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盐__一颗流水
无盐__一颗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564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9-23 00:48)

五味杂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12 21:13)

中秋了,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中秋快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11 16:30)

从车站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一刻。我很像是回到了异乡。包包见我回来欢快地跑了一个来回。现在我们俩以母女相称。躺到床上,低血压的眩晕。床边的诗集,鱼送我的旧书,病历,不能再凌乱了。当作凌乱的妥帖,我却很像躺在了异乡的中午,翻开鱼的扉页手书,研究他的笔风。无聊的困意很快来了。

竟然梦见了雪夜访戴。兴至而往,兴尽而归。梦里也没有看到戴。这是梦里的高兴致。醒过来的时候一点了。拿出针筒,抽药给包包打针。第一次失败了,包包眼里满是幽怨。不禁想起你死去的猫咪。鼓起勇气打了第二针。包包眼里已经藏了一个重洋,我说了句救你呢。便放开了它。

现在听到你说寂寞,我已经感觉不到魏晋风度。苍凉也许仍在斗室盘旋,曲调也高情怀也高。手机里很多消息,你说你生日也没给你买个礼物,你说我和从前一样。我和从前也一样。说到生日礼物想起来几年前我给你买过成套的木心,成套的几米,成套的卡佛。我还有成套的我负丹青。手机又响了。它为什么总是响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06 23:29)

我的猫2.3kg了,胖胖的女生。冷漠的女生。贪吃的女生。大名张水灵,小名包包。还有九天就六个月了,从四个月变成了fip猫,它学会了坚强,信任。441很疼,这个带有盐酸的油状液体带来重生的希望。忍着痛很重要,不管是它,还是我。还有29天,加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06 18:20)

恍惚一下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07 05:56)

现在说起余生,我变得心有大悸

暴雨横在八月,我出入火车站、机场,地铁站,医院

看雨打在很多车窗

但我无法说起命运,甘心,遗憾

隔着三百里,有我牵挂的猫

隔着九百里,有我牵挂的人

假如有勇气沉默到火车停下的那一刻

假如我早早就完成潦草的人生

假如我把遗言都写在溪水潺里

假如我又一次想起冷山这部电影

你会泪流满面。

我知道你说起的永远是什么

然而余生不长。白床单危险。火车哐当哐当

妄言生死之人都是离死亡最远的人

死亡是灰飞烟灭的自由自在

所有的疼最后都化作一滴眼泪

缓缓流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17 02:05)

外面是下雾了吗?是雨吗?混沌一片。又在施工的广场,修出了凤凰欲飞。人类的文明总是用砖瓦和灯光体现,用湖面上的水幕表演,我关紧窗户打开空调,紧紧拉上窗帘。

睡前母亲打来电话,嘱咐明天早上要吃一个煮鸡蛋。我才想起,今天是我的生日。要不要一个人默默的过个生日呢?去吃一碗朝鲜冷面?

谁也不要提起孤独。这个夏天那么深刻的体会到距离。这个夏天白雪皑皑,咯吱咯吱走着,陌生的风景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陌生的一往情深。这个夏天过了很多天桥,走上去的时候累的气喘吁吁,我紧抓着护栏告诉自己,再走两步就过去了。

要不自己给自己过个生日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12 22:02)
标签:

杂谈

八点,我吃下一颗奥美拉唑

两颗尼美舒利。两片纷乐。

外面,正下中雨。

我企图对自己宽慰

对肉体致以爱恋

雨声潺潺,女人哭过就制造溪水

骗过自己。

人死后就把苦心烧成瓷器

籍籍无名之白,之苦,之没有轮回。

人死前就把苦心化成雨水

无人知晓之疼,之安生,之岁月蹉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12 21:19)
标签:

杂谈

你为母亲哭了,我为你哭了

你对想念顾虑重重

我不得不提起了我的手提箱

暴雨和冰雹让我想起

母亲没有拥抱我的习惯

那么多惊讶,如惊雷

坠落是平静的脸和决堤的眼泪

却都没用。发烧和胃疼

也无济于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10 22:14)
标签:

杂谈

四月第一日,米大的苔花学习静默,在浅灰色的湖水上写一封信

四月第二日,棋音也落了。哽咽也添了。多情人多病,无聊。

四月第三日,有人在滔滔不绝中捉襟见肘。我是烈焰,只有你能拢在手心。

四月第四日,也想和春住。细看绿柳含烟,看有人写非洲和黄金般的喜乐。

四月第五日,疏雨似锦书,半路停泊的红色,知所往。

四月第六日,在操场上与风沙共。我仍然穿着格子大衣灰色围巾,与季节格格不入。

四月第七日,夜里四点未眠,况喜聚怕散的心又被我提起,我不忍写下违心字。

四月第八日,你说滚热的唇吻不到心爱的人,你说下雨了。

四月第九日,落了偏冷的雪,笺书无凭,黄柏树婆娑,失心人昏睡一场。

四月第十日,丁香伫立潇潇雨。懒散低头忍笑,拿着银针的手,顾不上缝补木木的心。

四月十一日,你说想你。深夜的灯影里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