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羊开泰哥哥
三羊开泰哥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80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2-14 14:52)
分类: 杂感



一遇到领土纠纷,外交部就拿“自古以来”说事,仿佛,一“自古以来”,就有了底气。然而想想,即使“自古以来”是你的,那就天经地义应该是你的吗?别忘了,老祖宗曾说过“天下为公”哩。

当今世界,对于公共资源的占有和分配,是平分还是竞争,一国之内虽然有的已实现了和平协商、全民票决的宪政办法,但是放眼整个环宇,却仍是丛林。既是丛林,拿“自古如何”当挡箭牌就非常苍白和无力,因为,实力才是硬道理。

然而,实力从哪里来?

专制社会有实力吗?过去,或许有,因为大家都是专制,都差不多;或者因为山阻水隔,通讯也不畅快,民众容易被忽悠当炮灰。然而现在不同了,互联网的发展,谁家好,谁家坏,谁谁日子怎么过的,专制者再想捂着盖着,是越来越难办到了。

平日里,专制者垄断资源,作威作福,视民众如奴隶,关键时刻,又想驱使为尔卖命,做得到吗?想当年,兵临城下,吹嘘一时的萨达姆革命卫队去了哪里?卡扎菲的近卫军又在何方?

可见,实力不是武器装备,不是地多面广,而是人心所向,上下一志。否则,国只是你的国,民众只是看客,甚至,巴不得,换一片天空,兴许享受到被当人的平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思想
http://sanyangkaitai.blogchina.com/773811238.html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2-02 14:48)
分类: 文学


        村西头的大坑,曾是我幼年的乐园。 

       因为在村西头,所以叫西大坑。坑的北面是一码的斜坡,斜坡上参差不齐的长着大柳树和高高的杨树,有的柳树向坑里斜探出身子,细长的柳丝垂及水面。坑的另外三面呈两级梯田形,从下往上第一级生长的是密密的芦苇,再往上一级是坑沿,也是杂树。坑南沿上,有两棵卓然不群的棠梨树,树冠巍峨,树干粗大,像一对姊妹,端端正正的对应着正北方向。

       这两颗棠梨树是我家的。是哪一辈的祖上栽下的,不知道,据说,我的爷爷那一辈,已经有了。每年,它们都能结出满树的棠梨儿,收回家储藏一段时间,变得又软又面,香甜好吃。那大片的芦苇,大部分也是我家的。记得一次暑假里,我和父亲用地排车拉了满满一车晒干的芦苇赶集去卖。

       农村土地改革后,原属私有的土地都归了集体,不占耕地的湾坑壕涯还是归原主,所以,有了上面“我家”的一说。

       那个时候我有七、八岁。每到春天来临,气温转暖,就先看到柳丝泛绿,芦苇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思想


       中国的儒家文化,很适合做专制统治的工具,却担负不了创建合理政治的使命。一个新的强梁要推翻旧的专制时是反儒的,一旦建立新的专制,就变成了尊儒。 从五四时期的打倒孔家店到如今的孔府学院遍地开,就见证了这种变迁。所以儒家历史上一直遭遇这种冷热交替的待遇。这也印证了它不是关乎人类终极命运和福祉的公正思想,而是更容易被既得利益集团利用的软刀子。

       儒家文化,始终没有站在人权平等的立场上,而是以预设人治合理性为前提,建造和维护一种秩序。儒家倡导的民贵君轻思想,首先是承认和强调君和民的区别,确立君的统治地位合法性,然后呼吁君要有仁爱之心。然而,一旦专制政权建立起来,君仁不仁,就由不得儒家说教了。 这就是儒家的局限、可悲、也可恨之处。有朋友说,日本、韩国、台湾也信奉儒家文化,不是也一样能催生民主吗? 是的,日、韩和现在的台湾确实施行的民主政治,但他们的民主不是儒家催生的。相反,他们的民主建立和巩固,还要破除儒家的许多枷锁。所以儒家文化更像随从,跟谁听谁的使唤。儒家文化不是目前现实问题的根源,他不具备这个功力,但它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社会由人组成。

因为分工,人在社会生产中形成不同的人群。

代表出卖劳动力的一方为劳方,代表投入资本的一方为资方。在我的理论中,这两方分别对应平分和竞争。反映在政治上的诉求,一般意义上分为左、右;极左、极右。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本质是交换,不同的人群之间也是这种关系。

左和右都认同平等的价值交换,在这个底线上,讨价还价,合作共赢。

然而极左和极右的态度就不同了。本质上作为社会生产不可或缺的双方,本来可以凭借等价交换和平共处,然而极右却想无限压制对方的生存空间,而极左干脆要消灭对方而后快。两者无论哪方执掌权柄,都是人类的灾难。

一种实践证明了的,理性的、和平的人类自我管理模式,是左与右协商共治,就是宪政。

 

有句话说,公有制,实质上是少数人的私有制,这个话有道理。从某种意义上讲,极左和极右是相通的,特别是掌了权的极左,一转身就会变成极右,这一点,无论是左还是右,都要提防。

 

其实,在左右、极左极右之间,还应有一个“中”,即“中派”,代表社会公正。不隶属于资方或者劳方的,自由职业者的知识分子,应该担当此任。公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2-10 16:47)
分类: 思想

社会由人组成。

因为分工,人在社会生产中形成不同的人群。

代表出卖劳动力的一方为劳方,代表投入资本的一方为资方。在我的理论中,这两方分别对应平分和竞争。反映在政治上的诉求,一般意义上分为左、右;极左、极右。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本质是交换,不同的人群之间也是这种关系。

左和右都认同平等的价值交换,在这个底线上,讨价还价,合作共赢。

然而极左和极右的态度就不同了。本质上作为社会生产不可或缺的双方,本来可以凭借等价交换和平共处,然而极右却想无限压制对方的生存空间,而极左干脆要消灭对方而后快。两者无论哪方执掌权柄,都是人类的灾难。

一种实践证明了的,理性的、和平的人类自我管理模式,是左与右协商共治,就是宪政。

 

有句话说,公有制,实质上是少数人的私有制,这个话有道理。从某种意义上讲,极左和极右是相通的,特别是掌了权的极左,一转身就会变成极右,这一点,无论是左还是右,都要提防。

 

其实,在左右、极左极右之间,还应有一个“中”,即“中派”,代表社会公正。不隶属于资方或者劳方的,自由职业者的知识分子,应该担当此任。公知,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7-18 09:09)
标签:

文化

情感

教育

分类: 文学

在浩瀚的宇宙,一个存在生命的星球上,有一块被标示为“中国”的地方,一九六七年,一个生命从一处偏僻的村落里降生,揭开了成长和见证这个世界的帷幕。

村西头周美保家生了个男孩。周家的喜悦非一般人家所能理解,因为之前这家已夭折过两个男丁,所生四个孩子中,只留下两个女孩。男孩不满一岁的时候,周家就张罗着给孩子找干爹干娘。当地的风俗,为了孩子长命,需找到一家人丁兴旺的人家做干老,以借人家的子嗣运势。

夕阳下,一个年轻的母亲,把自行车停在路旁,舍下放在路边的孩子,去到路堤下一箭之地的田园里与农夫搭讪购买红的耀眼的西红柿。天空渐渐暗下来,孩子娇小的身躯被一件红色的斗篷覆盖着,惊恐不安的等待母亲的回转。这是留在刘生记忆里的最早片段,是第一次去干爹干娘家回来的路上吗?是的,他叫刘生。因为干老家姓刘,他的乳名五生就改成了刘生。

之后的每年过年的时候,初二去干爹干娘家成了定规。或随母亲或跟父亲去,每次固定的一个项目就是干爹把四五个鸡蛋放进烧水的燎壶里,水开了大人喝茶,鸡蛋就是刘生的专供。

后来听大人说,刘生第一次去认干娘,干娘解开裤腰,把刘生放进裆里,再抱出来,象征着也是母亲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DIV

class=articalContent>资源饱和了就要平分;新的生产力开拓出新的资源空间,生产关系就在新的层面进入自由竞争,这就是社会运行的规律。人类认识到这个规律,用宪政这种自我管理的机制,主动反映规律要求,就是理性的光辉;如果人们认识不到这个规律,不能主动适应规律要求,那么规律就用社会动荡、暴力、朝代更迭证明自己的存在,这就要让人类付出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损失。中国几千年的专制,就是一个非理性的过程,一天不实行宪政,中国就一天处于不确定的前途之中。

以此,也算是对《我破解了社会运行密码》一文的修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资源饱和了就要平分;新的生产力开拓出新的资源空间,生产关系就在新的层面进入自由竞争,这就是社会运行的规律。人类认识到这个规律,用宪政这种自我管理的机制,主动反映规律要求,就是理性的光辉;如果人们认识不到这个规律,不能主动适应规律要求,那么规律就用社会动荡、暴力、朝代更迭证明自己的存在,这就要让人类付出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损失。中国几千年的专制,就是一个非理性的过程,一天不实行宪政,中国就一天处于不确定的前途之中。
以此,也算是对《我破解了社会运行密码》一文的修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01 16:49)

    近日看到 舵爷第一 回应《自由派应为社会团结有所建树》” 的文章,陡然增添了自己的理论自信。

    在我的博文《关于自由与公正,竞争与平分》中,有如下一段论述:“宪政,就是人类以普遍人性为基础,充分反映权利法则的自我管理模式。他保护了合理竞争的前提下,一方面限制了竞争中的强势者侵害其他民众平等权利的可能,另一方面也让弱势群体有随时平分既有饱和资源的机会。纵观现行运转良好的宪政国家,无论多少政党,基本上最后会趋于代表竞争和平分这两种力量。前者代表的就是相对强势者,例如在资本社会为资方,后者就倾向于代表占多数的劳动者。但双方又不至于把对方当做不共戴天的敌人,非要置对方死地而后快。因为双方有一种共识,那就是人的自利性、私有制的合理性以及在此基础上达到平衡的交换就行了。就像买卖双方,卖的希望价高些,买的希望价低些,这种讨价还价,决不至于形成你死我活的冲突,因为双方是互相依存的,取个双方都认可的“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