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佛子李之柔
佛子李之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9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蒋子龙

李之柔

书法

台湾

分类: 随笔

有一年岁末,去海南参加一场文化笔会。其间,不知哪位高人,灵机一动买来大捆红宣纸,倡导与会的书法家为海南写“福”字。午后,热带冬日的阳光灿烂而温暖,伴着徐徐海风,令人心神怡荡。人们在小洞天下面的草坪前,摆了数排长条桌,来自各地的书法家挥毫泼墨。几个小时后,草坪上铺满了大红的“福”字,直延伸到海边。傍晚的落霞映红小洞天,一地“福”字,直觉通红的“福地”铺展得无边无际。


在笔会闭幕前的交流会上,来自台湾的谢季芸说,看到大陆有位书法家能写楷书,非常吃惊……她的“吃惊”令我震惊。由于两岸文化隔膜,台湾的书法权威,竟以为大陆书法家写不了楷书!我以为,这其中的原因除了两岸书法界缺少交流,还跟大陆有些书法家只顾张扬艺术个性,忽略了书法最基本的共性与传统之美,甚至以丑为美,以“鬼画符”掩饰基本功的欠缺有关。不要说台湾朋友误解,连我都觉得,有些书法家不会规规矩矩地写字。


这次以“福”会友,场面生动,令人感动,实际上也是一种书法现场较量。我在回应谢先生时,提到了以字行世的“佛子”——李之柔,其古文字功力深厚,尤以楷书、隶书见长。大陆书法家以字丑张扬个性,用“鬼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红楼梦

林黛玉

文化

分类: 诗词

作者李之柔


《红楼梦》中香菱说:“我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有趣!”黛玉道:“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

问题来了,历史上陆游不是大诗人吗?为什么林黛玉不让学呢?还是先看正史中怎样说。据《宋史》记载:(陆游)起知严州,过阙,陛辞,上谕曰:“严陵山水胜处,职事之暇,可以赋咏自适。”再召入见,上曰:“卿笔力回斡甚善,非他人可及。”大意是说,陆游被起用为严州知州,路过皇宫与宋孝宗辞别,孝宗赵昚告诉他说:“严陵山水很美,公事之余可以赋咏自娱。”再次召见他时还夸赞:“你的文笔善于变化,不是他人可以相比的。”大儒朱熹在《答巩仲至书》中写道:“放翁老笔尤健,在今当推为第一流。”在一个重文轻武的时代,让帝王和同僚这般评价,不难想见诗人的才华和声名。即便在几百年后,近代学者梁启超《读陆放翁集》依然作如是说:“诗界千年靡靡风,兵·魂·销·尽·国·魂空。集中十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从古至今,诗坛好男儿要数陆游,大诗人的魅力于此可窥一斑。据统计《剑南诗稿》存诗9138首,陆游堪称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之柔

茶生活

诗词

分类: 随笔

虽然唐朝以前就有茶,却一直没有茶这个字;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与茶有关的字是“荼”,称“荼,苦荼也”,北宋徐铉等人说“此即今之茶字”。《尔雅》的解释与之不同:“荼,苦菜”“槚,苦荼”。清代学者郝懿行支持《尔雅》之说,认为“《说文》荼苦,荼在草部,自是菜耳”。目前的不少著述,包括陈宗懋先生主编的《中国茶叶大辞典》,只截取了郝懿行所著《尔雅义疏》中无关宏旨的一段:“诸书说茶处,其字仍作荼,至唐陆羽著《茶经》,始减一画作茶。”据《陆文学自传》推算,《茶经》著于公元760年后,然而天宝六年(747年)李白就写下《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应酬之作居然成为中国茶文化史上的第一首茶诗,“谪仙人”可谓文运当头。不过若依徐铉之见,李白写的是“仙人掌荼”吗?幸好尚有共性在,草也罢木也罢,都属于植物;无论“苦菜”还是“苦荼”,反正一开始都是“苦”。

(2020年9月7日《北京晚报》)


(202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之柔

诗词

李白

分类: 随笔
文/李之柔

我一直以为,让人觉得酣畅的事物,似乎都有些“酒”味儿。



如怀素的草书“吾师醉后倚绳床,须臾扫尽数千张。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李白《草书歌行》)如刘邦酒酣击筑,高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史记·高祖本纪》)嵇康更是将“酒味”与音乐相提并论:“犹簁酒之囊漉,虽笮具不同而酒味不变也。声俱一体之所出,何独当含哀乐之理耶?”美好的事物或有相通处,相通到酒味,才有幻梦般的陶醉感吧。

(2020年8月16日《北京晚报》)


(2020年8月16日《北京晚报》)





自秦汉诸多典籍可知,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按《说文解字》的讲法:“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古者仪狄作酒醪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白

诗仙

李之柔

分类: 诗词

作者:李之柔

《红楼梦》第七十六回妙玉续诗《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黛玉湘云二人读后赞赏不已,说:“可见我们天天是舍近而求远。现有这样诗仙在此,却天天去纸上谈兵。”曾见人说,这是将妙玉比李白。我想,在他的潜意识中把“诗仙”和李白画了等号。可惜历史的真相有时会颠覆我们的认知。

 (2020年7月30日《解放日报》)


(2020年7月30日《解放日报》)

在正史中,第一位以“诗仙”自诩的,是白居易。《旧唐书》中收录了白居易写给元稹的一封长信,有两句作:“知我者以为诗仙,不知我者以为诗魔。”白居易对好友解释说,了解我的把我当作诗仙,不懂我的视我为诗魔。为什么呢?写起诗来费心耗神、夜以继日、不辞辛苦,不是魔又是什么?有时候,与志同道合者在花前月下畅饮,吟唱诗句,忘记了时间、年龄,感觉即便遨游仙山,也比不得此间快乐。不是仙又是什么?

《白氏长庆集》有诗句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苏叔阳

老舍

李之柔

分类: 随笔

作者:李之柔


      作家苏叔阳先生属虎,2013年初,时逢庚寅年春节,他用短信发给我一首诗:“昨夜满天绽花树,今朝驱秽赖朔风。合当一扫心头雾,卧啸山冈亦英雄。”文人的情怀是家国情怀,是舍我其谁的担当,苏先生晚年疾病缠身,心中有太多想做的事情,不过这“太多想做的事情”中,几乎没有他的私事,就像他在诗中所写,猛虎纵然高卧山冈,长啸一声也要荡涤秽慝。我接到诗后,唱和了一首:“吟啸山林唱大风,孰言草莽不英雄?崇云独踞长天远,炳焕宏文万象中。”大意是要表达猛虎在草莽中不失雄风,作家纵然卧于病榻,英雄本色也尽在文章里。


      很多人知道苏先生的大名,都是通过他的著述。他的成名作——话剧《丹心谱》,是北京人艺恢复旧称后上演的第一部原创作品。苏先生曾多次直言,自己的初衷是要正面写一下正直的知识分子,写他们在大是大非面前到底是怎样的。无论什么社会,都不可能让人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人是属于社会的;彻底自由,只有心底的想象,故而做人很重要,知识分子更要有底线。话剧《丹心谱》的时代气息很浓,更难得的是洋溢着久违的老北京的生活味道。与之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之柔

诗词

书法

分类: 诗词

李之柔:《七律·三災》:

陳義孝《佛學常見辭匯》曰:大三災是世界將毀壞時所起的水火風三災,小三災是指在住中劫時,每一小劫中的饑饉、疾疫、刀兵三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屈原

李之柔

端阳

分类: 随笔
作者:李之柔

春秋战国,是中国古代文化辉煌的时代,诗骚散文的兴起,诸子百家的言行,影响了几千年古代文人的人生轨迹。

比如老子,“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据司马迁讲,看到周朝衰败,老子辞职不干了。出关时,被粉丝关令尹喜留下,催生出一部五千字的道德文章后,不知所终。

比如庄子,楚王派大夫相招,他依然不管不顾地钓鱼:“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这是《庄子》一书中的夫子自道,宁可当乌龟活在泥里。

(图为2020年6月25日端阳节《解放日报》


(图为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屈原

端午

楚辞

李之柔

分类: 诗词

作者:李之柔

(2020年6月22日《北京晚报》)


(2020年6月22日《北京晚报》)



屈原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早的大诗人,2020年是他诞辰2360年。


每到端午节,很多人都会想起他,说“正是因为屈原,我们才有了三天法定假日”。或许还会说到《离骚》、说到“楚辞”,仿佛这就是屈原的全部了。这么想并没有错,可惜不太全面。


“楚辞”二字的出现,最晚也是在西汉时期,《史记·酷吏列传》有言:“始,长史朱买臣,会稽人也,读《春秋》,庄助使人言买臣,买臣以楚辞与助俱幸,侍中,为太中大夫,用事。”大意是说,最初,长史朱买臣是会稽人,攻读《春秋》,庄助让人向皇帝推荐他,朱买臣因为精通“楚辞”,与庄助都得到皇帝的青眼相待,从侍中升为太中大夫,当权管事。由此或可见汉代“楚辞”之盛。


汉成帝时,刘向奉命整理皇家图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之柔

红楼梦

诗词

分类: 诗词
作者:李之柔

《红楼梦》中林黛玉说学习七言律诗应从杜甫入手,算不得新主张。北宋时期,陈师道在《后山诗话》中就有“学诗当以子美为师”之言,斯论或受其师苏东坡所影响:“子美之诗……集大成者也”。不过,“集大成”也不是苏东坡的发明,在正史中已有定论,《旧唐书·杜甫传》引用了诗人元稹所作的《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至于子美……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使仲尼考锻其旨要,尚不知贵其多乎哉。苟以为能所不能,无可无不可,则诗人已来未有如子美者。

2020年05月07日《解放日报 》


2020年05月07日《解放日报 》


大意是讲杜甫掌握、兼备了古今的诗风体例和各家特长,如果让孔夫子来考究其诗中主旨,恐怕也要赞不绝口。他能写出别人所不能写,没有不可以表达出来的,自有诗人以来,没有谁能超过杜甫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