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成都柏桦
成都柏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1,311
  • 关注人气:1,4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7-26 03:15)

幽明录

 

 

没有了撞钟声,大地何来宁静?

缺了光,哪来仰望云天的妇人?

而我只是趁我不在时,变老了。

而天子年轻,乃时时羞以含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4 06:59)

见牛,有所思

 

眼见反刍的牛在流口水

我就想到动物等等……

 

爱狗不爱猪,为何?

是因为狗儿美丽吗?

在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0 09:35)

破冰

 

他过着一种与身体无关的生活

他说你的诗有一种墓志铭气质——

一千零一年后你的读者才出现

 

我戴着围脖,手遮挡着风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0 07:57)

常常(二)

 

人人在水边洗手、洗衣、洗鱼、洗橘……

但有个人在水边洗煤球,他是什么人?

看山看水皆如常,观察者也是被观察者。

 

你才说街上人多,他们看上去像党员。

为何日本方脸如商人,老农的脸如皮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8 10:40)

缘起:日本之轻

 

我一想起日本,就会想起池尾寺,想起禅智内供的鼻子。那是1982年的秋天,我在重庆第一次读到芥川龙之介的《鼻子》。从此,我怀着复杂难言的心绪开始留心日本,直到1992年读到《枕草子》……《枕草子》带给我的震惊,我就不在这里多说了,只说一句:是我让这本书风靡了全中国。

 

在《源氏物语》,末摘花有一个白象的鼻子。在池尾,禅智內供荡起他那六寸长的鼻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理无理,正话反说

 

经典悲歌……布鲁姆开篇如是说:

劣诗真诚,好书有害。有无搞错!

 

怎么异国情调总是在东方和南方。

怎么神学家们总是认为悲伤是罪。

神!从来不热情;神!是冷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7 03:49)

安徽吗?

 

嘴,肉食者露齿大笑的嘴……

坐着吃,走着说,读着睡的嘴……

一时的嘴,岁月全部的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4 14:28)

在一个封闭的房间

 

“在这里那些门如同一把锯。”

——艾吕雅

 

救命!花生!时辰已过,门反锁

我急得哭,年轻的父亲翻窗入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2 19:15)

日本琐记

 

 

京都旧如丰满

静冈人话好多……

我们说白得发亮

黑得发亮,黄得发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1 06:00)

凯尔特(Celtic

 

爱尔兰的修女们绝不愿谈论死亡,

她们有天赋的青春和高雅……

——夸西莫多《鲜花与白杨》

 

凯尔特的薄暮写完后,叶芝无法预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