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苏朱国平
江苏朱国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738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本博客所有文字均为原创,如需转载或选用,请注明出处。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我的圈子
暂无内容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0-05-20 22:40)
分类: 散文

那天梓林先生招聚,我、正宏先生之外,新添他老家草堰的两位朋友,其中一位和我毗邻而坐。席间,我们聊到永宁桥和街市河夹沟,我说虽写过永宁桥,但却没有好好看过桥下的夹沟和桥边的古街,邻座当即邀请:什么时候再来,到了草堰,找我;街上随便遇个人,问王大,都能告诉你我在哪里。我们当即加了微信。王大马上发给我一张照片,说:“防止到了以后不认识。”

才隔了一天,我真想来了,便给王大发了一条消息:明天来玩。他回:欢迎来看看!知道梓林先生走不开,便联系正宏先生,约好一同前往。第二天八点多,我们行至半途,王大来信息催问我们到了哪里,说他已在等着。我把消息给正宏先生看了后,他点头一笑。临出发前,正宏先生说,人家或许说个客气话,我们真去?我说王大不像是个说说客气话的人;如果万一他有事忙了没时间接待我们,我们中午就到大龙我弟弟那里吃饭。我们都见过这样的情况:热情相邀,当真的准备赴约的时候,准东道主却日理万机,忙得只好打招呼又约下次了。

没用得着问路,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14 10:44)

2020年1月24日,农历除夕。为了应对形势严峻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武汉宣布封城。紧随其后,全国不少城市,由大及小,也纷纷效法,以致关卡设障,公路断行。这些,对于遏制疫情,无疑是十分必要的。估算为此付出的物质形态的社会成本,是统计学家在疫情结束后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定是一个庞大得让人惊愕的数字。

我的问题是,这个因封城封路带来的庞大成本,可以不用支付吗?或者说,城与路,可以不封吗?回答是肯定的:完全可以。

我们不妨做这样的一些假设。如果武汉的市民,如果这块土地上居住的所有人群,在知道新型冠状病毒流行后,都有对于传染病的充分认识,都有于己于人的防范意识,都在发现自己是可能的传染源后,能自觉、主动居家隔离,出门即戴口罩,或主动到当地医院坦陈病情,寻求救助。那么,所有的封闭,还有多大的意义?不需要封闭了,自然也就免去封闭所需要的巨大社会成本(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在朋友圈看到一则视频,从高楼的一扇窗口,飘下纷纷扬扬的纸片——那是货真价实的百元大钞。声音解说:这是第四拨朝外面撒钱了。文字说明:湖北(某地)一家四口全感染肺炎,从27楼分四次撒下几万人民币。这一刻,我的心颤动了一下,没想得太多,只是觉得钱,这被许多人奉为神明的东西,缺了的确不可,但吃用之外,实在没有多大的意义,那些”终日只恨聚无多”的贪婪之辈,其实都是傻瓜。于是,提笔写下几句感慨:闻听一家俱染疾,无边绝望裹心田;频将大钞临窗撒,废纸风飘空打旋。

不信谣、不传谣,是我一贯的坚守。对于各种渠道来源的信息,给我的或我凑巧得到的,我向来不会照单全收,会用自己的思考,对其可信度作出判断。对这则撒钱的微信视频,我做了这样的分析:首先,从近日的一些官方发布的文字,我确定了在湖北,全家感染病毒的个案至少不是孤例,亦即全家感染的可能性是有的。其次,当灾难袭来,一些心理比较脆弱的人,会有精神的崩溃,如果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春节将至。值此辞旧迎新之际,想写点什么,却不知何处落笔。蓦然,想到了在微信朋友圈读到的著名学者戴建华先生《略谈读书》一文中的一段话:“有朋友说我坚持读书五十年了。------时间倒没算错,但我真的没有坚持;没人说我坚持吃饭喝水有半个世纪了。读书和吃饭喝水一样,是生活的必须,活着的应有之义,就不需坚持了”。于是,这个题目,便从脑海里跳了出来。

自媒体时代,对于喜欢摆弄文字者而言,每天发点应景式的文字,刷刷存在感,这倒真的不需要坚持。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世事纷繁,人间万象。每一个有正常感知能力的人,或喜或忧,或褒或贬,是之非之,爱之恨之,一定都各有判断,各抱情怀。稍微有点文字爱好与表达能力,都能动动手指,或借他人之口,展示自身好恶,或写下思考所得,一吐为快。而当这一切都成为习惯,成为生活的不可或缺,何须坚持?

问题是,在无须坚持的表达中,我们都说了些什么。要求每个人都口吐即莲花,语出皆珠玑,这既无必要,也不现实。但要求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随着作者连载更新的节奏,次第读完晓舟同志的中篇小说《职场奇人》。以我对作者的了解,如果说,这是一篇自传体小说或纪实文学,或许更为贴切。

读罢全文,我为小说主人公、企业工会 Z席吉风恪守信念,忠诚履职的执著所感动,更为作者直面现实的勇气而心生敬意。因为能够直面现实,作者才能在读者并不陌生的时代背景上,通过故事情节的展开和一系列人物形象的刻画,尤其是主人公吉风的形象描写,为那个足音未远的岁月,留下一段真实的历史记录。时光虽渐远,阵痛犹未已。

从事机关工作的吉风,是驰名一方的笔杆子。以文字见长供职,深得领导赏识。他负责全系统宣传报道工作,真正是喇叭有声,报上有文,甚至能把文章发到最具权威的国家级大报,上头条,得大奖,工作可谓做得风生水起,成绩斐然。会耕田的牛有田耕。吉风被提拔了,却不是在机关,而是顺应改革需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和小朋友闲聊,由电影说到了电灯、发电机。我告诉他,这些都是一位叫做爱迪生的美国发明家的发明。小朋友说:可是我们国家有核导弹。我没有问他为什么想到了这里,只是耐心地解释:美国也有核导弹的,而且是世界上第一个制造出核武器的国家。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底下小朋友竟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哼,爷爷,你不爱国。

如果是一个成年人,哪怕是一个中学生和我说出这样的话,我都知道,我们应该改变话题了,但眼前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而且是我的孙子。我必须尽量简单地指出他的话里存在的问题。我耐心地、用平和的语气对他说:爷爷的话,只是叙述最简单的历史事实,不涉及对话题牵涉的任何一方的评价,你怎么可以由此就说爷爷不爱国呢?再说,你知道什么叫爱国吗?小朋友说,你说的不是事实——你百度给我看——反正美国没有我们国家好。我还想再说点儿什么,小朋友的爸爸笑笑,打了圆场:好了好了,都吃晚饭吧,这个问题以后再讨论。

小朋友的认知,存在显而易见的问题。一是获得的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前几天,上二年级的孙子带了与他同桌的同学来家里玩。这是一个长着一双大眼睛的虎头虎脑小男孩,说话奶声奶气,却不给人一点“怯场”的感觉。我看他个儿挺高,疑惑比我家孩子年龄要大些,就问:宝宝,你今年几岁?没想到,小男孩说:爸爸叫我不要和别人说自己的年龄。我不强求他回答,换个话题自下台阶。小男孩和孙子在客厅玩时,孙子不知怎么想起问他:你们家离学校远的那个房子,在哪个地方?小男孩“嗯——”了一声,摇摇头说:我爸叫我不要和别人说的。

呵呵,冰清玉洁的童心,在这里已经蒙上一层厚厚的尘垢。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许说,见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这,还是孩子吗?看花花笑,遇鸟鸟唱,梦乡里都铺满阳光、沐浴芬芳的无忧无虑的可爱的童年,就这样被以爱的名义渐渐断送。我不知道这个小男孩被谆谆教诲的,还有多少不能说和不可以说,但可以肯定,他的心中已被安上一扇门,或开或闭,已由不得儿童的天性。现在,他的“不和别人说”或许只是源自外部的干预,终有一天,会成为他的“自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苏州东山,莫厘峰下。坐落在古镇南首的老李家的这幢四层别墅,古朴典雅的门楼上方,镌刻着三个鎏金大字:宝翰堂。

进得大门,院子里一侧的回廊里,陈列着老李自己撰写的书法楹联,一侧是假山池塘,虽规模不够宏阔,但池中莲叶亭亭,锦鲤戏水,将太湖石叠成的假山,烘托得颇具几分气势。

拾级而上,一楼的左侧,放着一架古琴。中堂和右侧,有如主人的作品布展,山水画条屏,根据画面内容撰写的对联,这一切,弥漫着一股浓郁的书香之气。

二楼和三楼,我们跟随主人的脚步,走进一个珠光宝气的世界。各式铜制宝鼎,陈列在古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09 09:01)
分类: 随笔

喜欢这座滨海小城。明净的天空,清新的空气,总让我想到大海的蔚蓝和浪花的洁白。虽然缺少“人家尽枕河”的水韵萦绕,但初具现代都市气息的街道,路面宽阔,洁净,街市繁荣,绝没有一二线城市常有的那种人满为患的拥挤与堵塞;有为老年人所崇尚和喜欢的闲适与安静,但绝不缺少为年轻人追求和钟爱的活力与生气。

出行月余归来,一进入市区,便感觉焕然一新。马路像洗过一样的洁净,地面上任目光怎样搜寻,都见不到一片垃圾。汽车、电动车等各种车辆,一律有序地停放在划定的泊位内。之前偶尔见到的行人闯红灯,不从斑马线过街等现象,全部绝迹。当然,这一切之外,还多了一道风景,即每个交通路口,都有交警及协助交警维持秩序、身着红色安全警示服的各类志愿者。寒风中,他们不停地吹着口哨或挥动小旗,使眼前的城市显得规范而有序。

大街上如此,小街小巷也干净整洁。原来在相对固定的地点常常看到的路边摊,全没了踪影,更不用说那些把自己长的蔬菜装在三轮车上,拖到某个小区外销售的流动摊点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25 15:39)
分类: 随笔

城市的这一段,沿着马路的一侧,建起高高的围墙。粉刷过的墙面,被涂料造出一层浅蓝的光鲜。配合中心工作的标语,点缀其间的宣传画,渲染出浓烈的时代气息。

我知道,这是一个尚未完成的拆迁地段。大多数人家已经被拆掉,而还有几家,因为住户和拆迁方还没有协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