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个人资料
祁连之春
祁连之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593
  • 关注人气: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文化

旅游

杂谈

   这次在承德,吃了两次平泉羊杂汤,感觉味道清香而纯厚,汤脂肥而不腻,回味无穷。遗憾的是当时没有拍摄图片,主要是由于羊汤店空间窄小,加之羊汤实在诱人无暇顾及。

   承德羊杂汤基本上都是平泉人开的。平泉人做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文化

    承德避暑山庄的门票已经涨到每张120元了

    上个世纪60年代曾经有过在承德生活读书四年半以及之后来承德二三十次旅行的经历,记忆里的避暑山庄的门票依次是:5分;1角;5角;1元;5元;10元;20元;60元,越来越离谱了。

    以上这个梯次表现了今人对古人留下的资源的超强利用,而且,这种今人吃定古人的事将持久进行下去。

 

    清晨的德汇门,古朴而又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杂谈

       对于北方人来说,承德的夏天总是比较凉爽的。上周,驱车携妻子沿京承高速赴承德旅游,到承德后,当地的朋友说道有一个新的旅游景点“幸福村”如何好玩儿,于是决定去那里看看。

       起初,我对“幸福村”这一名称些有看法,总是觉得它太过于功利,太俗。另外,我还对这个名称所标示的内涵表示怀疑,有多幸福?

       从承德市区顺着武烈河南行再转西南方向行走40公里后,进入山区的50公里山路渐趋难行,其中十几公里地段双向仅可通行一辆车,况且上有悬崖,下为陡坡,兼之有许多胳膊肘急弯,十分难行。

    辗转到达到幸福村之后,发现这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3 16:42)
标签:

文化

旅游

    中山公园,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去过好几次。记得那时的门票是5分,后来一毛,现在则为10元。相比现如今,当时的游人极少,这使我非常惬意。园中吸引我驻足的,一是中山音乐堂的乐声;二是花草簇拥的幽静小路。游园后,我喜欢从西门出来顺着南长街南行,到与长安街交叉口西北侧的一家饭馆儿吃炒饼。1964-1967年间,一大盘素炒饼一毛钱,肉炒饼一毛五,特别好吃;还可以自己带上饼来,加工费:素的五分,肉的一毛。1970年左右,这个饭馆儿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在文革十年的极左政治高压下,发生在普通群众中的非婚性行为十分罕见,而造反派在舞弄权力的闹剧中却性丑闻频出。究其原因,是那些通过打、砸、抢等极端手段攫取权力与利益的一伙人,认为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敢做的。这里再说一个真实的故事。

   1972年6月的一天傍晚19时左右,东风油矿广播室播音员小王即将完成一天之中的第三次播音,但当她说到例行结束语“今天的播音到此------”还差“结束”一词未说出时,小王的声音忽然急促而紧张:“钱科长,你要干什么?”接着,串联到油矿各个角落的广播喇叭向全矿5000多职工、家属直播了钱科长的污秽语言与其它声响。

   猛然间,广播中传来小王绝望的声音:“完了!扩音器没关!”

   每天都照例听广播的油矿革委会主任高树省在听到这些直播内容之后勃然大怒,他听出这场直播的主角是他的干将,文革初期造反的伙伴钱再山,他命令油矿保卫科迅速解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玉门油田自1939年开采至今已有75年的历史,其在中国石油史上的地位有二:一、曾是中国最早最大的油田,上个世纪50年代末,年产量达140万吨;二、是中国石油培训人才的基地,先后向20多个新油田调动各类人员10万多人。

   以我在玉门油田的1969年1月至1985年8月经历的16年间,玉门油田先后向长庆、江汉、吉林、辽河、大港、湛江等十来个石油单位调动各类人员,人数少则数百,多则数千。而每次调动的消息一经传开,几乎所有职工都在激动、都在兴奋、都在找人找关系。然而在每次公布调动人员名单之后,调走的人兴高采烈,留下的人垂头丧气,令人唏嘘不已。

   究其原因,主要是玉门的职工大部分来自内地,这西北苦寒之地怎么也留不住人心。至于我,经受了多次调动不成的困扰之后,终于认定自己就是祁连山的命,于是就经常用《史记》上的话来安慰勉励自己和妻子:“居久思服,以为故土。”

    而有的人,为了调动付出的代价太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化


    1970年6月的一天的早上,筋骨劳困的在我下夜班回宿舍的路上看见工友们笑着在说着什么话题,我一向不喜欢打听什么事,遂按往常一样径直回到宿舍洗掉一身的油污,然后躺在床上准备好好儿睡一觉。不一会儿,六班班长赵小伙满脸通红地推门进来,十分客气地请我到外面去说个事情。
    赵小伙,来自安徽农村,1955年参军,1959年转业到玉门油田,1966年文革期间,以出身贫农、初小没毕业、转业兵等“优越条件”,顺理成章的就成了红卫兵,成了造反派。平日里赵小伙一直是趾高气扬,十分热衷于对知识分子的再教育,经常对我说些“你要彻底改掉臭老九的坏毛病,要真正向我们工人阶级看齐!”之类的空话、套话、大话。
    最近工友们发现西山上出现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那是我们五班高云和的新婚妻子小王,刚刚从山东来到西山探亲,住在安置探亲家属的窝棚里。趁着昨天晚上我们五班上夜班,赵小伙悄悄拨开高云和家毛毡做的门,来到床前。惊醒的小王开灯后问道:“你想干什么?”赵小伙说“我来和你睡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我一直认为:综合比较而言,修井工是最苦、最累、最脏、最危险的工作。
    在接受再教育的八年时间里,曾先后干过修井工、机修工、建筑工、钻井工,其中修井工的时间最长,长达六年。个中艰辛,只有自己最为清楚。
    首先说苦。常年露天工作在海拔2700米的高原,没有树,没有草,没有绿颜色的夏日会使你感到枯燥难耐;寒风刺骨的冬天常常会让你有“耳朵还在不在头上?”的疑问;长期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使得你的皮肤粗糙、皲裂而疼痛难忍;总是土豆、萝卜、白菜而见不到油水与荤腥的伙食让人难以下咽(工友们都知道,食堂里每人每月的半斤油半斤肉都叫上面下来的领导和队长、指导员连吃带拿光了)。
    其次说累。每到累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班长门福平常常会对我们说:“累了不算啥!睡上一宿觉就不累了。”2012年,陪妻到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自古以来,中国人对描绘雪景就有着浓厚的兴趣。相比之下,我觉得魏晋时期民间和诗人的“鹅毛大雪”十分形象;觉得岑参的“千树万树梨花开”浪漫而奇绝;李白的“燕山雪花大如席”过犹不及;觉得杜甫的“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太过深沉。
    在报到当天上夜班,正碰上祁连山几乎每年都会有的暴风雪时,我感到使用什么词汇来描写当时情景都是不恰当不准确的。当我们爬上敞篷苏制嘎斯卡车时,呼啸的劲风裹挟着大块的雪片砸向我们。装上防滑链的轮胎依然打滑,大家只好下来推车。当我们终于到达136井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变成了雪人。
    时至今日,如遇恶劣天气,工矿企业一定是停工的。而当年油田上下都是造反派当权,他们没有安全意识,也是自然。
    中班交班走后,门班长主持了班前会。首先是全体大声诵读毛主席语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前面未及说到,由于文革动乱导致石油部的管理职能瘫痪,各石油院校的毕业分配推迟到了1968年底。
    我校分配到玉门的一共有三个专业的十几位同学,当听到玉门石油管理局革委会劳资处安排我们做油田修井工、输油工、工程处泥工、面粉厂制粉工、水电厂看水渠、消防员、炊事员时,大家提出异议:“我们学的是炼油相关专业,应该分到炼油厂工作。那位负责人语气轻蔑地说:“你们要看清形势,这事没得商量!”
    接着他又冷笑道:“炼油厂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你们一去那不就更成堆啦?”
    面对当时文革的极左路线与高压态势,大家明白多说无益。
    我被分配到玉门市区最南端的老君庙油矿,油矿劳资科又把我分派到最西南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