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隆回刘新昌
隆回刘新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479
  • 关注人气:1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刘新昌的书


散文集《我心桃花源》,光明日报出版社,2016年12月出版。淘宝网、孔夫子、潇湘书城及新华书店有售。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2017-12-14 10:42)
不上不下
刘新昌
(刊于《衡阳晚报》2017年12月13日文艺副刊、《长沙晚报》2017年12月14日城市屋檐副刊)

       周末,陪朋友去湘潭爬昭山,走到半山腰,遇见一座亭子,便停下来歇息。
       亭子立在古木参天的山坳中,一汪山泉抱亭流过,潺潺有声。泉水旁,菊花吐蕊,山茶烂漫,落叶似蝶。
       坐下来细看,只见亭子简朴大方。四根立柱圆润笔直,亭子上方雕梁画栋,飞檐勾心斗角。四根柱子之间围着一圈美人靠,迎面朱红色的柱子上挂着一副楹联——野花不种年年有,烦恼无根日日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乌兰察布晚报

转载

分类: 文章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刘新昌 
(刊于《长沙晚报》2017年11月30日城市屋檐副刊)

       小红人美心善,工作也热情上心,可就是有点矫情。 
       美女嘛,自然有矫情的资本。现在,满大街打听去,几人敢承认自己不是“外貌协会”会员?眼球经济社会,美女,想不矫情,都难。但凡事得有个度,太矫情,就烦。 
       小红本来很有文艺天赋,能说会写、能歌善舞,按说这么一个文艺女青年,读文科绝对是棵好苗子,可她偏偏在文理分科时,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因为不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7 19:58)
标签:

衡阳晚报

闲情

随笔

分类: 踏花行
木芙蓉
刘新昌
(刊于《衡阳晚报》2017年11月27日文艺副刊)

       大地覆霜,谁能独立寒秋?
       迎春、桃花、连翘、紫李,这些只知道在春天里争奇斗艳的主儿,一听霜雪的威名,早就收起包袱,匆匆地走了。
       栀子、石榴、凌霄、紫薇,这些在夏季里伸胳膊亮腿打擂台的姐妹们,临门一脚的时候,偏偏如溃堤之水,一股脑地泄了。
       菊花?傲骨倒是有了,只可惜嶙峋瘦弱,与萧瑟阔达的寒意相比,有点弱不禁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万物美好,我在其中
刘新昌
(刊于《衡阳日报》2017年11月19日回雁副刊、《成都晚报》2017年11月21日市井副刊、《亳州晚报》2017年11月30日涡河副刊)

       我住的房子前有一片绿化地,左边一个小土包,栽着三棵粗壮的香樟树和一株瘦骨嶙峋的紫薇,右边是一块平地,种着九株银杏树,他们列兵一样,等距离站成三排,坚挺笔直,刚好形成一个规规矩矩的正方形。
       十年前入住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3 10:14)
标签:

衡阳晚报

随笔

感受

分类: 生活随笔
因月想好友
刘新昌
(刊于《衡阳晚报》2017年11月9日文艺副刊)

       本来无月。
       然倚窗夜读《幽梦影》,读到一段话,心,齁的一声被点亮,如坐在黑暗里,忽的一下,一片月光,透过窗棱,斜照进来,心中立马纯净、明亮。
       这段话是:“因雪想高士,因花想美人,因酒想侠客,因月想好友,因山水想得意诗文。”
       初秋之夜,溽暑未消,寒露未至,下雪为时尚早,更何况本人资质平庸,际遇平淡,与高士结交,机会为零,不想也罢。窗前倒是有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3 08:25)
 堂弟因为无法熬住风吹日晒,萌生“退”的念头,我呢?由于熬不住琐碎的日常,停下了笔。


现在才刚刚开始
刘新昌
(刊于《北京青年报》2017年10月23日非常感受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0月14日《广州日报》“每日闲情”副刊转载“一把好时光”。
http://gzdaily.dayoo.com/pc/html/2017-10/14/content_16_8.htm?v=7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3 16:36)
一把好时光
刘新昌
(刊于《北京青年报》2017年10月12日非常感受版)

       周末会友,本来约好了时间,可对方因为堵车,一时半会儿无法赶到,看到茶楼对面有个理发店,摸摸自己长长的头发,心想:与其傻等,不如去理发。
       坐在藤椅上,理发师陈先生用梳子梳了梳我鬓角的白发,问:“先生,焗油不?”
       我往镜子里看了看,一根根白发银针似的扎在太阳穴上,这哪是白发啊,分明是一柄柄岁月的利剑,深深地刺在我青葱的岁月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简介
刘新昌,笔名:黑麋猎人、印竹楼下人等,湖南隆回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长江信息报》社区故事专栏作家。

当过记者写过诗,现为国企员工一枚,常年颠簸在岳阳与长沙之间,经得起洞庭湖的风浪,也受得住长沙城的喧嚣。

一生为生计忙碌,闲暇写些闲淡文章,偶有梦想敲打门窗,砰然心动象初恋般慌张。写作不求成名成家,但一定要娱心娱情。

注:本博内容均是原创,欢迎报刊选稿用稿。
联系方式:QQ:64760704
联系电话:18973000901
对于那些只用稿不给酬劳的无良分子将诉诸法律。


好友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