他能写能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8 10:07)
标签:

情感

     

■枫林飞狐

李正国的高中同窗后天就结婚了。请柬昨天送来他想,同窗一场,要送礼物么,一定得送个有纪念意义的东西。

可什么东西才有纪念意义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