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9-22 22:22)
标签:

杂谈

 

  租赁处东北面是人民医院,这两日经过的时候,总闻到一股弱弱的香味——香,并不贴切,但却是不臭,姑且用香。
  这味道,小时候很熟悉:杀虫剂的味道。
  农村人会过生活,为了节约,通常把杀虫剂冲水稀释,装进一个大绿色肚皮的喷雾器内,以希望可以多用几回。
  这两日闻到的味道就是如此了——稀释了的杀虫剂。
  村里有位老人,听闻做过土匪,后来,或者因共产党剿匪,或者是跟人火拼,瘸了一条腿,拄着一对木拐,脑袋下坠如西瓜。样子已经记不完全了,平生记忆的第一个葬礼,就是他的。
  农村人,上了年纪的,都会为自己打一口棺材,放在自己屋子里,他的棺材就在堂屋的西面,黑漆漆的,像一条船。听他孙子讲,棺材里有铺盖,有时其奶奶会躺进去睡,那时候听,很怕人。
  我们那里的棺材以桐木、槐木为主。都是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2 07:34)
标签:

杂谈

 

  还是秋雨连绵的日子,怕被雨淋湿了衣裳,所以每日步行上班。昨日,灿烂的日子到来,晚上就决定今天要骑车子过来。
  六点多钟,微凉天气,思之再三,还是步行吧!实在不愿意给自己加上臃肿的秋装,还是短袖配牛仔裤来得轻便。
  骑车子上下班的时候,每天告诉自己要步行以锻炼身体、抖擞精神,每每贪睡,因为不担心迟到。这样的告诉自己许多回,皆以“太热”、“有事”等诸多借口耽搁了往昔之宏愿。
  我们都是安土重迁之人,习惯了的事,非有特别的事由,从来不思改变,于是就禁锢了自己的思想,羁绊了自己的脚步,每天忙忙碌碌,无异瞎眼毛驴的推磨——累则累矣、勤则勤矣,结果只是坐井观天,原地踏步。
  推而广之,一个集团、一个国,若依循旧部,循规蹈矩,不思进取,迟早有一天,这闭关锁国,会被突如其来的“洋枪大炮”打得千疮百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1 08:27)
标签:

杂谈

 

  工作的地方在租赁房屋的东北方,去上班时有一段一直向东的路。太阳从东方出,于是,我的道路越走越亮、越走越亮,八点零八分的时候,太阳跃出来,有些刺眼,其光芒由最初的柔和,慢慢有了温暖,还好,我到了。
  衣服在屋子里晾了三天,今天出门特意把窗帘拉得大大的——到了迎接阳光的时令。
  先前都是沿BR河的桥边走,从LHG菜市场的地道穿过人民路到江苏路。桥边的行人,老人居多,也有念书的孩子,但仿佛没有跳舞的大妈们多。老人多在哪里溜达,整个节奏偏悠闲。
  周二同妻走过另一条路,今天又走了一回,因为江苏路上的早餐已有些腻味。深圳街上的小吃会多一些。这回是沿着人民路走的,上班族居多,来来往往都是健步如飞的忙碌。
  这些健步如飞者,到了年老,也会在BR桥边溜达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0 21:49)
标签:

杂谈

 

  秋季是最抖擞的季节,夏季的慵懒与困乏,随着热烈的阳光,统褪去。
  有一回在路上见到雨水中的落叶,抬头一望,梧桐的绿正在变浅,黄色由外向内蔓延。秋风吹来,满眼的绿与黄中,坠落一支轻轻的小船。飞啊飞,留恋着高空的生活,惊恐与地上的车流与脚步。
  一叶落而知天下之秋,之前的理解停留在:秋天,总会有落叶的。而今,果真见到这景象,树丛中,静静地,忽然落下一叶,整个身体都会抖擞起来——嗯,秋天来了。不经意发现的必然。
  雨落了有两周吧,每一天都要下几场。从来没有哪一场是浩浩荡荡的令人烦恼,多是些轻手轻脚从背后预备要惊吓你的小朋友的脚步。
  有雨的日子,我一定步行,就是想亲近凉爽的雨,很舒服。
  中午在桥边遇到一位鹤发,很短而精神地耸立,毛茸茸若一处长苔藓。面上带着老人固有的怜悯与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6 07:43)
标签:

杂谈

 

  凡频繁为一事演讲,俗谓之:唠叨。
  推而广之,秋季的雨,亦唠叨也。
  念高中时,常为秋雨所感,特意绉几句长短句,以为诗矣,大概受了汪国真先生的鼓动。汪国真先生,贬誉参半。有人觉其开一时新诗风;有人则以其诗为狗屁。现在,人走了,诗亦远了,先生也少了许多烦恼。
  走路又湿鞋子,破坏了美丽的早晨。一想到袜子要湿漉漉一整天,心里那个难受啊…
  昨晚只盖了被单,没有盖被子,早上居然被冻醒。辗转反侧,蜷缩了身子,不敢妄动。很久没这样的情形,就笑着醒来。之前洗漱从不穿上衣,免得脏了衣服,这两日都是先做几个俯卧撑,让身子热起来,然后再套上短袖,才去洗漱。
  这样多雨的秋晨,我到底认怂了。
  心里存了几个故事,月前就有做至少中篇小说的企图,然后就写大纲,计划字数。然后就觉特NM繁琐。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5 07:34)
标签:

杂谈

 

  秋雨连绵,虽未至阻塞交通的地步,亦令许多人仰天长叹。
  雨天里,尤其近日的微雨朦胧,我是要步行的。而且绝不撑伞,喜欢秋雨点点滴滴于肩头的舒适。
  早上特意起早,要去花鸟市场买一本书。究竟雨天会打湿了书籍,旧书摊还没出。晚上下班的时候,也许还能遇到。
  路上空荡荡的,撒开脚跑了会步。由于背着包、提着袋,不十分过瘾。怀念大学晚上的去操场上跑圈儿。黑漆漆的,不怕人看,一个人跑啊跑,过了五圈,腿就没了直觉,全凭惯性前进,那时候仿佛在飞,假如你把思想放在别处,而非有些劳累的双腿。
  步行总能见到许多风景。
  昨晚,雨中,秋千下歪着一把小伞。白衣女子,长发,双臂夹住秋千的长索。低首,脸颊为垂柳似的长发遮住。脚尖虚踩着湿漉漉的地面,双腿微微一动,身子就恍惚些许。
  我在雨中多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4 08:48)
标签:

杂谈

 

  喜欢秋季要追溯到童年。农村里长大的孩子,都皮实,黄土地里长大,对沙似的黄土,有特别的留恋。夏季,麦田刚被翻过,然而没有雨,太阳还不太烈,田地里就会有一层流沙也似的土。小伙伴们要背着大人,去里面摔跤、赛跑,玩得急了,兴许要打一架,就发誓“这辈子不和你讲一句话!”
  大人们见了要追到家来呵斥我们,“刚被翻新的地,又给踩实了!”父母亲就赔笑,然后告诫我们“以后不准去别人地里玩!”
  我们就合计着,走得远一些,去别的村庄里祸害,被人发现了就跑,从未被当场抓住过。可是,农村有一张特别细密的关系网,同一个姓氏,聊着聊着就成了亲戚,所以,还是有被外村的熟人给记住的。人家又找上门,父母亲又要赔笑。但这次的呵斥就不那样强烈,尤其是本知那个所谓远房亲戚的劣迹。可是,为了保证我们的不变质,他们还是会教育我们。
  夏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1 10:14)
标签:

杂谈

 

  这个词,无论读或看,都有略微的感伤。大约,花儿是美丽的,过了季节就只有衰老,仿佛美人迟暮,少年老也成。再看她,想起青涩时光;回过头,只见一池残荷,岁岁年年人不同,那些美好的时光,就是也便是现在的哀愁了。
  我以为这是消极的思想,不该出现在豪放词代表人物苏学士之笔——这样讲有点偏激于标签了。
  我有一句至今令我自己肃然起敬的名言:年轻得久了,也便是老。
  这样想,衰老就是无限的年轻堆砌的产物,既然每一砖一瓦都是精雕细琢,这样打磨出的物件,岂是俗物?由此观之,衰老是同最初来到世界的澄明的婴儿一样都是至美的。
  昨天的教师节,同妻去拍婚纱照。原没有特别打算,偏巧就遇上教师节,我以为这是浪漫的巧合。先前有同事领证的日子依稀也是教师节,也是没有特别打算而邂逅节日,我们都为她感到开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9 22:56)
标签:

杂谈

 

长袖和牛仔裤
也难禁住秋晨的风
车子骑得快一些
忍不住要瑟瑟
然后
妻回来了
就坐在后面
把外套披在她身上
一路飞也似的
还是夏天的短袖
但没有一丝寒意
我所以理解何谓——
寂寞沙洲冷
何谓——
悦目是佳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9 07:46)
标签:

杂谈

 

  近来,无论微信留言抑或邂逅学生,他们都在问我一个问题——你怎么叛变了?
  看到、听到这个词,首先是泄气,接着就很甜蜜了。
  以前在那里教了三年学,与学生虽非亲密无间,但自认尚有特别的友谊,平时言行未达令孩子厌恶的地步,偶有讨其欢喜的时候。总的来说,还是一位值得怀念一时的不太差的老师。
  第一个说我叛变的学员,一定是对我有着特别喜欢的。因为喜欢,所以不愿我离开,但我终于离开,小孩子不懂成人的世界,在他看来,我是抛弃了他,再不同他玩了,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自然是叛变了!
  这是我浪漫的推断。
  第一个孩子有了这心思,听闻有人遇到我,就把自己的心思告之,然后又有人谈到我,于是再告之,然后,我的叛变也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无疑了。说我叛变者有的甚至不知我为何物,但我叛变的事实却已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我叫王经中
我叫王经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395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