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中作家刘荒田
旅中作家刘荒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569
  • 关注人气:2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Leland Cheuk长篇小说中译本序言

 

                           刘荒田

 

        套当下“富二代”、“官二代”一类时髦提法,本书作者利兰·卓(Leland Cheuk)是“移民第二代”。他父亲是我的同龄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移居美国。Leland在美国出生,在加州硅谷成长,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院,接受完整的美式教育,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在证券业工作几年后,在太太的支持下,毅然转换跑道,当上专业作家。他的中文不大灵光,充其量能和不会英语的华裔长辈作浅层次的交流;不能怪他,他属于以英语为第一语言,从思维到书写都运用英语的一代。

检视Leland的成长轨迹之际,想起某位来自中国大陆的评论家对我的提问:处于边缘的中文写作在美国会不会消亡?我说:会的,前提是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序吕红《我心飞翔》

                                                                              刘荒田

         吕红博士把她的新书《让梦飞翔》的电子稿发给我时,是2020年末尾。新冠疫情施虐全球的一年,重大事件纷至沓来的一年,人类社会政经变动不知伊于胡底的一年,行将翻页。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此“双”何等辽阔

——孙宽诗集《双城恋》读后

                                                                刘荒田

        长期以来,出于“同是天涯客”的立场,我对于这一类从事汉语写作的诗人、作家特别注意:在母国接受教育,生活过较长时间;继而出国开启另一种人生,移民资历不短。他们的共同特点,有如这本诗集名的第一个字:双——两种文化,两种阅历,两种视角,两种乡愁。

       孙宽就是这样的双城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3-26 03:32)


 

                                                             刘荒田

         陈小曼把她新编的诗集发给我的电邮信箱。读到这些诗句,老泪涌出,难以自已:

        “我们还有一半没活过呢/万里征途,我们还有五千里未来/爱情多么浅薄//”“娶我吧,娶我的半世繁华/也娶我的半世苦难/”“你加我,大于一百年岁月/你和我,等于一百份幸福//我们,配得上人间的春花秋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3-26 03:30)





陈映霞短篇小说集序言

 

                              刘荒田

两年前在佛山初识陈映霞,获赠诗集《缤纷的风》,开读,惊异于慧眼独具的诗才。她总是举重若轻,直达诗的内核。最近从微信读到她的一组短诗,其中一首是:“我是你目光里的鱼/此生最浪漫的旅程/是从你的左眼游到右眼”(《鱼》),佻皮,灵动,教人发会心之笑。

2018年冬,又遇陈映霞,她出示一本行将出版的书稿——短篇小说合集《》。以诗起步,是多数文学人的套路。从诗到散文,似较为顺理成章。由直抒胸臆转为虚构,则要拐个弯子。但我早就晓得,陈映霞一直是右手新诗,左手小说,都得心应手。前年读了她的诗集不久,就从网上搜到她的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3-26 03:28)

越过“情”的情诗

                  ——陈小曼近作阅读笔记

 

                                  

                                                       刘荒田

对陈小曼(映霞)的诗作的喜爱,自读她的诗集《缤纷的风》始,那是三年前。书中,对爱的期待,追索,或闪耀朝露般鲜亮的少女纯情,或蕴藏橄榄一般的中年感慨。且随手举一首短章:“你的眼睛老了/把我沧桑的脸/看成世上最美的花//巴掌大的地方/你浏览了一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甘总编!

现代诗的“通天神狐”

——读萧萧诗集《让万物穿过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刘荒田[美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13 01:03)

随笔:选择即赞美

     刘荒田

(从某公众号见此,存档)


       “选择即赞美。”让我想起尼采这一名言的,是理发店的年轻女师傅。她一边干活儿,一边和我闲聊。“我是河南人,十八岁来广东打工。二十那年,老乡介绍了一位老乡给我认识,他比我大三岁,谈了一年恋爱,就结了婚。我们乡下,彩礼动不动十万八万的,男朋友家四个兄弟,他是老大,家境远不如我,只拿得出五千块。办嫁妆的钱是我父母的,他们支持我。结婚八年,老公和我一起过,他在广告公司打工,我在家带小孩。现在,三个孩子送回老家,由公婆带。你问我婚后过得好不好?好,我很满意。打工夫妻,每个月要给老家寄一千块钱以上。我的公司包吃住,但我在城中村和老公租了房子,又得交五百块钱月租。说日子不紧巴是假的,但每天都轻松快活。老公心疼我,每个月的工资全塞在我手里。他不花心。”我说:“他没私房钱怎么花得起来?”“还别说,有的女人勾引别人的老公,倒贴钱也干。”“你老公肯定帅气得很,让你担心。”她没有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井”说起                 

一一谈曾令娥散文的情

刘荒田

 

       知道《桃花江是个美人窝》这首歌,有好多年了。 认识桃花江畔的聪慧女子曾令娥,是因了三年前一起主持美华论坛网站的因缘。往后,她从湖南来广州,我们与她及一些坛友有过极为愉快的聚会。因此,逐渐熟悉了她的散文,进而知道了她的出身与家庭、 她的职业与人格,她的才情和爱好。

     《井》是作者惨淡经营的佳作,姑且借用的意象,来形容她散文里的。女人是水做的,这位水做的女人做的散文,乃是一口这样的”:“手刚伸出就碰着了水一一清凉的水原来水很满,快与井口平齐,只是因为水太洁净,才使我的眼睛骗了我啊!”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