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铁的博客
老铁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报林忆旧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报林忆旧

       

       5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报林忆旧
      “版面王”不是报社封的,报社里也很少听到老师这个称呼。叫报社的同志为“老师”大多是通讯员,并不足为奇,倒是称“版面王”的似乎没听说过。

缘于报社在苏州开的一次通讯员见面会,通讯员鼓掌叫主持二版的 何老师讲几句。何老师一直是在幕后的,很少露脸,想不到这么受通讯员欢迎,于是见面会变成对话会、感恩会。

原来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115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12.01.29,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12.01.29,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老铁”的博客“老店新开”》。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5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报林忆旧

      因为他走的前两天,还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位高人告诉他:十七年一个坎。老彭说,这是真的。他1979年从西安铁道报调回来,十七年碰到第一个坎,乘公交车碰到车祸起火,他的头发、眉毛都烧光了,住进了医院。那时,他还在上班,同事朋友都到医院看望他。现在碰到了第二个坎,不知能不能过得去?老彭在电话里说:如果我不来电话,说明我走了。说这话时,语气非常平静。我说:不会的,这个坎你能迈过去的,你讲话中气十足,不像生病的样子。

     哪想到只过了几天,报社的同志打电话给我:彭建华走了,今天是他的追悼会,报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报林忆旧
    其实他不姓牛,也不属牛,何以称他为总,理由有三:一是到了阳光年龄不退位,直到超期服役八个月才有人接班。他至今还在帮接班人的忙。二是他当了十五年的总编辑,在全路没听到过,尤其在频繁换总编的今天,这么长的年头绝无仅有。三是他既是——南昌铁道报的总编,又是大报——人民铁道报的记者站站长,这在全路似乎是独一无二,但他得很转,摆得很平;大小报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报林忆旧
     其实大姐大人并不漂亮,但她的文章确实漂亮,是我们《上海铁道》作者队伍中公认的大姐大。不过,任何人物都有起步的时候,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当她还是无名小卒时,第一篇文章就发表在《上海铁道》上,从此她一发不可收拾,全国许多报刊她都涉足,小人物成了大姐大。

既然《上海铁道》是她的发迹地,自然是非常看重我们的动作。在沉寂了十年之后,我第一次在博客发帖,点了一些作者的名,她立马跟帖是不是把我忘了?因为没有她的名字,尽管我如今是草民一个,点到谁也不会名声大振,更不会升官发财,但她还是很看重老总编心目中的作者。其实她看重的是这一段历史,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报林忆旧
      如今时兴走基层,和平在他工作的三十多年里,他的大半时间在走基层,而且不是一般的基层,按照他自己的话说:“一出门就与大山打交道”。

    和平是个山里娃。他生在依山傍海的渔村。地地道道的农民儿子,青少年时上大山砍了7年的柴,本本分分的大山“刘樵”。一次偶然的机遇,让他走出大山,进入工业革命标志性单位——铁路。本以为这两条钢轨可以通向城市,谁知这两条钢轨又通向大山,在一个工务段最偏远的工区当上了养路工,一干就是八年,他自豪地对我说:“鹰厦线的每条枕木几乎都踏个遍”。

    山里娃干的虽然是与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报林忆旧
      真正成为“师爷”是他任《劳动报》新闻研究室主任之后。这本身就是个“师爷”角色。加上他又是绍兴人,“师爷”就这样叫开了。

  然而十多年前,不要说“师爷”一说,与“师”也根本沾不上边,他只是只小小的“百灵”,幼嫩,小巧,写点小杂文、小言论。他的确以“小”始步。就是这一步,也因为我的“腾位”,给了他进报社的机会,在这之前,在我三版的版面上,常常听到他“百灵”的叫声,虽然这声音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报林忆旧
     香云的版面,像一位中国传统的女性,端庄标致,并有内涵,此番功夫,恐怕出自她扎实的根基。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香云挺着大肚子来报社报到,心顿生一个念头:有背景,要不然怎么会接收一位孕妇,报到即休产假的呢。造人是她的私事,不便多说,也不好多说,但造文如何,看本事了。

她上班之后,其模糊的形象逐步清晰起来,其实她也与我一样,为了家庭的团聚才调回上海的,复旦名牌的专业毕业,北京《体育报》编辑,虽然她没有强健的身体,更不是某个项目的佼佼者,但是她在北京站住了脚,在体育界最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