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个人简介
朱镛,昭通人,1977年出生。在国家、省级等刊物发表作品,曾获云南省作协创作奖,全球华文母爱主题奖,首届滇东小说奖等奖项。出版小说集《小巷里的茶馆》、散文集《奔跑的速度》。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
个人资料
朱镛
朱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05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本期要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6-11 09:42)
标签:

情感

朱镛

 

之一:谷物

2013年金秋。傍晚。我站在故乡的家门前,看村庄对面的远山,我第一次发现,远处的天际线不仅把天地物质上下分明,使时间也出现了分野。黑夜在大地上已经大致就位了,天空中分明还是白天。

我走到田野处,看见还有一些人,手提着镰刀,在立着的稻谷旁,直起腰,抬头看了看天,准备在干一会。但是,当他们弯下腰看地,却是该收工回家的时候了,因为夜幕已经升起。并且,周围四方,出现了一种表面上的安静,紧接着,天空也仿佛把黑暗一口吐了撒下来,与大地上的黑夜同流合污,形成了黑色的同党。这样,他们不得不收工,提着割谷的镰刀走上了回家的路。

我仿佛成了故乡生活的旁观者。他们走近了,我才发现,天色已经黑咕隆咚,还在劳动的这些人,尽都是上了年纪的,体态弯曲。在这样丰收的季节里,我看到他们的神情和田野一样平静。我不知道,他们对今年的庄稼,是喜还是忧,尽管,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了一辈子的人,谁都很清楚,人的生命和庄稼之间,有着最亲密的生死关联,但是,从虚弱的劳力和孤独的灵魂中,他们没有表现出大丰收的狂喜。我就静静地站在路上,每遇见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3 10:56)
标签:

杂谈

 

 

 

 

忠魂留故乡

——新店子湾子村社长任天华同志侧记

 

朱镛

一个普通而朴实的人,用他的情怀,撼动了大山。一名淳朴而善良的农民汉子,用他的行动,释放了人性的光辉。他的情,比山高,比天阔,比地大;他的爱,比水长,比血浓,比海深。他为了别人的生命安全,不顾个人安危,在山洪爆发的危急时刻,冒着暴雨,有序地组织人民群众疏散撤离危险区。为了再次返回救人,他的生命,永远地留在了洪水的激流之中。

这个朴实的山村汉子叫任天华。他今年五十二岁,在苏甲乡新店子湾子村这块土地上,担任了三十多年的社长,是村民们非常尊敬和信赖的人。在2012年7月15日晚上10点左右,任天华,这个朴实的农民汉子,他的善良,他对别人生命的关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11 02:18)
标签:

杂谈

 



邵家屋基

 

朱镛

从邵家屋基回来时,我的心还留在那儿。那里的一棵草,一株庄稼,一团云朵,仿佛专为这座高原而生。特别是那些朴实如土、内心净如山泉的村民,让我发现,人类的秘密深藏在这里。人的本真和单纯,使年轻的天空和丰腴的大地,构成了一个美的地方。

在这里,天空是让给白云的,山坡让给了草场,物欲横流让给了一片干净的心。他们爱着脚下的土地,内心简单而纯粹,他们心灵的秘密,就深藏在泥土与青草的房屋周围,他们性格的乐观和单纯,像童心一样。这是我走进邵家屋基这座村庄后,最大的感受。

我们到大山包的时候,大兴村的村主任老孔和我们说,领我们去一个叫邵家屋基的村庄。于是,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从乡街子出发。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夏季,刚下过雨,在我视线之内的每一寸土地上,湿漉漉的草叶尖,都顶着一颗亮晶晶的水珠。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高原情怀·大山精神”文学作品征文《在高原上喊他的名字》授奖词:

 

有时,对故乡的坚守,不意味着保守,而代表着忠诚;怀揣梦想外出闯荡的男子,为了妻子放弃了丰盈的收入与都市的繁华,高原男人的多情、体贴让人动容。

 

 

《在高原上喊他的名字》

 

故乡是永远的。

那天,我们爬上了滇东北的这座高原,3364米的高峰,看到了一排残垣断壁的墙,其间有几座房屋,顶上存留着茅草、塑料薄膜、日光和寂静。

一切都是旧的,像是从远古时候留下来。有三五间茅屋,立于山上,也像山地上凸起的草块。这个地方叫骒车梁子,住着几户人家,其中有一对年轻的夫妇。他们从这个地方离开,到了山地人都向往的一座城市,打工。但是,时间不长,他们毅然决然,回到了自己的故土。

这是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28 00:08)

 

 

 

回家,回家

 

朱镛

乡村,在过年节的时候,热闹了起来。

我回到老家,看着乡村的路上,人比平时多了很多,有的地方,走着游玩的人,甚至像在大街上一样。鞭炮和烟花,也随时会在村子里炸起,响彻在村子的上空。我是常回老家的人,尽管乡村的很多生活,没有改变,尽管,村庄的夜依然一如既往地黑,甚至在我的内心里,带给我的苦楚比欢乐还多,但是,它始终像一个磁场,在吸引着我。

当然,故乡的情,永远揪着每个人的心。不管是一个人远在他乡,还是一家人远在他乡。不管是在外经商做官,飞黄腾达,安家落户,还是为了生活奔波,走进城市打工的道路,往死里卖力,过年了,每个人都在往家乡奔。家乡不光是像一个磁场,应该说永远是一块巨大的磁场,在吸引,在召唤,在牵扯着那一个个在外的人,或者一颗颗漂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月夜

 

朱镛

 

我和王小影认识是在我们教书的学校,她在我后分工到那个学校里。

那是九十年代初。和我一同分到那个学校的有三个人,全都是一帮感情充沛的小伙子。一辆农用车就拉着三个人和一堆行旅,下到了一座大山脚下的一个小学校里。那个学校在悬崖峭壁上,先分工的老师说,悬崖深得很,打篮球不注意把球弄了滚下了山沟。要背着干粮一整天才能把篮球捡得回来。这都不算,要命的是那个学校里有十几个教师,但是一个女教师也没有,整个学校里只有一个煨开水叫做工友的老女工。先分工进去的教师说,这个地方真他妈不是凡人呆的地方,别说见不到一个女教师,就是飞过一只麻雀也是公的。这样当然啦,年轻人嘛,青春激荡的年龄,感情再充沛也没地方投放出去。学生放学了,就剩下几个光男人在宿舍里划拳喝酒,生活乏味得很。那些美好的感情、青春,在这里成了他妈的最无用的东西。

没想到,这样的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赵一公司近来东窗事发了,药品监管、公安部门、卫生部门的都开始涉入,这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据说,赵一搞了一个叫“花儿洁肤霜” 属纯天然野生药材的女性专用增白剂。订单一路走俏,非常景气。正在这财源滚滚的节骨眼上,他公司里一个女员工在这期间因关节活动受限制住院,经各种检查诊断证明,说这个女员工是因为长期使用了大量的激素药导致了本病的发生。医生把这个结论告知了病人的时候,而病人一口否定说自己从来没有用过激素药。病人说,这么多年来,她连感冒药都很少吃,怎么会使用大量的激素?医生告诉她这种激素不一定要吃下去才对人体有伤害,就比如从皮肤上,长时间的使用也会导致这种病的发生。这个女员工听医生这么一说,突然惊叫了起来,说难道是“花儿洁肤霜”。这是她长期使用的一种增白润肤霜,效果非常好,她没用多久皮肤就增白了,看上去又细嫩又润泽。这是她们公司产品之中走得最好的一个产品,从她开始试用了第一瓶以后,她就从没有换过别的。开始,这个女员工的股骨头从间断性疼痛逐渐发展到持续性疼痛,她却没在意,再后来,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5 11:14)

妹妹

 

朱镛作词

 

妹妹还是花骨朵,

外面的日子不好过哟!

外面的日子花花绿,

不是想的那种活!

哎,妹呀!

你是哥哥的心头肉,

想着妹妹心就暖和。

 

 

妹妹已经长大了,

梦中梦醒哥都在我心窝哟!

远山的云彩一砣砣,

想着哥哥我心就乐!

哎,哥呀!

在妹心里只有哥一个,

想着想着泪就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农民

杂谈


    昨晚回老家,天已黑了。

还没进入村庄,村庄就一片漆黑,安静地立在那里。一点灯光也没有,照说,这正是打谷晒草的时节,怎么也有灯光亮着。但是,没有,一盏也没有。我突然想到,停电了。走进村庄,果然是停电。我的那个意识是来自小时候,一到晚上,就是微弱的煤油灯光,后来虽然有电了,也常常是刚要吃晚饭,电就停了。特别在冬季,周围一片漆黑,冷风嗖嗖拽着,吃着饭也在冷得发抖。

那时,母亲就会重复着她一直说的一句话:农民这碗饭不好吃啊!

那个时候我也知道,母亲说了无数遍还在不停地说的这句话,其实是为了教育我要好好读书,离开农村,只有好好读书才能离开农村。后来,我发现这句话,不是母亲一个人不厌其烦的重复话语,是很多农村家长都在对孩子说的话。他们的愿望,是离开土地,就是最好的出路。

现在回老家,离开土地的人多了。连之前留守在土地上的人,也逃离了土地,外出打工。而这一代的年轻人,从没在土地上认真劳作过,其实面对土地,慌乱失措,他们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