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琦博士
朱琦博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2-02-02 09:03)
标签:

杂谈

                                            狼聲四起 

             

離開北京的最後一天,我像從前每次回中國一樣,照例去了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2 09:01)
标签:

杂谈

李斯的四次長嘆

 

偶讀一篇談及古代酷刑的文章,文中說人被腰斬之後還可以往前爬行幾尺。毛骨悚然之際,想到了李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2 08:59)
标签:

杂谈

秦始皇的不死藥

 

時常翻閱史書,因此就時常看到皇帝。年號是皇帝的年號,所謂盛大之事也往往是皇帝出游、祭祀或發布詔令之類的事。有關皇帝的記載自是不必說,即使是對其它歷史人物的描述,從官場的升與貶到道德評价的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2 08:58)
标签:

杂谈

范蠡的扁舟         

 

「蠡」這個字在中文語匯中很少使用,許多人因為范蠡的名字才認識它。「扁舟」這個詞本意是小船,但因為范蠡的故事,它具有特別的文化含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2 08:55)
标签:

杂谈

伍子胥的三角悲劇

 

伍子胥是個讓人五內俱熱而百味雜陳的人物。他是复仇的英雄,若論复仇的規模之巨和難度之大,只怕文學家們虛构的复仇者都要為之失色。自古以來被帝王冤殺的臣子多得無法累計,能向帝王尋仇的卻寥寥可數,伍子胥是其中一人,而且聲名最著。當父兄被害之後,他經歷了常人無法想象的艱難,以常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8 06:45)
标签:

杂谈

四十年父子一声爱

 

 

唯一一次吐露对父亲的爱是在他离开我们的九天前,而这唯一的一次还是由我的朋友林志革向他传达的。那天志革从北京来电话说我父亲随时会倒下去,医生建议尽快赶回故乡。我知道母亲最怕父亲不能魂归故土,只好与志革商量,请医生出面告诉父亲,就说他需要在家中慢慢疗养。几个小时后,志革又打来电话,说我父亲听完医生的话后只点了点头,然后说走的时候路过一下天安门广场。我听到这里,心里明白父亲已经知道他将不久于人世了。自他被医生确诊为晚期肝癌后,我们都在隐瞒他,只说是轻微的肝硬化。我从来没对父亲当面说过任何动感情的话,他病危之后想说却不敢说了,深怕他因此而想到自己的死。现在听志革这样一说,再也控制不住,要他马上进病房,把手机转到我父亲手上。我对志革说,无论如何,我要对父亲说一声爱。然而,当父亲微弱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那头的时候,泪水已打湿我的面颊,我竟然还是没能说出来。

仅仅不到十天,父亲就走了。我对父亲最后的奢望是还能在他活著的时候再见一面,然而见到的却是他冰凉的面孔。为父亲送葬之后,我在纷纷细雨中随大弟走进父亲临终前住过几天的故乡医院,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8 06:31)
标签:

杂谈

读凤凰

 

沈从文的凤凰

 

 

  在2008年的春天来到凤凰城,或许是赶上了一个很不错的历史瞬间。城头上郁积了数百年的血腥气味固然是早已远去,无处不在的贫穷也好像在这些年消失净尽,至少,在游客穿过的街巷里是一片盛世的繁华。而另一方面,商业化还没有把这座古城席卷而去。虽然说新城区竖起了气派堂皇的旅游建筑和雕塑,但里边的老城还大致保留著,小巷两旁的人家如今几乎是家家开店,但房子门面大致未改,淳朴的乡下人做了店员,却还没有学会商业的巧诈,不至于缠著游客叫卖。走在上百年凤凰人用无数的脚印打磨得坑坑□□的青石板街道上,古镇的春秋沧桑自然就浸上了心头。

  穿过老城正中心长长的街道,出了城门,沱江就横在眼前了。一江清澈春水,两岸婆娑翠柳,美艳的桃花在柳烟中开得正盛,让人由不得心神一荡。侧头向右看去,依山临水的吊脚楼彼此紧挨,高低参差,沿山起伏,随水弯曲,无尽头地向远方排开,更远处则被沱江的一个甩尾藏在了青龙山的怀抱里。上了竹筏,逆流而溯,吊脚楼逐一迎面,又一座座落在身后。虽说此种建筑在中国西南部并不鲜见,但这里的吊脚楼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8 06:25)
标签:

杂谈



父親的舞蹈

 

 

父親從舊金山海關的大門口蹣跚走出,遠遠看著我笑了。這是我從小就很熟悉的微笑,只因歲月而添加皺紋,但這一次笑得太衰老太憔悴。雖然我已有了精神準備,他的病容還是讓我又惊又痛。父親走近了,頭髮是他四十歲之前才有的烏黑,面色是重病患者才有的灰黑。在烏黑和灰黑之間,從頭頂到兩鬢,透出齊刷刷的花白髮根。我想起半個月前母親在電話裡快慰的聲音:「你爸為到美國看你們,看孫子,頭髮都染了。」

我抓住父親的手,把頭放在他寬厚的肩膀上,淚水一涌而出。父親在拿到赴美簽證的第三天被查出晚期肝癌,醫生說他只能活一個來月,即使是延長一點兒生命的治療都已經無濟於事。我拒絕相信這樣的診斷,然而現在看到父親病容,不得不想到可怕的病魔正吞噬著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8 13:28)
标签:

杂谈

 

                                                   明亮的世界

 

                                         

我從中國旅行回來﹐行囊尚未打開﹐就不得不坐在電腦前。過兩天就要開學了﹐雖說旅行前做好了準備﹐旅途中又每天上網﹐但此時一打開電子郵箱﹐來自學校的電子郵件照舊像蜜蜂出巢一樣。斯坦福大學被稱做是矽谷的搖籃﹐生活在這座校園的人﹐尤其擅長在電腦前十指飛舞。有時終於回覆完畢﹐未及起身倒茶﹐剛剛收到回覆的學生就又拋來別的問題﹐當真快如閃電。

今秋開學前﹐來信最頻繁的是一位叫雪莉的女士。她說安東尼秋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朋友:

    欢迎您在新浪博客安家,您的博客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u/2380272574

    您可以用文字、图片、视频记录和展示最真实的自我,与网友交流,与线上好友聊天,还能通过手机发表博文和上传图片,随时随地记录心情和身边趣闻。

    我们为您提供了丰富的炫酷模板来装点您在网上的家园,强大的音乐播放功能更能陪伴您的网络生活。准备好了吗?现在就开始精彩的博客之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