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G_Lin
TG_Li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582
  • 关注人气: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漢字

分类: 語言文字

音與義可完全替代

峰=峯。

啟=啓。
裡=裏。
嶋=島。
群=羣。
棋=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槟险z

嚄唶

杂谈

分类: 語言文字
心血來潮,重讀了《史記.魏公子列傳》。當中那段十分有名戰國時代的故事,即魏國「信陵君」解救秦軍圍攻邯鄲之危的過程。由於魏王不肯出兵,於是信陵君便矯令向魏國大將「晉鄙」奪取兵權。信陵君在與老謀士討論的過程,太史公的描述是︰
 
---
侯生曰:「將在外,主令有所不受,以便國家。公子即合符,而晉鄙不授公子兵而復請之,事必危矣。臣客屠者朱亥可與俱,此人力士。晉鄙聽,大善;不聽,可使擊之。」
於是公子泣。
侯生曰:「公子畏死邪?何泣也?」
公子曰:「晉鄙嚄唶宿將,往恐不聽,必當殺之,是以泣耳,豈畏死哉?」
於是公子請朱亥。
 
---
令我注意到的是「嚄唶」這個詞。這是信陵君用來描述魏國守邊老將晉鄙的形容語。在我手上這個版本的注釋中,收錄了《集解》、《索隱》、《正義》中的發音與意義。統整一下(烏百切、爭格切),這個今天早已沒人在使用的詞彙「嚄唶」,讀音應該正是「ak- tsak」。呃……這不正好是今日閩南語中用來形容「心情煩躁」的話嗎?相當於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分类: 語言文字
在前一陣子追尋三晉中「魏」的古文字的來源、為「上『每』下『山』」的過程中,順便也弄懂了另一事。
 
今天我們寫的「鬼」字右下方的「ㄙ」,應該又是認得很多字的「寫錯字」結果了。「鬼」的上半當然是「鬼頭(面具)」;但它的下半部,主體也明顯地是個「人」,而且是個「女人」。
 
「女」字的《侯馬盟》寫法,只留下「兩手環抱」,省卻了「跽坐」的下方回筆。所以在寫著這個「鬼」字的下半時,邪惡的秦帝國最後所製定的標準字體,把這個「兩手環抱」轉成了獨立的元素,吐出去成了「ㄙ」了。


 

雖然漢語名詞沒有所謂的「性別」。但若要作個比較,漢隸以後的「鬼」,和德語或法語的陽性不同,詞性是「陰性」的。奇怪的結論(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清擦邊音

條枝

分类: 語言文字
在古希臘的巨頭「亞歷山大」作古之後,裡下的馬其頓軍頭們紛紛械鬥,瘋狂搶地。混戰到最後的三枚勝利者之一,即大致上佔有舊阿契美尼波斯領地的將領,是「塞琉古(Σλευκος/Seleukos)」,其王朝為「Basileía tn Seleukidn/塞琉古王朝」。在司馬遷的《史記.大宛列傳》中,將這個王朝稱作「條枝」。也就是說,當時西漢人所對譯的塞琉古王朝的翻譯︰
 
Seleukides = 條枝。
 
這就很有趣了。漢朝人究竟要怎麼要誤讀,才能將「Seleukid-」翻譯成上古晚期的漢語「dieu-tie」?漢語的第二音還算合理,因為「ki/ci」原本就容易因為元音 -i- 而從 k 被顎化成前方的 t。但漢語的第一個發音(條)是如何從「Se-Leu」簡化來的?
 
我的想法還是和七八年前一樣,上古漢語的「條」,是個「清擦邊音」,讀作「eu」。所以當代人便將「Seleu-」用「eu」來作音譯。合情合理,因為在當時東亞中原的語音上,是可以習慣將「sl-」簡成了清擦邊音的「」。
 
過往的舊文在此
---
以前就寫過,這個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漢字

日母

分类: 語言文字

以前小時候看日本動畫時,就注意到「若大將」這個莫明奇妙的名詞。不後來也很快地查到,在日文當中,漢字「若」是可以解釋成我們中文的「年幼者」的意思。因此當日文中出現「若大將」、「若殿」、「若芽」、「若夫婦」等等,都是指年輕、年幼者的意思。
 
自從我曉得日本人對於漢字的「膜拜情結」之後,過去這種「若 = 年幼者」的單純硬記的解釋,反倒令我產生了新的疑惑。正如自己過去所寫過的「之 = 行」、「舛 = 升」、「這 = 迎」、「利 = 年」的雜文,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到,日本的知識份子在借用漢字時,常常是兢兢業業、誠惶誠恐地將神聖的漢字(真名)給迎來使用的。
 
在倭語中,今天的「わか/WaKa」當然是描述「年幼」的意思,作為名詞與動詞。在「語–文」的關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假借

同音

分类: 語言文字
關於我們漢字裡頭的常用字中,有個用來表示自己爸爸的「父」字,在一般的分析上,都認為這個字屬於「會意」的造字法。「父」字的甲骨文與金文的形態如下圖,寫得非常清楚,那是一隻手握著一根棒狀物的形象。而這根棒狀物,有人說是「杖」、有人說是「斧」。


後來 TG 才突然想通,我們一般對此字的解釋法是有問題的。當「父 = 父親 = Father」時,我們套用這個字的方法是「假借」,原則是「同音通假」,也就是直接拿「斧」的發音來用,沒想像中的複雜。
 
===
為何要將這個「手握棍棒」的象形字當作「老爸」之用,歷來的通論,都是遵照著一連串的曲折邏輯︰
 
「執斧頭」(純粹的象形)
→「有權力的人才能手執斧頭」(開始出現抽象的聯想)
→「有權力的人」(將一件普遍事實,特化為一狹隘的名詞)
→「父親正是那位有權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分类: 語言文字
十多年前,TG 在林西莉的《漢字王國》一書(後來台版以《漢字的故事》重出繁體版)讀到,關於「手」字的古文字(金文)寫法。



當時我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為什麼古代人的「手」長得如此奇怪?莫非,教導古中原人文明的,是一群外星生命體,他們的手掌長得像是兩節叉狀的指頭嗎?

最近不曉得是吃錯了什麼藥,突然驚覺到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手」這個漢字的由來,應該是兩隻手的合文。

---
在甲骨文中的「手」有兩種基本型態︰左手的「ナ」和右手的「又」,金文則完全承襲這種寫法。由於我們人類的認知當中,以「三」為多,因此將五隻手指頭、五隻腳趾簡化為「三」,絕對是合理的書寫符號策略。

此外,像「彗」字當中的「彐」,「祭」字當中的右上變形的「又」,甚至於像「共」字的「廾」等等,只要將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外來語

清洗

分类: 語言文字
俄文︰чистки
對寫成拉丁字母為︰chistki

原來在民初時的政治文章中常見到的「清洗」一詞,是來自於俄語的對譯,並湊成了意義相近的漢語詞。

---
當年,文人筆下出現了一堆純音譯的「因思披里純」、「苦迭打」、「意底牢結」、「伯理璽天德」的這種習慣,現在幾乎都已經廢用了。TG 感到十分慶幸,我們中文後來不搞日文那套外來語的生猛直譯(像日語的「Building/大樓」譯成他們的「Bi-Ru」,根本不像日語了……),大部分都被「漢化」了,讓我們在閱讀時可以一看就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分类: 語言文字
前陣子 TG 開始接觸「監獄學」的書,注意到「獄」這個字在《說文》的解釋︰
 
獄,确也,从犾从言。二犬,所以守也。
 
意思是說,「獄」是用兩隻狗看管人犯之意。但當中的「言」放在這裡有什麼作用?為何不放個代表犯人的「人/大/尸」之類的構字元去在其中,不是更能符合一開始的意義?
 
歷來的臭老九們,通常喜歡望文生義。所以注解《說文》的,都說「言」代表爭辯,因為有兩造雙方向瘋狗一樣吵來吵去,所以「獄」就是指這些不老實的犯人吵架,被關起來活該。
 
呃……這是不是太跳躍了呢?由於我們對於司法認識的文化傳統,全都來自於「包青天判案」,因此總愛幻想司法和獄政是正義與否的單純制度。古代人和今天一樣,「司法判案」和「發監服刑」是兩回事。如果已經被抓去蹲牢房的人,早就已經走完審判的流程了,這時還在吵來吵去,根本不合理。
 
所以問題又繞回來了。「獄」的意義大家都知道,但為什麼造字時要在中間夾個「言」字?
 
TG 想的解答應該比想像中的簡單︰寫錯了!
 
但說古人寫錯很簡單,證據呢?我沒有。自我感覺良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槟险z

分类: 語言文字
想到閩南語常用發音 P'ah 的對應漢字。
 
翻查了一會兒才發現,漢語對於這種「以手打擊」動作的描述用詞,可以說是將「塞音」的三種大類—— p-、t-、k- 三系,全都給用上了。
 
1. p- 系︰「」、「」、「」、「」、「」,以及普通話裡已經清化的「拊」。
2. t- 系︰「」、「」,以及普通話中已顎化的「」。
3. k- 系︰已經顎化的「」。
 
---
不過 TG 對於第三類所搭配的元音,覺得相當有趣。前面兩類,比如像「拍」和「撻」,古音(或造字之初)都有收開口最大的元音「-a」,只有第三類的「擊」是開口較小的元音「-e/-i」。
 
這應該是 k- 的響度(sonority)比 p-、t- 低,所以從一開始,人們描述以手擊打的擬音,有用「Pa~~」和「Ta~~」這種比較「清脆」的聲音,但就沒有用「K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