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lchian
Alchi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13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7-07 23:12)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恰逢毕了业了一年了,写一点儿东西吧。一年前写了一堆以farewell为主题的东西,不过想想吧,这个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彻底的farewell啊?马勒写完第九交响曲,不还是写了第十交响曲?是吧。所谓盖棺论定,那也得等到盖了棺才能论定啊。我这把年纪,距离自然老死,似乎还有那么几年。最近三个月因为种种缘故(本文会提)所有的藏书暂时封箱,所以写点儿东西吧。

先说点儿什么呢?话说我这个人,并不是什么社交达人,平日里也没有多少可以交流的人啊什么的。不过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好像应该是令我感到惊奇的是,我居然握着不少于绝大多数我认识的人的八卦新闻啊之类的。所以今儿我先说的,就是八卦。

都说一遍吧,篇幅太长,而且涉及了太多的隐私话题,毕竟我拿到八卦也只是机缘巧合,并不是说拿来卖钱啊之类的。举一个有点儿意思的小例子吧。话说去年大概三月份的时候?额,不要问我为什么说这个时间点的事儿,虽然没有毕业。有个家伙,额,我就以他的姓氏首字母命名吧,Y。(估计有人已经猜出来了)此君主动向我贡献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1 22:18)

每年的下雪天或者下雨天,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这个事儿。

话说这个事儿距今应该差不多15年了吧。那时候我还住在某个小镇的地税局的家属楼,这个地儿可以说是这个小镇最有怎么说呢……意思的楼了吧。不少这个镇上的有地位的人物住过这个楼。我爹是楼下地税局的一个小官儿吧,旁边楼栋有个孩子,跟我一个年级,他妈妈好像是旁边镇政府的一个职员吧,反正,家里肯定不差的。

可能是当时楼里就我们俩小孩儿的缘故吧,所以我们先认识的。期间发生过许多事儿,我在这里也不想细说,毕竟这是篇公开的博客,不是私下里聊,我也没那动力都说一遍,我这里就说一点儿。话说也是有一天,应该是周三,我们当时周三放学早,大概三点半就放学了,那天正好赶上一个下雨天,我们俩就跟往常一样,随便找个楼梯口躲着呆着了。结果呢,有位老奶奶路过,带着两个妙龄少女,看我俩可怜,就问我们,要不要去她家里待会儿?我们心想反正没事儿干,就去呗。

嗯,按现代人的眼光应该是我们俩小屁孩,加上俩妙龄少女,顺便一个老太太,嗯,可以飙车了,然而这个世界上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大调和小调的区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1-03 20:46)

今天本来想动笔科普的,不过由于熟悉《春之祭》需要一点时间,我需要阅读一些东西加上听一些录音来写,所以暂时先不动笔这个了。以后再写,

写点感受吧。2017年第一个工作日,早上搭车路遇车祸,险些迟到,到单位后电脑开不了机,一天都没工作。当然,最糟糕的是,最好的朋友,在我又一次不长记性自我贬低后说了我一顿后,再也不理我了。(微信和红包,QQ就不提了)

额这篇也不敢说就是给她看的吧,因为我知道如果我现在试图挽回这段友谊,不太现实。我了解我自己,如果我在任何一个方面,伤害了我的好朋友,ta通常不会原谅我的,比如我前队友。这次,我知道我的那个朋友对我非常好,所以我的这次犯错才显得不可饶恕。有些事情人得学会习惯,如果我做不到尽善尽美,只要有那么几处,犯了错误,就会被人一辈子讨厌。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以及我人缘差的原因。

其实我是个脸皮很薄的人,我不喜欢别人嘲笑、讽刺甚至骂我,一如我从来不骂人一样。但人活在世上,总有被嘲笑、谩骂的时候,如上,只要你做不到百分之百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话说前几天心血来潮打开QQ,随手翻了翻本来就不怎么多的好友。然后无意中扫到了目前有联系的唯一一个徒弟,结果点开空间一看,哎呦我去,居然有权限了,有点儿意思啊。我赶紧上朋友圈看看,额,这个倒是没有权限,虽然也没什么东西。

话说这个徒弟上一次联系我,还是今年大概五月份左右,让我帮忙弄论文格式,再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了。上一次碰面是在帝都,三月份我去帝都面两场试,然后让这家伙带我在帝都逛了一天。额,好吧,最近一次互动是在朋友圈应该是,也是好几个月之前了吧。思绪回到了十年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是一年生日过去了,今年觉得应该留点儿纪念。

话说回到三天前的光棍节前夜。半个礼拜没怎么理我的老司机突然找我扯皮来了,因为终于把论文搞定了,这货挺开心,我也挺开心的。然后我俩各种聊,聊到快零点,我想着差不多人家该抢双十一的货了,准备睡了打算。结果这家伙,上来一句:“生日快乐啊!”我一愣。

其实我一开始想的吧,就是双十一了,大家都忙着买买买,还有谁能记得正巧落到光棍节过生日的我呢,本来生日都是挺冷清的,没想到啊,还有人在百忙之中记得我生日,还是掐着点儿发的。

大概八分钟后,QQ收到推送,有一份500M的大礼包,有9个版本的恰空,还有一些风衣录音,还有老司机亲自写的寄语吧算是。看得我这个无地自容啊。要知道就在那么几天前我还发表了一些令人生气的言论(虽然本意没有那么坏),我还想这家伙会不会因此就再也不鸟我之类的呢。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您说一个大学学文科的人在纠结降噪的问题,就为了让这个礼物更完美一点儿,还有把我不经意间说过的一些话记住并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30 12:41)

很简短的一篇记述。

昨天赶上阳光明媚,天气适合,正好天津大剧院有演出,就出来逛了逛。目标还是那个目标:天津文化中心。

这次没有在儿童主题的那个大楼里磨叽一下午。先去的是文化中心南边,扫了一眼天津图书馆,论占地面积并没有天大新建的图书馆大,当然我也没进去。

天津图书馆旁边的是天津美术馆,我一开始当成了天津博物馆,此时里面展览的是各种剪纸艺术,以及四层的齐白石作品展。一个人逛的时候想起了Miss Deng(这是我给老司机弄的第几个称呼了已经……)在帝都之行后朋友圈里说的,如果去一个地方,还是那种自己不甚了解的地方,如果是一个人的话,会很乏味的,我现在终于体会到这种乏味了。因为之前虽然好几次去帝都也是一个人,但起码去的古迹之类的,虽不敢说多么熟识,基本的了解还是有的,所以感觉蛮有意思的。但是剪纸艺术和绘画艺术有个特点,甚至可以扩展到整个美术作品范围内,那就是它所有的信息可以在眼睛扫过的一瞬全部传递给你,只不过没有美术基础的不会完全得到罢了。我就是那种美术基础很差的。您像上回帝都那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54430日,一代枭雄,也是全世界反法西斯同盟最痛恨的人阿道夫·希特勒饮弹自尽。54日,柏林宣告解放,58日,法西斯联盟的主力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仅仅过去了五天,由柏林爱乐乐团的一部分成员和另外一些团体的演奏家在指挥家汉斯··本达(Hans von Benda)的带领下,在勋内贝格议会厅举行了欧战后的第一场音乐会。人们不光光要和平,要黑面包,要土豆,要一切生活资料,也需要交响乐,也需要柏林这个音乐圣地中的大管弦乐队。其实,曾经那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管弦乐团——乐团柏林爱乐乐团已经不复存在,这支富特文格勒大师率领的亲兵已经散失殆尽,近30名优秀的音乐家死于战乱或者自杀。而柏恩布格大街上的爱乐大厅也在1944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一乐章《尘世苦难的饮酒歌》感慨自然长存而人生稍纵即逝。从内容上说,可以算是贝特格对李白原诗《悲歌行》的一次误读。李白原有的怀才不遇继而产生的超脱姿态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颓废情绪。

内容虽然充满了不清醒的醉意,这段开场白的写法却堪称郑重其事,结构上启用了奏鸣曲式的严谨框架,配器声势浩大,男高音的出场姿态极为醒目。原诗的诗眼“悲来乎!悲来乎!”在此被直白地译作“生与死一样黑暗,一片黑暗!”。由此,生与死的命题在一开始就明确无误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这样的开场白和前面叙述的创作背景,让《大地之歌》很难不被理解为厌世消极之作。确实,不少人倾向于用欧洲19世纪晚期的所谓“世纪末”颓废思潮来解读马勒作品中那些消极的溃败(如马勒第六交响曲第四乐章)、夸张的尖叫(马勒第五交响曲第一乐章)、对乌托邦的徒劳追寻(马勒第一和第四交响曲)以及不时闪现的厌世情绪。

然而,《大地之歌》却不适合这个套路。因为在作品酝酿之初,马勒对于自己大限将至就已经有了清醒的认知,相比于和同时代人一起“颓废”,《大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111120日,在音乐大师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去世后六个月的时候,他的学生和挚友、著名指挥大师布鲁诺·瓦尔特(Bruno Walter)在慕尼黑指挥了他的遗作《大地之歌》的首演。作为为期两天的马勒追思活动的一个环节,这场演出被特地安排在了马勒的第八交响曲首演大获成功的城市慕尼黑。然而,《大地之歌》并没有因为马勒的辞世而得到神圣化的反响,几乎和他大部分作品首演时的状态一样,毁誉双方在现场激烈地展开了撕逼。

指挥家瓦尔特的面色因悲伤和激动交加而显得无比苍白,在此起彼伏的口哨和嘘声中被马勒狂热的拥趸连续请上台谢幕多达十多次。支持者——包括韦伯恩(Anton Webern)在内,被作品不同寻常的诗意化描述所惊艳;反对者则认为该作品缺乏重心,不知所云。

然而,毁誉两方都承认的一点是,无论好与坏,《大地之歌》与马勒其他任何作品相比,都显得大不相同。它是马勒末期的“天鹅之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