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乱世飘萍
乱世飘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572
  • 关注人气: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美国佬制裁中兴,原本仅是一家公司的私事,但谁叫我们是龙的传人,是个伟大的民族呢。伟大就伟大在能民胞物与,能见微知著,伟大就伟大在受不了别人骑在兄弟姐妹们的脖子上,拉屎撒尿,伟大就伟大在不甘心人有我无的局面还在延续。

这回他老美自我膨胀地敢拿中兴祭刀,谁能保证下一个不是华为,甚而全面停供芯片?这回制裁的是芯片,中国又不是只有芯片一个短板,保不齐下次其他某个领域,也会遭殃;这回是美国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这么对付我们,别的也攥着我们命门的帝国主义,会不会有样学样,也跟他起哄架秧子?所以我们不能短视,要用战略眼光来看待这次制裁,在认识问题的高度上,要自觉和上面保持一致,谁也不许停留在小农意识上,看不到问题背后的实质和它的严重性!

是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9 11:11)
标签:

杂谈

听到有人说谭秦东在镜头下面对王志安,知道自己人身安全了,便说有机会还会写关于“鸿茅药酒”的文章,并且理直气壮地表示人这辈子要说几句真话(压力下的真话),对比先前他在凉城派出所里怕得要命,一度想说违心话想做违心事,以求得鸿茅药酒的谅解,早点获得自由,但对方没接受,真是看出了人性的首鼠两端。

听过“在酷刑之下,人性都是一样的”(大意)这句话了吗?好好琢磨琢磨吧。那些指望别人为了某个真理某种正义某条信仰而不要命的人,先问问自己当此境遇之下,做不做得到。要是在公司单位里的压力下,都要逃避,都拉别人来背锅,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做自己做不到的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他人,是人情之常,是庸众久已习惯了的对他人的迫害。大话谁不会说,整日胸脯拍得山响的好汉,别讲战争年代的变节与否了,朋友遇到麻烦遭逢不幸时,最先见不到人面的,多是他们。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7 21:03)
标签:

杂谈

古都行

初入西京日未斜,曲江春色惹人夸。

碑林驻足恨时短,雁塔登高嫌意遐。

自古三秦少薄土,而今八水尽尘沙。

一辞帝阙千年后,汉柏唐槐绕雀鸦。

辛卯季春,余随同事游历古都西安,得七律《古都行》。今故地重游,商旅不暇,录旧作是为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年的“作家榜”,其实是作家的“排富榜”,在这个榜上打头阵的,都是儿童文学作家。今年排第一名的是杨红樱,第三是郑渊洁,第四北猫,第六雷欧幻像,第七沈石溪,第八曹文轩,这些作家的作品,都是孩子们的读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6 07:57)
标签:

杂谈

在不专业的领域里,对所得到的信息,是否全面,心里都没数。了解些局部就以为把握到了整体的现象,常常有,因此会把事情看的过于简单,轻易就下了不中肯的结论。

如看抗战题材的影视剧,多数剧的剧情,瞄一眼就知道是假的,很明显不符合历史时代特征和盲目神化我军的个人作战能力。可这类影视剧被挤兑成“抗日神剧”,都好几年了,为什么一直还有人拍?在没有更多的资料支撑下,我们都习惯性地把这个现象简单地归结为是影视剧的主创人员脑残,就不再去多想了。

后来才知道,其他题材的影视剧,拍起来风险大,分寸稍有拿捏不准,就过不了审查,弄不好要血本无归。一部剧拍下来,少则几千万,多则几个亿,哪个投资人敢去冒被封杀的险?然而,一大群吃影视剧饭的人,日子总是要往下过的,面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4 19:24)
标签:

杂谈

李白的理想,哪里仅仅是写几首诗,写诗对他来说,比做梦还要容易,梦,不是想做就有的做,而诗,不问什么时候,他肚子里都有。他心中念念不忘的是,跟三五好友,正在堂前厅下饮酒聊天下棋,顺便也吟上几句诗,写几幅字,千里之外的疆场上,捷报频传,胡虏的军队,已在他的缜密军事布署下,全面击溃,望风而逃。友人们被一道道捷报,惊得手里的酒杯都把持不住,一个个瞪大不可思议的眼睛,直盯着李白,平素话唠的他,此刻一脸平静,挥挥手道,兄弟们切莫停下,继续,继续,别让儿郎们手头上的那点小事,坏了咱们聊天下棋饮酒赋诗的兴致。

战事结束,大唐王朝论功行赏,李白居功至伟,玄宗方愁着要给他怎样的赏赐才合适,高力士慌慌张张进宫来报,李白李大人不见了,刚才寻遍李府,问遍李大人的亲朋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30 12:05)
标签:

杂谈

创新项目的命运

今天不少新创公司成功,在初创阶段,都有过缺钱的苦恼,创始人少不得要拿着项目计划书,四处拜码头,夤缘求助。

计划书投出后,往往是泥牛入海,无人问津。好不容易死磕到有人信一回,还得对公司和创始人查个祖宗十八代,项目有幸通过,免不了要扒去几层皮,再施以各种“紧箍咒”,以防金蝉脱壳。最后能熬出头的创业公司,百不一见。到底是项目本身就寿不长,还是人性中的以邻为壑的恶,断送了项目,真是不好说。

由藉藉无名的社会底层,一路披荆斩棘,死里逃生,有朝一日,也像条大尾巴狼似地挤进了财富榜,这下可逮着机会了,春风得意马蹄疾,有几人能修到真如境界,憋住不去指责当初对自己的项目不屑一顾的那些投资人,是有眼无珠呢?经历过这些,还在苦苦挣扎中的我,稍许明白点,多数投资人,不是有眼无珠,而是根本就没去看你的项目,看了也没上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7 16:53)
标签:

杂谈

情感

教育

育儿

分类: 杂谈

        小时候,我是个跳皮捣蛋的主儿,为此没少挨家长、老师和他人的揍。



        三年级那年的初夏,教我们语文课的班主任老师,是小学校长。校长其时三十岁刚出头,身材体型,都是挑二百斤重担,走几里路不用换肩的壮汉。有天中午,我们班七八个男同学,和学校周边的一群孩子约架,玩到兴头上,错过了上课铃音。等兴尽回到教室,下午第一节语文课,已经上了大半。我清楚记得,校长中午喝了酒,满面通红,平时脾气并不粗暴的他,那天极为震怒,眼神在冒火,恨不得要把我们几个烧成灰烬。班上同学,从未见过这么邪性的校长,但都预感将有不祥,会降临到我们头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7 09:13)
标签:

杂谈

今天(3/26日)是诗人海子的忌辰。

海子是我们安庆人,早海子近一百年,安庆还出过一位大诗人,只是他的诗名长期被他的政治声名给掩盖了,他叫陈独秀(字仲甫)。陈独秀是晚清民国时期,不可多得的一位诗歌界巨擘,有人甚至推戴他为那个时代诗坛的第一人。诗僧苏曼殊(字子谷)正是在他的引领下,才走进了诗。

真正的诗人,无论经历过多少事,人生有多复杂,他的为人,都是单纯天真透彻的。海子如此,苏曼殊如此,陈独秀也如此。诗排斥生命里的其他,是庸俗苟且生活的天敌,一切都要成为诗的资料,而谁也驯服不了诗在胸中的翻江倒海。老杜说“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白香山说“但是诗人多薄命,就终沦落不过君”,王半山也说:风清月冷水边宿,诗好官高有几人”。有着天赋加持的人生,就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8 17:21)
标签:

杂谈

悼李敖

文心文胆不温文,三教遍诃睥睨君。

少入台湾甘足敛,老回大陆聚声闻。

沧桑世事何人定,苍狗白云空笔勤。

三寸柔毫无写处,敖仙驾鹤谁与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