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全现今世界范围内的作家都是无法自证清白的 ---- 韩寒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讲逻辑
讲逻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54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因涉嫌“泄密”而被调查的希拉里邮件表明,在利比亚内战期间,希拉里通过线人明确地知道利比亚叛军成员多为极端分子甚至恐怖分子,了解其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西方支持利比亚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不是为了争“自由”,而是为了争霸。今天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等国家的灾难是西方势力一手造成。说他们犯下滔天罪行绝不为过。



【以下文字转载自文学城】

2016年的新年第一天,美国国务院公开了3000封前国务卿希拉里的电子邮件。公开的电子邮件彻底推翻了先前西方主流媒体对美国利比亚政策的叙述。



希拉里一般被认为是因为理想主义而支持利比亚的“阿拉伯之春”,并没有料到推翻卡扎菲的后果。许多论述甚至接近性别歧视地将希拉里描写为“妇人之仁”。但从曝光的电子邮件透露出的消息看,希拉里很清楚在利比亚发生了什么。她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利比亚的民主化从来都不是目的,而是美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关于强化免疫,微博网友@疫苗与科学 和我有如下争论。
 他说【世卫一边认为脊灰疫苗4剂麻疹疫苗2剂够了,一边还支持这种疫苗的强化免疫反复接种更多剂次。你真看不出这个逻辑矛盾么?】

首先要澄清的一点是,强化免疫并非像“疫苗与科学”说的那样,支持没有必要的,过多次的反复接种,而仅仅是在接种的时候,不过问接种历史,而是无差别地接种。强化免疫也并非强制,而是自愿。

他还特意提到了我的id“讲逻辑”,意思是我叫“讲逻辑”,却不懂逻辑。这让我感到了有维护我id尊严的必要。不必多说,只指出一点,那就是要证明这里存在矛盾,必须证明世卫的无差别强化免疫没有任何其它的合理解释。“疫苗与科学”这里显然没完成这个证明,因此他说的“逻辑矛盾”也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7 08:42)
标签:

杂谈

柴静《穹顶之下》里面的一个截图引起争议。方舟子说该图存在造假,并且附上了一篇文章,里面有基于同一数据的一个图。从这个文章中的图看,柴静的图存在很大问题。这里最大的问题是隐藏了图中pm2.5的数据,这个属于比较严重的误导,文章中的图pm2.5不是一直上升的,但是柴静的视频给人印象它是一只上升的,所以这个甚至可以上升到不诚实的程度。此外还有人说红线的拟合不准确,有两个点完全不在线上。这个指控则比较弱。柴静的图后面有R平方数据,说明这个是统计回归模型,而不是曲线拟合(如果曲线拟合那R平方就是1了,无意义)。统计模型可以设计的弯曲些也可以很平直,这不能算造假。顶多说数据太少,结果统计意义不大。

有人基于新发现的这篇文章提供的信息而攻击@大脸撑在小胸 先前对柴静的维护。这个是过分的。大脸当时并不知道这篇文章,也不知道这几年间pm2.5不是一直上升的。她被柴静的视频误导,以为是一直上升的。在此假设基础上,柴静的图唯一问题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针对著名记者柴静最近发布的纪录片《穹顶之下》,松鼠会的科普作家云无心在微博中引用了“老沈一说”写的一篇评论,“为什么《穹顶之下》没有说服我?”。该文谈到了蕾切尔·卡逊写的揭露农药DDT的《寂静的冬天》一书,转述了一些对该书的批判,说它让DDT被禁,不能被用来有效控制疟疾,而导致了每年100多万的疟疾患者死亡。他引用“著名作家”迈克尔·克莱顿的话,“《寂静的春天》一书所杀的人,大概比希特勒还多。”云无心也在他转发“老沈一说”文章的微博中说“尤其是DDT那个例子,每次看到人们拿它夸夸其谈都很无语。”对针对《寂》的这种批评表示赞同。

那么《寂》真的杀人比希特勒还多么?

其实这些对《寂》和对卡逊本人的批评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它们充满事实性错误。最简单,最基本的事实,就是《寂》并没有造成DDT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疟疾肆虐的穷国被禁用。《寂》1962年发表,美国1972年禁用DDT(除了一些事关公共卫生的特殊情况)。随后其它发达国家陆续禁止了DDT在农业上的使用,但是在众多发展中国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20 18:12)
标签:

杂谈

关于愚昧权

 

最近有一种提法,叫做“愚昧权”。日前凤凰卫视主持的转基因讨论会,反对转基因食品一方就提出了捍卫愚昧权的说法,似乎愚昧权就跟生存权,言论自由等一样是基本权利。事实是不是这样呢?

 

首先要看愚昧权是怎么定义的。如果你在某一方面无知,有人教授你知识,是不是侵犯了你的愚昧权呢?电影《黑客帝国》里面的叛徒塞弗说“无知是福”表达他后悔脱离“矩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想解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明白为什么rgb显示器里面的白色,对于普通人来讲是白色。人识别颜色靠的是三种视锥细胞向大脑传递的信号强弱,每一个信号强弱组合对应成一种颜色。自然界的白光是各种波长光的混合。但是给人造成视觉白色的效果并不需要许多波长的光。白光对应着三种视锥细胞信号强度的一种组合,只需要红绿蓝(rgb)三种波长的光的适当组合即可实现三种视锥细胞信号强度恰好跟白光对应的组合一致。这个rgb的组合就是rgb颜色编码里面的白色。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rgb白色,对于四色人是不是也是白色。四色人比正常人多一种视锥细胞。理论上,最可能的情况是这多出来的视锥细胞处于红绿之间。既然其它三种视锥细胞和正常人的一样,因此它们对rgb白色的反应强度也是一样的,也就是和对自然白光的反应一样。现在关键就是这第四个视锥细胞对rgb白色的反应和对自然白光的反应是否一样。红绿两种视锥细胞的光敏曲线已经非常接近(所以红绿两种视锥细胞对两种颜色都有很强的反应),第四种视锥细胞既然处在两者之间,光敏曲线跟它们也应该很接近,因此如果前两者对rgb白色的反应跟对自然白光一致,那么第四种视锥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三体-黑暗森林》中描述三体人舰队进攻地球。地球人想在望远镜上观测,但是因为太远,连三体行星都只在特定情况下看到,而且只成像成一个点。于是书中讲了人类怎样通过三体舰队在星际尘埃留下“刷子”样的尾迹来观测舰队--每一根刷毛代表一个飞船,舰队共有1000多艘飞船。

这里的硬伤是多方面的。

1。舰队是向着地球飞行的,因此尾迹从地球看不应该是线性的,而是点或圆形的。
2。除非飞船之间距离非常远,远超过行星的尺度,否则多个飞船的“尾迹”应该是重叠的,最后只能看到整个舰队形成的单独的近圆形尾迹。
3。飞船留下的“尾迹”,是否能被观测到,也是很大的问题。尾迹扩散自然能把点铺开形成面,但是点的密度同样扩散稀释了,把小小飞船的那点影响,铺开到远大于行星的尺度,其密度也就稀释到什么都没有了。星际尘埃非常稀薄,要在观测方向上非常大尺度才能形成明显的遮光效应,从而在地球上可以观测到差别。飞船造成的影响会随时间消散,因此没等它移动到能造成足够影响的尺度,前面的“尾迹”早就消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三体“黑暗森林”的硬伤

《三体-黑暗森林》里面,有关于星际文明的“黑暗森林”设定,书中是通过罗基的话描述的:

“假设林中有一百万个猎手(在银河系上千亿颗恒星中存在的文明数量可能千百倍于此),可能有九十万个对这个标示不予理会;在剩下的十万个猎手中,可能有九万个对那个位置进行探测,证实其没有生物后也不予理会;那么在最后剩下的一万个猎手中,肯定有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向那个位置开一枪试试,因为对技术发展到某种程度的文明来说,攻击可能比探测省力,也比探测安全,如果那个位置真的什么都没有,自己也没什么损失。现在,这个猎手出现了。”

这大概是书中唯一一个详细描述“黑暗森林”原理的地方。可以假设这个就是作者假借罗基之口表达自己的这个想法。

后来罗基通过一个50光年外的恒星广播信号,导致那个恒星200年后被毁灭,从而验证了“黑暗森林”原理。这就存在问题了。黑暗森林的关键,是必须有大量的文明有可能接收到信号,这样由于基数大,才使有文明对信号做出彪悍回应成为统计上的必然。但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割线下面是@奥卡姆剃刀 去年在搜狐跟网友谈论电工学犯下低级错误的记录。他的话证明了他连电压是什么都不明白。电压是电势差。小鸟站在高压线上身体上并没有电压,剃刀却以为小鸟身上接有高压电。这段争论我这里贴的比较全,主要是给大家提供一个上下文,以免有人说断章取义。剃刀的低级错误部分我用了醒目的黑体字。

这才是前几天我在搜狐说剃刀缺乏电工学基本知识的真正依据,而不是剃刀这几天一直在他微博上晒的那篇我的微博。我在搜狐还有另一篇微博评论他关于手机充电的文章:

【@讲逻辑 他两次测量,电压相差无几,但是电流却差很多。他解释是USB口带载能力弱。其实带载能力就是体现在电压上的。所谓带载能力弱就是电压很多降在电源内阻上,因此输出电压就低了。他测量到的电压基本相同,就说明了两者并没有表现出带载能力的差别,而电流的差别应该是手机状态不同造成的。你看我这样分析对么?】

剃刀在反复晒我的另一篇微博,并且不停我人身攻击的同时,对我的这篇微博不做任何回应。剃刀明显没有“伏安特性”的概念,以为一个电器通过的电流可以跟加在它上面的电压割裂开来。无论是“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奥卡姆剃刀 (以下简称剃刀)写了一篇博文叫【奇妙的概率错觉】http://t.itc.cn/CF7n4,其中主要涉及了条件概率,贝叶斯定理等知识。但是其中有一些对概率知识的误用。

他写道【我给学生讲课时,经常会讲一个例子:我是医学盲,对罕见病的诊断一无所知,而你是罕见病诊断专家,误诊率低至1%,在大街上随便抓一个人,我俩分别诊断他是否患了一种发病率为万分之1的罕见病,你动用了所有豪华的检验设备,而我就闭着眼睛判断他没病,那谁的诊断结果更准确呢?我比你准确大约100倍!】

他这个例子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对贝叶斯定理的应用,这个应用说明了对医疗测试准确性要谨慎解读。即使是误诊率1%(准确率99%)的医疗测试,在患病比率极低的情况下误诊率(主要是false positive)也是相当高的。

他又举了电视剧《豪斯医生》的例子:【美剧《豪斯医生》中的主角豪斯是个非常厉害的诊断专家,难诊断的罕见病患者纷纷被送到他的诊室,有一天他的医疗团队发现有个病人的症状符合两种不同罕见病,难道一个人居然同时得了两种罕见病?假设两种罕见病的发病率都是万分之1,同时发病的概率不就是亿分之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