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某领主
某领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7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我叫苹果蕾儿,是一匹没有可爱标志的小马。我最近一直在考虑关于可爱标志意义的问题,或许正因为一直没有得到它我才有更多的时间去考虑它的意义。
  我有两个好朋友,疾驰路儿和甜心蓓儿,之前能结交到她们是因为她俩也没有可爱标志。然而最近我却一点也不想见到她们,这并不是因为她们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仅仅是因为她们已经有了可爱标志而我还没有。我不想让她们尴尬,也不想有种被她们怜悯的感觉,也许朋友终究只是生命中的过客,一如没有可爱标志的这段时间吧。
  记得刚认识时她俩说过,还没有得到可爱标志意味着有无限可能,在将来的日子里或许还有很多精彩等着我们去发现。基于这份态度我们在一起做过很多的傻事,虽然回想起来的确很欢乐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无限的可能某种意义上也是无限的不可能,如果找不到真正适合你的那么再多的尝试又有何意义,这可不是吃了五个饼再吃半个就饱了的情况啊。
  老实说得到可爱标志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我,这一点我从一开始就没抱多大期望。这件事情说到底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有的小马运气好获得的比较顺利,而我相对而言没有那么走运而已。这些话说起来我都明白,可当某些小马炫耀自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于是小猪韦伯活了下来并且成了人们眼中的明星,而可怜的夏洛特则在无人问津中长眠于废旧农舍墙角的尘埃里。”当最后一句旁白念完,甜心蓓儿领着其他参演的幼驹们来到台前谢幕,同时接受着台下小马们的喝彩和蹄声。
  “精彩!不过甜心蓓儿,我这里有个不同版本的《夏洛特的网》,不知你是否愿意听一下呢?”就在这时一阵奇怪的风突然将在场的小马们如烟雾般吹散,却唯独将台上的甜心蓓儿独自留了下来,与此同时一匹深蓝色的天角兽从天而降来在了她面前。
  “呃……是您啊卢娜公主,这么说我是在做梦吧。”面对这一情况甜心蓓儿一时有些不知所措,“那什么,您请说吧,我听着呢。”
  于是卢娜公主一脸严肃的开始了她的叙述:“在故事的前半部分和原来一样小猪韦伯与蜘蛛夏洛特成了朋友,而当得知韦伯有被屠宰的危险时夏洛特也选择尝试救他。然而这一回故事的走向出现了分歧,当夏洛特努力的用网写出赞扬韦伯的词语时,人们的关注点却从这只小猪转移到了她自己身上。是的,人们从不在乎出名的是谁,他们关注的只是明星效应本身。
  好在小猪韦伯也因为这件事而转危为安了,在镇上牧师的建议下农场主人决定为这个奇迹发发慈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晚我们就在这留宿吧,这地方还不赖。”说话的是苹果酒,她正和妹妹苹果蕾儿(Apple Bloom)进行一次野外露营。同行的还有瑞丽提和她的妹妹甜心蓓儿(Sweetie Belle),以及雨动炫和疾驰路儿(Scootaloo)这两匹并无血缘关系的飞马。
  “你管这叫不赖?”瑞丽提用她一贯挑剔的眼光审视着周围,她们现在是在一座破落的废宅里,虽说没看出有任何安全方面的问题但也显然谈不上舒适性。
  “知足吧大小姐,这荒郊野外的你上哪找比这更好的宿营地去啊?”遇到这种情况苹果酒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和瑞丽提合不来。
  “行了,出来走一趟谁都不想扫兴不是吗,与其计较这些还不如一块来找点乐子呢。”这时雨动炫在一旁发话道,“我有个提议,不如我们来讲鬼故事如何,如果诸位没有准备的话我不介意先开始。”
  “你们玩吧,我有点困先睡了。”这时却听一旁的疾驰路儿开口道,看她的样子似乎的确兴致不高。
  “哎,你确认你要错过这个有趣的环节吗?”苹果酒有些替她遗憾的说道。
  “让她去吧,只要她乐意就行。”雨动炫没太在意,却没注意到苹果蕾儿和甜心蓓儿都暗暗叹了口气。
  不知睡了多久疾驰路儿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哈呃!”大清早的,睡梦中的斯派克突然被晖儿一嗓子惊醒,他睡眼惺忪的抬头看去,只见那紫色的小马正抱着被子坐在床上颤抖不止。
  “怎么了晖儿?”小龙揉揉眼睛打着呵欠问道。
  “你绝对猜不到我梦到了谁。”晖儿心有余悸的说道。
  “谁能把你吓成这样……无序吗?”语气中仍带着倦意,斯派克漫不经心的说道。
  “还真让你猜着了。”晖儿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有些惊讶的说道。
  “看来要让你彻底走出那一战的阴影还需要时间呐。”斯派克转过头想要接着睡。
  “你不明白,这梦境真实得让我都分不清我是在做梦还是他的本尊真的找上我了。”晖儿说着用前蹄攥紧了被头。
  “你想多了,他的本尊被你们囚禁着呢。”小龙勉强撑起左眼皮看了看晖儿。
  “他的身体被限制了自由没错,可我并不确定这样能限制住他的精神。老实说现在想起这事来我还真有点后悔呢,应该把他限制得更彻底一点。”晖儿攥着被头的蹄子显得更用力了。
  “那他跟你说什么了?”斯派克不太情愿的坐起身来。
  “他说:‘哦呵呵哈哈,你要大难临头了!’就这样。”晖儿回答道。
  “嗯,像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风含羞呆呆的愣了片刻,脸上终于浮现出了往日的笑容。“谢谢你苹果酒,”她轻声说道,“你让我意识到了自己所作所为的重要性。”肌肤又恢复了亲切的嫩黄色,仁慈本源也重新在她的颈部闪亮了起来。
  “欢迎归队风含羞。”晖儿在一旁鼓蹄道,“还有苹果酒你的口才真让我服了,在我所遇到的小马里能排到第二!”
  “第一是你自己吗?”苹果酒笑道。
  “第一空缺!在我的评价体系里可是很难有第一的。”晖儿趁机摆起了架子。
  接下来是方糖街角铺(Sugarcube Corner),由蛋糕夫妇俩开设的甜品店,但由于平日里的外送已经够他俩忙的了,因此店里的事大多交由乒儿照顾。而乒儿现在则正通过一根粗大的管子将甜食往小马们嘴里灌,被灌食的小马肚皮撑得溜圆却又能像气球一般飞上天空,这让晖儿以及同来的另外两匹小马看得是目瞪口呆。而最令她们不忍直视的是,尽管那些小马在被灌食过程中表情显得非常难受,可当肚皮复原重新回到地面后他们却又会像上瘾了一般要求再来。
  “总算找到一件稍微有点意思的事了,我说你们几位不想加入进来吗?”乒儿看向她们露出一丝邪气的笑容。
  晖儿和苹果酒面面相觑有些拿不定主意,而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毫无征兆的响彻了整个迷宫,让大地为之颤抖墙壁为之动摇,紧接着所有的墙壁都化作了碎石腾空而起,令整个迷宫于顷刻之间便消失在了小马们的视线之外。“很遗憾,游戏结束,你们失败了。”无序重新出现在了众小马的面前,并归还了她们的翅膀和角。

  “你什么意思,雨动炫呢,你把她怎样了?”晖儿跑到无序面前焦躁的问道。

  “哼,我没把她怎样,是她抛弃了你们自己逃走了。”无序冷笑道。

  “你胡说!”晖儿气得双眼都泛起了血丝。

  “他没胡说,”苹果酒抬头望向天空,语气中充满了冷漠,“那个胆小鬼她跑了!”顺着她所看的方向望去,一道拖着彩虹轨迹的身影正渐渐远去。

  “这……怎么可能?”望着雨动炫飞走的方向,晖儿身子一歪差点瘫倒在地上。

  “现在知道自己有多不自量力了吧,和我斗你们还太嫩点。”无序把脸凑到晖儿近前嘲讽道。

  “别太得意了无序,只要我们没拿回睦和本源这事就不算完。”晖儿咬牙切齿的抬起头瞪着嘻皮笑脸的老邪龙马,“现在没了迷宫路顺畅多了,接着往回赶吧姑娘们!”

  “好啊,我奉陪,正愁找不着乐子呢,看你们瞎忙活也是种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先来看苹果酒这边,这位向来以能干著称的小马此刻心里却异常的焦虑,凭借陆马敏锐的觉察力她在见到无序时就感受到了来自他的压迫感,只是她觉得这种心态并不好让别的小马分担即使是那些跟她最要好的朋友。或许是由于小马在焦虑时更容易注意自己平时最熟悉的事物,她竟然鬼使神差的跟着一堆散落一地的苹果来到了一处果园之中。“你好啊苹果酒。”在一棵最高的果树之上,苹果酒看到了正在“吃”苹果的无序,他随手摘下一只烂掉的苹果,每咬一口都在让那只苹果变得饱满而新鲜。
  “有何贵干?”苹果酒警惕的问道。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无序将树突然变矮然后从上面跳了下来,“告诉我,其他小马去哪了?”
  “他在打什么主意?不行,我不能告诉他朋友们的下落。”尽管之前听晖儿说让她们到图书馆去,可一想到这苹果酒依然向无序给出了“不知道”的答案。
  “撒谎!”无序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苹果酒不禁哆嗦了一下,这是她最不愿听到的指责。“这么说你知道实情喽,那你又何必来问我?”她不服气的问道。
  “不明白了吧。”无序晃动着右爪食指,“其实我根本没打算从你那获得信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起无序(Discord)所引起的那场惊天浩劫,大多数小马并不能给出一个具体的描述。这倒不是因为整个过程如何的不堪回首(虽然也确实挺不堪回首的),而实在是因为他们几乎都已经忘记事件的经过了。这也不难理解,毕竟那时候大家的脑子都不太好用。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比如那些曾与之抗争过的小马,正是通过她们才让我们了解到了关于这次危机的一些详情。
  早晨,夸步都(Canterlot)的皇宫之中,圣灵天公主正不住的踱着步子,从她严肃的神情以及步伐间的不安不难看出事态的严重性。

  “公主殿下,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就在这时,一连串急促的马蹄声重新提起了公主的精神,出现在她面前的正是以晖儿为首的那六位小马,“您是因为什么事让我们来的?是异常的天气,疯长的植物,失控的动物或是失灵的魔法吗……”晖儿还想接着往下问,圣灵天却挥了挥前蹄示意她打住。

  “跟我来。”圣灵天简单的交代了一声,便径直领着六位小马进入了宫殿内部。
  “喔……这里是?”行走在一道长廊之中,瑞丽提一边赞叹于两侧彩色玻璃窗的精美一边低声向晖儿问道。

  “溯昔之廊,这里我也很少来。”晖儿轻声回答道,“两侧的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期内容是敝人为了完善设定而进行的一些总结,且论述时可能夹带我个人的一些负面倾向,总之就是请各位看官阅前三思,如有对此不感兴趣或者难以接受的请自行跳过。那么接下来我将以一个外行心理学爱好者的视角,本着决不负责任的态度把我们六位主角的性格对应到九型人格当中去,之后我会进行一些简要(也可能很啰嗦)的说明以阐述自己如此(毫无说服力的)对应的理由。顺便补充一句,从人性的复杂角度来讲没有谁的性格是绝对单一的,因此此处出现的任何性格类型指代的都是一个个体的主要性格。
  首先来看下我给六位主角对应的性格号数(排列顺序为性格号数由低到高):
  AJ:一号(带二侧翼)
  Rarity:三号(同时带二和四侧翼)
  Twilight:六号(带五侧翼)
  Pinkie:六号(带七侧翼)
  RD:七号(带八侧翼)
  Shy:九号(带八侧翼)
  那么接下来就是每一号性格的特点以及我这么对应的理由了。

 

  先来说一号,虽然一般被称为“完美主义者”或“自律者”,但一号的性格其实并没有那么无懈可击。说白了一号最大的性格特点就是固执己见,一旦认定了某项事情就会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吧,正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真相有时候的确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不过这次我可不会再失误了,母骡口淡女士,尽管你伪装得很到位,但终究还是无法逃过我的法眼!”于是乎乒儿开始讲起了她的第三个故事,尽管我们都很清楚她其实只不过是在那胡扯而已,但还是来看一下这次又会是什么样的内容吧:
  话说造成如今这一局面的起因其实远在这场比赛之前很早便已埋下,那时两个甜品世家曾立下约定让每代传承者在厨艺鼎盛之时进行比拼,以得出谁才是经过历史岁月洗礼还能保持鲜活的家族品牌。就这样在历经数代的较量之后蛋糕一家一直都保持着领先的优势,而口淡一家如今由于继承者是骡子不再有下一代所以准备孤注一掷。然而当这位骡子继承者一看到“美美美美”的那一刻便意识到自己不可能赢,于是乎她便动起了歪脑筋打算靠所谓的非常蹄段获取胜利。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昨天晚上那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放参赛作品的车厢并向着“美美美美”逼近。“铿!”利刃出鞘,宝刀在黑夜中寒光闪闪。“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的出现让骡子停止了动作,循声看去只见来者是位俊俏的粉色雌驹。

  “少废话,我这是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