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某领主
某领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1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那就来吧。”于是风含羞跟着“乒儿”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处池塘,“所以,这里和往常的时候有什么区别吗?”看着那熟悉的水面,风含羞不解的问道。
  “这个算吗?”“乒儿”装模作样的往水中丢了一粒石子,那池塘立刻变成了一片花园。接着她又丢了几枚石子,那池塘的景象也相应的变换了几次。
  “哦天呐!”风含羞一时有些惊得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是怎么发现的?”
  “无意中发现的而已,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明白。另外这地方是真的可以走过去哦,你不想试试吗?”“乒儿”趁机说道。
  “好的……”风含羞毫无防备的走了过去,“挺不错的,伙伴们你们也过来吧。”转过身满心欢喜的招呼着一旁那些动物们,令它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的风含羞其实只是“乒儿”幻象的一部分,而真正的她这会早已沉入了水里。
  “真没想到这匹小马竟拥有比我更高级的瞳术,好在她还挺单纯,就跟那些动物们一样。”看着恢复原样的池塘有些喃喃的说道,“乒儿”又考虑起了对下一个目标的计划。
  “我还以为你这个时候应该在给苹果酒那边帮忙呢。”当“乒儿”找上门时晖儿的反应也与前面那两位差不多。
  “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水迅速涌入口中让雨动炫无法再出声,而那种连动都困难的全身性麻木更令她无力改变这溺水的形势,“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看着水面那离她越来越远的粉色身影这是她此刻最想问的话,然而在目前的情况下她又如何能问得出来呢。
  “哈……呵……”仿佛是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一般,雨动炫一边心有余悸的喘着气一边双眼不住的游离着,眼前的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然而不知为何她却始终觉得心里不太踏实。
  从云层间落到地面有些冷清的街道上,雨动炫想随便找匹小马聊聊天来换换心情,却赫然发现自己的担心一点也不多余。一样……一样……竟然全都一样,看着那为数不多的几匹小马如出一辙的眼神她非常肯定这绝对有问题。顾不得多想她飞快的躲进了一旁的方糖街角铺,耳旁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用异样的语气说道:“这不是雨动炫吗,干嘛这么神经兮兮的?”
  “乒儿,你有没有觉得……”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脸去,雨动炫的目光却突然凝固在了那匹粉色小马的脸上,“你……”
  “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吗?”眼前的乒儿看起来似乎很寻常,除了脸上疑惑的表情以外。
  “你是谁?”雨动炫立刻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她确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噢,其实它的意义简单到不用去考虑,只是因为你仅站在自己的角度想才会觉得不了解,而当你发现大家都和你一样时自然就明白了。”说话间苹果酒似乎是有些刻意的走到了苹果蕾儿的前面。
  “哈……你的可爱标志?”只是一瞥,苹果蕾儿立刻被惊得抽了口气,只见位于苹果酒臀侧的已不再是那熟悉的三个苹果,而是两道和她一样的黑漆漆的横杠。
  “怎么样,喜欢吧,这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平等。拥有这个标志的所有小马都将亲如一家,这个大家庭可不是咱们之前的家族所能够比拟得了的。”苹果酒一脸自豪的说道。
  “这种事情……究竟是谁干的?”一种说不清的感觉生起在苹果蕾儿心中,不知怎么的她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是我们尊敬的领袖星辉燎落(Starlight Glimmer),话说回来你应该还没有见过她对吧,那我就领你完成这次对你来说意义非凡的见面吧。”苹果酒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跑去,看起来她远比苹果蕾儿自己更兴奋。
  “你所说的星辉燎落是那位传说中的独角兽吗?”一边跟着苹果酒跑着,苹果蕾儿一边回想着关于这个名字一些不好的传言。
  “正是,不过你别老想着那些诋毁她的传言,那些全都是污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叫苹果蕾儿,是一匹没有可爱标志的小马。我最近一直在考虑关于可爱标志意义的问题,或许正因为一直没有得到它我才有更多的时间去考虑它的意义。
  我有两个好朋友,疾驰路儿和甜心蓓儿,之前能结交到她们是因为她俩也没有可爱标志。然而最近我却一点也不想见到她们,这并不是因为她们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仅仅是因为她们已经有了可爱标志而我还没有。我不想让她们尴尬,也不想有种被她们怜悯的感觉,也许朋友终究只是生命中的过客,一如没有可爱标志的这段时间吧。
  记得刚认识时她俩说过,还没有得到可爱标志意味着有无限可能,在将来的日子里或许还有很多精彩等着我们去发现。基于这份态度我们在一起做过很多的傻事,虽然回想起来的确很欢乐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无限的可能某种意义上也是无限的不可能,如果找不到真正适合你的那么再多的尝试又有何意义,这可不是吃了五个饼再吃半个就饱了的情况啊。
  老实说得到可爱标志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我,这一点我从一开始就没抱多大期望。这件事情说到底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有的小马运气好获得的比较顺利,而我相对而言没有那么走运而已。这些话说起来我都明白,可当某些小马炫耀自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于是小猪韦伯活了下来并且成了人们眼中的明星,而可怜的夏洛特则在无人问津中长眠于废旧农舍墙角的尘埃里。”当最后一句旁白念完,甜心蓓儿领着其他参演的幼驹们来到台前谢幕,同时接受着台下小马们的喝彩和蹄声。
  “精彩!不过甜心蓓儿,我这里有个不同版本的《夏洛特的网》,不知你是否愿意听一下呢?”就在这时一阵奇怪的风突然将在场的小马们如烟雾般吹散,却唯独将台上的甜心蓓儿独自留了下来,与此同时一匹深蓝色的天角兽从天而降来在了她面前。
  “呃……是您啊卢娜公主,这么说我是在做梦吧。”面对这一情况甜心蓓儿一时有些不知所措,“那什么,您请说吧,我听着呢。”
  于是卢娜公主一脸严肃的开始了她的叙述:“在故事的前半部分和原来一样小猪韦伯与蜘蛛夏洛特成了朋友,而当得知韦伯有被屠宰的危险时夏洛特也选择尝试救他。然而这一回故事的走向出现了分歧,当夏洛特努力的用网写出赞扬韦伯的词语时,人们的关注点却从这只小猪转移到了她自己身上。是的,人们从不在乎出名的是谁,他们关注的只是明星效应本身。
  好在小猪韦伯也因为这件事而转危为安了,在镇上牧师的建议下农场主人决定为这个奇迹发发慈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晚我们就在这留宿吧,这地方还不赖。”说话的是苹果酒,她正和妹妹苹果蕾儿(Apple Bloom)进行一次野外露营。同行的还有瑞丽提和她的妹妹甜心蓓儿(Sweetie Belle),以及雨动炫和疾驰路儿(Scootaloo)这两匹并无血缘关系的飞马。
  “你管这叫不赖?”瑞丽提用她一贯挑剔的眼光审视着周围,她们现在是在一座破落的废宅里,虽说没看出有任何安全方面的问题但也显然谈不上舒适性。
  “知足吧大小姐,这荒郊野外的你上哪找比这更好的宿营地去啊?”遇到这种情况苹果酒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和瑞丽提合不来。
  “行了,出来走一趟谁都不想扫兴不是吗,与其计较这些还不如一块来找点乐子呢。”这时雨动炫在一旁发话道,“我有个提议,不如我们来讲鬼故事如何,如果诸位没有准备的话我不介意先开始。”
  “你们玩吧,我有点困先睡了。”这时却听一旁的疾驰路儿开口道,看她的样子似乎的确兴致不高。
  “哎,你确认你要错过这个有趣的环节吗?”苹果酒有些替她遗憾的说道。
  “让她去吧,只要她乐意就行。”雨动炫没太在意,却没注意到苹果蕾儿和甜心蓓儿都暗暗叹了口气。
  不知睡了多久疾驰路儿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哈呃!”大清早的,睡梦中的斯派克突然被晖儿一嗓子惊醒,他睡眼惺忪的抬头看去,只见那紫色的小马正抱着被子坐在床上颤抖不止。
  “怎么了晖儿?”小龙揉揉眼睛打着呵欠问道。
  “你绝对猜不到我梦到了谁。”晖儿心有余悸的说道。
  “谁能把你吓成这样……无序吗?”语气中仍带着倦意,斯派克漫不经心的说道。
  “还真让你猜着了。”晖儿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有些惊讶的说道。
  “看来要让你彻底走出那一战的阴影还需要时间呐。”斯派克转过头想要接着睡。
  “你不明白,这梦境真实得让我都分不清我是在做梦还是他的本尊真的找上我了。”晖儿说着用前蹄攥紧了被头。
  “你想多了,他的本尊被你们囚禁着呢。”小龙勉强撑起左眼皮看了看晖儿。
  “他的身体被限制了自由没错,可我并不确定这样能限制住他的精神。老实说现在想起这事来我还真有点后悔呢,应该把他限制得更彻底一点。”晖儿攥着被头的蹄子显得更用力了。
  “那他跟你说什么了?”斯派克不太情愿的坐起身来。
  “他说:‘哦呵呵哈哈,你要大难临头了!’就这样。”晖儿回答道。
  “嗯,像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风含羞呆呆的愣了片刻,脸上终于浮现出了往日的笑容。“谢谢你苹果酒,”她轻声说道,“你让我意识到了自己所作所为的重要性。”肌肤又恢复了亲切的嫩黄色,仁慈本源也重新在她的颈部闪亮了起来。
  “欢迎归队风含羞。”晖儿在一旁鼓蹄道,“还有苹果酒你的口才真让我服了,在我所遇到的小马里能排到第二!”
  “第一是你自己吗?”苹果酒笑道。
  “第一空缺!在我的评价体系里可是很难有第一的。”晖儿趁机摆起了架子。
  接下来是方糖街角铺(Sugarcube Corner),由蛋糕夫妇俩开设的甜品店,但由于平日里的外送已经够他俩忙的了,因此店里的事大多交由乒儿照顾。而乒儿现在则正通过一根粗大的管子将甜食往小马们嘴里灌,被灌食的小马肚皮撑得溜圆却又能像气球一般飞上天空,这让晖儿以及同来的另外两匹小马看得是目瞪口呆。而最令她们不忍直视的是,尽管那些小马在被灌食过程中表情显得非常难受,可当肚皮复原重新回到地面后他们却又会像上瘾了一般要求再来。
  “总算找到一件稍微有点意思的事了,我说你们几位不想加入进来吗?”乒儿看向她们露出一丝邪气的笑容。
  晖儿和苹果酒面面相觑有些拿不定主意,而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毫无征兆的响彻了整个迷宫,让大地为之颤抖墙壁为之动摇,紧接着所有的墙壁都化作了碎石腾空而起,令整个迷宫于顷刻之间便消失在了小马们的视线之外。“很遗憾,游戏结束,你们失败了。”无序重新出现在了众小马的面前,并归还了她们的翅膀和角。

  “你什么意思,雨动炫呢,你把她怎样了?”晖儿跑到无序面前焦躁的问道。

  “哼,我没把她怎样,是她抛弃了你们自己逃走了。”无序冷笑道。

  “你胡说!”晖儿气得双眼都泛起了血丝。

  “他没胡说,”苹果酒抬头望向天空,语气中充满了冷漠,“那个胆小鬼她跑了!”顺着她所看的方向望去,一道拖着彩虹轨迹的身影正渐渐远去。

  “这……怎么可能?”望着雨动炫飞走的方向,晖儿身子一歪差点瘫倒在地上。

  “现在知道自己有多不自量力了吧,和我斗你们还太嫩点。”无序把脸凑到晖儿近前嘲讽道。

  “别太得意了无序,只要我们没拿回睦和本源这事就不算完。”晖儿咬牙切齿的抬起头瞪着嘻皮笑脸的老邪龙马,“现在没了迷宫路顺畅多了,接着往回赶吧姑娘们!”

  “好啊,我奉陪,正愁找不着乐子呢,看你们瞎忙活也是种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先来看苹果酒这边,这位向来以能干著称的小马此刻心里却异常的焦虑,凭借陆马敏锐的觉察力她在见到无序时就感受到了来自他的压迫感,只是她觉得这种心态并不好让别的小马分担即使是那些跟她最要好的朋友。或许是由于小马在焦虑时更容易注意自己平时最熟悉的事物,她竟然鬼使神差的跟着一堆散落一地的苹果来到了一处果园之中。“你好啊苹果酒。”在一棵最高的果树之上,苹果酒看到了正在“吃”苹果的无序,他随手摘下一只烂掉的苹果,每咬一口都在让那只苹果变得饱满而新鲜。
  “有何贵干?”苹果酒警惕的问道。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无序将树突然变矮然后从上面跳了下来,“告诉我,其他小马去哪了?”
  “他在打什么主意?不行,我不能告诉他朋友们的下落。”尽管之前听晖儿说让她们到图书馆去,可一想到这苹果酒依然向无序给出了“不知道”的答案。
  “撒谎!”无序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苹果酒不禁哆嗦了一下,这是她最不愿听到的指责。“这么说你知道实情喽,那你又何必来问我?”她不服气的问道。
  “不明白了吧。”无序晃动着右爪食指,“其实我根本没打算从你那获得信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