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20-05-27 21:54)

虽然时隔四十多年,我依然怀念北大荒的日子,怀念军川一年四季的景色,那里不但有勤劳淳朴的北大荒人,广袤无垠的大自然,辽阔的原野,可以眺望到北方巍峨的小兴安岭和翻滚不息的黑龙江水,一望无际的麦田,场院堆积如山的大豆和玉米……。九年北大荒的生活,我把自己的青春年华融进了边陲的山山水水。在那个年代,与老农垦人们一起,用辛勤的汗水灌溉着这片土地。

军川的冬天如童話世界般美丽,脚下是世界上最肥沃的黑土地,身边是純真善良的人们。只要在三江平原生活过的人,都会领教过那里冬天的寒冷和暴风雪的肆虐。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呼啸着掠过了广袤的原野、树林,以锐不可当的气势拉开了雪暴的序幕。就在世间万物都臣服于雪暴的淫威之时,隐约还会听到“冰水覆盖着伏尔加河,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7 21:50)

大都市的秋天体验不到收获的喜悦,遥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忙忙碌碌人们的背影,思绪又一次将我带到曾生活过的遥远的边陲-军川。春华秋实,清风明月,不同心绪的人对秋天有着不同的感觉。秋随着心情变化,眼前浮现不同的景色。惆怅时逢秋难免有览物忧伤之情。看:燕儿辞归,听:鸣蝉无声。望:大雁南游,闻:杜鹃悲鸣。惋惜、哀伤、依恋和凄凉之意油然而生。高兴时逢秋:秋风、秋水、秋色、秋声无不充满诗情画意。写秋风,汉武帝有:“秋风起兮白云飞”,杜甫有:“火风袅袅动高旌”。赞秋水,王勃有:“秋水共长天一色”。咏秋声,欧阳修的秋声赋所言:“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说道秋这个字眼,咱就情不自禁的想到范仲淹的那首:“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词赋。刘禹锡诗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潮,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诗意豪放,情怀高远,吞吐日月,非他人所能及也。尽管咱这些俗人作诗填词无法与先贤们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7 15:07)

春天走了,夏天就会带上它固有的热浪来袭,四季交替是那么的寻常,没有人会希望永远停留在一个季节里,尽管在怎么喜欢,也无法阻挡季节的更替。北京的夏季是我最痛苦的时候,即便在有空调的屋子里也感到差强人意,每每这时我都会思念起曾在军川黑土地那林荫树下纳凉的情景,劳作后仰卧在大田边的树荫下,舒展四肢,惬意的享受着徐徐小风在驱赶劳累身心。有人说我是贱骨头,这话没错,我们这代人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

   军川的夏天总沐浴着雨露,吸收阳光,生长着自己,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7 15:03)

军川的春天来得早,黑土地上草儿萌青,杨树抽芽,仿佛都是一夜间的事情。空气中不知何时多了一群赶早的飞虫,在阳光的照耀下,地上也已经有蚂蚁在爬了。春天悄悄地来到了这里。赤裸裸的树木还在阵阵的寒风中颤抖。沟渠里,秋天的败叶正在腐烂,各种颜色的野花已在潮湿的草丛中悄悄探出头来。整个原野,小村落,都从寒冬中苏醒,融化的积雪渗透了耕地,到处可以闻到一种潮湿的、发酵似的气息。无数嫩绿的幼芽从泥土里钻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猫冬的农垦人随着暖风徐来,以精神焕发的姿态出现在肥沃的田间。黑土地春天的空气中毕竟还有几分料峭,冬天的余寒不知何时又会杀个回马枪。而我担心那些早早开始的生命,能否承受季节交替之时的阵痛,而它们却在我的忧虑里无所畏惧地成长起来。任它寒流,管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梦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在我们心中不是具体人,而是几十年前黑龙江畔那座令我们哭过笑过的小村落,这座小村落,几度风雨几度春秋。历史如过往云烟,几年后,山南海北的知青们如远飞的大雁,纷纷回归倦巢,更像一股股清澈的小溪,流向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海洋,消失的那样彻底,那样无影无踪,那样无迹可寻,那样令人朝思暮想。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过后,埋藏在心中的那座小村落,却愈发清晰的展现在每个曾经生活在那里老知青的脑海中。集体远足也好,个体回归也罢,似乎也无法表达伤逝的情感。小村落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当年传说中: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早已成为现实,稻菽千重浪替代了广种薄收。十年前大田东边栽种的知青林,翠柏苍松,知青碑字迹也已模糊不清,然而碑文还镌刻在我们的心中“无论是否有硝烟弥漫,无论是否国泰民安,即便我们黑土地的匆匆过客,绝不能丢的是这种黑土地情怀……”。情怀一词总会勾勒出久久的回忆,五十年过去了,苦也好乐也罢,那座小村落总是让人魂牵梦萦,不是令人沮丧的年代,它就像儿时居住过的小胡同、四合院,老农垦人们也如同院内远亲不如近邻的大爷大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淡淡地往事像一缕清风拂过面颊,激起一丝涟漪,悠悠的传来记忆的气息,五十年的回眸,清晰地镌刻在心里,五味杂陈无以名状。当年一群少男少女涌入黑土地,像无数只没有张全翅膀的鸟儿,接受别离与伤痛,他乡栖息,经受着暴风雪的洗礼,在高高的白桦林下思念明亮的课堂和父母殷殷细语,那时起,人生不再纯粹,纷纷化作战天斗地的个体,稚嫩的身躯挑起生活的重担,一切都要自己靠自己。我们这些无所依归的人,不期而遇,冥冥注定,脚踏过膝的积雪,烈日炎炎下的锄地,有丰收的喜悦,更有思乡沮丧的无语,看不见的属于自己的未来,“左风”呼号中的心悸,衣裳褴褛中的苦中作乐,也使黑土地的风景因我们的出现而更加绚丽。相遇就像流星雨,瞬间迸发出令后人们羡慕的火花,虽然暂短十年的匆匆过客,却留下了五十载的刻骨铭心的印记。
     当我们回归故里,家乡早已物是人非无所依,再次踏入课堂,已是同学们眼中的叔叔阿姨。咀嚼着生涩的书本,全然没有了年幼时头脑灵活清晰,剩下只有迷离。一边在职场喧嚣中渐渐自立,一边在行路匆匆中默背勾股玄定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9 22:04)
      金秋时分,阳光灿烂,一家人驾车古北口水镇,循着历史的踪迹去秋游。咿呀学语的小孙孙似乎被长辈们感染,兴趣盎然的手舞足蹈。
     古北口地处京城东百余公里外,其地势险峻,依山傍水,气候怡人。这里历史文化悠久,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燕国曾在此筑城设防,南北朝北齐曾在此地构建石器长城,以后的各朝代均留下了许多值得后代敬仰的遗迹。历代百姓们口口相传:“七郎坟、令公庙、琉璃影壁靠大道、一步三眼井、两步三座庙”彰显出灿烂的历史文化。这里自古就有“地扼襟喉趋朔漠,天留锁匙枕雄关”之说,清乾隆皇帝曾题诗:“秦帝关存终失鹿,汉帝舟阻未成仙”。
     长城脚下古北口村,紧邻古北口隧道,四周山势并不险峻,村落在山坳中。村前一座高仿古牌楼上镌刻着三个镂金楷书“古御道”。沿牌楼向村内望去,在夕阳映照下,用青石铺就的古道蜿蜒伸向村落深处,眼前一排排青砖砌就的四合院,青石铺就的街道古色古香,一条静静流淌的小河像一条玉带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7 23:02)
      我精神的偶像,怀着满腹经纶的金庸先生走了,那个把翰墨春秋与金戈铁马、清风明月演绎成荡气回肠的武侠文学奇才离文坛而去,无数拥趸无不掩面而泣。他的作品影响的几代人,没有谁能将民俗民生、人文地理、物理天象、历史秘闻、糅合成老少皆宜的文学作品而普及到朝堂庙宇贩夫走卒间。他把阳春白雪、下里巴人、政坛风云与市井流俗融为一体。“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堪称“成人的童话”雅俗共赏而脍炙人口。他的离去令人深感“笑傲江湖成绝响,人间再无侠客行”,从此终南山古墓长闭,万花坳花落无声,绝情谷空山寂寂,风陵渡凝月冥冥,读者无缘再拜先生。
      八十年代经历过文化荒漠的国人,初遇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仿佛久旱逢甘霖。我曾借到《书剑恩仇录》,如饥似渴的阅读,如醉如痴的欣赏,夜不能寐,仿佛在补几十年落下的文化历史课,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徜徉于各街道书摊而寻觅,与不少摊主结为朋友。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青春可以走远,行侠仗义、仗剑天下的武侠梦却从来没有醒来。小时候读过《三侠五义》《雍正剑侠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6 15:21)
    从小在什刹海附近长大,这里是京城风貌保存较好的地方,四周许多王府、花园、胡同和四合院,映衬出老北京风俗文化和历史变迁。当炎热的夏天来临,它给居民们提供了一个避暑嬉戏好去处。一片开阔的湖面,风光旖旎,微风习习。那时我和发小们结伴游野泳,并排站在岸边,一起跃入水中,用仅会的蛙泳姿势游向碧绿成荫的中心岛,心中惬意无限。即便在屯垦戍边的年代,什刹海也是我心中无限眷恋的地方,想念它夏日的游泳场,冬日坐在自制的冰车上,用两根冰钎子戳动冰面滑行,几十年后许多文学作品中都对这里的溜冰场都有浓墨重彩的描述。如今这里入夜则灯红酒绿,湖水与霓虹相映,乐曲与轻舟荡漾,安逸祥和,美轮美奂。
    前海、后海、西海统称:什刹海。据记载,什刹海周围曾建过许多寺庙、尼庵、道观,因此就有“十刹九庵一庙”的说法,而湖被元朝人称为:“海”,久而久之,“十刹海”口传成了什刹海。如今火神庙、广化寺还香火如织。它周边王府林立,恭亲王府金碧辉煌(乾隆皇帝宠臣和珅的府邸)是旅游者观光的好去处,醇亲王府端庄大气(宋庆龄故居)依海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3 22:31)
     桂林以“山水甲天下”闻名于世。乘竹筏游漓江,浏览银子岩,行走阳朔西街,相拥遇龙河,踏身世外桃源,不负云游江湖山水间的闲情逸致,而龙脊梯田令我心驰神往。趁闲暇趋而一窥全豹。桂林市百公里外有座龙脊山,位于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传说龙脊梯田始建于元朝,建成于清初,距今650余年历史,当年龙脊山造田的前辈们或许没有想到,他们用心血和生命开凿出的梯田,竟然演变成无限妩媚、潇洒的田园曲线和后人们惊艳的乐园。这里的原住民们,在漫长与大自然中求生存中而展现的智慧和力量,使龙脊山旧貌换新颜。两小时的车程,把我带到期盼已久的龙脊梯田景区,目睹规模宏大的梯田群,如链如带,从山脚盘绕到山顶,小山如螺,大山似塔,层层叠叠,高低交错,线条行云流水,气势如虹,磅礴壮观,美不胜收。经过一座古朴的廊桥进入村寨,古树茂竹环绕,小桥下溪水潺潺,寨子的房屋颇具特色,大都木质结构,街上青石铺路,游人成群结队,店铺卖的是当地绣品和银饰以及食品类。这里居住着壮、瑶两个民族,村落里可以看到俊美的壮族民间服饰,聆听到优美的山歌,品一壶龙脊香茗,饮一杯“龙脊水酒”,享受到原汁原味的异族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苍凉人生
苍凉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251
  • 关注人气: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