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仲良
马仲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285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世界经典中短篇小说名篇·石黑一雄:团圆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2-28 09:33)

 

麻雀,这种小巧玲珑的生灵,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给我就下了清晰的印象。

那一年,我大约四岁,在一个初冬的上午,父亲在院子里的阳光中织渔网,他怕我耽误他干活,于是让我到外面去找孩子们玩。中午,我回到家里,看到父亲还在织网。他看了看我玩累的样子,停下手中的活说,我给你逮了个好玩意儿。说完父亲起身从兜里掏出一只脚上系着一根细线的小麻雀。

看到这只麻雀,我立刻来了精神,玩耍的疲惫一扫而光。我把麻雀放在地上,像放牛那样用手牵着线,赶着它往前走。可是它好像不会走路,一赶它就跳,要不就是张开翅膀飞起来。它一飞我就拉细线,于是它就栽了下来。父亲一边织网一边说,到屋里玩,别惊吓了麻雀,等会儿我再给你逮一只。我抬头看了看,在院子的不远处有一只脸盆,盆底朝上,盆沿用一根一搾长的小木根支起来,木棍的一头系着一根绳子,绳子的一端在父亲身旁。在盆的四周有一些稻谷,麻雀下来啄食,如果进到盆里面,父亲只要一拉绳子,麻雀就被罩在里面了。原来父亲是在照着少年闰土的办法逮麻雀。

为了让父亲能再逮一只麻雀,我收起了对麻雀的全部好奇,不情愿地进了屋。我把麻雀握在手里,眼睛看着院子里支起的脸盆,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息县作协换届工作会议召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8-28 09:58)
标签:

文化

 

      经过一个星期紧锣密鼓的筹备,冯师傅的早吃店终于开张了。

      为了开一家早吃店,冯师傅没少费周折。卫生检疫,工商执照,桌椅板凳,柴米油盐,样样都得他亲自操劳。他一提出想开一个早吃店,老婆就全力反对,说做这种生意受累不说,还挣不到钱,哪像你开出租车啊,抱着方向盘,一天几百元。而冯师傅铁了心要干,老婆阻止不了,所以就来个袖手旁观,任由冯师傅忙里忙外。冯师傅说,准备工作你可以不做,等到开张了,可要帮忙啊。老婆唉声叹气地说,你啊,就是一根筋,想到哪做到哪,别人的意见你是一点儿都听不进去。

      开张的第一天,冯师傅准备了五十份热干面,外加五十碗胡辣汤。早晨四点钟,还是深夜的时候,就连打扫大街的清洁工都还在梦乡,冯师傅两口子就起来了。过了半个多小时,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客人上门。

      天亮了,生意人陆续地打开了门,把各自的摊位商品摆放齐备,就去早餐店吃早饭。冯师傅的店里来了几个本街上的熟人,他们一进来就感到好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8-28 09:50)
标签:

教育

    它是主人在一个冬天的傍晚从一条干涸的河沟里捡回来的。

    那天天气很冷,下着大雪,风像老虎一样咆哮着,它蜷缩在河沟里,除了风声什么都感受不到,它像是冻僵了。要不是身上还有一撮黑色的绒毛露在外面,主人一定不会发现它。主人以为是谁丢失的黑色挎包,下到河沟里先是用脚踢了踢,发现是一条小狗以后感到很失望,就想离开。出于怜悯之心,最后主人还是把它从雪地上捡起来,用一件破褂子包着把它带回了家。假如错过了主人的脚步,它或许会冻死在那个风雪交加的晚上。

    它是被两个大约八九岁的孩子抛弃的。那天下午,刚下雪的时候它就被装进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然后就感觉被提着上了路。一路上,两个孩子一边走一边商量它的命运。小点的孩子舍不得扔掉它,要把它再带回去;大点的孩子说,家里的猪狗多,喂不活它,一定要把它扔掉。走了不多久,小点的孩子说,就丢在这里吧。两个孩子的脚步却没有停下来,大点的孩子说,再往前走一走,狗记千,猫记万,扔远一点,别让它再跑回了家。又走了一会儿,它就被两个小主人扔在了这条河沟里。一开始,它尝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5 15:05)

摸鱼儿

 

 

俗话说有水就有鱼,这话一点儿不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5 14:5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3 10:35)

短篇小说:

      老任没练过瞄准,更没有练过射击,但老任枪法很准,是与生俱来的暗藏在潜意识里的那种准。他不需要瞄准,拿起枪抬抬手扣动扳机就能命中目标。

       老任十八岁那年,还是小任的时候,就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小任刚一入伍,他所在的部队就接到命令,开赴朝鲜战场。他和新入伍的战士只在沙滩的靶场上练习了一个下午的向前看、齐步走、左右看齐,连枪都没有摸一下就去了朝鲜。他第一次拿枪第一次参加战斗,就是一场恶劣的狙击战,全连战士死伤十之八九,他却毫发未损。他端着一把日本投降时缴获的三八大盖,叭,叭,叭,不断地放枪,美国鬼子在前面不远处不断地躺下。有时候他抬眼望一下战壕前的鬼子,用枪一指就闭上眼睛,或者把头扭向一边,手指一动,枪响了,鬼子倒下了。要是前面鬼子多,他一枪能撂倒两三个,因为三八大盖的子弹出膛有力,射进敌人身体里不翻转,所以能够钻出来继续向前。当战斗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眼看鬼子就要冲进战壕,冲在最前面的鬼子举枪朝连长射击,说时迟那时快,他把枪口立刻调了一下方向,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