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推开岁月轩窗,丝丝春风充满暖意,观赏流年的逝去,眼前瞬间萦绕出久远的记忆。经年回眸一瞥,掬一杯北大荒饮过的陈酒,年轻时的往事在漫映中渐渐远去,遥望年轻时背影,成了永恒的眷恋。我们已近夕阳,这是人生春尽秋远的夕阳,数一数多少花落,看一看一生有多少落寞与悲伤。年复一年,又是一年,新一年的思绪再一次浮想联翩。发愤忘食,乐而忘忧,我们都在拼接斑斓多姿夕阳生活,有人选择含饴弄孙,尽享天伦,有人行万里路,饱览名山大川,曹孟德的《龟虽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生活如酒,岁月如歌,我们站在面临人生的黄昏下,瞭望光阴的渡口,终于了然了那些等不到结局,便曲终人散的故事,让世间所有的过往都在岁月长河中拍打、锤炼,而豁然启迪。遥远的军川黑土地让我们望不到边际,碧绿的大田盎然生机。人生短短的几年,却尝遍了岁月的苦辣甜酸,光阴是无声的“念”,回眸是纯美的酒,不喝也醉,相聚是悠然的清风,爱意仿佛瞬间充满了心间。
     夏日黄金海岸的重逢似一束束鲜花,过后仔细观赏,她便再次绽放出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5 12:02)
      职场总有些应酬,面对的人群多少都有点儿身份,酒桌边相互一寒暄:张总,王董,李处,赵局,刘书记……,一个个笑容可掬、衣着笔挺,真不知道是鸿门宴还是什么局?搂着哥们儿的肩膀向人介绍:“这是我的发小儿”,似乎会让上述一干人等嗤之以鼻。老北京的孩子们打小儿住在一个院儿或同一胡同的玩伴称为“发小儿”。古人对一起长大的孩子归结为“孩童提手,总角之交”,那年代的孩子头上都梳两个纂,砸缸的司马光是参照物,估计“总角之交”从那儿来的。用老北京话解释:一起穿着屁帘子撒尿攉泥球,一起挖蚯蚓、抓蜻蜓,一起下河捞蛤蟆骨朵、一起满大街疯跑,一起上房揭瓦、偷枣采桑叶,一起和别的胡同孩子打架,回家各自挨父母揍,一起上小学,中学,一起闯祸而相互背黑锅的,电影台词“打死也不说,不做叛徒甫志高”是咱们从小的座右铭,这就是发小儿的规则。  
     发小儿是;当年一把瓜子分着嗑,一瓶儿北冰洋分着喝,一根儿红果冰棍你一口我一口,一挂鞭炮数个分着放,从小到大只叫你小名儿或者外号儿,聊高兴了连他爸小名叫“狗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8 21:09)

       京城又是一个无雪的冬天,过了“腊八”,期盼的雪花还是杳无踪迹。小时候的冬天,胡同里的墙角下、房檐上的瓦垄沟里总是充满不化的积雪,路边堆砌的雪人在寒风中咧嘴微笑,城外田地里的冬小麦在白雪的覆盖下,怡然自得的酣睡。瑞雪兆丰年,丰收会让人翘首以待,然而,雪居然成了如今可望而不可求的奢侈品。我站在阳台的窗前,品茗眺望,心中的思绪飞到了久别的北大荒。年轻时曾在黑土地度过从少年到青年的时光,苦与累,别离与惆怅似乎已经渺不足道,而那里的雪花、雪景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我曾生活在北大荒军川莲花泡畔的小村落里,整个村布局落错落有致。村落的北面伫立着几栋红砖房,两排男女宿舍整齐排列,女宿舍东边的大食堂高大宽阔,它前面的篮球场充满了年轻人们的嬉戏呼喊。南面家属区十几栋的泥土草房也整齐排列。大食堂与连队办公室间隔这一大块空场,空场周围种满了修葺整齐的灌木围栏。大食堂前一条宽阔的道路直通村南口,路的两旁栽种着粗大的白杨树。西南水泥场院宽阔而宏大,总是能听到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8 19:23)
       元旦傍晚,我夫妻俩特意去成龙影城观看传说已久的电影《芳华》。观后思忖良久,脑海里只冒出了“人性”“尊严”四个字。特定的年代,特定的背景,一个特定的人群展示出的芳华有一定的局限性,导演用怀旧的手法,像一只没有开过屏的老孔雀,向后人喋喋不休的讲述所谓的:争奇斗艳的场景。
    《芳华》除了对部队文工团众多帅哥美女们无粉饰的美貌展示外,剩下就是对影片中集体恶意行为的齿寒。经历过社会大动乱的五零后,与八零后、九零后的芳华千差万别。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青春对某些人来说是无限美好的,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只能用“惨烈”形容。比如影片中的何小萍,一个不被集体待见“边缘人”,她的命运让人怜惜而又令人愤愤不平。人性随时会展示出令人不齿的一面,老祖宗留下的“人之初性本善”格言在仇恨教育的年代里毫无说服力。戈尔丁曾说,人性有三层,第一层是生物性,偏向恶。第二层是社会性,善恶兼有。第三层是精神性,偏向善。在一个集体中,人性常常呈现出生物性的一面,这就是弱肉强食的生物本能,尤其在“文革年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是平安夜,傍晚路过三里屯,那里灯红酒绿,着装各异的少男少女们喜形于色,等待圣诞的钟声到来,许多家庭成员们围坐在自家客厅里的圣诞树下,期盼着那个叫尼古拉斯的圣诞老人给一年来表现好的孩子们送来礼物,宁静和谐令人向往。
    改革开放几十年了,摈弃闭关锁国,洋为中用,包括如今“一带一路”的国策,目的就是让国家强大起来,屹立于民族之林。不过总能听到一些“抵制洋货,抵制所谓敌对势力的喧嚣”,汽车、火车、飞机都是洋人发明的,谁家从没有用过洋货?与各国合资是国策,您抵制的了吗?需要抵制是当年烧教堂、杀洋人而引发八国联军入侵的“义和团”一样的“蠢货”。自封为天朝的满清,数十万“八旗精锐”而不敌两万人的八国联军,割地赔款 。丢人现眼,令中华蒙羞。抵制者们摘下有色眼镜去读一读那段历史。满清王朝眼高于顶,视洋务运动而不屑,义和团愚民奉旨造反,故而造成那场惨剧,这就是故步自封的结果,被改朝换代是他们咎由自取。共和国初期的几十年,我们一样的闭关锁国,告诉老百姓的“我国既无内债又无外债,市场繁荣,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1 11:26)

四十八年前的九月十八日,刚过十五岁的我,离开北京,奔赴遥远的北大荒屯垦戍边。我们这些几十年后连媒体都懒得提起的“小六九”就像群令人讨厌的蝗虫,在城里不受待见,没有工作岗位提供给你,文化又少得可怜,老三届们又对其“嗤之以鼻”,只有“伟大领袖”惦记着我们,他老人家让我们去“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个号召即冠冕堂皇,又让人无可辩驳。“老三届们”还有各种出路,并非全部下乡,执行者们独对六九届采用“一锅端”的极端办法,真不知道六九届做错了什么?他们很小就挨饿,上学时停课,他们没有结党结社,没有抄家打砸,没有炮轰油炸,没有串联游行,没有破坏古迹,没有斗争老师,他们只有一边观看的份,他们甚至连“圣贤书”都没读几天,他们招谁惹谁了?如果“上山下乡运动”是部好经,那一定是念经者“嘴歪了”,同时他们还有一颗颗冷酷的心。“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这是谁提出的谬论?六九届正是应该接受文化教育和长身体的时期,正如当年的口号一样“理解的要执行,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秋末的黄金海岸唤起几缕老知青们的期待和梦想,海风缠绕在指尖,描绘出一幅醉人的画卷,秋色茫茫,将我们心中的遐想尽情释放。眼前一台歌舞,绽放出喜悦中的张狂,静静的体会,浅描心语,记下了黑土地点滴的过去,仿佛在书写温婉的信笺,把眷恋诠释成战天斗地的昨天。逝水东流,青春已老,三江平原留下了百转曲折的红尘,匆匆擦肩的轶事,芳华蹁跹的时光,布满了行云流水般的情怀。多少年梦里的鸟语花香,月下的临风长叹,宛若岸边的柳丝,垂荡着我们青春的过往。屯垦戍边就像暂短的隘路,一路风景,一段悲歌,吟唱着无奈的曲调,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怀,每一次回首,就是一次一生的惦念和期盼,也许我们没有勇气去直面内心,只有见到战友才会倾诉衷肠。
     音乐轻柔,歌舞漫漫,举手投足彰显出内心的蔚蓝,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蕴藏着千转回肠的惆怅,搁浅了一抹柔情,轻吟出红尘的沧桑,温婉装点心房,秋风滋润花香,在岁月的轩窗外焚香飘荡。花甲人的舞步,涟漪起层层浪波,灯火阑珊下情怀绵长。一曲箜篌,萦绕世间百态,琵琶声响,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7 09:09)
     南戴河大聚会后,北京众战友设庆功宴,席间觥筹交错,欢声笑语,戏谑之声不绝于耳。我喜欢这样的聚会,喜欢这样的放荡形骸,喜欢战友间无拘无束的高谈阔论,更喜欢观察饮者酒后的憨态。大众的酒宴让政治走开,远离杀伐,让不痛快消失,让快乐降临,这才是我希望看到和愿意参与的。女人喝酒从古至今流传着不少佳话,李清照《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写出了她自己醉酒后风情万种,《红楼梦》中史湘云醉卧亭中娇媚可掬,这些都给人以美感,以享受。一篇文章这样写道“喝酒的女人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那愁苦的美态令人心醉”。 
     今天的酒宴女多男少,“红酒、白酒、啤酒”大家一起“三盅全会”。众女士一改往日温文尔雅之态,犹如“饮中八仙”,你看:张颖“醉酒提壶力千钧”一改藏族舞蹈的优雅,刘淑云“仙人敬酒锁喉扣”酒后哪管绿肥红瘦的沉静,刘学红“跌步抱捏兜心顶”喋喋不休的对酒当歌,赵平鸽“弹腰献酒醉荡步”扶墙而倚,我和墙一起走的醉态,陈佩玲“单提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十三日清晨,宾馆前大巴车轰鸣,兴致勃勃的战友们乘车去游览周边的景区:老龙头、天下第一关、孟姜女庙。南方战友们当年探亲之际都路过山海关,只是无暇拜谒,几十年后在一睹真颜也不虚此行。天公有些不作美,却也无法阻挡大家一揽美景的兴致。
     老龙头坐落于山海关城南五公里的临海高地上,离我们下榻宾馆六十余公里。她自身的地理条件使其伸入渤海之中,依山傍海,横跨辽东走廊,是明代修建的万里长城的最东端,她优越的地理条件,历代精心建造的军事防御工程,构成了老龙头这座名副其实的古代海陆军事要塞。她地势重要,明代蓟镇总兵戚继光在此建设了“入海石城”,入海石城犹如龙首探入大海,弄涛舞浪,故名曰“老龙头”。战友们在张玉成兄的引领下,依次购票进入海石城、靖卤台、南海口关和澄海楼。拍照留念时必不可少的。澄海楼高踞老龙头之上,此楼明代所建,清康熙、乾隆年间重修。楼上有明朝大学士孙承宗所书“雄襟万里”和清乾隆皇帝所书“澄海楼”匾额。楼壁镶嵌有数块历史名人手书的卧碑。自澄海楼南下三层城台有一独耸的石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下午十四时许,聚会的重头戏《歌舞联欢会》隆重开始。多功能厅舞台上方悬挂着印有“快乐十一连我们相聚到永远的”横幅,大厅内座无虚席,在灯光的照耀下,两位主持人上海的马雪美,北京的胡贵春联袂登场,她(他)们深情的说“亲爱的战友们,亲爱的军川十一连的朋友们;我们在黄金海岸边团聚一堂,扶今思昔,容颜已苍老,心却很年轻,我们头上的白发,脸上的皱纹记录了逝去的年轮,四十年的别离,弹指一挥间。今天我们重新相聚,共叙友谊,永远忘不了广袤无垠的黑土地”,“回眸当年风雪交加的的日日夜夜,绿茵茵的庄稼覆盖的大地,轰鸣的机车点燃了收获的希望,男女宿舍的喧嚣,闲暇时的嬉戏,我们大家结成了至死不渝的友谊。四十年后我们要高歌一曲,回忆我们的青春和那块伴我们长大的黑土地”,她(他)们的开场白博得阵阵掌声。
      开场舞蹈由北京女战友赵平鸽、刘淑云、吉力、张颖、刘贵华、李莹、陈佩玲、刘学红领衔,她们身着长裙,手舞红纱巾,随着音乐伴奏,欢快的舞蹈表达对聚会战友们的深情,婀娜的舞姿彰显出最美夕阳红的特点,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苍凉人生
苍凉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55
  • 关注人气:2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