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雁儿在林梢
雁儿在林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590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公告
我的文章都属于原创,若要转载,需经同意。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8-18 09:13)
标签:

杂谈

乡下那段日子,是个疯狂的吃货。一餐午饭会吃满满的两碗饭,记账员说八两米。每回到了下午三点,女同事的母亲会烧点心来。被她逼得吃下过一大碗的榨面,甚至十只肉馒头。她总是鼓劲着不断地催,吃,吃下去,给我吃得肥肥的。执拗不过吃了又吃,她是家中最小。父母兄弟姐妹都围着她转,哥哥和父母都在镇上开了一家店。

体重数字不断地上升,身上的肌肉肆意横行。竟然到达可怕的55公斤。简直摧毁了我的身材我的形象。走在路上,后面走着的村民啧啧说,这个就是某单位里的胖婆。你看她的腿这么粗,比男人还要壮。

要命了,我的天。我是胖婆,这个称呼简直羞辱我骨子里的清高重重打击了每一寸神经彻底崩溃得让我无地自容,我怪自己没有节操,肆无忌惮地狂吃对于美食小吃没有一点克制力。看这滚筒式的肥腰,再没有人鼓动我去参加什么兰花比赛。

那个新来的实习生,向我一次次嘲笑,说我不是跳舞的料。还说我没人会瞧得上的,说我这么会吃又这么肥,说我乡下上班除非是农村的才会娶。我竟然到了被嫌弃的地步,想想他自个儿也好不到哪里去。老家还是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9 10:18)
标签:

杂谈

前几天被拉进了一个新群,群友是二三十岁时工作的同事。是为了解决诸多遗留问题。

在这个熟悉的人群里,我有点拘束彷徨,想说又说不上什么。也无从凑上套近乎去一一问候。虽然在一起工作多年,可是相隔得太久,早已是熟悉的陌生人了。

对于她们的名字,犹如从时光的隧道里挖掘出来再进行一番辨认。仿佛我在岁月的摧残下一点一点向年老靠近。一张一张面孔从模糊中慢慢清晰。

群里除了说些情况说不上什么。就像秋霜打得茄子一蹶不振,积累数年的沉重感又无法像这个火热的烈日那样频频爆发。人与人之间彼此笼罩着一层揭不开的面纱。匆匆过客匆匆流年,我不问你在哪里,你不问我幸福还是哀愁。

数十年的跌宕起伏沉浮,揪心的痛一层层袭击心底深处。我无数次假设,如果我不去这个单位,今天的我又是怎样的我。是穷困潦倒还是光鲜亮丽?

冥冥之中的安排,是挡不住来之不易的单位带来的致命诱惑,可以有个值得羡慕的工作可以独立生活。对于一个农民的女儿来说,不管派我去哪,城市还是乡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次乡村诗歌大赛获得三等奖,是我猝不及防的。那天宁静致远发我,还在我名字下划了一道横线。傻愣地看着名单怔住了。尽管这不是第一次得奖,是足足感到这场惊喜从天而降整个身躯在晕乎乎的晃动。半天才回过神来,相信这是真的。

想起四月份的某一天晶晶(随喜)发我文件,提醒我去投稿。我一看内容,要发邮箱要寄纸质稿就望而却步了。我是个懒惰任性的人,直接对她说,诗歌是有的,过程操作有点麻烦,算了!自个儿敲起了退堂鼓。

谁知晶晶对我抱有希望,说,去。我给你发,给你寄纸质稿。看她果断干脆直爽,内心不知不觉漾起温馨的感觉说让你会很辛苦的

把写了一周修改了一周的一首长诗发她,她说行。临下班还把寄出的快递封面拍给我看。倏然一丝感动,我的文字被她看好给予支持!我发了一个红包,她直接说不收。

禁不住想起和她十几年的点滴。我和她偶遇在论坛,她跟我帖子,做我最忠诚的读者。也许这篇文影响力大,使得论坛管理者邀请我和晶晶做亲子版块版主。

在亲子版块里,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任何时候保持善良,不卑不亢。一个转身一不小心旧人还会遇见。但愿相逢还是留着最初的美好。

早在沙溪时,有个男同事是龙皇堂人,他给我的印象很深。他每天下班后骑着28寸自行车回家,有30里上下陡坡的泥石路。他说有三个孩子,妻子操劳家务极其辛苦。他体谅她的苦,他说家里还养了猪和鸡。他来单位上班总是最早的,想必是四五点就起身,匆匆烧了早饭匆匆踏上了上班的艰辛路程。冬天的时候帽子上挂满了一层薄霜,脸冻得红彤彤的。我尊敬地叫他王师傅。见了我他总是和善的,没有一句排斥讥笑的话语。

前几年在乡下上班,刚巧在他村里办事。我想起他来回奔波的身影。就打算去看望他。我和村里人说起他的名字,立即得到热情地应允。

从一个巷子口拐弯到一个院子里,低矮的两间房。他们夫妇在屋子里刚要吃午饭,我招呼了一声,王师傅。他抬起头一愣一愣地看着我,他的身躯萎缩成一团,胡须头发已被尘世间的繁杂琐事染白。

我说还认得我吗?我是你的同事。从疑惑的眼神中倏然明亮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0 16:22)
标签:

杂谈

五月底,看到刘晗在绍兴诗人群发了(钱塘江文化)投稿邮箱,题材关于水的散文诗歌。猛然想起三月份使劲地写了很多首诗。其中一首海水的长诗是诗友催我,鼓励我去参加比赛的。我知道凭我的水平可能得不了奖,但是不写就错过了放弃了来之不易一年一次的机会。

在没有抵达过这座海岛语言显得词穷,想了好几个夜晚都想不出诗句。找出参加诗会赠送来的一本本诗集,翻来覆去地阅读。或者忆起几次在海边的感受。

突然一天清晨醒来脑海里都是涌来涌去的海水,就决定下笔。第一次一气呵成写了十章写满50行。当我兴致勃勃地把诗发给外地的诗友看,想得出他的评论。他说不行,你自己再斟酌。不用急,放上一周再修改。

诗歌粗看起来是简单的,其实挺难的。一字一句要连接,要跳跃,要有余味。从上到下一行一行地深入到内心,粗陋的词汇弃之,换上舒服的语句。整理了一次又一次,以至找不出一点瑕疵才完整搁置在手机笔记里。

机会总是给所有努力所有付出的人。我想到这首海水的长诗,刚巧符合投稿的要求  。我从十章的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3 16:20)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那年家里的三楼新房造好了。我挑选了最好的一间,前后有窗户,光线明亮。抬头就可以看到蔚蓝的天空。走出去就有个露台,可以来回踱步可以种花草。

一楼二楼出租了。房客都是年轻小伙子。一楼有厨房和客厅间。我在一楼用餐的时候,他们总捧着碗来搭话,母亲总会对他们笑颜相迎,热情地催促他们夹菜,或者坐在凳子上围着桌子吃。

对于她的举动,我是反感到了极点。就算他们笑着对我说,我还是保持我的冷漠,不挤出一丝一毫的微笑。

在我看来,租客就是租客。他们就是在我家度一段日子,我们出屋,他们给钱。这是交易。不必走得太近,他们搬出去,就再也不是谁是谁的房客。

当自家种的菜拿回家时,一个脸上长满麻子地围着上来,坐在小凳子上择菜。他的套路被我看穿,无非就是我家蹭饭。

我眼一瞪,露出了凶煞的面孔。你自己烧饭去。他慌忙惊悚,唯唯诺诺地站起来,低着头发出很低的声音,好,小姐。

他迅速从二楼走下一楼,手里递着碗盆,在水槽里冲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9 16:32)
标签:

杂谈

七月六日晚,在绍兴作协文友群突然被文友木结构一则讣告悲哀起来 ,令我无法接受无法相信的是竺岳兵先生的消息,我傻傻地问,是不是真的?但愿是一次忽悠让我心底震痛打击一下,而竺老师是活着的。可是这消息还是真的。

七月五日早上七点我刚穿了红裙子出门上班。倏然听到堂哥的电话,对于他的电话号码我是惊悚的,他总是报亲戚的丧事。说二妈在眠山灵堂了。我迅速进门换了黑白素服去祭奠。二妈要摆好几天。

七月七日早上赶去拜祭了二妈,刚巧的是看到竺老师的灵堂也在隔壁,他是角落的一间。心里阵阵酸楚。走进去,不感到一丝恐惧,看到他的遗像,他的幽默风趣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跪拜站拜,都是我一个人的愧疚,泪水迷离了眼眶。

和他多年前的交往缘起也是唐诗之路,我去唐诗之路论坛发帖也是为了友情,每次发诗歌时,竺老师总是在下面跟帖,鼓励赞美的话一直温暖。他叫我林梢,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叫我林梢。也许觉得林梢比雁儿有诗意。

2012年4月和11月他分别邀请我参加唐诗之路研讨会。4月是在天姥宾馆二楼召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4 16:46)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去年四月小龙女赠送的艳阳76号荷花,去年五月底就怒放惊喜。让当时孤寂无助的我倏然有了灿烂的心情。晨起暮晚拍着荷花妩媚的身姿。八月份小龙女提醒我翻盆,九月份又是荷开二度。

所有的伤不是一个人的伤,在一朵花里得到最温暖的抚慰。

今年四月种下了小赵美女给的状元红荷花。五月底迟迟没有花骨头,当小龙女每天发着荷花的妖娆或羞涩,心不时地激荡起来又失落。懊悔没有大胆地去向小龙女要一株新品种。我对小龙女说,我不抱希望了,可能今年看不到荷花了。就只当赏绿影婆娑的荷叶。她微笑着说,会开的,你等着。

6月13日清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7 06:2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是什么让我如此挂念
是小崑村八百年的沧桑
是光滑的青石板,青草从缝隙里葳蕤地生长

是什么让我深刻铭记
是小崑村的雨
缠绵不绝,从伞的顶端滚到我的心间

是什么让我兴奋奔赴
一次,二次,三次
是小崑村的青苔
细长出卑微的苔米,站直腰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2 22:00)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楼上楼下的花草芬芳葱茏,来的友人啧啧称奇,说阳光好,雨水足。

却不知人的背后我这个花匠不断地在取舍,换盆。才有花满枝桠的灿烂。

今天下午友人给了我二株枸杞树和海棠苗。三个阳台一个露台都被见缝插针了。或许我是个完美主义者,一定要把空间种满才感到满足。

一路上想好了三株树的位置,一到家,第一时间拿起母亲给我的小锄头,走到朝南的阳台,蹲下身子,把种了二年的栀子树砍了,不管此刻的它正是绿叶葱郁,用尖锐的刀口深深割断,割下的整株树枝被我残忍遗弃抛在门口,埋在土里的根须实在拔不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