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5-08-20 12:17)
标签:

随笔

山芋上市了,翻出旧文,想想小时候。           

                          山芋

上菜市买山芋,兜来兜去没找到我要的栗子山芋。有点失望。我知道这又是我的怀旧心理的缘故,并不是说红心山芋有什么不好。

从来没有吃厌过栗子山芋,这是真的,天天吃也不讨厌,自己也有点奇怪,这是什么癖?不过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2 09:17)
标签:

文化

文庙的红墙颜色淡了,但还是红的。我是从北往南走的,侧过我的右脸,我只看到墙,长长的红墙。我不看路上纷纷的车辆,所有的声响似乎也远离了。墙那么高,人走在底下,觉得自己像一棵细的树在移。墙太老,年代过于久远,人无足轻重。

上一次去文庙是十几年前。那时的文庙大成殿后面还是苏州最大的古玩市场,地摊一溜溜的,有玉器,陶器,青铜器,钱币,邮票......你想得到的古玩里面大概都有。前两年,古玩市场迁到了别处去,文庙一下子清净起来。那时,文庙里面有一间茶室,桌椅简单,茶叶也普通。我记得喝的是炒青,一杯不过三元钱。也是这样的秋天,我坐在花窗下,窗外阳光灿烂,柏树的叶子是墨绿色的。

这次原本是想到对面的沧浪亭去的。苏州的园林,我以为沧浪亭是最有秋意的。秋风一起,这宋时的园子更见疏朗,高处树上的叶子哗哗地响,有一种金属般的清朗。亭上的对联: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上联是欧阳修的,下联是苏舜钦,也是绝配。我想去沧浪亭其实是俗到了家,心疼钞票。年初买的园林年卡,已近深秋却只刷过一次,想想有点亏了的意思。走到沧浪亭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0 18:01)

 

叶弥的短篇小说《香炉山》得了鲁迅文学奖,实至名归。我不惊讶,甚至觉得这个奖早该归她,她之前的小说《天鹅绒》、《猛虎》、《霓裳》、《桃花渡》、《消失在布达拉宫的一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5月23日。下午,到达阿瓦诺斯陶瓷小镇的时候,天上飘起了雨。灰白色的清真寺倒映在清澈的河水中,依旧庄严肃穆。好几个大狗蹲在河边看着我们,一声也不叫。导游说,自由活动一个半小时。一车的人哗啦一下散了。

走过一座木板桥,我们进入镇中心。街道上人不多,都不紧不慢地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28 16:26)
标签:

情感

   凌晨,四点二十分,宣礼声迸裂。

   我一下子清醒了。这原本该是昏睡的时候。经过十一个小时的夜间飞行到伊斯坦布尔,加三个小时转机到安卡拉,再加四个小时的车程晃悠到番红花城,放下行李后又四处转了五个多小时,三十几个小时没摸到过床。晚上十点多,躺到这幢奥斯曼建筑的客栈的单人床上,我以为我会一夜昏睡的。

   没想到我醒了,似乎冥冥中我在等着,在宣礼声还未响起时就迷迷糊糊醒了。在那一声划破夜空的宣礼声迸裂时,我彻底清醒,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四点二十分。我下床,拉开镂空的棉窗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08 23:12)

   年初二,天出奇的暖,气温窜到了二十一度。黄昏,心里横竖想着梅花,估摸着光福的梅花会提早开。发信息给拈花,问,在光福吗?梅花开了么?拈花说没去,不知梅消息。稍后,拈花说后天去光福探梅如何?我说,太好了,想去。

    后天是年初四,立春的前一天,天忽然冷了,还飘起了雨。早上,看着天,我想拈花会不会取消下午的活动呢。吃饭的时候,接到拈花短信,说十二点半见,我放下心来。坐进车里,我见到了估计会见到的我闻,另二人面生。我闻介绍说,这是周老师,这是红桑。周老师递过名片,我吃一惊,如此年轻美丽,竟还是上海的女博士。红桑笑吟吟,说你不记得了,我们见过。说了才想起,在山塘的琴川书店遇到过,旧书收藏家。

    到光福哪里呢?一路上大家随意闲聊。收门票的香雪海我们自然不去的,人杂。光福何处无梅。说去石嵝吧。光福的石嵝石壁都是好地方,石壁去过几次,石嵝不好找,巴不得跟人去。

    (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0月25日,天色微青,有薄云,桂花的香味又弥漫起来了。秋天令人愉快。我走进景德路274苏州剌绣博物馆,从前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六年前,秋天的黄昏,我站在市中医院住院部楼上的西窗朝下望去,看见一进一进往北排开的老房子,西侧还有一个小花园,一个小池塘依稀泛着波光。我看了好久,直至暮色一点一点漫上来,一群鸟掠过黑色的屋脊飞过去,飞向苍茫的远处。

后来知道了,那一进一进的老房子不是园林也不是私宅,是苏州中医药博物馆。

对中医中药我一直有莫名的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5 20:41)


                                                                (半夏提醒得好,放两幅郁岚的字在此)
    认识郁岚多年,也看了不少郁岚的字。起先觉得,郁岚的字有冰清玉洁的莲荷意味。慢慢的,觉得不够贴切。莲荷是尘世外的花朵,没有人间的烟火气。而郁岚的字,除了高洁与静气,还有乡野草木的自在与飘逸。这么一想,山林间的兰草与郁岚更相配吧。兰,岚,读音一样,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暑天。丝绸博物馆外,树上的知了在一口气嘶鸣。馆内,寂静幽深。诺大的场馆,近九千平方的地方,只我一个人在兜兜转转。好在,灯光是智能控制的,走近橱窗,灯亮起来;人离开,灯光暗下去。否则,我大概会不安的,太挥霍了。

这是近一个月前的事,我去了丝绸博物馆。古代馆、蚕桑馆、织造馆、姑苏锦苑四个展厅,我一一走过,看得仔细。我自然是功利的,看得如此认真是为了手头的这篇稿子。我以为,如此,会落笔顺畅。事实不是。当我回忆我看过的丝绸博物馆,繁复,精深,瑰丽的感觉攫住了我,我仿佛走在丝绸堆起的路上,深一脚,浅一脚,飘忽不定,不知从何写起。

当然,我得写,假使一尺丝绸硬成一枚钉子,也得拔一拔。如此,在这38度出头的高温天,我翻看一本书——《苏州百年丝绸纹样》。这本书做得精美,许多丝绸纹样图片制作得细腻逼真。一页页翻过去,百年来的丝绸之美令人心动。但是,千百年前的丝绸又哪里逊色?或许更无与伦比。此时,丝绸博物馆内的丝绸织物再次掠过脑海。花草纹,狩猎纹,团窠纹……岁月流逝,原本或许艳丽的颜色沉下去,又在灯光下泛起光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