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他乡沪客
他乡沪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4-07 23:17)
标签:

杂谈

朱家角漕溪人家是我喜欢的饭店。除了家里和公司食堂,这家饭店应该是我吃饭次数最多的地方了。十几年前我一个人回上海工作,下班时经常弯一只圈子到朱家角吃夜饭。当初饭店里的外来妹服务员今天还剩下一位,还认得我。

外来妹服务员晓得世界上除了有中国还有美国。每次看到我就说是美国来的客人。

饭店在老街上,一开间门面,典型江南老式双开木门。走进去就可以看到账台,老板娘经常坐在柜台后算账。账台左边是养着几条白水鱼的鱼缸。穿过账台经过窄窄的穿堂即进入餐堂。餐堂为老式砖木结构两层楼,高大宽敞齐整,木门窗牖都保养得很好。楼房前河浜正好在此打了一个弯,使得楼房南向和西向两侧面河。坐在屋里透过窗牖向南可看到一弯小桥,往西则可看到河对面城隍庙的黄色围墙、重檐飞翼和一颗百年银杏大树;再往西侧一点就可看到大河了。漕溪人家座落得风水很好。

饭店老板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30 03:48)
标签:

杂谈

我和太太每年定规要请朋友到我们家里吃几顿饭。夏天烧烤,冬天在家。夏天户外烧烤由我主持,冬天在家请客则由太太打理。

看天气预报,下个星期天气要转热了。天气一热,事体就来了。首先要剪树枝,整理灌木篱笆,疏理草地,清洗屋前的地坪。菜园泥土得翻耕,否则杂草到夏天时就来不及除了。

等这些事体做完,得花好几个周末的时间。到那时,太阳已经很炽热了。从地下室搬出户外桌椅放在地坪上,竖起一张如船帆般的遮阳伞,再在避阳的角落摆放两张躺椅,就可等待夏天的来临了。

这时节村里开始热闹起来。关了一个冬天的小孩子们早已按耐不住,纷纷在马路上奔跑嬉闹。小一点的孩子踏着玩具车,串门走巷,呼朋唤友,总能聚到十来个左右成为一帮;大一点的孩子则骑着自行车,叫上要好的伙伴,在村里横冲直撞;而大人们则在花园里搭起烧烤架子,邀上亲朋好友,喝啤酒吃烤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8 02:36)
标签:

杂谈

几个星期前,我们和几家朋友驱车前往汉堡去听新春音乐会。音乐会由上海民族乐团演出,汤沭海指挥。太太早在去年夏天就为各家订购了门票,主要是冲着去年刚落成的易北河音乐厅去的。听说易北河音乐厅相当华丽现代,各场音乐会一票难求。

易北河音乐厅建设历时十年,耗资八亿欧元。它座落在易北河畔,远望像一张巨大的船帆。它的外墙是用一块块拱型的玻璃组块构成,水晶般地印映着蓝天碧水和汉堡城的风貌。音乐厅内部墙壁附贴着一万块石膏纤维模板。模板外部表面看上去像贝壳,凹凸不平;每一块模板都有不同的轮廓,凹陷部分呈圆锥形,拳头大小,共有一百万个,非常有效地分散了回音,因而整个音乐厅音响效果极佳。

我对中国民乐了解不多,只能说是有点主观感受。我听中国民乐,主要还是因为它有一种亲切感,能使我感到一种熟识的气氛。中国民乐好像更多来自于民间,取材于生活,往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3 02:26)
标签:

杂谈

元宵节一过,春节就算过去了。

每年春节过后,人们总会有点遗憾,有点怅然。毕竟春节是农历最隆重的节日,人们多少会有点期盼,也希望获得一定的满足;而最后总是觉得喜庆的日子过得太快。

小时候过春节,小孩子们期盼压岁钱、糖果瓜子花生米;哥哥姐姐们期盼新衣服,能搞到与众不同的年历卡,最好是立体的、塑面的。现在的小年青们肯定不知道什么是年历卡了。在七十年代,对小年青们来说,印着帅男靓女的卡片是灰色年代少有的一点色彩。卡片上的青年男女要么穿着军装,要么是民族服饰,但总是一对对的。那时可不是能随便谈情说爱的,也没有现在的年轻人那么自由豪放,只能通过带着丝丝青春气息的年历卡,撩拨朦胧的淡淡的心思。

在那个年代,大人们期盼的是能休息几天,喘一口气。大人们一年辛苦,也只有在过春节的时候,能连续休息几天,吃一点好的,放松一下精神。三十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1 23:26)
标签:

杂谈

我去过印度几次,但每次只局限于普纳和孟买。实际上,也只能说到过这两个地方而已。因为我每次去总是来回匆匆,很少有机会逛逛马路、看看风景。

我喜欢游玩名胜古迹,但在印度我却很少有这样的念头。一是印度某些情况似乎和国内三十多年前的情况有点类似,二是印度街上的某些景况常使我却步,无法激起游览的兴趣。

今天下午,一位印度同事特意建议我在前往孟买机场前去普纳市中心参观一下。承蒙好意,他按排我到了一家销品茂参观。到了销品茂进去一看,全是世界各地千遍一律的销品茂品牌,有H&M、Levi’s、Nike、Marc Spencer 等,当然也少不了麦当劳和肯德基。同事非常热情地介绍,话语间充满了自豪。据称普纳现在已有三十多家如此的销品茂。

我诚恳地跟着他,听他介绍。我不愿透露出任何的无聊。93年或94年,上海淮海中路开了一家日本伊势丹,当时在上海是一件不小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1 23:21)
标签:

杂谈

大年初一晚上,单位里的管理培训中心罗德庄园举办有关中国当代社会生活的讲座,由一位生活在上海二十多年的德国人主讲。主讲人原在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工作,一开场就用汉语给听众贺了农历新年,口音挺标准。

毕竟在中国生活了多年,主讲人对国内的社会动态有相当深的了解。而大部分听众也因工作关系去过中国,很多人甚至在上海生活过几年。正好是中国农历新年,主讲人从华夏文化习俗着手,分析解释目前中国社会的各种现象,吸引了听众的注意力,反应相当热烈。

罗德庄园座落在离公司二十多公里的一个小村庄里,原来是当地的一家地主庄园,后经扩展,才形成了现在的规模。庄园地势较高,从庄园的门楼和客房向南展望,即是平缓的原野和丛丛的树林,直至远方。远方的天际有一抹黛色,那已是 Elm 山脉了。

庄园占地面积相当大,有树林、小径、池塘,供学员散步休息之用。同时庄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0 21:06)
标签:

杂谈

今晨早醒,躺在床上无聊。头仍有点晕,昨晚喝酒喝得太猛了。

我平时一般不喝酒,主要是因为喝酒容易使人精神松懈,影响工作状态。

但我又是好酒之人,欣赏美酒是我生活中的一大乐趣。有一瓶好酒,太太再弄几个可口入味的小菜,那我就会十分满足,就会觉得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所以每个星期,我从星期一开始就盼望着星期五的到来。星期五晚上是我一周中最令我感到惬意的时光。一周的劳累使人意懒,只想能安静地坐着,品味着葡萄美酒的甘醇清冽,体会着鞣质的酸涩滞重。星期五晚上是我自己的,我从来不愿意这天晚上有什么活动;我更愿意能独处,慢慢地消磨这静好的时光。星期五晚上的时光具有一种蓝色的情调,这情调是生活的凝缩和精致。

我喝酒喝得很慢,喜欢享受喝酒的过程。这样,心神慢慢地从一周繁杂的事务中摆脱出来,从新回归安宁,意识也变得更实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以后每当有新的管理人员就任前来上海了解情况,我都会给他们重新定工资,且比总部定的感觉上要更合理一点。于是新来的德方管理人员都不再愿意和总部谈判。时间一久,总部对上海没有办法,只得默认了我们的做法。

当我拿着德方管理人员的合同请波斯特博士签字时,波斯特博士鼻子发出的嗤嗤声要比平时响,也更急促,显得非常得意。自此以后,我们在上海对德方员工的人事有了更直接的管理权,相互合作也更顺当了。

现在想来,当初实在是年少气盛。事实上是,波斯特博士原来在集团里就位高权重,总部只是看着他的面子而已。

德方管理人员的人事工作繁复,从住房到子女教育,从回国探亲到职业发展,都要经手处理。很多事情没有具体的规定,无法照章处理。一天,波斯特博士的秘书拿来一张发票报销。我一看是波斯特女儿补习功课的费用。外籍职工子女在上海的教育费用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87年夏初,我大学研究生毕业,经原来室友帮忙介绍,到一家中德合资公司工作。先在发动机厂,几天后室友介绍说有一个空缺岗位不错,已推荐我应聘。室友当时是公司总经理助理,合资公司尚未成立时就是中方项目组成员,很有点本事。

应聘这个岗位要通过德方领导面试。先前我已听说过这位领导,据说很是凶狠。总经办有位办事员曾经因为上班看杂志,被他看见,严令作开除处理,后经中方人员协商,才作罢。

那天,我先等侯在德方领导办公室前。时间一到,德方领导的秘书唤我进去。进去后见一德国人,身高至少有一米九,四十多岁,瘦峭、耸背,细长的脸,褐色的头发紧贴在头顶上。他就是当初公司的副总经理,马丁·波斯特博士。

波斯特博士示意我坐下,然后开始提问。从大学成绩、家庭情况,一直问到我个人将来的打算。波斯特博士脸刮得铁青,眉毛清淡;他双眉向后高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西西里岛上的日子里,我们常自嘲是否过于敏感黑手党这个概念。那天到了首府巴勒莫倒是有了一点切身感受。

在车开进巴勒莫市区时,我很庆幸自己事先作了准备,查找到政府大厦前有一公共收费停车场。一路上的市况非常破败,好多楼房似乎多年失修、无人居住,路上行人也很少,给人一种相当不安全的感觉。

我们按导航找到了政府大厦,便径自向停车场大门开去,只是奇怪,为什么道路两旁停着不少车辆,虽然挂有禁止停车的标志。

公共停车场直接在政府大楼前的广场上。大门是一根横栏,旁边是一间小木屋,里面坐着两位穿着制服的收费员,停车场上几乎没车。我开向横栏,见横栏前一老头向我摆手示意,让我调头。正纳闷间,老头走到车窗旁很和气地再次示意,指向马路,让我停在停车场旁的马路边。我向那间小木屋望去,里面两位收费员则把头扭向一边。再看马路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