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旅中作家刘荒田
旅中作家刘荒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394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感谢甘总编!

现代诗的“通天神狐”

——读萧萧诗集《让万物穿过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马国亮诗文集》序言

 

                                                    刘荒田

       居于加拿大的马国亮先生昨天发给我的微信,是一部自选诗文集。他还嘱咐我,为这本即将出版的书写序。

      拔起萝卜带起泥,从他的作品想得很远。马国亮与我同岁,七十开外,但看起来比我年轻、英挺得多。去年11月在家乡,第一次和他见面,拍着他壮实的肩膀,连赞老得好漂亮。他说,年轻时是排球队的发烧友,校队、村队、公社队参与过。我想,如果早生五到十年,少年时便遭逢全国排球半台山,他被选入县、某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刘荒田[美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13 01:03)

随笔:选择即赞美

     刘荒田

(从某公众号见此,存档)


       “选择即赞美。”让我想起尼采这一名言的,是理发店的年轻女师傅。她一边干活儿,一边和我闲聊。“我是河南人,十八岁来广东打工。二十那年,老乡介绍了一位老乡给我认识,他比我大三岁,谈了一年恋爱,就结了婚。我们乡下,彩礼动不动十万八万的,男朋友家四个兄弟,他是老大,家境远不如我,只拿得出五千块。办嫁妆的钱是我父母的,他们支持我。结婚八年,老公和我一起过,他在广告公司打工,我在家带小孩。现在,三个孩子送回老家,由公婆带。你问我婚后过得好不好?好,我很满意。打工夫妻,每个月要给老家寄一千块钱以上。我的公司包吃住,但我在城中村和老公租了房子,又得交五百块钱月租。说日子不紧巴是假的,但每天都轻松快活。老公心疼我,每个月的工资全塞在我手里。他不花心。”我说:“他没私房钱怎么花得起来?”“还别说,有的女人勾引别人的老公,倒贴钱也干。”“你老公肯定帅气得很,让你担心。”她没有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井”说起                 

一一谈曾令娥散文的情

刘荒田

 

       知道《桃花江是个美人窝》这首歌,有好多年了。 认识桃花江畔的聪慧女子曾令娥,是因了三年前一起主持美华论坛网站的因缘。往后,她从湖南来广州,我们与她及一些坛友有过极为愉快的聚会。因此,逐渐熟悉了她的散文,进而知道了她的出身与家庭、 她的职业与人格,她的才情和爱好。

     《井》是作者惨淡经营的佳作,姑且借用的意象,来形容她散文里的。女人是水做的,这位水做的女人做的散文,乃是一口这样的”:“手刚伸出就碰着了水一一清凉的水原来水很满,快与井口平齐,只是因为水太洁净,才使我的眼睛骗了我啊!”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转自《有道》网,作者不详 

  

 2020-04-09 13:31:20

读书往往是接二连三的,这都是自然反应,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如先读格非《月落荒寺》,再读《隐身衣》;陈彦的《主角》,《装台》;张炜的《我的原野盛宴》,再到《独药师》等。当我读完王鼎钧的自选集《江河旋律》,又迫不及待地读王鼎钧杂文集《书滋味》。

《书滋味》是王鼎公的读书杂感集,是品书鉴书方面的点滴杂记,或者不如直接说,这是一本关于写书评的书,我看后喜欢的不得了,书评圈的每位小伙伴看后都会大受裨益。

鼎公的书评的语言是大实话,大白话,开门见山不兜圈子,直接进入自己的高下立判,哪里的好,好在哪里,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而且大量的引用原文,有高度的概括,有具体的分析佐证,看起来有些粗糙。鼎公的写作反对巧言令色,雕琢浮夸的语言,也不求惊人之语。主张“情欲信,辞欲巧”,“行其所欲行,止其所欲止”等朴素的观点。

鼎公与台湾文学

鼎公的书评概括直截了当,一目了然,让读者瞬间有了牢记的印象。在评台湾文学的“三棱镜”齐邦媛、余光中、王鼎钧时,对比的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生命有爱,荒田不荒

 

——读刘荒田最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况味 情味 趣味
读刘荒田《三十六陂烟水》
2020-01-05 00:00来源:厦门日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发现平淡之美

                           ——读刘荒田《三十六陂烟水》

                                                       禾 刀

茅盾文学奖得主周大新在《天黑得很慢》一书中说:“活着,也是一门专业。”如此说来,一些人之所以感叹活着不容易,说明他们还不够“专业”。“专业”地活着,才能笑看人生风雨,才能临危不乱,才能在生活逆境中,抓住转瞬即逝的光亮,自得其乐。

这些年,断断续续读过作家刘荒田的多部作品,无论写作主题,还是对文字的把控,总能让人感到尽管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但他快乐依旧。早些年,刘荒田惊喜于华侨生活的小情趣,那时的文章小品文气息浓厚,读来十分轻松。手头这部新作《三十六陂烟水》(浙江文艺出版社2019年4月出版)虽然视角没有离开生活,但作者显然更在意将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常书写中的新意

                                               张家鸿   


    读刘荒田的最新小品文集《你能说一天不过么》(花城出版社出版),想起迟子建的名言:“如果说文坛是一片茂密的森林的话,每个作家都是一棵树。每棵树都有每棵树的风光,谁也不可能取代谁。树种的繁复,才使森林气象万千。”如果说刘荒田是一棵树,那么他笔下凝练而隽永的小品文就是一片片叶子,勃发、茂密的叶子,有人、有物、有事、有情,叶子虽小,却无所不包;既短小精悍,又海纳百川。

    刘荒田的小品文在艺术呈现上独具个性,内容指向平民化,他自始至终探究的都是芸芸众生的心灵现状。巴士上无意中听到“公鸡”啼鸣会引发怎样的联想,三个闲坐一起为何只是玩手机喝茶并不聊天,呼唤亲人的音量多高最为合适,巴士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