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他乡沪客
他乡沪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今天威尼斯阴雨绵绵。原来就计划要参观一下著名的佩姬·古根汉姆美术馆 (Peggy Guggenheim),这个天气正好合式。

佩姬·古根汉姆美术馆建筑原为美国富家女佩姬·古根汉姆所有,去世后捐赠给古根汉姆基金会并成立美术馆,里面的展示品有许多是她的二十世纪艺术收藏,包括立体派、超现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作品。佩姬·古根汉姆 于1898年在纽约出生。她年幼时,父亲于1912年的铁达尼克号船难中丧生。到了1938年,她在伦敦开设了艺廊,并在二战期间累积一批艺术收藏。

我们刚到古根汉姆美术馆,雨就下得大了起来。我们很庆幸今天做了个明智的选择。一进门发现,今天许多其他游客都同样做了明智的选择。馆内参观者不少,但是都很安静,在不同的角落参观者仍可安宁地欣赏展品。

我和家人都是艺术的门外之人,但是只要有机会,还是喜欢参观艺术展览,尤其是近代和现代的艺术作品。二十几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清晨六点钟,外面的天漆黑一片,只有旁边一邻居园子里的圣诞灯饰发出微弱的光芒,显示出周围黝黑的树影。濛濛的细雨随着并不很紧的风阴冷地沾附在浑身上下,一出门便使我打了个冷战。行李昨晚已放在车上,再次检点了一下行装后我们便开车启程。

意大利,还是意大利!我们已连续多年在意大利度圣诞节了。

我们生活在德国北部地区。北德地区有着茂密的森林、广阔的田野、四季分明的气候、沉静平和的居民;有土豆、玉米、卷心菜,也有樱桃、甜杏、红苹果。分明的四季让人充分领略春天的气息、夏天的阳光、秋天的色彩,也让人深深地体会冬天的严酷。

北德的冬天是怎样的冬天啊!从十月底开始,太阳似乎便不再眷顾这块土地。每天起来,当你看到天空时,往往已是早上九点以后。天是沉沉的天,铅灰色的云层低低地压在头顶上空。马路边稀疏的行人在急匆匆地赶路,车辆前灯打在雨湿的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们住的客栈前面有个小广场,广场上摆放着一些桌椅,客栈的咖啡吧在这里提供酒水饮料和小吃的服务。

意大利人很随便,到咖啡馆点一杯浓咖啡加一杯水就可坐上老半天。咖啡馆是意大利人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跑堂绝不会因为你消费太少而招待不周。意大利人不会像北欧人那样静坐着,而常是三五人一群讨论着什么。就是一对老夫妻,面对着一杯咖啡,相互之间也好像有说不尽的故事。

咖啡馆门前照例总是坐着几个老头,也总是面前放着一杯浓咖啡和一杯水。他们倒是相对比较沉默。要末是下棋打牌,要末是有一句无一句地闲聊,偶尔会抬起头来打量一下过路行人。这些老头似乎和咖啡店古老陈旧的家具一样,总是在那里,成为了咖啡馆固定的摆设。很难想象意大利村落里的咖啡馆会没有他们的存在。

意大利人如果不喝咖啡的话,常会喝 Campari (康帕利开胃酒)加苏打水。Campari 是意大利生产的著名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几天前,台湾著名的诗作家余光中先生仙逝而去,网上登载了很多纪念性文章。今天,一位同学在微信里转发了一篇余光中先生有关德语包括德国人性格的文章,读来饶有意思,到是引发了我一点兴趣,谈一下相关的经历和感受。

我们中学里学的外语是英语。进入同济大学刚开始学德语时常和英语混淆起来,很不习惯。我们班的班长原来英语学得不错,人当时也成熟老道。某次我们学德语的称呼时,班长问德语老师,德语称李先生张先生为 Herr 李、Herr 张。Herr 的读音和英语中的Hare (兔子)差不多,是否别人会听成我们在叫兔子李、兔子张?

对初学者来说很令人厌烦的是,德语的单词经常可以组合起来形成一个新的名词。余光中先生称为是千字文。余先生初访德国时碰到很长的路名如Schwarzwaldhochstrasse (黑森林公路) 觉得惶恐而手足无措。我们刚学德语时也常常困惑。同桌阿毛德语学习勤奋。某次上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在 Elm 山里远足了十六公里,山里已是冰雪的世界。走在树林里,清凉纯洁的空气、静谧安宁的环境一时令人神清气爽,精神为之一振。

晚餐后坐在窗前休息,外面已是夜色沉沉。雪下得越来越大,房前屋后茫茫一片洁白。我静静地坐在窗前,呆呆地望着外面,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想干。就这样坐着,看着外面飞舞飘扬的雪花,一种祥和温暖的感觉由衷而起。

忽然想起三十年前在同济读书的一个夜晚。也是一个冬夜,我一个人在寝室里自习。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窗前是一条极为僻静的小路,马路边紧正对着窗口是一盏路灯。面对着摊开的书本,我托着下巴,长久地望着窗外这盏路灯。在沉沉的夜色里,路灯只有一团昏黄的光影,悬在空中。透过光影可看见圆圆的灯罩边沿沾着一列水珠,不时有一粒水珠静静地滴落下来。随着这粒粒晶莹的水珠滴落,我心里升起的是一种怅然、一种淡淡的的感伤。那是在同济学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8:12)
标签:

杂谈

上周到国内出差,三天跑了三个地方,历经三种不同的气温,回来后就感冒发烧倒下了。这两天身体开始恢复,人开始有点活力,但胃口仍是不好,一日三餐只求清淡,只是弄点泡饭和简单的菜蔬,对荤腥毫无兴趣。太太及时调整菜篮子工程,每天的蔬菜水果多了起来。

过去上海人没胃口的时候,欢喜吃泡饭或粥。泡饭就是用隔天剩下的冷饭,加上冷水烧开即成。也有用大碗盛三分之一的冷饭,直接倒入开水也行。这样的泡饭米粒完整,吃口滑爽,但开水一定要哒哒滚的才行。

泡饭好像是上海人的独创。我不知道国内还有什么其它地方有这样的习惯。在布伦瑞克市的中国人来自国内五湖四海。我们认识和交往的除上海人外,其它地区的人在国内的早点好像都要丰富一些,有烙饼、馒头、火烧等。甚至于临上海一箭之遥的苏州,按出生于苏州的美食作家逯耀东先生所述,早点也常是一碗香喷喷的面条,甚至是焖肉或爆蟮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8:10)
标签:

杂谈

我经常到国内出差,每年总有五六次以上。出差最好是一个人。和领导一起,总习惯要表现自己,装着很懂很卖力的样子,太累;带跟班出差,又要端着架子,显得沉稳庄重,无法随意或夹带私活如购物游览等,太无趣。

九十年代末期我经常一个人到上海出差。时间一长也就形成了一定的模式。上飞机后,我就会告诉空姐,不要叫醒我用早餐。用早餐时飞机已经快到上海,想起上海的美食,飞机上的早餐实在引起不了我的兴趣。

一到上海,我即打车直奔淮海路,那里有我喜欢的一家日式料理店。来一板生鱼片,加一壶清酒;告诉店小儿,清酒要温得烫一点。清酒上来,先斟满一杯,吱地一口闷下,抿一下嘴,顿觉神清气爽,一时旅途疲劳消失殆尽。然后开始就着生鱼片,自斟自饮。一种逍遥、自在和满足的感觉油然而生。

生鱼片里我最喜欢的是金枪鱼。金枪鱼生鱼片的脂肪有如霜降一般的纹理,肉质柔软,脂肪融合在鱼肉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2 18:09)
标签:

杂谈

飞机从长春一起飞我就沉沉地睡去,醒来睁眼一看,舷窗外光线亮丽燿眼。原来飞机已经在西伯利亚上空,下面已是白雪皑皑。一片层层叠叠的雪山,白洁壮观;雪山过后是贝尔加湖,清碧冷艳。我一时感觉象在梦里。

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出国时我几乎没睡,拿着地图对照下面的地形,一路兴奋、好奇。而今江山依旧,心情却象这雪山大湖一样,平静沉隐。

无数次地飞越俄罗斯广袤的大地,看到的要么是林海,要么就是雪原。偶尔会想起托尔斯泰普希金,最后还是被眼下的大自然所吸引。

再过五六个小时就可以回到布伦瑞克的家了。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洗浴后,能就着榨菜喝上一碗热粥,然后舒坦地躺在椅子上看电视。多年的经验已使人能进入各种角色;一路上不停的客套官话则让人已没有自我感觉。洗浴洗去的不仅是风尘,更可涤尽一路上披着的面具外罩,换来浑身的轻松。

回家的感觉真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4 01:46)
标签:

杂谈

星期五晚上弄两个清淡的小菜,喝点小酒,感觉不错。

蟹粉豆腐,蟹粉是自己拆的;油豆腐塞肉,馅是伊贝利可猪肉。

是喝法国白苏维翁(长相思)葡萄酒还是喝德国雷司令?

白苏维翁劲足、质厚,能去腥压腻,但相对这两个菜酒的口感太重。酒味压住了菜,菜的鲜味体现不出来。

雷司令轻盈细腻,不会压住这两个菜的香味。可是一般的雷司令对这两个菜来说稍嫌单薄。

上等的雷司令,譬如说摩泽河的雷司令Großes Gewächs,质地细腻厚实,富含橙子和青苹果的香味。其酸度足够去腥腻;其质地足够使酒的口感保持独立,让人充分体会酒丰富的层次和结构。酒和菜相得益彰,菜的鲜味和酒的香气获得充分发挥。

Großes Gewächs 指摩泽河葡萄产区里最优秀的园地所产的特级葡萄酒,有严格的产地认证,酒瓶上有GG的标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6 22:44)
标签:

杂谈

分类: 旅欧笔记

朋友兴致真高,临晨三四点起床出发,开车到荷兰去买海鲜,来回七百多公里。承蒙厚意,下午特意绕路到我家带给我们一点鱼和蟹。鱼非常新鲜,蟹自然还是活的。蟹是西欧和北欧沿海地区的一种蟹,德语称为口袋蟹(Taschenkrebs),有两个手掌般大,蟹螯巨大结实,蟹盖呈褐色。

我在国内从未见过口袋蟹,第一次看到这种蟹是在德国汉堡的鱼市场。这种蟹生命力极强,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那是在九十年代初,我原来在上海工作的公司领导到德国出差,在德国狼堡总部借了一辆奥迪车。我和此领导原来在上海工作关系就很多,在德国见面自然十分高兴。于是在初冬时节某一星期天,我们约好一起去汉堡游览。我们清晨出门,到了汉堡后先直接开往易北河边的鱼市场。

鱼市场果然名不虚传,市场上摆了各种食品和小商品的摊子,游人如织。尤其是一辆大型厢式货车周围拥聚着一大群人,货车平台上一位中年男子高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