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翰林苑隶属广州树基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是一所专门学习国学、书法、国画、课外辅导的高质量培训中心。翰林苑任教的老师是省市书法家、美术家协会会员,基础扎实的书法家、画家.翰林苑官网http://www.hly800.com
个人资料
广州树基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广州树基教育咨询有限
公司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68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好友
加载中…
宝宝资料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工具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要闻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2-20 15:07)
毛笔出厂时,笔头通常用鹿角菜粘着。这样,既便于包装,又不折损笔毛,还能使笔毛直顺、踏实。使用的时候,用手轻轻地把笔毛捏开后,用清水(凉水)将笔毛浸透,把笔头全部泛开,把笔中的菜液涮净,去掉根部没有胶住的浮毛,然后挤净水,把笔毛捋直顺,就可以着墨使用。

把新毛笔放入碗中,让水浸没着整个笔头
泡开后的效果,全部散开即可,开始时不要强行搓开笔头,泡开后可以施加一点压力
用手轻轻的把封笔的胶质挤掉
这样新毛笔就启封了,吸去多余的水后就可以使用。

毛笔初次使用时,要把笔头放在墨液中浸泡一会儿,让笔头吸足墨再用。特别是大笔,浸泡时间更要长一些,让笔头吸足墨。因为笔头内部的毛,短时间内不可 能完全被墨浸透,即使笔毛的表面沾满了墨,笔毛仍不太踏实,呈膨胀形,使用效果不太理想。使用过几次后的毛笔,笔尖被墨完全浸透,会变得直顺、踏实,拢抱 结成一体,弹力也会稍大一些,使用效果最好。

关于毛笔的使用和保养 (据说是田英章老师经验,但不敢确定,仅供参考)
最近不断有朋友问我有关毛笔的使用和保养问题,现就我所摸索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曾经听一位收藏家说:我的钱是没有生命的,艺术品是有生命的,拿没有生命的东西去换有生命的东西,太划算了!
当代书画艺术,总有你喜欢的并且买得起的。

如果你说“我觉得复制品看起来效果一样”“装饰店买的行画也挺好看的”所以你退而求其次?那么不管你家里装修花了多少巨款,铺金贴银,极尽奢华,请几个有见识懂品味的朋友来打分,一定不及格,没有文化体现,最多算个“土”豪暴发户。

不要一味追求昂贵的画,并不是所有好的艺术品都是天价!
月入5000你也可以有自己的品位!
许多收藏家开始收藏的第一件作品可能也就是一次聚餐的价格。如果你真喜欢,就不要犹豫,当然也要量力而行!

在国外,很多普通家庭都会购置原创艺术品,这不仅是对自己的尊重,更是对艺术家的尊重。对他们来说,艺术就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字最牛的那帮人,
用他们的实践证明了一件事:
书法是张扬个性的艺术。
书法是抒发情感的艺术。
它不应该一味迎合别人的喜好,
更不应该是按模具生产的工业品。

当代书坛,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
大家都困在一大堆比赛、展览里,
一切都是围着比赛和展览转。
评委喜欢什么风格?
哪些小伎俩能增加评委的好感?
用什么颜色,能让人眼前一亮?
各种展览培训班满天飞,
专门教你怎样投机取巧,取悦评委。
讲的不是临帖,不是写字,
满满全是套路!

为了入展,一味讨好评委的口味,
流水线般的培训,千人一面的创作,
出来的会是有个性、有情感的艺术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年味写出来!继承中华传统书画文化,春联我们贴手写的!手写春联比印刷体更霸气,更具有灵性福气及欣赏价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8 15:26)


    死之默想

    四世纪时希腊厌世诗人巴拉达思作有一首小诗道:

    Polla laleis  ,  anthrope——Palladas

    你太饶舌了,人呵,不久将睡在地下;

    住口吧,你生存时且思索那死。

    这是很有意思的话。关于死的问题,我无事时也曾默想过(不坐在树下,大抵是在车上),可是想不出什么来——这或者因为我是个“乐天的诗人”的缘故吧?但是其实我何尝一定崇拜死,有如曹慕管君,不过我不很能够感到死之神秘,所以不觉得有思索十日十夜之必要,于形而上的方面也就不能有所饶舌了。

    窃察世人怕死的原因,自有种种不同,“以愚观之”可以定为三项,其一是怕死时的苦痛,其二是舍不得人世的快乐,其三是顾虑家族。苦痛比死还可怕,这是实在的事情。十多年前有一个远房的伯母,十分困苦,十二月底想去投河寻死(我们乡间的河是经冬不冻的),但是投了下去,她随即走了上来,说是因为水太冷了。有些人要笑她痴也未可知,但这却是真实的人情。倘若有人能够切实保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8 16:54)

若子的病

    《北京孔德学校旬刊》第二期于四月十一日出版,载有两篇儿童作品,其中之一是我的小女儿写的。

    《晚上的月亮》周若子

    晚上的月亮,很大又很明。我的两个弟弟说:“我们把月亮请下来,叫月亮抱我们到天上去玩。月亮给我们东西,我们很高兴。我们拿到家里给母亲吃,母亲也一定高兴。”

    但是这张旬刊从邮局寄到的时候,若子已正在垂死状态了。她的母亲望着摊在席上的报纸又看昏沉的病人,再也没有什么话可说,只叫我好好地收藏起来——做一个将来决不再寓目的纪念品。我读了这篇小文,不禁忽然想起六岁时死亡的四弟椿寿,他于得急性肺炎的前两三天,也是固执地向着佣妇追问天上的情形,我自己知道这都是迷信,却不能禁止我脊梁上不发生冰冷的奇感。

    十一日的夜中,她就发起热来,继之以大吐,恰巧小儿用的摄氏体温表给小波波(我的兄弟的小孩)摔破了,土步君正出着第二次种的牛痘,把华氏的一具拿去应用,我们房里没有体温表了,所以不能测量热度,到了黎明从间壁房中拿表来一量,乃是四十度三分!八时左右起了痉挛,妻抱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8 16:17)

苍    蝇

    苍蝇不是一件很可爱的东西,但我们在做小孩子的时候都有点喜欢它。我同兄弟常在夏天乘大人们午睡,在院子里弃着香瓜皮瓤的地方捉苍蝇——苍蝇共有三种,饭苍蝇太小,麻苍蝇有蛆太脏,只有金苍蝇可用。金苍蝇即青蝇,小儿谜中所谓“头戴红缨帽身穿紫罗袍”者是也。我们把它捉来,摘一片月季花的叶,用月季的刺钉在背上,便见绿叶在桌上蠕蠕而动,东安市场有卖纸制各色小虫者,标题云“苍蝇玩物”,即是同一的用意。我们又把它的背竖穿在细竹丝上,取灯心草一小段放在脚的中间,它便上下颠倒的舞弄,名曰“嬉棍”;又或用白纸条缠在肠上纵使飞去,但见空中一片片的白纸乱飞,很是好看。倘若捉到一个年富力强的苍蝇,用快剪将头切下,它的身子便仍旧飞去。希腊路吉亚诺思(Lukianos)的《苍蝇颂》中说:“苍蝇在被切去了头之后,也能生活好些时光。”大约二千年前的小孩已经是这样的玩耍的了。

    我们现在受了科学的洗礼,知道苍蝇能够传染病菌,因此对于它们很有一种恶感。三年前卧病在医院时曾作有一首诗,后半云:

    大小一切的苍蝇们,

    美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9 15:32)

苦雨

伏园兄:

    北京近日多雨,你在长安道上不知也遇到否,想必能增你旅行的许多佳趣。雨中旅行不一定是很愉快的,我以前在杭沪车上时常遇雨,每感困难,所以我于火车的雨不能感到什么兴味,但卧在乌篷船里,静听打篷的雨声,加上欸乃的橹声,以及“靠塘来,靠下去”的呼声,却是一种梦似的诗境。倘若更大胆一点,仰卧在脚划小船内,冒雨夜行,更显出水乡住民的风趣,虽然较为危险,一不小心,拙劣地转一个身,便要使船底朝天。二十多年前往东浦吊先父的保姆之丧,归途遇暴风雨,一叶扁舟在白鹅似的波浪中间滚过大树港,危险极也愉快极了。我大约还有好些“为鱼”时候——至少也是断发文身时候的脾气,对于水颇感到亲近,不过北京的泥塘似的许多“海”实在不很满意,这样的水没有也并不怎么可惜。你往“陕半天”去似乎要走好两天的准沙漠路,在那时候倘若遇见风雨,大约是很舒服的,遥想你胡坐骡车中,在大漠之上,大雨之下,喝着四打之内的汽水,悠然进行,可以算是“不亦快哉”之一。但这只是我的空想,如诗人的理想一样地靠不住,或者你在骡车中遇雨,很感困难,正在叫苦连天也未可知,这须等你回京后问你再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生活之艺术

    契诃夫(Tshekhob)书简集中有一节道(那时他在爱珲附近旅行):“我①

 请一个中国人到酒店里喝烧酒,他在未饮之前举杯向着我和酒店主人及伙计们,说道‘请’。这是中国的礼节。他并不象我们那样的一饮而尽,却是一口一口地啜,每啜一口,吃一点东西;随后给我几个中国铜钱,表示感谢之意。这是一种怪有礼的民族。……”

    一口一口的啜,这的确是中国仅存的饮酒的艺术:干杯者不能知酒味,泥醉者不能知微醺之味。中国人对于饮食还知道一点享用之术,但是一般的生活之艺术却早已失传了。中国生活的方式现在只是两个极端、非禁欲即是纵欲,非连酒字都不准说即是浸身在酒槽里,二者互相反动,各益增长,而其结果则是同样的污糟。动物的生活本有自然的调节,中国在千年以前文化发达,一时颇有臻于灵肉一致之象,后来为禁欲思想所战胜,变成现在这样的生活,无自由,无节制,一切在礼教的面具底下实行迫压与放恣,实在所谓礼者早已消灭无存了。

    生活不是很容易的事。动物那样的,自然地简易地生活,是其一法;把生活当作一种艺术,微妙地美地生活,又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2 11:34)

   沉默

    林玉堂①先生说,法国一个演说家劝人缄默,成书三十卷,为世所笑,所以我现在做讲沉默的文章,想竭力节省,以原稿纸三张为度。

    提倡沉默从宗教方面讲来,大约很有材料,精秘主义里很看重沉默,美忒林克②便有一篇极妙的文章。但是我并不想这样做,不仅因为怕有拥护宗教的嫌疑,实在是没有这种知识与才力。现在只就人情世故上着眼说一说吧。

    沉默的好处第一是省力。中国人说,多说话伤气,多写字伤神。不说话不写字大约是长生之基,不过平常人总不易做到。那么一时的沉默也就很好,于我们大有裨益。三十小时草成一篇宏文,连睡觉的时光都没有,第三天必要头痛;演说家在讲台上呼号两点钟,难免口干喉痛,不值得甚矣。若沉默,则可无此种劳苦——虽然也得不到名声。

    沉默的第二个好处是省事。古人说“口是祸门”,关上门、贴上封条,祸便无从发生(“闭门家里坐,祸从天上来”,那只算是“空气传染”,又当别论),此其利一。自己想说服别人,或是有所辩解,照例是没有什么影响,而且愈说愈是渺茫,不如及早沉默,虽然不能因此而说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