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分类
个人资料
轻轻一丝风
轻轻一丝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668
  • 关注人气:5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我的小诗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20 12:49)
标签:

我的小诗


           小小春姑娘(原创)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1-12 15:16)
标签:

我的散文

    别说自己还年轻,别说自己心已暮。人生不易,走过岁月,每个人都有深深浅浅的领悟。
    三毛说“我来不及认真地年轻,待明白过来时,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多少人艳羡她的潇洒不羁,但她自杀了,年仅四十八岁。那条长长的丝袜把三毛送进了天堂。“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这会不会是她终极的告白呢?
    人生是个圆,有的人走了一辈子,也没有走出命运画出的圆圈。圆上的每一个点都有一条腾飞的切线。繁杂的世事,像不像无数条切线?我们不能预测,它在哪一刻的哪个点上触碰,会让人痛不欲生。
    据悉,音乐剧《当爱已成往事》在保利剧院进行北京场首演,引爆了回忆杀。有才的男人越老越有魅力。李宗盛的歌,再一次击中那些生命中沉淀的柔软。“初闻不知曲中意, 再听已是曲中人。”这真是年少不知李宗盛,听懂已是不惑年。
    爱,可以是一瞬间的事情,也可以是一辈子的事情。一段感情的结束,总有一颗心在荒芜。听李宗盛的歌,失恋的人会哭,回忆的人会哭 ,向往爱情的人也会哭,尘世浮烟冷雨,听歌人会追忆残梦里的一城一池。大多数的人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我的散文

    岁月漫漫,转眼又和冬撞个满怀。
    当我换上一本新台历,2019年已经远去。逝去的时光,蕴含着多少年轮印痕和欢愉的记忆。
   “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间,物走星移。”的确,繁华千种抵不过似水流年,红颜易老,伤不起光阴似箭。
    慢一点,人生才美。秒针啊!你可以慢一点吗?
    莺啼,淅沥江南暖;马嘶,塞外箫声寒。不同的地域,不同的风景,凝眸大千世界,也是所有旅人的攻略。
    冬去春来,循环往复,总有看不完的风景。如果把人生路上所有的风景连起来,就是一条风景线。可我们活得太匆忙,即便专程去天南或海北,也是来去匆匆,结果只带回一堆照片。
    青春是一阵偶尔滑过的风,稍纵即逝。走过沧海桑田,谁能归来仍是少年?因而心生寂寞,心生惆怅。“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这歌声曾让多少人热泪盈眶。
    生命如水,有时平静有时澎湃;时间如流,我再呼喊,你也不肯停下来。2019年走得那么匆忙,就像荷叶上的露珠,滑落到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我的小诗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我的散文

    我想说:一壶人间烟火,不知灼伤了多少颗滚烫的心,也不知烧塌了多少座婚姻城堡。
    青鸟的典故出于《山海经》,青鸟飞鱼是一个流传久远的故事。
    有一条鱼生活在一片海域里,它每天就是不停的游来游去。一天,有一只迷途的鸟儿飞过这片海域的上空,它很疲倦,低下头寻找海中的一片陆地,水里的鱼觉得水面的光线变得有些昏暗,就抬头望向天空,这样,鱼和鸟的视线交织到了一起。孤独的鱼和迷途的飞鸟深深地彼此吸引着对方。
    飞鸟给鱼讲辽阔的天空,讲广袤的大地……,鱼给飞鸟讲深邃的海洋……,它们为彼此开启了一扇未知的丰富多彩的窗。
    每个早晨的朝霞,每个傍晚的落日,每个夜晚的星空,每分钟空气里的味道,树木的,土地的,海水的,春天的,夏天的,秋天的,冬天的,……,它们彼此深深爱慕着对方,这样就过了好久,它们以为此生就这样斯守,飞鸟可以忘却飞翔的天空,鱼可以忘却深潜过的海底。
    这个故事很美,即便它们卿卿我我,柔情蜜意,可又能在那里筑巢呢?这偶然乍现的光亮,败给天上人间。
  &n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30 15:31)
标签:

我的散文


    晨起向楼窗外张望,满眼洁白,下雪了。
    昨夜,雪静静的来静静的去,不留一丝声响。
    雪,有一种最纯的美,纤尘不染、晶莹洁白是她的特质;轻盈柔软、飘飘欲仙是她的舞姿。“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岂止是边塞诗人岑参一个人独享的美景。
    打开记忆的闸门,迎面扑来童话世界。乡下的雪真大啊!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啦。那个冬夜,雪簌簌地下,北风打着旋不停地刮。
    第二天早晨,前门被雪堵上半截,赶紧拿来铁锹,一锹一锹铲个不停,终于铲出一条通道。你以为这就完事了吗?还要从院子一直铲到大门口,雪把大门堵得严严的,我怎么上班呢?
    铲雪虽然不轻松,但我很惬意呢。白雪茫茫、玉树琼枝,村庄美得像一幅画儿;一望无际的雪野,白得像一张无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26 09:39)
标签:

我的小诗


我命若琴弦,来自云端
北风凛冽我轻轻一跃
告别一个季节
惊鸿一瞥
跌落这浮躁的世界
谁在伤秋
谁在悲切
我是钞票该有多好
无须付出
不用商榷
就会飘飘洒洒
重重迭迭
难怪你不屑
我不过是一片落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我的散文

    读书、听歌,我所好。
    读着、读着,心就充满了迷惘。《男人这东西》是渡边淳一的作品,他说:“有人或许会以为绝大多数男性都会以容貌、身段作为首要条件,女方越漂亮就越受男性欢迎。 
   但实际上男性并不那么看重外貌。长相虽普通些,但只要肯做家务、脾气好、又真心实意地爱自己,这样的女性才是男人的首选对象。当然在此基础上如能有美丽的容貌便是锦上添花了。不过普通男子大都有自知之明,不会过于奢求。 ”
    哦……是这样呀!
    难怪,很多男人在拥有貌美如花的情人的同时,却又选择外表毫不出众但性格温柔的良家闺女作结婚对象。
    呵呵!原来爱只与做梦沾边。
    你听过这首《米店》吗?“三月的烟雨,飘摇的南方,你坐在你空空的米店,你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命运,在寻找你自己的香。窗外的人们匆匆忙忙,把眼光丢在潮湿的路上。你的舞步,划过空空的房间,时光就变成了烟。爱人,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我会洗干净头发 爬上桅杆,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04 14:43)
标签:

我的小说

  宜发着烧,刚刚吃过药,昏昏沉沉闭着眼睛,口渴得厉害,她想爬起来喝一口矿泉水,可是,腿软绵绵地像踏上了棉花,宜无力下床,重新躺下,拉了拉空调被角,蜷伏在被子里,浑身像散了架子一样。
    朦胧中,似乎有人在喊她:'宜,你醒醒!'这声音既熟悉又陌生。宜努力在记忆中搜寻,生命的内存中早就没有多少关爱了,所以她很独立。
    '是谁?'这微弱的问话有气无力地从宜干裂的唇缝中挤出,心中却想着自己没有血色的脸会不会把客人吓跑。随即一层薄雾笼罩着她长长的睫毛,好像稍微一动就可以滴下水来。她已经一整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卧室柔和的灯光照着她一起一伏的呼吸。
    她隐隐感到有一双手放在自己的额头,恍惚中一个清癯高大的身影在眼前走动。宜好想睁开眼睛看清楚他的面庞,但她无论怎样努力都睁不开眼睛。
   '你病了,要不要看医生?我是舫。'宜突然记起了网络,记起了那个宽敞的大屏聊天室,记起了三年前美丽的邂逅.记那次畅所欲言地交流。
    生活教会了她沉默。那是宜今生当中第一次揭掉包裹心灵的硬壳,人说网事如烟,他们彼此挥手告别,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