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格子
诗人格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男.80后诗人.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跟我亲近的人都已远去(修改版)》

一生当中。会认识很多的人。最后。
有人去了天堂。有人留在家乡。
有人去了异乡。有人奔向更远的异国。
无数张挂历长出锋利的爪牙。多少年
像落叶一样。轻易被掀翻在地。
亲近的人依旧亲近。陌生的人昧平生。
活着的人依旧活着。死去的人如同死去。
这世界。有人对你笑。有人对你严厉。
有人对你哭。有人对你责难。欺骗。
热诚。耐心。温柔。你都不必在意。
有人沦落。也有人随波逐流。
有人成为行尸走肉。有人却不甘人后。
原本悲伤的。不必过分悲伤。
原本被风吹落的永远。碎裂一地。
2015.03.05格子/沿河于洛阳

《酒徒(删减版)》

我只要喝酒。大口喝酒。Y哥。
我们不要吃肉。红烧肘子。糖醋里脊。
爆炒田螺。最终都会被胃部。喉咙催吐出来。
我们敞开了喝。不停地喝。我们酒量大得惊人。
连竹杯。连大碗。连竹筒都吞下。
我们。和自己喝。和朋友们喝。人多。自然热闹。
Y哥。我们必须喝得尽兴。
我们一醉方休。然后一睡解千愁。
2015.03.03格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3 11:38)
标签:

杂谈

《酒徒》

我只要喝酒。知竹酒。活竹里酿出来的酒。
扬哥。来。咱们大口喝酒。换大碗喝酒。
这酒。来自深山老林。这酒。越喝越年轻。
我们不要吃肉。红烧肘子。糖醋里脊。
爆炒田螺。最终都会被催吐出来。
我们敞开了喝。不停地喝。我们酒量大得。
连竹杯。连大碗。连竹筒都吞下。
我们。和自己喝。和朋友喝。人多。热闹。
扬哥。我们必须喝得尽兴。不怕喝醉。
喝醉之后。不哭不闹。我就睡觉。你随意。
我只要喝酒。一醉方休。一睡解千愁。
2015.03.03格子于洛阳


pic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3 10:51)
标签:

杂谈

《酒徒(初稿)》

我只要喝酒。大口喝酒。不要吃肉。
它们都会被吐出来。
红烧肘子。糖醋里脊。爆炒田螺。
我只要喝酒。不停地喝酒。
和自己喝。和朋友喝。人多。热闹。
喝得尽兴。不怕喝醉。
喝醉之后。不哭不闹。我就睡觉。
我只要喝酒。一醉方休。一睡解千愁。
2015.03.03格子于洛阳


pic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窗外:天气预报有雪,雪花却未降落》

夜晚来临。我的手指击打键盘。想起一些事情。
行走的公交车轮廓。有灯光穿过的窗子。路上行人稀少。
遥远的穹庐。听闻有白色的天使羽翼降落。无数次。
2015.02.28格子于洛阳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欢迎拍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0328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11.10.28,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11.11.25,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冬雪》。
  • 2012.02.09,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0317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11.10.28,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11.11.25,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冬雪》。
  • 2012.02.09,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031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11.10.28,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11.11.25,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冬雪》。
  • 2012.02.09,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花间集

青春,专属于你的(赠给青青)
文/Howard K.

 

如果有时间,我会静静地
安静下来,安静下来听你讲
那些专属于你的
那些正在绽放的花开

 

如果有时间,我会静静地
陪你,陪你去看那绿的花
红的草,蓝的叶
满足你那害死猫的好奇心

 

如果有时间——
如果有时间的话

 

我现在肯定能想像得到
你,——青春的衣角
正挥舞在
那一小片绿的林子下
羞涩地奔跑

 

我也能想像得到
你,——含苞的花骨朵
正从那墨洒的叶子中
探出了头
然后对着我们微笑

 

啊,你是那久逝不回的青春啊
那些数不清的
数得清的都随风飘去了
剩下的还会有什么?

 

这时的那些流于表面的
脱俗了的
桅子花的诡惑
野百合的眼泪
我们不要轻易相信

 

这时的青春走了
我们的衣衫褪尽了
稚气褪尽了
容颜也褪尽了
可是那些专属的旧时光
青春还会回来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长组诗系列

路的传闻(夜入荒原组诗六)
文/Howard K.

 

(一)

 

这夜便黑了
这路更近了,这夜便黑了
这路爬过荒原,向远方去了
这路爬过漆黑,向漆黑的所在去了
这路也便黑了

 

这路便黑了
这夜便来了,来了也便是走了
荒原在夜的上空,黑在荒原的上空
这路便来迟了,黑也便来迟了
这夜便黑了

 

(二)

 

一条路流过黑色的金属大马
一条河蜿蜒成那条路的模样
一团黑弥漫成一方原的面纱
一个夜轻易地将一朵花摘下

 

我流落成那头硫磺色的大马
我蜿蜒成那条路或者河的花
我弥漫成荒原之上面纱之下
我重新装饰成黑色来临之前

 

一条路,一团黑,一方荒原
我的腿骨日益腐烂,发臭
在历经路,黑,荒原的浸泡后
我蜕变成那朵孤零零的野花

 

(三)

 

有关路的传闻
它来了,像风儿一样
瞧,是路的小脚
轻轻地掂来了,不着痕迹的
带走了黑
带走了荒凉
也顺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