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惠永臣

 作协会员。鲁院学员,甘肃“诗歌八骏”成员。入选2019年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项目。出版诗集《时光里的阴影》《春风引》、有1000多篇(首)诗歌散文发表于《诗刊》《校园文学》《作家文摘》《作家》《民族文学》《解放军文艺》《飞天》《江南诗》《鸭绿江》《少年文艺》《草原》《扬子江诗刊》《边疆文学》《青年作家》《星星》《诗歌月刊》《滇池》《重庆文学》《四川文学》《黄河》《诗人》《岁月》《黄河文学》《诗潮》《诗选刊》《江南诗》《延安文学》《安徽文学》《天津文学》《西部》《辽河》《星火》《诗林》《延河》《诗歌月刊》《江南诗》《诗歌》《青春》《文学港》《散文选刊》《山东文学》《西南文学》《阳光》《湖南文学》《福建文学》《西北文学》《青海湖》《朔方》《骏马》《佛山文艺》《都市》《牡丹》《延河》《厦门文学》《北方文学》《绿风》《散文诗》《回族文学》《散文诗世界》《大观》《娘子关》等多家报刊杂志。曾获甘肃省第五届、第六届黄河文学奖,获《黄河文学》2014-2015双年度文学奖三等奖等奖项;作品入选多种选本。

作者通联处:甘肃白银市靖煤集团公司魏家地煤矿。邮编:730913,电话:18309438760邮箱:bypchyc@sina.cnqq:731599694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642416785

 

挖煤者。码字者。

贫农出身。有仗义感。

不入流派。不阿谀奉承。

搜索

复制

搜索

复制

全球股市
个人资料
惠永臣的博客新
惠永臣的博客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348
  • 关注人气:1,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20-11-29 19:11)
人物故事之一

他是我亲戚的亲戚,也是我的下属。
原来我在办公室的时候,他是电工。我知道,电工班一共六个人,唯他年岁大,也唯他干的活多。因为他老实,好欺负,所以他不但干的活多,而且挨的骂也多。我亲眼见过一次,要给我的办公室换顶灯,年轻人都不愿意上梯子,大家磨蹭的时候,班长发话了,大声吼叫,某某某,你还不上梯子,等什么?只见他低着头,顺着梯子爬上去,而其他人坐在沙发上说说笑笑,抽着烟卷。一次没有收拾好,班长大骂:你个怂事都干不好,挨了一顿臭骂,他依然不吭声,第二次爬上梯子。其他的人,只是嘲笑他,摇摇头。
这个班长不知道他和我有点沾亲带故,他也没有吱声,默默的干着自己的活计。看着他两鬓已经斑白,还受别人欺负,真是心里不是滋味,但我还是没有挑明我们之间的关系。
班长还在唠唠叨叨地说他是一个头不对的人,什么事情也干不到世上。我仍旧没有说什么,我想,既然他头不对,为什么还让他上梯子?动电也是危险的活计,为什么还安排他上梯子?为什么年轻人不干,还可以嘲笑他,甚至呵斥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1-29 15:41)
分类: 自己的诗歌
俗常的一天

我喜欢走在园子的小径上
尽管镶嵌在路面的石子
磕着鞋底,不怎么舒服
但可以让你
时刻感受到生活中的坎坷不平
园子中这些老朽的榆树
仍然活得自信而坦然
园地里的落叶
也被别人扫走,让偶尔的落雪
看起来更加安静。树杈上的鸟窝
在风中颠簸
看起来它们的日子
过得也不怎么顺心
地埂上渗出的碱迹,比起落雪来
显得苍白而无力,这又是俗常的一天
尘世仿佛还是老样子
但你必须承认
它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1-29 15:06)
分类: 自己的诗歌
野菊花

我相信,此刻在山上的
他们都是爱菊的人
一整面山坡,野菊花亢奋地开着
忙碌的要数蜜蜂和蝴蝶
它们要采遍所有的菊朵
而爱菊的人,却忙于拍照
忙于将寒衣送给需要的人那里

忙于留住
这秋天最后的芬芳,这些漫漶的香气
像命运一样易碎
而那些碑石
却隐藏在菊丛里,在时有时无的秋风里
偶尔抬头
它们从不着急,每年的这个时候
是它们最先发现这些菊花的
也只有它们懂得
生死由命的从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自己的诗歌

它们一抬头,世界就马上温柔起来(组诗)

惠永臣

 

山坡上

 

山坡上,那么多的牛羊低头吃草

那么多的石头

都放弃了言说,它们却都是见证者——

 

草木绿了又黄

黄了又绿;牛羊一批批长大

又一批批被运往山外

 

牧人从来舍不得让皮鞭

打在牛羊的身上

挤奶的女人,从来都会给羔犊子

留一口奶水

 

当你站在山坡上

甚至站在它们中间,你就会感动的流泪

 

——它们一抬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1-28 16:09)
分类: 自己的诗歌

山中

 

山径上还留有薄雪

我正好把自己的脚印,歪歪斜斜地

留在了上面。山上有林子

高高低低的树,都落光了叶子

鸟们的负担似乎更轻了,它们的声音

也就更干净了。它们互相打着贴心的招呼

而我独自一人

我长长地喊了一声,算是

自己给自己打了声招呼

之后,山愈静

而雪,悄悄地模糊了

一个人的行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1-28 15:44)
分类: 自己的诗歌

两具蝉蜕

 

农历十月的风经过花枝

古旧的蝉蜕,吹出冰霜的喘息

 

它用它的轻,紧紧抓住干枯的枝

浮动的范围

在咫尺之间。它努力过好几次

都没能靠近那堵矮墙上的另外一只

仿佛到死,也未曾靠近过它

 

——花香像叶片

干透而易碎。它们的尊严

距离之近而又如此矜持

 

 

好事者,意欲让它们靠近

像爱情那样,但仿佛已无激情

一碰,既成齑粉

即便入药,也已无法医治

一个缺爱的人

他空寂而无聊的下午,由来已久的彷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发表的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1-26 15:36)
分类: 自己的诗歌

仰望(比喻)

 

冷风吹打着树木

雪花总是稀稀落落。大楼的外墙上

仍挂着两个人,他们偶尔交谈

在空中借火

更多的时候,他们像两片飘荡的叶子

 

两个善于在高处

打磨阳光的人,常常止于我的仰望

 

这些生活在半空里的人

忙着给大楼送去温暖

他们似乎还美感觉到冷

 

我替他们担心

会不会像树叶,被冷风吹落于地?

但我觉得

他们更像两簇火把,燃在半空里

或者,是冬天的琴键上

两个跳动的音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1-25 16:16)
分类: 自己的诗歌

劝导

 

山上,松果慢慢地落着

有一下没一下的。松鼠还在忙着

搬运最后的粮食

而雪已经在枝头上,凝结成一团一团的

松鼠还没有顾及到它们

 

那个一心想背离家庭的人

她怅望着

山下的人间,按时升起了炊烟

光明,有些来自云层里淡淡的夕光

有些来自周围的雪

 

她在松树下徘徊

踩乱了雪地,也踩乱了一个人的内心

你长时间的劝导

犹如远天里的那一抹亮色

越来越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发表的诗歌

发在《人文白银》2020年第3期上的4首

表达(组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