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网中人
梦网中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36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第二天早上,唐真成刚吃罢早饭就听到敲门声。打开门,见到两位陌生女子。

  “你就唐真成师傅吧?”年长的女子首先开口问。

  “是,我是。”唐真成打量着年轻女子问:“你就是沙莉?”

  “嗯。唐叔叔好!”

  “请进,请进。”唐真成连忙往门边让,“昨天晚上,高远送我女儿回来的时候,他跟我说起过你……唉……”

  三人落座后,年长的女子自我介绍说:“我叫石涛,是沙莉的母亲。今天呢,是高远托我来拜访您,把他和沙莉的事说清楚一下。”

  “你看,你看,还要给你们添麻烦。这孩子,高远昨天跟她说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偏不信,唉……”唐真成很无奈的样子,摇着头。他站起身,说:“婉琴还没起床呢,昨晚哭得一塌糊涂……你们坐一会,我去叫她。”

  唐真成敲婉琴的房门,叫唤:“婉琴,婉琴,客人来啦!……”

  过了一会,唐婉琴穿着睡衣走进客厅。

  她眼睛红肿,形容憔悴,披头散发,但看起来非常冷静。

  她充满敌意地看一眼端坐在沙发上的沙莉,然后瞄一下旁边的石涛,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又飞快地扫视一下沙莉,轻声问道:“你们领了结婚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年以后。

  唐婉琴牵着嘟嘟走在步行街上。行人稀少,夕阳将她的影子沿街投放出老远然后上了墙。一个男子从超市出来,走进了她的影子里——好熟悉的背影啊!

  “高远……”婉琴暗叫一声快步追了上去。

  “是的,是高远的步态,不会错。”她丢下牵引嘟嘟的绳子,小跑着超越那男子,转过身直立在他面前。

  “婉琴?!……”高远止步,惊愕。

  “真的是你!高远,我可找到你了!……”婉琴上前紧抓住他的双臂,激动不已。“你躲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要躲着我?……这么久了,为什么不来看我?……”婉琴有一肚子的话要对高远说,但情绪已不能控制,泪水夺眶而出。此刻,激动、兴奋和委屈,汹涌着填满她的心胸,她真想扑进高远的怀里痛哭一场。

  “真巧,怎么会在这儿遇见你?”高远显得十分冷静,他慢慢地松开婉琴紧抓住他双臂的手,“大家在看着我们呢,别这样。”

  婉琴被提醒,同时,一丝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拭去泪水,问:“快告诉我,你现在住哪儿?”

  高远没有回答,他指着不远处的一家茶楼说:“我们去喝茶。”

  茶楼里。婉琴静静地坐在高远对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1 10:39)
标签:

杂谈

正文(不能为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是高远第九次约沙莉来“金沙滩”。

  “金沙滩”是城西的一个露天休闲场所。沙河在这里拐了个弯之后横穿市区。原来天然形成的一大片沙滩,在改革开放初年,被急功近利的人们掏空了,现在能看到的是不足一千平米的人造沙滩。夏、秋两季到此游玩休闲的人比较多。

  “你找的那家制药公司怎样啊?”沙莉把泳帽往下拉了拉。

  “待遇还可以。不过,有时要上夜班。”高远踩着水说。

  沙莉划水靠过去:“你帮我问问。我也想去那儿工作。”

  “你去那儿挺屈才的。你熟人多,找个好点的单位吧。”高远笑着说。

  “大学毕业后,我还没就业呢。原先,父母托人给我找了个单位,因为宇宏的事,我没心情做。”沙莉划水调整方向,与高远面对着,“现在,想和你在一起……”

  “在一起工作?一起生活?”高远看着她的双眼。

  沙莉大胆地迎着他的目光,点头道:“嗯。”

  

  又是一个双休日,唐婉琴牵着嘟嘟进了凤凰山森林公园。这只流浪狗已被婉琴打理得乖巧可人。那天在街上喂它包子的时候,婉琴“嘟嘟”地叫唤它,后来就取名嘟嘟。它是一条黄毛狮子狗,婉琴有了它,不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接连两个星期,唐婉琴没有联系到高远,心烦意乱。

  “你有没有打听到高远的消息呀?”吃午饭的时候婉琴问她爸。

  “没有。”唐真成没有抬眼看她。

  “是不是你把人家气跑了?老是跟他说房子和钱的事……”

  “我气他干么?和他谈房子的事,也是为你好,我这个做父亲的,总得为你的将来考虑考虑吧?他光靠几个死工资,能买房子吗?没有房子你们怎么结婚?没有钱,将来怎么生活?”

  “钱!钱!你就知道钱!你根本不懂感情!”

  “哼!你还教训起我来了?你妈是因为什么跟我闹离婚的?不就是因为我不会赚钱吗?!”

  “你老这样说,说了千百遍了。我又不像我妈,我只要爱我的人。”

  “高远就是个穷光蛋,什么都没有!爱什么啊?”

  “我不管,反正我爱他,他也爱我。只要我们相爱,什么困难都不怕,就算以后会流浪街头,我也心甘情愿!……”

  “你混蛋!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是为了让你流浪衔头的吗?你流浪街头,我呢?我将来靠谁?!”

  唐婉琴埋下头,无语。

  唐真成叹了口气,说:“我深深懂得,没有钱就不会有幸福!没有钱还谈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为了找一个新的工作,高远东奔西跑的忙了两天,毫无着落。一回到住处,便横躺在床上,任由电风扇猛吹。

  手机响起,来电显示的是陌生号码,他按了拒接键。不一会,再次响起,他叹了口气,按了接听键:“喂,哪位呀?”

  “是我。沙莉。记得吗?上周六下午,在大衔上……”

  “哦,是你呀!你好吗?”高远记起,他那天没有要回沙莉的手机号。

  “高大哥,谢谢你那天送我回家。”

  “不用谢。喂,你的宇宏找到没有?那天你哭得那样伤心……”

  “现在没事了,好多了。”顿了顿,“我想讲个故事给你听,有关宇宏的,你愿意听吗?”

  “当然,我很愿意听。”

  沙莉开始讲述她与宇宏的故事:“我和宇宏是大学同班同学,大二时与他恋爱,我对他可以说是一往情深。直到大学毕业,他给我的感觉始终都很好。我甚至觉得,他就是唯一一个能与我相绊一生的男人,他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大学毕业后,他决定去美国留学,我自然同意和他一起去。可是,由于资金方面的原因,我的出国签证被耽搁了,宇宏就先去了美国。他说一定会在美国等我。”

  “这不是很好吗?等你筹足了资金,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感情?感情能当饭吃吗?年轻人,你要明白,没有金钱的婚姻,无论如何都是靠不住的。你知道婉琴她妈为什么和我离婚吗?”唐真成看着高远好一会,“就是因为我没有钱!我老婆想住和别人一样好的房子,我没钱;我老婆想戴和别人一样漂亮的首饰,我没钱;我老婆想用和别人一样的化妆品,我没钱;我老婆要和别人一样出国旅游,我没钱……她想要的许多许多,我都没有钱!最后,她伤心地和我离婚了,跟有钱人走了。她不爱我么?不!她是很爱我的,也是爱她的女儿的,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没有钱,我没法给她想要的东西。她就那样离我而去了,再也没有回来。”他停顿了一会,说:“我一个人把婉琴拉扯大,很不容易啊!年轻人,你得为我考虑考虑吧,我的后半生要靠婉琴的呀,我能看着她跟你过苦日子么?所以,我不能不为她的将来把好关。年轻人,你听我一句劝,离开婉琴吧。”

  “唐叔叔,我知道金钱在婚姻中的重要性。但是,你要知道,没有爱情的婚姻,更加不幸!钱我会努力地去挣,如果婉琴不能和我在一起,她会幸福吗?你问过她吗?我决不能放弃与婉琴的爱情!”高远极力维护着他们的爱情。

  唐真成轻笑了一下,说:“我承认,拆散你们会给婉琴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无缘的爱情像闪电,它炫亮至极,但不能照耀一生。”

  高远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脑海里忽然冒出这句话,他不记得是在哪本书上见过的,只觉得它说得对极。

  就在十分钟前,他给婉琴发了微信,告诉她,从今以后不再与她联络,不再与她见面。为了发这个微信,他整整考虑了两天。他是多么不情愿与婉琴分手啊!他不知道婉琴见到这条微信会是怎样的困感和伤心。他不敢面对婉琴,发完微信,他就换了手机号码。

  忽然,他的肩膀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回过头,见是个女孩对着他傻笑。他冷漠地看她一眼,继续漫无目的地走。

  肩膀又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还是那女孩。

  “你干嘛呀?!跟着我干嘛?!”高远恼怒。

  “你为什么穿宇宏的衣服?为什么?!”她厉声问,“你凭什么穿?这件衣服是我送给宇宏的!”

  “谁是宇宏?我不认识他。这是我自己买的衣服!”

  “你胡说!是我送给宇宏的!天蓝色,飞鸽牌,怎么会错!……呜呜……宇宏,你在哪里呀?!……”女孩说着大哭起来。

  行人驻足围观。高远急了:“好好好,是他的,是宇宏的,你别哭,别哭。我脱下来还给你。”他伸手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四军张旅长与团政委李友和一起到医院看望抗日别动队的伤员们。

  张旅长握住钟育成的手说:“这次攻打虬城县取得胜利,你们冷水寨抗日别动队功不可没。我代表新四军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问候!”

  钟育成笑了笑,说:“打击日本侵略者,是我们应该做的。”

  张旅长点点头,又说:“我们共产党的政策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只要是积极抗日的,我们都欢迎他加入我们的队伍中来,壮大抗日力量,早日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张旅长笑呵呵地问钟育成:“钟队长,趁这个机会,让你的人都留在我们队伍中好不好?你派人去冷水寨,把山上的人都叫来加入新四军,好不好?”

  钟育成望着张旅长真诚的笑脸,说:“我听弟兄们的,`弟兄们同意参加新四军,我也同意。”

  这时,王春霞、黄圣姝、陈天宝和阿川一起走进来。黄圣姝认识李友和政委,主动与他握了手,又向他们介绍了阿川和陈天宝。

  张旅长站起身,走到阿川面前,向他敬了个军礼。阿川受宠若惊,连忙还礼。张旅长握着阿川的手说:“久仰大名,幸会幸会。你是我敬佩的抗日英雄啊!”

  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城墙上的陈天宝见敌人冲到沙袋工事上,令夏振华、胡金鹏等轻、重机枪手开火。“哒哒哒!……”居高临下,猛烈射击,刚冲到工事上的敌人接连栽倒。

  井上幸雄见一时无法夺回沙袋工事,下令用掷弹筒轰击城墙。但视线被房屋遮挡,掷弹筒射手只能凭感觉设置发射角度,打了几发,只一发打在城墙的墙面上,炸出一个窟窿。井上又派一部分人分散到民宅楼上,射杀城墙上的“土匪”。五六名队员被击中。陈天宝让几名枪法好的队员与他们对射,其他人隐蔽好,只打从大街上过来的敌人。

  郑金昌等人从小巷绕到了敌人的后面,用冲锋枪猛打一阵,迅速撤离。又有二三十个敌人被击毙。井上气得破口大骂,追又不是,不追又不是。

  井上明知仅凭手下这些人根本无法夺回南门,但他必须与这帮“土匪”纠缠下去,牵制住他们,不能让他们去城北捣乱。他哪里知道,抗日别动队的三路人马已经杀到城北去了。

  阿川、钟育成和黄景全三路人马先后从城北的日军后面发起突然袭击。日军损失惨重,特别是迫击炮、掷弹筒射手被大量射杀,使他们的战斗力锐减。大批新四军趁势攻进城内。

  新四军一进城,日军的迫击炮和掷弹筒就失去了作用,双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